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4nx精华都市小說 靈魂訂造師-第660章 旅遊城市閲讀-hvmt3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最近这三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像是要去朝灵城参拜一样的,近前就没了声音,看戏都没得看。”说话的是一位路过的书生,一身补丁,精瘦精瘦。
书生身边没有书童,只有一位挑粪的挑夫,挑夫斜了书生一眼,没说话。
此时此刻吴比就站在望天的群众里默不作声,但却竖起了耳朵——最近这三位?除了自己和屈南生,还有谁?
嫁給大叔好羞澀 香骨
千金重生:楚少的獨家私寵
哎哟,当然是訾星律咯?这人不是第一个一路向北砸过来的吗?砸到哪里了?
“没得看吗?听说此前是个剑修,再前面是谁啊?”吴比不虞被天上的仙人识破,也假装是个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接了那书生一嗓子。
“嗯?这位仁兄,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书生瞟了吴比一眼,捂住了鼻子。
不甚在意吴比的回答,书生自顾自地接道:“第一位一开始也是直奔朝灵城的,骑着天外之石,气势浩瀚如能吞天!当时朝灵城如临大敌,纠集了几百位元婴境的高手前来阻拦……”
“但偏偏那人砸了一下便告折返,压根就没打起来!”书生说得不平不忿,“事后听说迎击的高手中有一人失踪,也不知是被砸得粉身碎骨还是怎地……”
吴比点点头,心说这还真是訾星律的风格——想必失踪的那一个,就是他要抓的那一条鱼。
“剑修就更没意思了,也是巧在第一位砸坏了不少守御阵法,他才方能趁虚而入,骑着一只厚土清云猫,一路冲到了前面……”书生的语气甚是失望,“但也就在大殷朝派出高手,重兵以待之时,那骑猫的转眼不见,也不知道去了何方。”
殺手·無與倫比的自由 九把刀
“冲到多前面啊?”吴比接着套那书生的话,哪知书生一阵摇头晃脑,对着吴比连连摆手。
“再前面又有何用?反正都会被城中之景迷了双眼、收起了剑,又有哪个能真能动法,和城内仙家过意不去的?”书生似是看破了朝灵城的门门道道,“想看朝灵城,去裂幕城看上一眼便是,想归顺朝灵城,贿赂了仙家引荐便是……冲了半天没有下文,又有甚么意思了?”
吴比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裂幕城?”
“裂幕城你不知道?裂幕山上裂幕城,远看朝灵牧众生。”书生引经据典,“说的就是这裂幕城,既能把朝灵城看得清清楚楚,又能俯视南方发生的大事小情……听说成内还被朝灵城的大仙家布置了极为厉害的法术,所以千年以前便有不破裂幕山,稳坐朝灵城之说……”
“哎?人呢?”书生成了今天内第二个被吴比放了鸽子的人——吴比听了书生之言,不用魂魄指路,瞬间就知道了屈南生的目的地。
“噗嗤——”没人理会书生,只有挑粪的擤了一下鼻涕。
……
柴刀行
吴比混进裂幕城的时候,真的没有从其外部的防备看出来……这城在殷国国境内有那么重要的地位——除了裂幕山真的很高以外,城内外的一切,与吴比脑海中想象的古代城池没什么不同。
不过这种相同,在殷国这地界就显得极为不同了——来到这里之前,吴比遇到的五十几城城中气氛都是十分紧张,倒是此处歌舞升平,民众络绎不绝。
比起一座重镇,这裂幕城更像是个旅游城市——有不少来自四面八方的仙家与富豪,都以登顶裂幕城为目标,一路向城巅而行。
入骨相思知不知 困倚危樓
在吴比的猜测中,屈南生必然就在裂幕城中视野最好的观景台,思索如何接近朝灵城中的屈天歌……
于是吴比用小梁朝中存下的金叶子与灵草开路,一路去往顶上;而其实人在上山的过程中,已经是心急如焚——只因吴比听到路人说有一剑修,已在山巅驻足七天七夜,那定然是屈南生无疑。
吴比看见屈南生的时候,老汉似乎已经等了他很久。
網遊之青城劍仙 太湖霸王
強娶嫡女—陰毒醜妃 星幾木
“嗯……”老汉声音沙哑,身上的姜水剑是隐去了的,身边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早已睡去。
吴比在看到老汉的一刻已经放下心来,此时走到他的身后,也不知说些什么是好;顺着屈南生的眼光北望,看得见繁华至极的朝灵城正盘踞于地平线上——车马络绎不绝,如同流动不息的血液。
“好一座皇城。”吴比望着位于城中那座金碧辉煌的高城叹了一句,“不知天歌正在做什么……”
黑暗中的冒險者 我就是正義
“他在那。”老汉的嗓音还是沙哑的,但下巴微微一动,似是在给吴比指路。
而后吴比便看见皇城与大街接壤处的宫门之上,有一排妖兽石像正在俯视街上往来之人,仿佛自亘古就在那里,与皇城融为一体。
居中的一个妖兽口含獠牙、眉目半睁,看起来甚是凶猛,但偏偏腰间别着一个药囊,略微有那么一点点违和感……
“那是天歌?”吴比难忘当初在魂界望向中州时,看到的那快乐采药郎。
“嗯。”屈南生只是如此应了一句,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錯入名門:嬌妻狠狠愛
“看出什么来了?想好如何把他救出来了吗?”吴比心说老汉在这里站了七天七夜,多多少少应该是想出来了些方法的。
“知道他在这里便行。”屈南生摇摇头,“碎脸人都打不到朝灵城,天歌该当无事。”
吴比一想确是此理,只不过仍旧心有唏嘘——好好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就如此被乘鹤楼用之即弃,送到朝灵城成了一只护国神兽……
“陈新、羊凝与朝灵城的协定……该当是为他们提供神药的药方,容他们不断制造更多的护国神兽。”屈南生莫名说起了另一件事,“以此来换孙地龙……和那群仙军作为援兵。”
“哦对,差点忘了此人。”吴比当时劳累过度,忘了大黑天旗里面还关着这么一个家伙,不如找个僻静之地抓出来问问,看到底如何潜入朝灵城中,解救屈天歌。
“走,找个安静地方,我叫娥儿过来,好生拷问一番那孙地龙。”吴比怕屈南生盯得久了走火入魔,招呼他下去。
“无需如此,回去再问便是。”屈南生深吸一口气,似乎想开了,竟然就这样背着手,返身离开了裂幕城的城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