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uqh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 ptt-第八百八十七章 魔王閲讀-bcnel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走到里面的房间,刚进门,杨振兰的配枪就被收走。此时的他,面无血色,特别是看到里面的晴气庆胤和赵仕君后,更是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整个人都蔫了。
赵仕君一脸鄙夷地望着杨振兰,嘲讽道:“杨师长,你是自己说呢,还是回苏州说?”
杨振兰强自镇定,伪装不知,努力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问:“赵处长,说什么?”
赵仕君冷笑道:“说说新四军小分队,说说你的特务连,说说你调走的那个特务排,还有那一千担棉花,无锡的几个富商。”
胡孝民没有待在里面,他已经将情况向赵仕君详细汇报了,杨振兰现在就是一条死鱼。能不能活过来,就看他的态度了。
外面的特务连,全部被缴了械。他们面对国军时,或许还能蹦哒几下,但面对日军时,就你被血脉压制一样,都没有反抗的念头,所有人全部把枪交出来,顺从地举着手站到一旁。
胡孝民说到后面时,声音越来越冷:“诸位,之前有三十个人离开,冒充新四军的小分队,在清乡区大肆抢劫,还杀人放火。为了给清乡区老百姓一个交待,一个维持政府的法律和军队的纪律,必须惩处这三十个人。你们现在主动站出来,可以从轻发落。但要是胆敢隐瞒,就地枪决!”
特务连的人看着胡孝民,好像不认识似的。在驻地时,胡孝民一脸笑容,还亲手给他们发钱。一转眼,胡孝民就翻脸不认人,一副要吃了他们的样子。
諸天萬界撿屬性系統 嚼火
胡孝民见没人吭声,说道:“这样吧,没有参与抢劫的,走到对面蹲好。”
有些人是不会主动的,让抢劫的人走到对面,所有人都不会动。如果让没参与抢劫的人走过去,就会变得容易得多。
此时,明显有些人在左右观察,显然,他们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胡孝民及时冷声说道:“如果有人胆敢混进去,所有人都要被枪决!”
然而,留在原地的,依然只有二十人。也就是说,还有十个人,混进了对面的人群里。
胡孝民从地上的一堆驳壳枪随手捡了一把,从枪套抽出来后,在手里把玩着:“我知道有三十人冒充了新四军,可现在只有二十人承认,也就是说,还有十个人混了进来。我现在给你三秒钟,3、2、1,怎么,敢做不敢当?”
胡孝民拿到着枪,指着第一个士兵:“你,有没有出去执行任务?”
士兵吓得颤巍巍的,惊慌失措地说:“莫有。”
胡孝民打开保险:“你挑出三个人,就可以活命了。”
能进特务连的,都是杨振兰的亲信。他们先当国军,后当伪军,期间也做过土匪,每个人做的恶,足够死好几回的了。
可一旦他们面临死亡时,还是会很恐惧。
“我不知道……”
“砰!”
胡孝民毫不犹豫扣动了板机,面前的那名士兵顿时倒地身亡。胡孝民的枪口正对着他的太阳穴,如果这样还能活的话,也该他命不当绝。
“你,有没有出去执行任务?”
“没有。”
胡孝民将枪口对着这位士兵的太阳穴:“你挑出三个人,就可以活命了。”
修仙之徑 冰點一一
大夢萬千界 夢境重鑄
这把枪刚刚夺走一条人命,胡孝民的话就显得特别有威慑力。这个士兵毫不犹豫,马上在人群里寻找,很快,他就挑了三个人出来。
微臣 公子歡喜
“砰砰砰!”
三人被拉到一旁,胡孝民亲自动手,三人顿时丧命。杀这些人,他心里一点负担都没有。
胡孝民举着还在冒着青烟的驳壳枪,杀气腾腾地说:“还有七个,如果你们现在站出来,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星光的彼端 青羅扇子
胡孝民的话刚落音,马上有两人站起来,跑到了对面的人群里。
胡孝民掏出烟,好整以暇地说:“还有五个。”
他虽在点火,但余光却在打量着特务连的人。他注意到,有两个人左右看着,犹豫着要不要站起来。
胡孝民走过去,把那两人提出来:“砰砰!”
这次是朝后脑勺开的枪,脑壳就西瓜一样,差点炸开了。
胡孝民说道:“这根烟抽完,如果还不主动站出来,所有人全部枪毙!中岛君,请机枪手准备。”
“咔嚓!”
这是机枪子弹上瞠的声音,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胡孝民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一眨眼功夫,就有六个人死在他枪底下了。以前怎么就没听说,办事处有这么一个杀人魔王呢?
穿越之清影一夢 夜墨寒星
操场上的枪声,让房间里的杨振兰心惊肉跳。他现在面临着艰难的选择,招了,没有好下场。不招,迟早不会有好下场。
他现在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明明不用自己出面,偏偏要亲自带队。这下好了,真的被一锅端。
听着外面的枪声,他知道死的一定是特务连的人。那些士兵,都是他的心血啊。每一个人,他都投了不少钱。
要毁掉特务连,只需要一挺机枪就可以了。但要重建一支只听令于自己的特务连,没有几年的时间,再加上大把大把的钞票,绝对做不到。
所谓的忠心,很多时候都是钱堆出来的。
隱婚新娘別心急 子小七
寵女 甜冪柚子
“你们走过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死嘛。”
操场上的人群中,终于有人站了出来。他是特务连的连长,也是杨振兰的绝对亲信:邹仿良。
他终于琢磨出来了,胡孝民这是要借找特务排的机会,消灭整个特务连啊。他绝对不能让胡孝民的阴谋得逞,哪怕舍掉这三十个人,特务连的根基还在,以后有的机会替他们报仇。
邹仿良朗声说道:“胡处长,这几个人都被突然调走,他们在外面干了什么事,我们都不知道的。师座和军座,就更加不知道了。”
他这是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特务排的那些人。有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不要再牵连其他人了。只要杨振兰和孙东原在,他们就算死了,家人也会得到照顾。
胡孝民摆了摆手:“邹连长,你可以蹲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