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fno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閲讀-le9io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大捷!”
“山东大捷!”
两骑红翎信使自安定门一路喊来,至御街,见百姓云集,甚至还专门停顿下来,将山东大捷快速说一遍,然后继续往皇城赶去!
白莲教原本不算甚么,京城百姓甚至都没听说过。
便是听说过的,也不过当个乐子笑话。
京城百姓高官王爷见得多了,区区一个破邪教,算个卵子!
即便占了山东八县,也不过是疥癣之疾,无足挂齿。
直到前日,朝廷爆出圣府孔家被灭门,山东巡抚、布政使、提刑按察使三大巨头,甚至还有山东大营提督,四大巨头都和白莲教有瓜葛,先前朝廷甚至投鼠忌器,担心糜烂北直隶,满城百姓才哗然。
一时间各种谣言四起,妖风阵阵。
联系上今年出了那么多事,隐隐有人将矛头对准皇城方向……
失德!
更有心者,在等待着白莲起势,糜烂北直隶的一天,好乱中成事!
然而谁也没想到,原以为大戏刚开始,说不得要动乱天下的阵仗,结果这才没二天功夫,白莲教就被林如海给包了饺子,一锅端了?!
不是说,那林如海是个废物么?
怎么前儿杀了张梁,囚了罗士宽、曹祥云和李嵩,今儿又灭了白莲教?
天下有这样的废物?
……
乾清门。
隆安帝站在御案前,微微抬高下巴,看着诸军机并六部尚书、大理寺、御史台等朝廷重臣的面,难掩振奋的大声道:“同为军机,同为宰辅之臣,看看罗荣,再看看林如海!一个养尊处优,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以人乳为食。一个为了国事拖着病体,远赴山东巡查,如今更抬棺出征,为国平贼!你们倒好,倒是容人在外面恣意泼脏水,扣骂名?
絕色王妃不傾城 青丘有狐
最难得的是,赈济山东的银米,也不用拨付了!剿灭白莲贼人后,所得物资钱粮,足够赈济山东了……”
然而没等隆安帝高兴完,就听礼部尚书王世英隐隐怀疑问道:“皇上,白莲教的粮米银钱,必是从圣府孔家、兰陵萧家还有臣之家族琅琊王家等六家山东世族抢掠所得。臣等家族皆为世代清白耕读之族,如今子弟族人被白莲妖邪屠戮一空,莫非这银米钱粮就成了白莲之物?”
隆安帝:“……”
他没想到,得到了如此大的好消息后,这一群三品之上的朝廷重臣,第一个开口的,竟会是此事。
不过,很快就有第二个了……
工部尚书崔世明亦是山东人,正是出自山东青阳崔氏。
此次白莲教袭灭六大士族,青阳崔家也在其中。
崔世明的母亲、手足兄弟,以及代他在老母身边尽孝的长子,还有上千族人……
此刻他比王世英更激动,因为王世英虽也惨,可根基在京城,又有恒生号,损失虽大,却不至于再无翻身之地,可崔家……根基尽失!
最惨的是,他因母丧,还得回乡丁忧!
因此,崔世明简直恨欲狂,怒声道:“皇上,林如海拿受害士卒之钱粮,邀功卖名,其心可诛!!还有,既然他有如此能为,以宰辅大学士之尊下山东,见罗士宽诸贼不对,就该当机立断拿下,接掌军政大权,早灭白莲,何以非要等到圣府被灭才动?!优柔寡断,延误军机,林如海有何面目再立军机?”
一世情妍,教授大人坑萌妻
“狂妄!!”
隆安帝忍无可忍,厉声道:“礼部尚书猜测钱粮之属尚且情有可原,你怎敢当着朕的面,就如此颠倒黑白,搅弄是非?罗士宽、曹祥云、李嵩、张梁,皆朝廷二三品衣紫大员,封疆大吏,若非十万火急之时,谁敢妄杀?前些时日,林爱卿派信使回京报信,被罗荣之子阻拦,且险些打杀,贾蔷愤而杀人时,你们又怎么说?是哪个口口声声说,纵罗斌有罪,也该等到三司会审后明正典刑?如今到了你们身上,就开始指责林爱卿优柔寡断了?寡廉鲜耻如尔等,朕深恨之!”
崔世明闻言,面色惨然,跪地后,摘下头上官帽,叩首道:“臣自景初十三年高中皇榜以来,不敢说有功于国,然亦兢兢业业做官,本本分分做人,从无怠慢之失。二十三年为官,未归家返乡一日,寡母抚育成年后,亦有二十三年未见慈颜。如今天人永别,臣请乞骸骨,辞官归乡,自此永侍先母于草庐间。皇上,臣恭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番话,犹如一记耳光,狠狠的打在了隆安帝脸上。
朝廷重臣们亦彼此交换眼神,甚么叫刻薄寡恩?
或许莫过如此罢!
窦现见隆安帝脸色阴沉的实在可怕,出列道:“王大人、崔大人,二位大人且先节哀。山东之事,皇上和朝廷都十分悲痛震怒,相信林大人亦是如此,才全然不顾一些规矩,当机立断出手,诛张梁,擒拿罗士宽等人。只是在此之前,怕是林大人都未想过,罗士宽等人会和妖人邪教勾结。换做是你们,你们能想得到?所以此事,实在怪不得林大人。当然,白莲教从六族劫掠走的钱粮,应当另说。”
合同情人
隆安帝看着诸重臣皆以为然的神情,王世英和崔世明也点起头来,心中一阵寒意,他缓缓问道:“金银是六家的,倒也说的过去。可你们说,粮食也是六族的?”
听出隆安帝语气不对,一干重臣们皆面色微变,想到了甚么,看向崔世明和王世英的目光都有些怪异。
崔世明不解道:“皇上,白莲教不事生产,粮食若非从六族劫掠而来,又从何处而来?”
隆安帝高声道:“巧了!那朕也有一问!朕从内库中拿出千万两银子采买的赈济灾粮,到了山东怎么就不见了?!”
崔世明沉声道:“皇上,即便六族从罗士宽等人手中买了粮食,但六族又怎会知道,那些粮食是朝廷赈济灾民的粮食?他们亦是付出了真金白银采买来的!”
隆安帝冷笑道:“到底知道不知道,等罗士宽、曹祥云、李嵩彼辈进京后再说也不迟!但即便六族果真不知,按大燕律,购买贪赃之物,亦为有罪之行!崔世明,亏你也是读圣贤书的读书人,亏你学的是仁义礼智信,口口声声说甚么仁义文礼之族!山东数百万灾民流离失所,朕和朝廷倾尽所有采买的粮米,却让你们瓜分一空!朕倒想问问,如此大灾之年,汝六族囤积如此多赈济灾粮,是想干甚么?”
见崔世明不答,隆安帝陡然拔高声音,震怒道:“你不说,朕来说!无非,就是想趁着灾年,行土地兼并,纳民为奴之事!每一次天灾,朝廷和天家都要倾尽所有来赈灾。结果呢?赈灾的钱粮,大都到了如你们这般豪族巨室手中。就这,你也有脸提甚么忠臣孝子,耕读传家?你们口口声声啐骂的贾蔷,区区一竖子,被打入天牢诏狱,知朕艰难,尚能尽出家财,助朕赈济灾民。再看看你们,羞愧与否?这山东,难道只是朕一人之山东吗?莫要忘了,山东被尔等祸害的天怒人怨,这才有了白莲之祸!”
说罢,猛然一甩袍袖,转身从后门离去。
等隆安帝离去后,窦现皱眉看着王世英并崔世明,冰冷冷道:“皇上言之有理,罗士宽、曹祥云、李嵩三人进京受审前,汝二族不可离京。”
说完,亦大步离去。
窦现走后,王世英、崔世明满面悲凉的看向荆朝云,道:“荆相,可还有天理?!我等倒也罢了,莫非连圣府孔家,也要如此对待?”
荆朝云长长一叹,林如海在山东干的太利落了,利落到让隆安帝有足够的底气,来不给他们留丝毫体面……
……
养心殿内。
隆安帝回来后又是一通怒骂,等窦现来后,仍是盛怒难消。
窦现却没有劝解之意,反倒沉声道:“皇上今日原不该说,以缴获之钱粮作赈济钱粮!若只说罗士宽等盗卖粮米一案有了结果,岂不更合乎朝廷法度?何故得意而忘形?”
隆安帝:“……”
對愛投降 幸福是傳說
他心中此刻恨不得拿刀劈了这老忘八,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窦现全然不顾隆安帝煞气腾腾的眼神,仍泼冷水道:“皇上也莫高兴的太早,事涉衍圣公孔家,此事若处置不妥当,天下士子之心都要动摇!若北孔嫡支尽失,还是尽早从南孔择一人入北孔,或者干脆迁移南孔归北孔。说到底,南孔才算是正支。迁徙事大,消耗必然不少……”
柔弱嬌夫神探妃 雪花飄飛
“此事等等再议!”
隆安帝实在听不下去了,好似一个骤然暴富者,马上又要失去这笔横财一般。
文娛萬歲 我最白
这样说也不恰当,毕竟六族瓜分了朝廷的赈济灾粮,他现在只是想夺回,虽然夺回的东西有点多……
但,那些钱粮难道是给他的?还不是给山东百姓!
再見了 我的純真 血雲糖
然而见隆安帝听不进劝,窦现却寸步不让,大声道:“皇上,新政想大行天下,绝少不得官员士子归心!最起码,不能让他们离心离德!若只崔、王二族,臣也不多说甚么了。可是孔家,绝不可轻忽!”
“此事等等再议!”
隆安帝额上青筋都在跳动,强压怒意说道。
窦现却仍不肯退,大声道:“皇上,一旦朝廷要拿孔家钱粮去赈济灾民的消息传出去,势必天下哗然,人心动荡……”
“那是朕的粮米!!”
不等窦现说罢,隆安帝就忍无可忍的怒声吼道!
窦现亦大声道:“皇上,死者为大!孔家,圣人苗裔,从上到下死了个干净!这个时候,皇上说他们贪赃了赈济灾民的粮米,天下有几人会信?!皇上,大局为重!!事涉孔家,便是半山公在此,也只会慎之又慎!”
隆安帝闻言,面色凝固,盯着窦现看。
窦现半步不让,亦是盯着隆安帝直视。
过了好一会儿后,隆安帝方缓缓点头,道:“好!好!大局为重,朕……”
只是没等他说完,就见有黄门内侍急匆匆进来,禀道:“皇上,山东第三封八百里加急!天佑孔圣,留一血脉!”
隆安帝闻言,神情一震,忙道:“宣!”
内侍出门,未几而归,带着信使,戴权急忙从信使手中接过信桶,查验过封漆后,看向隆安帝点了点头。
隆安帝一扬下巴,大声道:“拆开!”
遊之暗黑道士 神夜121
戴权拆开后,将信笺取出,交给了隆安帝。
隆安帝打开一看,惊异的“嗯”了声,却没告诉窦现他在“嗯”啥。
他先一目十行看了一遍,眼睛骤然睁圆,似不敢置信。
獨家蜜愛:首席寵妻入骨 席牧
随即,又仔仔细细读了一遍,又一遍……
窦现等的心焦,忍不住问道:“皇上,林大人到底又说了甚么?”
隆安帝脸上的沉闷憋恨之色早已一扫而空,却也未答,而是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青春逐夢
“哈哈哈哈哈!”
窦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