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wxp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刑警使命討論-第1454章刑支那邊把人放了展示-y8n79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县委书记亲自吩咐,将同志们安顿在定渊宾馆。
哪怕是家住县城的同志,都可以入住。
毕竟都这个时候了,回到家里难免会惊动家人,影响休息。
对于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奋战在一线的杰出刑警们,怎么“优待”都不过分。
何况只是安排个休息的地方,更是完全应该。
饶是有书记的亲口指示,同志们回到宾馆房间,已经是黎明时分,遥远的天际,已经露出了丝丝的鱼肚白。
毕竟将犯罪嫌疑人收监,也是需要时间的。
必须履行好一切手续。
看守所这边,尽管早已得到通知,做了很充足的准备,事到临头,依旧还是有些手忙脚乱。
神級閱讀系統 小汙貓
这一波押送过来的犯罪嫌疑人,根据目前的基本案情来看,其中至少有两个“死刑犯”——陈甲和钱开心。
晁建军也必须参照“死刑犯的标准”来对待。
按照过往经验,这样规模的金耗子团伙首犯,手里通常都有人命案子,就算没有人命案子,罪行也绝对轻不到哪里去。
参照“死刑犯标准”来对待不会错的。
另外魏明这种脾气特别暴戾的家伙,也不能等闲视之。
小小的县级公安局看守所,一口气塞进来四个需要特别对待的重刑犯,怎么妥善安置,不让他们在看守所出什么差错,确实也够令人头痛的。
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名劍收天
不过这种事,叶九他们就不管了。
这叫各司其职。
现在确实如同郎正说的那样,同志们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睡一觉。
别看这次抓捕挺顺利,没有发生过什么激烈的战斗,体能消耗却一点不小。
色誡
神工
叶九一觉睡到中午十一点,才被电话吵醒。
电话是申干事打过来的,只为了告诉叶九一件事。
“刑支那边,已经把人放了。”
申干事的语气,平静中略带一丝兴奋之意。
老实说,在得知卢直他们已经在三里街抓到犯罪嫌疑人的时候,申干事心中,确实是有几分失落的。
现在,这点失落感自然是完全消失不见了。
斜屋犯罪 島田莊司
“他们自己放的吗?”
叶九问道。
“对,说是证据不足。”
穿越之情牽千世
叶九估摸着,当在文化街河边发现张铁汉尸体的时候,卢直他们应该就已经明白“抓错人了”。
没有第一时间放人,也不知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
不过叶九自然是不方便去催促他们的。
那太拉仇恨了,叶九哪怕情商再低,也知道这么干大大的不妥。
最終信仰
反正这事自然会有人督促,却是不劳叶大队长费心了。
“叶大,了不起!”
“这下啊,局长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
笑了几声之后,申干事又轻声说道,语气中透出亲近之意。
其实他和叶九才认识几天。
但身为郎正的专职干事,他必须也只能选择和叶九亲近。
这么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句话,却一下子就将双方的关系拉近了许多。
叶九同样心情颇佳。
足见说话真的是一门艺术。
中午,抓捕小队的成员们齐聚餐厅,一起吃了顿相对来说已经颇为丰盛的午餐,随即开车前往看守所,开始审讯嫌犯。
抓捕小队是临时组建的,到目前为止,除了叶九是得到郎正亲口批准的专案组成员之外,其他四位,都是“没名没分”。
但眼下谁还在意这个?
“龙雪华案”“张铁汉案”的三个犯罪嫌疑人,都是他们抓的,这案子,不交给他们去办,还交给谁去办?
只需要局党委开个会,重新组建一个专案组,明确侦查权限就可以了。
相信卢直这次也不会再有什么好说的了。
下午一点二十分钟,定渊县公安局看守所审讯室。
戴着沉重手铐脚镣的陈甲,在两名武警战士的押送之下,走了过来。
一头粗硬的黑发已经被剃了个精光,令得他原本就颇有几分凶悍的长相看上去益发显得暴戾凶残。
片刻之后,同样被剃了光头,戴着脚镣手铐的钱开心也被提了出来。
叶九兵分两路,自己和张思睿提审陈甲,鲁开山和李浩民提审钱开心,以便节约时间,加快办案进程。
高远负责本案的总协调。
毕竟他是曾经的定渊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在这边有足够的人脉。
走进审讯室,看到叶九,原本依旧满脸桀骜之色的陈甲情不自禁地低下了那颗光溜溜的大脑袋。
在叶九面前,这个凶横暴戾的犯罪分子,没有任何心理优势可言。
今天凌晨,在那条山路上,他连叶九的人影都没看清,就已经被撂倒了。
虽然是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可是陈甲心里有数,就算是面对面公平交手,他也不可能是叶九的对手。
最关键的是,他做梦都没想到,警察会来得这么快,半夜里在山路上堵住了他。
这种智商上的碾压,更是令陈甲无比沮丧。
“陈甲,我看你也是个直爽人,我就不和你弯弯绕了,咱们好好聊聊,你痛痛快快地招了,也省得自己折腾,怎么样?”
叶九倒是没有疾言厉色,陈甲刚一坐下,便很平静地对他说道。
陈甲有点意外地抬头看了叶九一眼,神情诧异。
作为一个曾经坐过牢,和公安机关打过好多回交道的“老油子”,陈甲很清楚,叶九这话没有“忽悠”他。
眼下“铁证如山”,他的任何狡辩和抵抗,都是徒劳的。
不爽快点,吃亏的还得是他自己。
警察有的是办法从他嘴里把真话掏出来。
“你也甭想着把什么事情都推到钱开心身上,你俩这回,谁都跑不掉。
绕来绕去的,太没有意思了。
豪婿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叶九又加上一句。
“行,就是这话!”
陈甲只略一犹豫,便点了点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
“叶大队长,也就是你啊,我也敬你是条好汉!”
不管怎么说,最后还得给自己“挽一把尊”,这叫倒驴不倒架。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叶九示意张思睿准备记录。
谁知陈甲又开口说道:“叶大队长,麻烦给支烟抽抽,提提神……”好吧,许多犯罪嫌疑人都有这样的需求。
叶九摇摇头,站起身来,走过去,给他一支烟,还给他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