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d3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 ptt-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要、動!【爲風家十年鐵粉廖斌盟主加更!】讀書-z971w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丁部长脸色铁青,目光如电;在全校学生脸上,环绕一圈。
所有潜龙高武老师,都笔直的站在各自教学的班级旁边,以标准的立正姿势,一动不动的听着。
他们很多人都在想。
这些东西,我们也天天说,天天强调。
我们不是不注意孩子们的战场教育。
但我们总不能用一天死一个人的方式,来教育学生们啊。
神之魔法祭
但是……在丁部长面前,这些理由,统统不存在!
只要你的学生还有人有那种幼稚的想法,你这个老师,就是失败的!
没有理由!
“第二场抽签结果!潜龙高武三年级二班,排在第二位!”
“对手是,二队排名第十九位!”
台下。
高巧儿与李成龙都是一脸惊讶。
忍不住霍然回头,对看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浓浓的疑惑。
“猜测有误!”
“是的,血案怎么会发生在二队?”
“难道二队不是星魂大陆的人?不可能啊!”
“但是中原王来了……会不会是……要不为何要等那么久?”
“再看下去。”
两人迅速的传音几句,然后立即回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
旁边。
项冰满脸通红,目光死死的看着,拳头紧紧的攥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发出吃蚕豆一般的声音。
满场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几乎什么都没听见。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对狗男女,又在眉目传情了……渣男!渣女!气死我了……
项冰距离直接爆发,已经只差一丝丝……
台上。
刘副校长拿起花名册,找到名字,念道:“潜龙高武,三年级二班,第二位的是,陈棠!婴变高阶!”
那边,青衣青年拿着花名册,淡淡道:“二队,排在第十九位的是,王小马!婴变高阶!”
又是表面看来,势均力敌的两个人。
而且,名字很奇怪,让人发噱。
前一个,叫铁小牛。
而这一个,赫然是叫做王小马的。
这名字是起得有多随意啊!
但是这一次,却再没有人笑。
因为大家都意识到了ꓹ 这些人,恐怕每一个ꓹ 都是久经战阵,经年搏杀的杀胚!
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还有那些个名字ꓹ 什么铁小牛王小马云云,九成九都是假名字。
台上。
听到‘陈棠’这个名字ꓹ 中原王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再次怔了一下。
浑身都一阵僵硬!
又是这么巧?
下一刻ꓹ 中原王的眼神充满了一种叫做愤怒ꓹ 还有惊慌的神色。
虽然一闪之下,便即消失不见,但那份情绪却是确实存在过的。
陈棠凝重着脸色,缓步而出。
他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就情不自禁的想过,要不要认输?
但一旦认输,自己这辈子就全完了ꓹ 顶多就只能做一个江湖武者,再无任何前途可言!
军政两界ꓹ 全是黑名单ꓹ 未来ꓹ 又能有什么成就?
做江湖武者真要是做出成就来了反而容易被针对。
一句认输ꓹ 却是一辈子随之葬送。
我不甘心!
我的基地我的兵
我还有我的使命!
陈棠抿着嘴唇,一跃上了擂台。
面前ꓹ 一个同样身材挺拔ꓹ 面容黝黑的青年ꓹ 一如之前的铁小牛一般的面无表情;他的背上,亦是与那铁小牛一样ꓹ 一把厚背砍山刀!
还有同样的沉默寡言。
若不是面容截然不同,单只看两人的气势,气质,几乎会让人以为他们是一对双胞胎。
“请!”
“请!”
两人各自行礼。
随即,就立即开战。
但……
仅仅两招之后!
王小马收刀后退:“承让!”
在他面前,是陈棠已经断成两截的尸体。
鲜血,正在擂台上缓缓扩散开来;而在陈棠已经不能再有任何变化的脸上,唯有一片惊骇欲绝!
两刀!
第一刀将陈棠的兵器劈断,身子劈飞,第二刀,腰斩!
“第二阵,二队胜!潜龙高武,再输一场!”
丁部长的声音,夹杂着难以言喻的痛惜。
那边,中原王身子颤抖了一下,突然站起身来,脸色有些发青,道:“东方大帅,西门叔叔……北宫叔叔……丁部长,本王有些不适……不如我暂且回去……”
西门大帅目光转过来,眼神锋锐如同一根烧红的钢针,淡淡道:“有何不适?”
中原王强笑:“多年未上战场……而今被血气一冲,竟倍感难受,真个不堪。”
西门大帅眯起了眼睛,淡淡道:“你这样子可是不行的。当年你父王在尸山血海徜徉来回,不说如鱼得水,至少也是面不改色。以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彼时若是遭逢变故,如何以应?”
中原王脸色苍白:“小王大抵是常年身处后方,养尊处优太过,贻羞先人,贻笑大方……”
东方大帅扭头过来,沉下了脸,缓缓道:“身为皇室亲王,得民脂民膏供养,看到鲜血,居然如此反应,实在太过不堪。皇家身为大陆表率,重责在肩,你这样子,如何为天下表率?若有赴战之日,我如何敢指望你能身先士卒?”
中原王:“我……”
北宫豪大帅更是毫不客气,道:“君泰丰,本帅给你一句忠告,老实的看下去,尽早适应,越早适应越好。”
中原王呼呼喘息,额头青筋跳动,两只手紧紧的攥起了拳头。
三位大帅尽都是冷冷淡淡的看着他,对他的举动,丝毫不以为意。
擂台地面上,鲜血刺眼,腥味扑鼻。
冷场片刻之后,中原王终于再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哈哈一笑,道:“几位大帅金玉良言,本王受教了,这就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下去,祖辈浴血数千载,这才令到后方安稳,我辈怎能如此不济!”
他的脸色,竟然从满脸苍白恢复了红润,甚至是颇有几分从容淡定的意味。
西门大帅淡淡道:“今天只是一次视察,又或者说是个过场,过去了就没你的事儿了。还记得当年你父王生死一战之前,似乎有所感应,曾经专门来找我喝酒。那一晚,我们说了很多话。”
中原王刚刚平静的脸色,又有些气血翻涌,吸了一口气,道:“不知我父王说了什么?”
西门大帅道:“你父王当时喝醉了,问我,大帅,你可知我身为皇族亲王,就算不出京,这一生也能荣华富贵,一世逍遥;那我为何还要到战场搏杀?”
妖嬈花仙太迷人 綠草兒
中原王沉思着:“然后呢?”
西门大帅道:“然后我也是问,为何?你父王说……先王只得两个子嗣,虽然现在大陆,皇权远远没有之前王朝那样的金口玉牙言出法随,但皇族身份仍旧尊贵,仍旧是高高在上。”
“所以,皇位仍旧是皇嗣趋之若鹜的位置。”
“你父王说,他留在京城,只会引发祸患;纵然他不想上位,但总会有人想方设法的让他上位,逼他上位。因为只有他上位了,才会有新的从龙功臣,才能将现在的功勋家族打压一时,而那些想要你父王上位的人,才有机会成为新的顶级权利阶层。”
“你父王说,留在京城,迟早难免一死;即便不是被人逼迫着,自己也未必不会心动。”
赤峰之謎
“因为,想要上位的人太多了,人心从来诡异摸测,那些人与你父王有着千丝万缕斩不断的联系,纵使不松口,也未必不会有强行黄袍加身的一日;而一旦松了口,进程只会更加迅速。”
“所以你父王说,我只希望,自我之后,王室衰微;但我能以铁血战功,为子孙,保留一条生路。”
“你道你父王的名声,地位,武功,修为,谋略,指挥,智慧,任何一方面都足以担当一军大帅,但就是为了避讳,就只做到一个副帅。”
“但那些年里,太多的太多硬仗恶战,都是你父王打下来的!”
“皇族第一亲王,大陆不败战神,星魂不朽传说,便是你父王的赫赫功绩。你以为是随随便便便能得来的吗?!”
西门大帅淡淡道:“无论你如何如之何,现在都不会有人动你;不是因为你中原王的位高爵显,也不是因为你皇族的尊贵身份,就只是为了当年那叱咤风云的战神!”
“为了当年的赫赫战功,不朽功勋!”
“为了那分明有机会活命,但是由于随着军功日高拥护者越多、忠诚之士越多、威望日重、逐渐有威胁皇位的迹象,所以甘愿带着所有心腹力战而死的一代战神!”
“有大帅之能,大帅之智,却心甘情愿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将军,有机会直接越过大帅,成为左右天王一般的存在,但却为了安定不起隐患而甘愿战死得……一代亲王!”
“那是我们四方大帅,最佩服的人!当年他在西军,也是我最铁的兄弟!”
中原王的脸色再度转为苍白,喃喃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西门大帅冷淡道:“所以这一次,我才会亲自过来。就是要亲眼看着你,看着你看完这几场比武!你……且安稳的坐着吧!”
遊戲之賞金獵手
他两眼一翻,寒光迸射,目光就如同两道百战长刀狠狠劈出,摄人心魄!
他就用这样的眼光,死死的看着中原王的眼睛,一字字道:“不、要、动!”
中原王颓然坐倒,脸上神情,蓦然间变得灰败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