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ecs精华都市言情 《權國》-3614 神國出水分享-6nns3

權國
小說推薦權國
杜宇不相信自己三百年的布局,只是让自己去一趟罗本萨姆岛,而且还是以这种孤身一人的方式塞进登岛的队列里边,如果换成是自己,也觉对不会如此冒险,杜宇目光扫过暗刺首脑墨桑递上的名单,嘴角微微瞥了瞥,内心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样才对,要想要这些家族数百年后依然俯首帖耳,除了当初的恩惠之外,还有足够的利益
“这些家族在帝国银行内都占有或多或少的份额,如果只是一家还不足以动摇帝国银行,但如果联合起来的话,据说超过百分之三十,就算是帝国银行也会吃不住,这些家族现在都在竭尽全力的打听陛下纹章戒的下落,我们暗刺虽然放出了一些风声,但应该也阻挡不了多久”墨桑神色恭敬的垂手站立在黑发青年的身后,语气凝重说道,初升的金色阳光从海面透射而来,穿过帝国大厦顶层透明大玻璃落在黑发青年的身上,充满了神圣的压迫感
“不需要太久,我从罗本萨姆岛回来就行”杜宇点了一下头,转过身来向墨桑问道“王室七家的人已经到齐了吗?”
“人员已经到齐,属下让耶和华安排了两战舰就在港口随时待命”
墨桑的目光满是钦佩和拜服,数十个家族势力,潜伏帝国两百年,只等一朝被唤醒,这种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利益,但是这份名单表明,这是事实,帝国一代皇帝神一般的手段,才能让这些家族在潜伏两百去年后依然被一颗皇帝的纹章戒指炸出来,当然这些家族是否还是忠诚不得而知
農門小嬌妻,殿下狠心急!
不过从眼前皇帝的态度来看,皇帝对于这些家族的忠诚并不在意,这表明皇帝自然拥有掌控这些家族的手段,墨桑想到自己前几日还是等待死亡的老人,现在则是感觉到全身都焕发着生机的中年人,墨桑就已经彻底认定眼前的青年就是帝国一代皇帝
皇帝能够让自己恢复中年,自然也能够让自己三百年不死!站在这样的传奇人物面前,墨桑感到自己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好了,我需要准备一下”杜宇向墨桑摆了一下手,墨桑转身离开房间
“我那个自己,到底给我留了什么啊”
杜宇等到墨桑离开后,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的桌子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只有手指长短大小,颜色黝黑,盒盖之上是一层不知名的繁琐纹路,盒子的两端是手指形状的耳提,整个盒子完全被灵气所包裹,杜宇伸出手指落在上面,寒冷透骨而来,杜宇的手指连忙离开盒盖,暗自诧异,盒子上的灵气还相当浓厚,并不像其他灵气物品那样大多只剩下淡淡的一层薄雾。这是和纹章戒指一起收藏在油画里的,这个盒子最让杜宇感到诧异的地方,这件东西很可能是三百年前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而把它带到这个世界的人,是自己!
“有趣。”杜宇自语,低头目光闪动,这是封印?是从另外一个世界带回来的吗?
杜宇目光凝视着盒子上灵气在纹路上流动,在普通人眼里,这就是一个盒子,可在杜宇眼里,这些灵气每流转一圈,就有一道黑色的光线闪烁一下,看起来就像是一把无形的锁,这是一把灵气锁无疑,杜宇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内心已经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
难道自己在三百年前打破了屏障,去过另外的空间。。。。。这就是带回来的证明?
带着满心的好奇和凝重,杜宇手指紧握成拳,握着盒子的右手发出了咔咔之声,巨大的压力让周边的空气都为之一顿。在压力碰的刹那,杜宇手中的黑盒子开始浮现出一道道黑色的气息,这些黑线随着云纹散开,最终在盒子中心汇聚在一道黑光,黑光在晃动,那光芒却是并非刺目,也非黯淡,但却给人一种牢不可摧的感觉
杜宇没有露出意外,他早就能猜测到,这上面的封印绝非如此轻易就能破开,否则自己当初就破开了,几乎就是在桌子碎裂的时候,这黑色光幕显露出来的瞬间,杜宇的身体就蓦然向前一步迈出,左手也突然放在了盒子上,左手之上,看似一层淡淡的白霜,但实际上却是轰在了那无形的黑色光幕上
这光幕猛的一颤,其上光芒却依旧。
这什么情况,杜宇眼睛微眯成一条线
“此物既然凋零功法放在一起,未必没有联系!”
杜宇脑海中灵光一闪,红着双眼猛力大喝,既然这个盒子和凋零功法放在一起,那么打开盒子封印的办法,应该就是凋零,杜宇全力运转体内的凋零功法,周边空气的压力迅速朝着双手聚集而来,,“啪”桌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崩溃,化作了无数的碎片,好似被一股风暴横扫,向四周如一片片树叶般倒卷而去,果然随着代表万物凋零的寒冷与盒子上的黑色蛮象碰到一起杜宇的嘴角溢出鲜血,退后几步,他右手蓦然抬起,盯着那黑盒子,黑雾缭绕中,这震动越加剧烈,到了最后,黑色的封印在白色凋零下第一次出现了黯淡!
过了片刻后啪啪,在其传开的同时,被封盒子上的纹路终于被凋零白雾所替代,杜宇内心突然多了一种感觉,那就是眼前的封印意志已经被凋零所替代,自己想要打开就是动一动手指的事,杜宇犹豫了一下,手指抬了一下,一道金色的裂缝在盒盖上凭空撕开,露出了其中一个黑色的环形物品
看着盒子里的东西,杜宇傻眼了
戒指,又是一枚戒指,只是这枚戒指明显与这个世界的戒指不同,这是一枚赤龙戒指,杜宇甚至感到耳边有一声低沉的咆哮蓦然而起,那咆哮透出愤怒和不甘,但又透露出解脱的感觉,戒指上雕刻着一支飞龙。赤红色的巨大身体,有着庞大的翅膀,狰狞的头颅,利爪散出寒光,戒指就是赤色飞龙盘踞成的一个环形,这就是三百年前自己留下的?
“这应该不是一枚简单的戒指。。。。既然没有警示,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杜宇伸出手,将这枚戒指拿起来,犹豫了一下,神色慎重的试探性的将戒指套进自己的手指,既然没有警告,就代表危险不大,而且这是一件明显来自另外一个空间的物品,杜宇内心也是充满了好奇
是自己打开了另外一个基因锁吗,这枚戒指到底有什么不同,值得自己留给三百年后的自己
从看见自己留下的是猎鹰家族纹章戒指的那一刻,杜宇已经隐隐意识到自己打开基因锁来到三百年前的原因,很大的可能是那枚用不知名材料打造的猎鹰家族的纹章戒指,身为皇帝的杜宇曾经想过多打造几枚自己的纹章戒指使用,但是纹章工匠方面却表示无法复制皇帝的戒指,原因就是工匠们看不出皇帝纹章戒指的材质是什么,即使是有着数百年纹章制作传承的纹章世家,也表示从未见过这样的材料
对于这样的反馈,杜宇并不在意
而现在,杜宇内心忍不住想要返回去,从猎鹰家族的秘档中好好找一找这枚家族纹章戒的来历
戒指,很可能就是基因锁的定位坐标!想到这里,杜宇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轰隆隆”万里碧云的天空,此刻突然传来一声炸雷,杜宇的身躯却是微微一振,在戒指带上的那一刻,双目欲闭合的瞬间,瞳孔猛的收缩。他眼前的景象突然一变,这是一个小岛,一座高耸的山峰,那被炎浆覆盖的山顶,一座破败的遗迹耸立在那里,白色的灵气围绕在城堡周边,这些灵气似乎要挣扎的从那遗迹周边冲出去,但却被某种力量阻止,无法出现。又仿佛,白色的灵气感受到了什么,或许是召唤,或许是……朝拜……又或许是……聚集,那是耸立入天云的罗本萨姆岛上的圣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通道开始修复!”
我的同桌是女神 水域歌唱
林家有女初長成 夏樹
在杜宇迷茫的脑海里,传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也就是在此刻,在此山显露出来的一刹那,似封印被触动,紧接着,在杜宇眼中的罗本萨姆岛周边海域开始海水翻滚,大地轰鸣,海水倒灌,周边礁石开始一节节的缓缓向上,海水之下,犹如沸腾一般噗噗的翻滚,被海水覆盖的罗本萨姆岛周边百里的巨大范围,俨然有海平面下的大陆架在升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海面上延伸出来
大地轰鸣,海水被升起的大陆架挤压向两侧,罗本萨姆岛在海图上本只是一个宽长三四十里的小岛屿,而此刻,杜宇才真正知道能够从海面上冒出的陆地,哪怕只是一块不起眼的礁石之下,也可能还没之下是一座高耸的山峰,就像眼前的罗本萨姆岛,礁石上升,露出下面相互连接的陆地,一下让罗本萨姆岛变成了一片陆地,周边扩大了数倍不止,周边雾气越发浓稠,就像是覆盖了一层无形的隔膜上,一道黑色发亮的光柱突然直射线天空,穿透进去的一瞬间,四周的天地扭曲,如水面一样出现波纹涟漪,他耳边再次传来冰冷的声音。
“通道开始连接”
海水之中,随着一些巨大突兀的金属柱子从海水中缓缓的升起,冒着白泡的海水从这些金属柱上的空洞间流淌下来,犹如瀑布,海水重重冲下下方,啪啪啪,撞击在下方的不知名金属的暗黑色表面上化为无数白色的水泡,如果杜宇此刻能够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喊出“圣城”来,因为冒出水面的遗迹的轮廓与圣城遗迹相当近似,只是废墟遗迹下方不是圣城的荒地,而是那滚滚冒起鼓泡的海浪下,边缘的位置还能看见无数身穿铠甲的骸骨,被海底下的岩浆浸泡了不知道多少年,这些骸骨还能够长久保留下来,似也没有什么变化
这些骸骨就像围拢在罗本萨姆岛遗迹周边,几乎铺满了遗迹下方的海水,尽管只是骨头,但在此刻,这些身穿金属结构的骸骨头颅上的那一丝嘲讽与自傲,却是显得格外的鲜明,随着罗本萨姆岛向上拔高的趋势开始停止,周边的迷雾隐隐有了散去的痕迹
帝君
似黎明破晓间初阳欲起的一刻,在这废墟的位置上,有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的身影,身子仿佛虚幻一样,竟直接穿透了遗迹
“没想到镇守府在这里那么多年,甚至抽空了这片废墟的灵气根基,竟然还有灵族后裔能够复苏。。。。是个小喽啰“这身影犹豫了一下,似轻叹,发出了沙哑的声音,这片废墟对于灵气的反噬特性,让黑影也感到忌惮,灭掉一个刚刚复苏的小头目级别的存在,不过就是一根手指的事,但是因为这片废墟对于灵气的天然吸收,这一根手指的力量,可能就会遭到百倍,甚至千倍的反噬,更不要说,这片废墟还存在着一些当初的漏网之鱼,只是或在沉睡,或者为了保存稀少的灵气而选择了休眠
“算了,动手要是惊动了这些,可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
黑影猛的睁开双眼,似有一愣,双目瞳孔中,有一轮淡淡的火焰,那火焰的颜色,不是红,而是绿!那种绿色的火焰,透出一股诡异,在罗本萨姆岛奔涌的海水周边,蕴含了阴森。看的正是杜宇所在的魏西雅所在的方向,身影正慢慢的散去。渐渐走向遗迹深处,于那天空阳光穿透岛屿迷雾显露时,消失不见了。
“陛下,罗本萨姆岛海域突然发生海底地震,岛屿周边不断有礁石冒起,就算是军舰怕是也靠不近岛屿,怕是登岛时间必须延后了“半个小时后,墨桑急匆匆的跑来向杜宇报告,看见满房间的残缺不堪,不由脸色变了变,空气中弥漫着的凋零气息,让他感到全身皮肤都犹如被针刺一般的疼,这还只是残余的气息,可想而知,刚才皇帝使用的凋零有多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