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bx7优美都市异能 宿主 線上看-第五百二三節 三族歸一相伴-r2lv7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虎勇先是一个好大喜功的人。我之所以能压服他,是因为他看到了我有强大的军队为后盾。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虎族国师巫林。”
“环境对一个人的思维能产生巨大影响。”天浩认真地说:“虎勇先当时的确已经认输,也愿意尊我为王。但是不要忘了,他毕竟是一族之首,短时间的心理震慑很难成为永久性固定思维。更重要的就算他愿意将两族合并,他手下的那帮贵族和王室成员也不愿意。合并就意味着一切重来,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都将归于原位。龙族的各种规矩他们都很清楚,让一群从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的人像平民泥腿子那样在田间地头为了生计忙碌,你说他们愿意吗?他们会放弃现在的生活吗?”
囚牛下意识地摇摇头,他忽然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最佳辯手
“不破不立!”天浩冷冷地说:“可以想象,一旦虎勇先回到血爪城,虎族王室和贵族们肯定要撺掇着他重整军备,与我们全面开战。这种时候虎勇先根本没得选,甚至会被那些贵族反复劝说改变之前的想法。所以解决问题的最直接手段就是杀了他们,包括虎王在内所有王室成员统统干掉,一了百了。”
“巫林是最合适的执行者。”知晓内幕的囚牛缓缓点头:“他本来就是虎族人,也心甘情愿成为阿爹您的心腹。”
天浩转过身,抬手按住囚牛的肩膀,欣慰地笑道:“你长大了,很多事情必须学会自己思考。如果有不懂的就提出来,阿爹会教你。”
囚牛用力点着头,他很兴奋,也有少许的不确定:“阿爹,我们……我是说我们龙族,真能消灭所有的白人,占领南方大陆吗?”
天浩一秒钟也没有犹豫,他回答的非常肯定:“能!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统治者。而且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南方大陆,还有大海,还有那些在夜空中闪亮,遥远的星星。”
……
期盼已久的春天终于来了。
多达上百万的白人奴隶为北方大陆开发提供了足够的劳动力。从黑角城北部湖区至更北面的寒冷极地,天浩设置的所有城寨都得到了相应的配属奴隶。按照摄政王最新颁布的条令:奴隶就是奴隶,他们被定义为“具有人类形态的工具”。无论任何时候,任何理由,严禁龙族人与这些奴隶发生亲密关系,也不准对他们给予怜悯。
违令者当场处死,而且还是最残忍的凌迟。
这种未雨绸缪的做法不是没有理由。三族合并后的总人口数量超过千万,其中总有些思维怪异的家伙想要寻求另类刺激。同新恋、婚外恋、超越年龄界限的不正常之爱、想要寻求刺激的诡异想法,以及蜡烛皮鞭辣椒水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随着和平时代到来逐一降临。
每个人都期待和平,但和平本身也意味着对社会污垢的温养。
南北大陆仍在对立,和平时间其实很短暂。按照天浩的想法,只要修通道路,确保后勤供应,龙族随时可以出兵。
以北方湖区为核心,沿着周围的河道支流,天浩总共设置了两百个定居点。各自规模不同,人口从数百至数千不等。在一些开阔的平原地区,直接设置城市。
虎族与狮族的整顿工作仍在继续,移民问题被列入优先解决排序。咆哮城、血爪城、黄石城、厉风城……来自这些遥远城市的移民总计超过一百万,他们将在未来三个月内前往黑角城以北的各处新设居民点,与当地的龙族人一起成为开拓者。
三族合并是蛮族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事。然而天浩对此很低调,他没有过分宣扬,也没有浪费时间和资源搞规模盛大的庆典。这些事情在他看来并不重要,关键仍在于工作组和政治委员对两族民众的安抚。虎王和狮王都死了,随同他们一起消失的还有两族权贵阶层。巨大的权力真空只能,也必须由龙族工作组予以填充。在一座座选择归顺与服从的城市,正在如火如荼开设一个个短期学习班,从当地的虎族和狮族平民当中挑选对龙族认同程度最高的人,对他们进行相关训练。两个月后,首批基层官员将从他们当中产生。
再也没有所谓的“封疆大吏”,社区和街道办事处将成为北方庞大帝国的重要基础。
所有官员必须服从摄政王的命令,并且对摄政王殿下绝对忠诚。
这是学习班教员在课堂上反复提到的一句话。
艾宾浩斯遗忘曲线表明人类记忆必须通过反复识记才能产生大脑烙印。尽管虎族和狮族民众对龙族摄政王很陌生,却并不妨碍他们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迅速产生新的意识形态,对这位新王有了全方位的了解。
从咆哮城到血爪城,所有两族的村寨与城市,大大小小的街道,以及城墙和寨墙的显眼位置,都被刷上了异常醒目的标语。
佳妻歸來 偉大的小小蘋果
狠妃撩人
摄政王是所有平民大众的救星,是他把我们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
向伟大的摄政王殿下致敬。
殿下万岁!
反对摄政王就是反对三千万龙族兄弟姐妹,你将成为我们永远的敌人。
第一次看到这些标语的时候,天浩有些哭笑不得。说实话这不是他的本意,却是他放权给下面的人所产生。个人崇拜是权力集中的必然保障,也是一个国家具有强大执行能力的最初原点。天浩也曾想过应该实施更好的统治方法,比如搞出几个政党……但就目前来看,北方蛮族整体社会文明显然没有达到那个程度。
标语的作用是为了洗脑。同样的话每天都在听,随时都在看,久而久之也就变成一种生活习惯。再加上分派到各地的工作组和政治委员每周固定讲解,最多半年,虎族和狮族人将彻底忘记他们曾经的王,只知道自己是龙族人,永远尊奉伟大的摄政王。
粮食问题是一切统治的基础。
狮族不缺粮。占领咆哮城后,天浩从狮族各地城寨收拢的综合报告显示,无论民间储备还是官仓,储备的粮食足够维持整个狮族两年零四个月的消耗。
当然,这里指的是基础消耗,也就是人均食用的最低限度。
進擊吧,梅而魯斯!
师锐是一个对民众较狠的王者。大部分储备集中在官仓,而且这还是在战争时期提供了三族联军日常消耗之后的数字。看着仓库里满满当当晒干的块状马铃薯,还有那些金灿灿的玉米面,天浩只觉得感慨,进而在心中暗骂了无数次狮王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师锐就是一个无脑的守财奴。他手里掌握着这么多的粮食,也不愿意放开市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狮族货币信用系统全面崩溃……三分之二,甚至只需要放出仓库里一半的粮食,就可以稳定物价,平息民怨。
很多库存的玉米面因为保存不当已经发霉。面对仓库官员振振有词“发霉粮食也可以吃”的说法,天浩直接下令,现场用那些玉米面蒸了一锅窝窝头,让官员们自己常常。
味道好不好是另说,关键是这些发霉的粮食含有大量黄曲霉素。吃下去没死算你幸运,如果当场被毒死,也是一种迟来的惩罚。
大批粮食经过检验,被运往西面的原虎族领地。常年缺粮是导致虎族无法提升实力的关键,三族合并使盘陀江不再成为天险,两座新近完成架设的浮桥连通了被分隔的地区。
几乎所有白人奴隶都投入到声势浩大的修路工程。按照天浩的要求,三族领地将在一年内完成所有主要城市的道路建设。尤其是原虎族与狮族领地,盘陀江上的浮桥必须更换为真正意义上的桥梁。
柔情陷阱:賈少的逃妻
南面,在战争中被摧毁的狂鬃城正在重建。随着大量居民回归,这座城市至锁龙关之间的废弃村寨也恢复了人气。非但如此,天浩从原狮族北部城市迁移了六十万人,在锁龙关北面设置了大量定居点。他的用意很明显,必须让这些地块发挥应有的作用,决不能像从前那样在贵族的要求下,在规定的,也就是能够为他们产生收益的地方居住。
天浩一直没有忘记对师勇的承诺。作为第一个向自己宣誓效忠的狮族统领,师勇得到了复仇的权力。
他抓住了碎金城主及其家人当众处死。
那是将男女老少全部用战斧劈成碎片的残忍做法。师勇调来了五百头黑嚎狼,每杀死一个人,他就用战刀将其切开,从人头到四肢,剁成小块,扔给关在铁笼子里那些饥饿的狼。
一眼情起,大叔娶妻狠心急 醉心糖
首先是老人,也就是碎金城主的父母,接下来是孩子……至于城主本人,留到了最后。
看着被绳索捆绑跪在地上,眼睛里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的这个男人,师勇发出冷酷的声音:“我没有招惹过你,我也不是你的仇人。在此之前,我甚至没有见过你。我不明白你对我的那种仇恨究竟来源于何处?”
碎金城主仰起头,充斥着血丝的眼睛里透出满满恨意,声音嘶哑:“……你是个该死的叛徒!”
陰陽靈聞錄:道屍守棺
师勇注视着他,仿佛看着一头没脑子的獠齿猪:“换了你在我当时的位置,估计被俘的第一时间就主动投降。”
碎金城主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争辩,家人全部死光的他已经觉得毫无意义:“杀了我吧!”
师勇寒声道:“我们是同族,就算我一个人有错,为什么你要用那种残忍的手段对付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孩子……你竟然把他们扔给平民。”
碎金城主闭上双眼,他现在一心求死,可即便是这样仍能看到他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扔给平民”这句话对他造成了严重心理打击,再加上师勇之前杀死其家人喂狼的行为,他第一次感受到寒彻心底的冷,以及对接下来即将承受痛苦的强烈恐惧。
师勇举起了刀。
青春罪途
“你很幸运,你遇到了一位伟大英明的王。”即将行刑的最后,师勇认真地说:“摄政王殿下严禁食用同族,所以你将成为那些狼的食物,还能与你的家人在一起。”
寒光划过,人头在空中飞舞,血水四溅。
师勇大哭着,用长刀把尸体一点点剁碎,扔给饥饿的黑嚎狼。
……
黑角城,王宫。
凌啸和元猛走进偏殿的时候,天浩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彼此已经很熟悉,用不着客套。天浩抬手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两人互相对视,没有说话,分别坐下。
天浩说话开门见山:“从今天起,狂牛部和凶牛部就不存在了。”
元猛和凌啸再次对视,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苦笑和无奈。
早在白人联军入侵之前,狂牛部和凶牛部就已经名存实亡。随着大批工作队入驻,无论狂牛城还是凶牛城早已变成了天浩的实际控制区。他派出官员在那里负责管理,不通过两位族长直接征税……总之一句话,元猛和凌啸现在都是光杆司令,除了身边的家人和少数态度强硬的贵族,他们各自能动用的武装人员不超过两百人。
“我给你们安排了新的位置。”天浩站起来,走到被黑色帘布遮挡的墙前,伸手将帘布拉开,露出一副悬挂在墙上的巨幅地图。
这是刻在木板表面,用油墨与纸张做出来的印刷品。就精度而言,当然不可能做到文明时代那么高,区域准确度却远远超过此前的任何一张部族地图。
元猛和凌啸顿时被吸引住了,纷纷离开椅子,走了过来。
“我们与白人之间不存在所谓的和平。战争会持续下去,而且还是长时间的持久战。”天浩用手指点了一下神威要塞的位置:“你们可以从这里出发,或者从海上进攻,总之目的只有一个————攻击他们,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北方的威胁。”
元猛认真地问:“殿下,您打算派出多少军队?”
“军队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天浩威严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