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6p7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ptt-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多疼幾次,就習慣了讀書-314ut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小說推薦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一亿。
多吗?
当然多,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平均算下来,若是在公司工作二十五年,一年只需要赚四百万。
努努力。
作为高管,还是有可能的。
当然。
唯一的问题是能否工作二十五年,影响因素太多。可即使如此,没有一亿,有个五、六千万也不错。
-工资。
-奖金。
-股权增值。
-投资。
加起来,一年挣个两三百万,问题不大。工作个二十年左右,几乎就能财务自由,退休养老遛狗。
这么一想。
假期算个啥?财务自由才香!
。。。
初八。
傍晚。
庄园的练功房,秦诗琪三女使劲迈动脚步,围着近千平米的场地飞奔,一个个汗流浃背喘着大气。
每天。
只要在庄园。
锻炼。
几乎成了习惯,有时候一天不运动,就总感觉缺点啥。不过今天的锻炼有点特殊,因为唐青在旁。
“加速。”
“别停。”
“达到身体极限。”
场地中间。
唐青背负双手,淡淡说道。此时,她们的身体接近一般人的极限。因此唐青准备帮着突破基因锁。
一般。
若是平常人这么玩,绝对药丸。因为破而后立,需要源力,不然就是在耗损细胞潜能,轻则废了。
重则原地升天。
不然。
地球上,个人武力值也不会这么差。而且这只是开始,自己当初突破一级基因锁,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總裁,我錯了
等会儿。
她们也得体验一下。
对此。
超級職業兌換系統
五臟破天
他已经和几女说过了,都表示没关系。她们自认为如今的意志力,已然很强大,一点痛怕个什么?
下午。
她们可是见到,唐青一拳打裂了一根混凝土柱,那一刻的震撼,让她们仿佛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
“加速!”
“加速!”
“。。。”
秦诗琪嘴里不断念叨,体力到了极限,却也丝毫不停歇,意识有些模糊,但一个信念坚定在心中。
累?
那就对了。
通往正确的道路,向来艰难重重。她看到了一个新的天地,一个超越人体极限的机会,怎能错过。
终于。
不知跑了多久,意识接近涣散。
脚一软。
就要摔倒。
不过。
秦诗琪感觉自己不是摔在了地上,而是掉进了一个温水池,只感觉周围的水,如有生命一般侵入皮肤。
一点点。
渗透进细胞、组织、骨骼、神经。。。就在全部清润之后,秦诗琪感觉身体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温暖。
舒适。
让人想要睡上一。。
“啊!”
忽然。
浑身传来一阵疼痛,仿佛有万蚁噬身。每一寸肌肤,每一寸肌肉,都被撕裂一般,疼得她眼睛瞪圆。
直接哭了。
哥。
你说疼,没说这么疼啊!
此时。
她的意识清醒过来,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疼,很想这一刻晕过去。但发现,除了最开始的一声惨叫。
再无法发出声音。
呜呜!
好疼!
想昏死过去都不行。
意识无比清醒。她发誓,等熬过去,一定要狠狠地给唐青来一口,没告诉她这么疼,反悔来不及。
自己的身体,不会整坏了吧?
顧惜朝也不好當啊! 赫連宇夜
瘋狂的多塔
这时。
唐青的声音传来。
“没事!”
“一会就好,这是正常的现象,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这是必要付出的代价,疼算是最低的代价。”
“其他人,连这么一疼的资格,都没有。”
这话。
女鬼請留步
着实不假。
全球。
要是有这么种方法,可以打破基因锁变得强大,不知多少人甘之如饴。事实上,减轻秦诗琪的痛苦不难。
盛世寵婚 紅綃帳暖
然而唐青没做。
第一次。
他想要秦诗琪知道,这条路十分艰难,不是以前那样,吃吃喝喝,就能走通的。需要付出大代价。
捷径?
她们已经走在捷径上。
。。。
一听。
秦诗琪咬着牙。
“好。”
“我忍。”
唐青的话,她也认同,那一拳打裂混凝土的力量,外界要是知道,绝对甘愿承受比这还大的代价。
一点疼而已,本姑娘忍了。
坚持。
再坚持。
终于。
不知过了过久,反正她感觉,就算以后有人拿刀割她的肉,都能忍下时,身体的疼痛,骤然消失。
寶寶有個二貨媽
接着。
浑身一暖,仿佛冬日里泡温泉,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力量和对身体的控制,渐渐地恢复。
“好了。”
“起来。”
“继续跑,不要停。”唐青开口道。
“好。”
于是。
场上又多了一个奔跑的少女。这时,唐念儿也达到了极限,几欲摔倒,被唐青接住,放在了地上。
一只手,轻轻按在她背上。
然后。
没多久。
“啊!”
唐念儿的声音,响彻练功房,秦诗琪心里抽抽,想来正在承受她刚才承受的痛苦,现在回想一下。
都心里发憷。
太疼了。
不过。
效果也是很好,她刚才已然脱力,现在却感觉身体力量完全恢复,身轻如燕不敢说,可和以往大不同。
“呼!”
“咻!”
“。。。”
秦诗琪出了几拳,拳拳带风。
握拳。
强大的力量感,让她觉得自己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现在还没用全力的速度,却已超过之前最快纪录。
“我无敌了!”
脑子里,秦诗琪不由产生错觉。
加速!
飞奔!
怒劍狂花 古龍
她感觉体内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出,十分舒服,越跑越快,一步跨越的距离,是之前的一倍还要多。
开心。
高兴。
撒丫子跑。
“啊!”
又一声惨叫响起,她定睛一看,是自己那个性子柔弱的妹妹,秦诗雨正和唐念儿一样,趴再地上。
背上有一只手按着。
“一下下,就不疼了。”秦诗琪出言安慰。
可惜。
两女都没听到。
雨季不再來 三毛
她们的感官,早已被疼痛占据,即使是分娩时候的疼,也远远不及她们现在感受到的,疼到崩溃。
终于。
挨过这一阵。
“呼!”
两女趴在地上,喘着大气,看向唐青眼神中,还多了一丝畏惧,刚才实在是她们人生之最的体验。
想想都心颤。
好在。
总算是过去。
看着几个娇滴滴的女孩,满脸泪珠,唐青满意地点了点头,相当顺利,疼是疼了点,但效果不差。
也算锻炼了意志。
未来。
多疼几次,就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