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tx4爱不释手的小說 第九星門笔趣-第四百五十四章 請開始你的表演-ix4vz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原本只是一句调侃,可没过多久,来到法阵附近的两人便发现,这好像是真的!
因为被困在法阵中的那位,正是当年曾经追杀过周棠族人,甚至是亲自重创周棠父亲的人!
那张脸,再过一百万年周棠都不会忘。
所以一看见被困在法中那人,周棠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人也少见的有些激动起来。
深吸一口气,道:“当年就是他,给了我父亲致命一击。”
凌逸有些吃惊:“当年的画面,你还记得?那时候你多大?”
周棠说道:“已经十几岁了。”
她看着凌逸:“当时那一幕,我永远都忘不掉,这人当年就已经是大圣境了……”
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眼神中的杀意,却已然沸腾。
曾经的那些神族后裔,当年拥有多强的实力,周棠从来没跟凌逸提及过,但想来不会是特别的高。
不然不会那么惨,在这个世界连苟活生存都做不到。
估计只有少部分是大圣,剩下大多数都在圣域层级。
面对一群星门大佬的围追堵截,看不到存活下去的希望。
花都神醫 朝陽
法阵中,被困住的星门大圣完全没有意识到危机已经到来,此刻他正一脸兴奋的准备出手破解呢。
能在这座仙王殿活下来,并且还能如鱼得水的,在法阵一道,都有着极深的造诣。
因为这座仙王殿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法阵,品类多到令人头皮发麻!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一群星门大圣面对突如其来被激活的法阵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反倒认为这是机缘降临的预兆。
“这法阵的排列……高明,果然高明!不愧是仙王,布下的法阵简直出神入化!”
这名来自星门的古老大圣用近乎咏叹的语调在赞美着,对着空气在拍马屁!
因为他相信,冥冥中,那尊仙王一定在默默注视着整座仙王殿内的所有情况,所以,像他这么懂事,说不定就会引起对方的好奇甚至是好感!
毕竟,再强大的人,也需要有人捧,也需要自己的得意作品能跟其他人引起共鸣。
而他……就是那个人啦!
哦豁!
至尊全面兌換系統
没毛病!
“不能与前辈生在同一个时代,当真是晚辈的一种损失,但今生有幸,能够见识到如此高妙的法阵,也是晚辈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
“妙啊!各种组合各种搭配,简直强大到天际!”
“这一生能够见识到如此精妙的法阵,这辈子没白活!”
法阵外,凌逸跟周棠面面相觑。
周棠:“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凌逸:“他肯定把这当成是一种考验了,在拍考官马屁呢。”
周棠被凌逸这清奇的脑回路给逗笑了,看着他:“你不是认真的吧?”
凌逸一脸认真的道:“当然是认真的啊!你想想,为什么这人会有这样的反应?正常人被法阵困住,尤其这还是一座杀阵,稍不留神,就算巅峰大圣也会身负重伤……你看看这位,这么一会儿功夫,身上就出现好几道可怕的伤口了吧?但他却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你觉得他是变态还是脑子有病?”
周棠认真想了想:“我觉得……都有吧?”
凌逸:“……”
他很想问一句,姐姐你是认真的吗?
无语的看着周棠,耐心的给她解释道:“他既不是变态,也不是脑子有病,其实他说的那些话,你这么聪明,肯定也猜得到,就是在溜须拍马嘛。”
周棠想了想,皱了半天眉,然后才道:“你说的有些道理,我大概刚刚有点被仇恨冲昏头脑了,一心想着怎么弄死他。”
凌逸看着周棠,坦诚的姑娘就是这么可爱。
换做有些人,肯定不会这么说。
“这人肯定以为这种法阵,是对他的一种考验,只要破解了这座法阵,就一定可以得到仙王殿的顶级机缘,要不然得脑子进水到什么程度?一尊大圣,如此肉麻的说出那些话?”
周棠点点头:“我想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人以为他的好运气来了?”
凌逸道:“大抵如此。”
周棠道:“那你说等他千辛万苦破了这法阵,然后发现是我们在等他,会不会很绝望?”
凌逸思索片刻,道:“会绝望,但更多……应该是一种被欺骗的愤怒吧?”
周棠:“我想让他绝望,彻底绝望那种。”
凌逸皱起眉头,想了一会,道:“要不咱帮帮他?”
周棠愣住:“帮?”
凌逸一脸肯定的点头:“对,帮帮他,但不是现在,咱先看热闹吧,你老祖宗设下这法阵,可没那么容易破,不付出点惨重代价,他想出来……根本不可能!”
周棠此时已经明白了凌逸心中所想,那颗因为见到仇人而狂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于是,两人各自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法阵外,开始观看起来。
活像两个围观耍猴的孩子。
凌逸甚至从身上拿出一些零食分给周棠。
这东西,她是不会准备的。
就这样,两人在这里看了大概十几天。
法阵中那位已经有点绝望了!
此时的古老星门大圣,已经伤痕累累。
溜须拍马那么多天,一点用都没有不说,这精妙无比的法阵反倒还愈发变得恐怖起来。
他之前看到的,只是第一层,最多看见了第二层,但这法阵……其实有十八层那么高!
有太多他看不到的东西,无时不刻的给他带来巨大的威胁,甚至是伤害。
这才十几天的时间,他便已经被折磨得不要不要的了。
觉得反正没人听见,他甚至忍不住开始哀求起来——
雷神傳奇 斑蝥
“前辈,您的法阵太精妙了……晚辈没有能力完成您的要求,求您放过晚辈吧……”
虽然知道被放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没忍住那种求生的本能。
作为一个同样擅长法阵的高手,他心里很清楚,如果继续这样被困下去,他真可能会死在这里!
仙王的考验……也太狠了吧?
这特么法阵……分明是仙王级的啊!
这时候,法阵外的周棠偏头看了眼凌逸:“要现在出手嘛?”
凌逸摇摇头:“差远了,他只是有点伤筋动骨,但远没有到真正绝望的时候,继续看。”
周棠扁扁嘴:“可我已经有点烦了,想把他拎出来直接打死。”
凌逸道:“那对他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根本谈不上绝望啊!”
周棠有些郁闷的长出口气,道:“看来我还是不适合干坏事,我耐心不够!”
農家一品女獵戶 墨雪千城
凌逸瞪着她,啥意思?我就适合干坏事呗?还有,当年馊主意层出不穷的妖女……不是你?
被凌逸看得有些心虚,周棠干脆把脸别过去,说道:“就是想报仇嘛!”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阵里的古老星门大圣渐渐的有些绝望了。
这座仙王级的法阵,哪里像是考验?
这分明就是一座恐怖的杀阵啊!
但哪怕心中已经沸反盈天,不知狂骂这座仙王殿的主人多少次,语言行动上却是一次都没有表现出来。
甚至脸上连一点不快的表情都没有。
因为这位古老的星门大圣始终坚信一件事——冥冥中,这座仙王殿的主人,一定是在注视着这里的!
一定是这样!
所以,就算肚子里腹诽到极致,脸上也不能露出一丝一毫!
万一这就是一场考验呢?
万一自己破口大骂……触怒了对方,被认为心性不行呢?
所以,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小心谨慎!
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到了第三个月。
这尊古老的星门大圣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了。
尽管看上去还是那么神采奕奕的模样,但这些不过是硬撑着做出来的样子。
实际在凌逸和周棠眼中,这人已经狼狈得连乞丐见了都会给他俩钱的程度,特令人心酸。
他的一条胳膊上,已经没有了血肉,变得白骨森森,右腿的小腿也已经骨折,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弯曲着。
職場潛伏心理學1 張超
胸口一个碗口大的窟窿,鲜血不断从那里面流淌出来。
一张脸看着还算完整,但头发却跟被狗啃过一样,乱七八糟,有些地方露出血淋淋的头皮……
这些伤势,都是大道伤!
是那种即便可以再生血肉的大圣,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恢复的可怕伤口!
外面。
周棠问:“差不多了吧?”
凌逸看着法阵中那位古老的星门大圣,点点头:“差不多了,来,现在到了咱们表演的时间了!”
说着,凌逸突然给周棠传音道:“也正好验证一下,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那老祖宗良心发现?”
周棠:“……”
很快,两人在外面暗中出手,很快就将这座法阵最凶险的那些杀阵给破除掉。
然后,凌逸悄然消失在这里。
剩下周棠一人。
然后,周棠摇身一变,变成了周宣的模样。
从始至终,一直在幽暗空间内观看着这一幕的周宣嘴巴张了张,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这算什么?
一报还一报吗?
自己先是变成她的样子试图骗人,如今她却变成自己的模样去骗人?
良久,周宣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来,低声笑骂道:“还真不愧是我的后代啊!”
心里想着,周宣神念微微一动,那座法阵的破阵速度……顿时变快了不少。
这种变化,已经有点生无可恋的被困者自然是感应不到的。
但正在破阵的周棠,却是有着非常清楚的直观感受。
她愣了一下,哼了一声。
以为这样就原谅你?
你打我男人的主意,我才不会原谅你呢!
必須犯規的遊 寧航一
随着法阵的轰然崩塌,法阵中那位已经半废的星门大圣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眼中露出浓浓的希冀光芒。
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外面站着的那人。
下一刻——
他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尽管一条胳膊是白骨状态,一条小腿是骨折状态,胸口的大洞和乱七八糟的脑袋让他看上去无比狼狈……但他还是迅速的、以五体投地的方式,跪在周棠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