r495n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吳良廣告商 txt-第六百九十九章 虛實熱推-ay7xp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湘南小厨。
一家普通的湘菜馆。
老板是一个热情好客的半老徐娘,见到曲涧磊的时候,笑呵呵的问上一句,“来了啊,里边坐!”
曲涧磊则是嬉皮笑脸的回答,“给你拿手好菜都上来。”
问完之后,曲涧磊觉得似乎有些不妥,转过头问吴良,“能吃辣的不能?”
吴良来这边自然是做好了上辣嘴皮子下辣沟门子的思想准备,尴尬的笑了笑,“炒菜锅都是辣的吧?”
言下之意,辣不辣的就那样吧,还能咋样?
张建建则是在后边一手扬了扬手提袋示意,“没事儿,多喝点酸奶就好了!”
吃辣椒喝点酸奶,这还是何羞羞告诉吴良的妙招,只是这边还不是明光乳业的销售范围,凑合着找了家超市买了点常温酸奶。
很多人到了湘省这边,吃饭不是很习惯,曲涧磊见的多自然也就习惯了,就如同吴良说的那样,锅都是辣的,就算炒个菜不放辣椒炒出来也是辣的,他笑了笑回答,“你这办法倒是妙!”
老板娘的动作很利索,四个人刚坐下不久,两个下酒的小菜就端了上来,曲涧磊也不客气,拿起吴良打开的酒瓶给四个人每个人倒上满满一杯,端起酒杯欢迎二位,“小张,小吴,今天帮我们出了个好点子,我得感谢你们,来,先走一个!”
酒杯是二两的杯子,走一个并不是说一口干掉,曲涧磊明显是酒量不错,这一口下去就是小半杯,看的吴良就是一惊,心中暗道,“坏菜,恐怕今天想从他嘴里套话是不大可能了!”
不过,客套话吴良还是会说的,他也热情的碰杯,“就是出了馊主意,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试试看吧!”
抿了一小口,曲涧磊看了看,招呼大家开动,嘴里还说着,“七上八下,这一杯酒七口喝完哈!”
这样喝酒的规矩倒是和洛城有些类似,吴良夹了颗花生豆扔进嘴里嚼吧嚼吧,点点头,然后才笑嘻嘻问,“酒还可以吧?”
曲涧磊显然是此中行家,细细回味,抿了抿嘴才惊叹,“嗯嗯,后味甘甜不辣嗓子,曲香味也有,好酒啊,来,我看看包装盒!”
吴良给包装盒递过去,他也没在意,酒是江晓白的特供酒,他车上备的有,来的时候两个手提袋里带了四瓶。
不过,单单从包装盒上并不能看出什么,江晓白的品牌他也没听说过,只是特供两个字还是认识的,加上酒的品质也好,曲涧磊没看出个所以然,对着生产商发话,“原来是皖省的酒,怪不得这么平顺,只是这江晓白我怎么没听说过?”
吴良呵呵一笑,“听说在网上销售不错,这几瓶是别人送我的,好喝就行!”
曲涧磊对于网上销售的事情并不陌生,他忍不住惊叹一声,“咦?这厂家倒也挺赶时髦的,就是不知道咱的火花塞能不能在网络上销售?”
吴良很肯定的回答,“酒都能卖,火花塞不是更简单?”
愛已欠費 南宮
曲涧磊仔细想想,“也是,咱的型号那么多,也是最全的,应该可以!”
这个是肯定的,汽车产品,尤其是火花塞、雨刷这些,总有人会认为原厂生产的并不一定好,选择一个大品牌或者国外品牌换上去,会好用的多,网络上的销量也是节节拔高。
另外,湘火巨主要面对的还是各类发动机企业,真正后市场这一块做的并不怎么好,即便是有,也是给诸如吉力这样一些企业做售后服务使用,尤其是四儿子店。
当然,配件市场上也有,但是那并不是湘火巨的主业,而且,各主机厂在这方面约束的条款也相对比较严格,禁止其打着原厂配件的旗号对外销售。
究其原因,主机厂是考虑到自家配件卖不出去,对自己的售后网络造成冲击,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商标等授权的问题。
但是,打个擦边球的行为肯定也有,吴良也给了个最简单的办法,“只要不打主机厂的logo,主机厂又能怎么样?”
曲涧磊毕竟是技术型干部,对售后这部分并不了解,伸出大拇指赞叹,“说的也是!又没你的商标,应该没问题!”
狼馭天下 柳夢無痕
这个话题并不是吴良所希望的,但是喝酒聊天嘛,总得有个话题不是?
几个人就这么喝着,吴良也问了问湘火巨生产上的一些事情,曲涧磊没有隐瞒,有一说一,大体上就是,这两年产量是上去了,质量也稳定,就是这一天天的,光见物价涨,工资这些个没啥动静,厂里有很多人都有意见。
尤其是说到前些年改制的事情,曲涧磊说到资产置换而职工身份却并没有置换,有好多人对此耿耿于怀,尤其是建宁市官府退出之后,这身份置换的事儿,估计还会有人出幺蛾子。
这段历史,吴良是清楚的,毕竟,湘火巨当初被维柴收购之后,维柴很强硬的下死命令,要求湘火巨必须进行身份置换,随后发生了一些不光彩的事件。
大凡就是没有经过全体职工的同意,管理层并没有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进行投票,而是分成几天多时段多地点以分化瓦解的方式进行投票。
投票的事情,吴良收购洛钼的时候也干过,几千万砸进去总是起到效果的。
事实上,企业的职工相对还是比较单纯,而且属于弱势群体,他们并不反对改制,而是反对不公——几十年的付出,最终换来的是一纸解聘通知,完全被推到市场上。
在一个企业干了那么多年,身上所有的本事都是围绕着一个火花塞来的,很多人让他们去干别的,他们也不会啊,这就和高速路收费员一样,干了几十年的收款员,等到etc出现,这些人还会干啥?
那么眼下,吴良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两瓶酒下肚,吴良的眼光也开始迷离,他突然就问起来,“今天我去人力资源部,有个姓郝的会计吆喝着要办离职手续,跟这个也有关吧?”
九霄仙冢
曲涧磊闻言嗤笑一句,“她啊,刺头,全厂人都知道。”
郝会计的大名在湘火巨挺出名的,原因还是她会算计,什么东西都算的清清楚楚,普通人根本就不会从她那里讨到任何便宜,再加上她还是会计出身,每个月的工资总额,曲涧磊没少和她打交道,是以,才会有这番感慨。
鎖心計:天使喚醒愛
吴良听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自然不会放过,很是八卦的问,“曲哥,给我说说呗?”
罌粟之戀:非她不寵 寒梅初雪
曲涧磊则是坚决摇头,“背后说人坏话不好!”
吴良则鄙视他,“说话说半截,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不行,得罚你一杯!”
“行行行,我认罚!”曲涧磊端起酒杯仔细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我估摸着她那根本就不是在意失业金,应该是补偿金。”
吴良奇怪的问,“什么补偿金?”
曲涧磊也不隐瞒,“你想想,她为什么非得让厂里开证明?真想拿失业金,旷工十天自动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到时候,厂里肯定会开,不是么?”
吴良伸出大拇指赞叹一声,“还是老哥看得通透!”
曲涧磊摇摇头,“大家其实都一样,谁还没想过这些事情呢?陕齿前些年改制,3000人的厂子准备了1.3亿的现金,平均下来每个人也得四万吧,咱湘火巨总不能比这个标准低吧?”
廢柴逆天:夫君太妖孽
这才是最大的实情,人人心里都会有这样一杆秤的,正如他们曾经喊的那句口号,“求改制,求公平”,底层职工真的要求不高。
很多人非常羡慕挨踢行业的那些公司,其中有一条就是这些,甭管职工是自愿还是非自愿,补偿金是少不了的,无非就是多和少的关系。
按照劳动氵去的解读,用人单位提前终止劳动合同解除劳动关系的,应当给予经济补偿,郝会计非要让人事部门给开这个证明,就是这个原因。
無鹽為後 莫問
但是作为人事部门来说,上边没通知,岳伟私下开个这证明,那才是真的给自己找不自在,相反,郝会计闹,他去找领导协商,多请示多汇报才是岳伟立于不败之地最正确的做法。
通常情况下,他提前和上级通个气,然后双方坐下来仔细协商一下,而企业为了息事宁人,大多在这上面不愿意过多的去追究,偶尔个别人蹦跶蹦跶,悄无声息的打发走,也未尝不是一条很好的路。
反正,总比闹到官府或者劳动仲裁部门要好很多。
真要闹了,企业虽然说不怕,但是人事部门每天那么多事儿,成天应付上边的检查,写各种材料,劳心劳力的,吃力还不讨好,企业的员工还会骂,“果然都是一丘之貉。”
只不过,郝会计压根就没有给岳伟机会,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蹦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