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a20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第一神貓-第一千章 西域列國看書-avoci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与幽州、豫州的紧张局势不同,此刻的洛阳城中,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氛围。
依照朝廷规制,皇太后寿诞,每十年一大庆,每年一小庆,只是无论徐氏也好,刘赫自己也罢,历来习惯了相对简朴的生活,不喜欢那太过铺张的庆典,往年的寿宴,都是叫上自家人,聚集在后宫饮宴一番。
因此刘赫登基十多年来,这是第一次为徐氏举办寿诞庆典。
刘赫仿佛要将过去十多年所欠下的庆典,一次性都弥补上一般,耗费巨资,将洛阳城,还有皇宫,装扮得十分华贵,街道也比往日更加整洁。
现在的洛阳城,本就已经是今非昔比了,这些年来,每年都会由以贺昌为首的朝廷工匠队伍,对城墙、城门、城中街道等进行修缮乃至重建,几年下来,总共耗费了不知几百亿钱,可谓成果显著。
超級房產大亨
城中共有三条大道,分别是南北纵向的兴汉大道,以及分别位于南北城的东西向街道:安民大道和永宁大道。
这三条大道,都宽有十二丈,道路中间还有一条绿荫带,将道路分为左右两侧,大道侧边,还另有小道,乃路人与马车分道而行。
大道之上,平日里便是川流不息,人头攒动,这几日更是繁荣无比,每日都堪比过节赶庙会一般,比肩接踵,而各种商户、摊贩不断叫卖着,热闹非凡。
刘赫早已颁旨下去,太后寿诞所在的当月,洛阳城中所有商户、摊贩,一切赋税减半,同时朝廷治下各州郡,也免去半年田赋,以示举国同庆之意。
也正因如此,惹得周围各城中的不少商户,都纷纷涌入了洛阳,城内不便摆摊了,便在城外官道两侧,摆开了数里长的临时街市,可谓繁荣无比。
美人有毒
街头巷尾,茶楼酒肆,百姓商旅,谈论的都是太后的这次万寿盛典,朝廷治下各州郡,承平已久,百姓生活安定,本就有些百无聊赖之际,有这样一件大喜事,自然是人人都盼望着来凑凑热闹。
而皇宫之中,更是喜气洋洋,上至太后、天子,下到宫女、太监,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一者是因为徐氏和张妤执掌后宫,向来仁慈,多施恩泽,二来此次庆典之际,徐氏做主从内府中拿出一些钱财赠予他们,以为同庆,他们自然是欢喜不已了。
皇宫,北宫,芳林园。
“陛下,庆典与寿宴各项事宜,皆已准备妥当。各州刺史,还有诸多领兵大将,也已全部赶回洛阳。此次庆典,共耗费钱五亿七千六百万,粮十七万四千余石,丝绸两万余匹,另宰杀牛羊猪驴鸡鸭等牲畜五万余,瓜果蔬菜不计其数。”
钱理总揽此次庆典事务,此刻他正在向刘赫汇报着庆典举办的耗费。
刘赫微微颔首:“嗯,办得不错。朝中大臣们的礼单都呈上来了么?”
假愛真情替身妻 萬物生光輝
钱理回道:“都呈上来了。此次贺礼,以当今的几大家族为最重,每一家送来的贺礼,都是世间奇珍,价值不下数千万。而其余大小家族,无论是否有人在朝中出仕,或单独呈送,或由某位大臣转送,都献上不菲之厚礼。另外,朝中文武大臣,另有孝敬。所有贺礼,这算钱币,总计约一百三十亿上下。”
“嚯,当真是不少,这收贺礼可比办寿宴的花费多得多了,朕倒是赚大发了。”
刘赫调侃了一句。
“呵呵,臣子向太后贺寿,本是分内之事,不过此番贺礼之所以如此厚重,其中却也有那满宠的几分功劳就是了。”
荀彧的话,倒是提醒了刘赫。
大神,破案帶上我
“不错,文若说的在理。伯宁这几个月来,巡视各地,将那些暗中有倒卖田产借机偷税者,横行乡里欺压百姓者,都一一惩戒,悉数抄家,那些家族和大臣,自然是胆战心惊,想借助此次贺寿,以求得平安罢了。”
刘赫笑着说道,紧跟着又话音一转,向钱理问去:“对了,王司徒他们这贩书一事,如今是何光景?”
钱理再次禀报:“王司徒向陛下采购书籍,共计十六批,得利约三千四百亿。而王司徒等人,借此也是赚得盆满钵满,获利也当在两千亿上下。”
刘赫点了点头,这纸质印刷书籍,在这个年代,实在是一件稀世珍宝,称得上是抢手货,利益自然是极为丰厚的。
“可曾查到他都卖给了谁?”
钱理回道:“司徒将这笔买卖,分给三十余个大小家族操持,他们在各州的州府所在地,开设书馆,其在太学和官学门口的书馆,生意尤为兴隆。另外,王司徒和诸多大臣、家主,与天下诸多家族都暗中有所联络,他们每次都会大批向其订购书籍,据臣所知,单单是曹操帐下谋士程昱所在的颍川程氏,就前后三次采购了不下七八千本书籍。这其中有以钱币支付,也有以丝绸、宅院、良田作为交换。”
“还有,这几个月来,王司徒联合诸多家族,在各地开设私学,至今已不下六七百所私学,其中学子稍有家业者,也会购买几册或几十册。不但如此,他们所办私学,收取学费,亦是不小之数目,少则两三斗米,多则一两千钱币,也是收入不菲。”
刘赫闻言,眉毛一挑:“他们倒是敛财有方,如此算来,只怕他们如今的收入,比起当初翻倍都是不止了。”
“陛下所言不差,正是如此。如今这些家族,已不似以往,依靠族中田产所获以为生计,他们所剩田产,多已十不存一,如今他们买书所得,再去买粮买肉,过得倒比以前更好。”
“呵呵,他们只怕到现在也还不知,他们那些田产,其实都已经到了朕的手中。”
刘赫不无嘲讽地说着。
荀彧笑道:“陛下最初那半年,每出一批书籍,都比上一批数量更多,价值更高,总是让他们买书所得不足以采购新书,故此只能不断变卖田产宅院,直到他们将田产卖得差不多了,陛下这才将每一批书籍的数量稳定下来,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过贪婪罢了。”
随后,他又对刘赫请示道:“不知陛下打算何时对他们收网?”
刘赫摆了摆手:“不急,眼下他们还算规矩,并未有什么过分的图谋,朕也不可负了他们。朕这一手,不过是防患于未然罢了,有朝一日他们胆敢图谋不轨,朕再用此手段收拾他们不迟。至于眼下么……让他们为朕,为朝廷拼命赚钱,这有什么不好?更何况这些钱里面,还有不少是敌对阵营送来的,用别人的钱,养自家的兵,这等好事,朕又何必去破坏?”
荀彧和钱理听了,都是笑意盎然:“陛下英明,臣等不及也。”
“啊,对了。”钱理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外表有些华贵的清单。
第一總裁夫人:VIP情人
“昨日,凉州刺史崔钧还朝时,还带来的一份特殊的礼物,只是他入宫之时,陛下正在太后宫中请安,因此崔刺史将贺礼交给了微臣,请微臣转交。”
说完,钱理将那份清单,郑重得递给了刘赫。
“哦?州平的贺礼?如此郑重其事,朕倒是有些好奇了。”
刘赫接过清单,展开来看了几眼,随即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这……这是……西域各国的礼单?”
落花已去,人未知(全文)
“不错。”钱理说道。
“陛下早年灭了南匈奴主力,又令鲜卑归顺,如今关将军将羌人各部,都予以收服,大汉西垂从此安定。凉州刺史崔钧,敦煌太守卢雍,酒泉太守皇甫昌等人,治理地方,修建驰道,严明法纪,使得我大汉的威名,得以传之八荒。”
“昔日,西域数十国,受匈奴、鲜卑、羌人等族胁迫,再加上我大汉内乱,朝政荒废,以至丝绸之路渐渐断绝,原本臣服于大汉的西域各国,也就此改换门庭。如今眼见我天朝重振声威,再加上崔刺史等人在凉州处事公正,商旅兴旺,各国这一两年来,已多有商队来凉州贸易,在得知太后寿诞之后,不少国家便派出特使,送上礼单,以示臣服之意。”
这份礼单,对刘赫而言,简直是意外之喜。
西域数十国,在汉武帝时,卫青、霍去病击退匈奴之后,便长期臣服与大汉,大汉设立西域都护府加以管辖,直到陈汤、班固等人在时,西域是大汉的附属国。
可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双方逐渐失去了联系,大汉西去之路,被羌人、鲜卑,还有南匈奴各部阻断,这传承数百年的丝绸之路,也因此断绝。
如今这份礼单的出现,其价值,远不止上面写着的诸多礼物,其中蕴含的意义,可远非这些金钱所能衡量了。
刘赫迫不及待问道:“这些使节现在何处?”
“西域共有二十一国派来使节,其中包括龟兹、精绝、车师、危须、且末、乌孙、大宛、蒲类等国,这些使节已随崔刺史一同入朝,如今居住在城中馆驿。”
“好。”刘赫额手相庆:“传命下去,这些人乃是邦国特使,交代馆驿不可怠慢。两日后的庆典上,为他们安排一席。”
“陛下放心,臣以加入了外邦特使进献贺礼这一环节。”
钱理的话,引得刘赫十分满意。
“道准办事,无有不精。”
“陛下,臣倒是还有一个主意。”荀彧说道。
“哦?文若又想出了何等妙计?”
荀彧微微一笑:“西域各国,此次前来朝拜,以微臣之见,其中多有深意。他们既为寻求大汉庇护,与大汉通商往来,同时也未必就没有试探我朝虚实之意。若大汉确实强盛而富饶,他们自然心甘情愿臣服投靠,反之,则势必离心而去,甚至与朝廷大敌联手,也并非没有可能。”
刘赫闻言,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时代的世界格局,他还是清楚的。与大汉并列的,还有三大帝国,号称这个时代世界上的四大强国,分别是贵霜帝国、安息帝国、罗马帝国。
这三大帝国之中,贵霜帝国与大汉之间,就相隔了一个西域。
神醫毒後
西域这些小国,实力弱小,必须寻求一棵大树作为依靠,如果让他们倒向了贵霜帝国,那贵霜势必实力大增,难保以后不会有觊觎中原的野心,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春宴
中國未知檔案
“嗯……文若所说,倒确实是朕没有想到的。那你有何良策?”
荀彧说道:“此事原也简单,陛下不妨如此如此……”
两天时间,眨眼即过,这日,便正式迎来了太后的寿宴。
傍晚时分,北宫的永乐宫中,鼓瑟吹笙,锦缎飘扬,一排排座位,井然有序,一队队侍者,来往匆匆。
“太后、皇上、皇后娘娘驾到……”
龚三儿那尖锐的嗓音响起,所有大臣,都精神为之一振。
“臣等叩请太后、皇上、皇后娘娘圣安。”
“免礼免礼,都起来吧,大家都落座吧,今日不过是为我这老太婆过个生日罢了,不是在朝堂之上,不必太过拘礼。”
徐氏高兴得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谢太后。”众臣直起身子,随后陆续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座位上。
“献贺寿表文。”
龚三儿呼喝一声,紧跟着便有一名中年儒士模样的人站了出来,他手持一卷锦帛,便开始诵读起了贺寿表文,里面无非是一些歌功颂德之词,说徐氏如何有德,如何含辛茹苦抚养刘赫,又如何安定后宫云云。
金風玉露 柳暗花溟
只不过这篇表文稍稍白话了一些,没有那么多华美的文辞罢了,但徐氏听了,却十分欢喜。
“呵呵,这人嘴可怪甜的,比起那些天天说话文绉绉,让我都听不懂的人而言,他可是强多了,来人,有赏。”
“多谢太后赏赐。”那人领过一盘金锭,欢喜地退了下去。
紧跟着,先是诸多皇子、公主向皇祖母祝寿,然后是关羽等几位太后义子的贺寿,再就轮到了三公代表群臣贺寿,一番流程下来,把徐氏哄得已是合不拢嘴了。
这时,刘赫朝龚三儿看了一眼,龚三儿当即会意,扯着嗓子高呼道:“传龟兹、精绝等西域二十一国使臣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