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rxg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八十六章 發糖熱推-s32c0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陈百鲁得知找到新四军小分队,很是兴奋。消灭了这支新四军小分队,就能回来原来的状态了。
陈百鲁兴奋地说:“孝民,情报可靠吗?”
胡孝民笃定地说:“当然可靠,这次一定能消灭这支新四军的小分队。”
他并没有说假话,只要一师的特务连去了,“新四军小分队”就跑不了。
詭眼記者 滄海一鼠
逸鳳引凰 雲中嶽
陈百鲁脸上露出欣然之情,问:“很好,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胡孝民说道:“还真有件事要麻烦处座,为了让特务连卖力,我答应给他们每人发五块大洋。这钱,我想在出发前就发。另外,如果击毙了新四军的,再发十块大洋,抓住新四军头目的,赏一百大洋。这样的话,至少需要两千大洋。”
他需要用钱进一步稳住特务连的军心,让他们放心警惕好安心去剿匪。
陈百鲁大手一挥:“没问题,我让人给你送来。”
第二军的人,不给钱肯定不卖力。如果是其他事,他恐怕还要犹豫,这事他举双手支持。
陈百鲁离开的时候,脸上洋溢着胜利般的微笑。他的情绪,也感染了其他人。就连第二军的孙东原也知道了,这让他更加放心。同时,也让他作出一个错误的决定……
杨振兰到军部报告:“军座,我准备亲自带队,特务连交给别人,总是不太放心。”
第一师虽有一千多人,但真正有战斗力的,也是他能信得过的,就是这个特务连。这两百多人,倾注了他很大的心血,花在每个人的武器、服装、军饷上的钱,比师里一个团还要多。
真要打仗,他这一个连,能把一师的其他部队赶到长江喂鸭子。
孙东原叮嘱道:“可以,围剿新四军小分队,一定要干脆利落地消灭干净。”
杨振兰笑着说:“放心,以后清乡区再也不会有新四军小分队了。就算有,也应该是重庆的忠义救国军。”
孙东原提醒道:“特务连是咱们的立根之本,如果新四军小分队太强,宁可完不成任务,也要把特务连的兄弟一个不少的带回来。”
杨振兰不以为然地说:“军座放心,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打仗,桃子好不好摘,开几枪就知道了。”
孙东原说道:“你还要特别注意胡孝民,他的情报是否真的准确,会不会是新四军的陷阱,一旦情况不对,马上撤回来。”
九天仙緣
杨振兰冷声说道:“到时候我把胡孝民叫到身边,一旦情况有变,先把他填上去再说。”
他虽是警卫员出身,但这些年大小战役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不要说是在清乡区围剿一支新四军的小分队,就算跟新四军的主力部队,也是交过手的。他是战场老油条,打仗从来不吃亏,否则手里这点部队,早被折腾光了。
出发之前,杨振兰特意把特务连集合训话:
“兄弟们,这次去剿匪,我们是主力,所有人都在看着一师,看着特务连。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不要让人小瞧了。清乡苏州办事处说了,回来后,每人赏三块大洋。如果杀敌立功,再另外算。”
胡孝民答应五块,但给到特务连手里,有三块已经很良心了。
然而,令杨振兰没想到的是,出发之前,胡孝民就准备先发大洋了。胡孝民让人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着刚领来的两千大洋。
杨振兰略微有些尴尬,毕竟他才宣布每人三块大洋,他摸了摸鼻子:“胡处长,你这也太性急了吧?”
武當爭雄記
胡孝民微笑着说:“有钱好办事,为了让兄弟们放心,先发钱再办事。我想,这次新四军小分队,一个都跑不了。”
杨振兰见胡孝民准备发钱,马上站到高手,张开右手,大声说道:“兄弟们,大家要感谢胡处长,不但出发前就发钱,还给每人发五块大洋,五块大洋啊。”
胡孝民挨个发钱,不仅是为了收买人心,更是为了认清特务连的每一个人。所有人都穿着军装,配带着同样的装备,如果长相不特殊的话,在很多人眼里,所有人都长得差不多。
但胡孝民不一样,他本就记忆力很好,在临训班又受过专门的瞬间记忆训练。他仔细端详每一个人的面孔,不敢说永远记在脑子里,至少三天之内不会忘。
胡孝民把剩下的大洋交给杨振兰,大声说道:“这里还剩下几百大洋,先存到杨师长这里,今天的战斗,如果击毙了新四军的,赏十块大洋,抓住新四军头目,赏一百大洋。”
杨振兰原本拉着脸,毕竟胡孝民当着他的面笼络人心。但收下这几百大洋后,瞬间平和了。胡孝民真是个呆瓜,钱到了自己手里,还有吐出来的道理?
杨振兰等出发的时候,说道:“胡处长,等会我们坐一个车。”
特务连坐大卡车,他和胡孝民坐小汽车,车队在胡孝民的小车带领下,朝着外跨塘出发,根据情报,新四军小分队就在那里。
当初的和平号,就是在外跨塘被炸的。快到李王庙时,车队开到了当地的小学。里面有操场,外面有围墙,车子开到这里,外人很难知道。
杨振兰下车之后,诧异地说:“胡处长,怎么来这里了?”
胡孝民微笑着说:“不急,我还请了皇军。”
紅杏泄春光
杨振兰诧异地说:“皇军也出动了?”
胡孝民热情地邀请道:“走吧,一起去见见。”
星際機兵
杨振兰不疑有他,跟着胡孝民到了教室。就在他刚进教室时,突然发现,从其他教室,突然涌出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日军。在墙角,还架起了机枪,而枪口,正对着那几辆卡车。
杨振兰惊诧地说:“胡处长,这是怎么回事?”
胡孝民淡淡地说:“进去说吧。”
杨振兰顿时呆住了,胡孝民的语气,像冬天的寒风一样冷。他顿感不妙,可胡孝民紧跟在他身侧,身后还有两个情报人员,手已经搭在腰后。
显然,只要他稍有异动,马上就会掏家伙。
杨振兰的心,在不断的下沉,像是坠入了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