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l3q好看的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txt-第五百四八節:時代在前進(一)-wzgwa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这位是孟晋山先生,泰南使节团的观察使,受人尊敬的战巫,非常强大。”出于职业需要,那位马林见过的如今有着一头波浪卷长发的胖子信使为马林介绍起了那位老男人——介绍的时候,胖子着重点出了这位的序列。
后者走了过来,伸出手,一口流利的希德尼语:“晚上好,马林阁下,我的女儿没有给您添麻烦吧。”
您一定是睁眼瞎吧,你女儿和我抢姑娘你知不知道?
你肯定不知道,就像是你不知道我准备把她绑好卖给霜巨人,听说霜巨人一直在找能够给他们做饭的泰南菜厨子,希望你女儿能够用灵能同时颠二十四个锅。
马林一边腹诽,一边同样伸出手,以同样流利的泰南语回答道:“那里,您的女儿是一个有勇气的孩子。”
睁眼瞎老父亲与说谎者马林亲切握手,胖子信使完全没有把握住两人的内心戏,反而觉得两个人不需要他来做翻译是一件好事。
泰南使节团对于马林掏出来的动力系统表示了好奇心,马林将半身人整备班的负责人叫了出来,让他来介绍一下这套‘战斗法师战斗动力系统一型’的工作原理。
其实这东西就是一个大号的推力系统,让法师能够在空中做出机动,但是胜在之前从来没有人想到过。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说的就是这样的道理。
后者是大工匠出身,和使节团里的好几个泰南大工匠谈得不错,泰南使节团人均精通通用语,于是马林了有空闲。
而马林的露露终于将小孟这个电灯泡赶走,然后她来到马林面前,伸出手与马林相拥:“马林先生,我知道你有多勇敢和无畏,但是至少能给我一个陪着你的机会好吗。”
“别担心,就是去杀几个混沌大苍蝇而已。”马林安慰着露露,同时有了想将这个有些笨拙的姑娘赶到戎马让她去陪着自家姑娘的想法——如今打仗得得连洗个澡都是奢望,马林真的不想将露露留在风云莫测的哥本哈根,尤其是他刚刚杀了不少人,对方对付不了他,万一将目标转向露露,马林不能把这傻姑娘的安全完全寄托于十一号与十七号的保护下。
换一种说法,露露万一有什么闪失,那么接下来的哥本哈根,只怕天天都会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
再换一种说法,马林白天在防线上杀混沌,晚上还要带着十一号和十七号给凶手全家送温暖,这怎么行,这根本就是007的福报了,马林可不喜欢这样。
“你是不是想赶我走?”露露突然问道。
烈焰鬼瞳:異能王妃定天下
这让马林一惊——什么,这个自己姑娘之中也许会是最弱小的存在,竟然在这几天里灵能有了突破,已经可以直接感触到他人的思维了?!
当然,马林嘴上可不会承认:“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赶你走。”
“你刚刚脸上的表情和我父亲想把母亲从身边赶走时一模一样,是不是想把我赶到戎马去。”这姑娘双眼凝视着马林,表情严肃认真,宛如一只认真起来的小老虎。
“没有,真的没有。”马林一边说,一边不由自主地看向不远处的矮人塔主——快!老哥!救我!
但是令马林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矮人塔主看到了马林看向他的目光,甚至有些羞愧地转身而走……啊,对了,听说塔主至今未婚,在秃头,光棍,没人要的死路上越走越远……喵了个咪的,我这是自找死路吗?
想到这里,马林又扭头看向波浪发,后者注意到了马林求助的目光,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同时还竖了一个大拇指。
啊,忘了,这波浪发听说至今还是独身,有着身为小说作者的身份,最擅长脑内补完。
你怎么补的?!还竖大拇指!朋友!你是不是一个喜欢家庭暴力的抖M啊?!
想到这里,马林的脑袋被露露强行扭了回来:“真的?”
这一刻,马林眼前的少女有着掠食者才有的赤红双瞳,她注视着马林,在等待着一个准备择人而噬的可怖答案。
“当然是真的。”马林努力让自己笑得更真诚一些。
“这次就相信你吧,对了,那边似乎有人来找你了。”露露松开了手,马林扭头,看到了那位半身人信使,站在整备区出入口的他很显然还记得一米八时的马林,所以现在正在仰着脖子搜索,完全没有注意到一米二版的马林。
你看,这身高差真的非常有迷惑性。
马林吹了一个口哨,那只半身人信使立即看向了这边,在发现目标之后飞快跑了过来:“阁下,陛下找您一整天了,刚刚听说您带队回来,我就立即过来找您了。”
“我可以想到是什么事,没事,你等我一下,我先召唤我的两个部下。”马林说完,直接在整备区打开了一个传送通道。
………………
“汉卿,我完全看不到他的命运,这非常古怪。”使节团的老人看着正在与孟晋山聊天的那位马林·盖亚特发出了疑惑不解的低语。
他身边被称之为汉卿的同龄老人皱了皱眉头:“兴文,你还记得吗,奥尔松家的老塔克死活都不肯提到马林,看起来他已经知道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占卦师与占星家在碰到无法看清命运的人时,都会如此,如果是他来问我,我也不会说的,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就留了心,现在看起来,没有直接进行占卦真的是做对了,如果没有任何准备就对马林的命运进行占卦,会发生什么就是难以想像的事情了。”被称为兴文的老人看着眼前的那个年轻人感叹道。
“原来你知道。”汉卿笑着叹了一声。
庶女毒妃
“当然,占卦师与占星者本来就是同一个序列,只不过是东西方的称呼不同,这个孩子……有些古怪,但至少他还是我们人类一侧的。”老者兴文说完,他们两人注意到这个叫马林的年轻人吹了一声口哨,一个半身人飞快地跑向了马林,于是有感而发的感叹道:“说起来,大毁灭之前的时间,古代人为什么要创造出半身人,矮人,侏儒和精灵这些幻想种呢,就像是我们创造出了兽人种那样……在历史学家们的断代过程中我们发现,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大毁灭时代之后,魔法时代才会被开启,我们人类才有了能够面对混沌而自保的能力……真的会有人预见过这一切,而制作出了这么多的人工基因工程学的非自然种族吗。”
“老朋友,你说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历史学家们的猜测罢了,对于我们来说,苦难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我们的深潜者已经观测到了至少十一个被混沌毁灭之后的世界,它们大多集中在未来的一个百年里,而没有被毁灭的世界,我们至今都没能观测到。”名叫汉卿的老者看着马林说道:“命运从来不曾善待过任何人,但是人类的历史就是英雄的历史,每到文明大厦相倾的那一刻,总会有英雄挺身而出,老朋友,我们不能失去希望。”
“是啊,不能失去希望,那怕没有英雄,也有我等凡人聚起在一起……看试手,补天裂。”
正在这么说着,两个老人注意到了马林·盖亚特伸出了手,一个传送通道正在开启。
“非常老到的施法手势,几乎没有术式能量的波动,是以灵能代替了术式的奥术能量?”名为兴文的老者嘀咕道。
“对,就是以灵能代替了奥术能量,不愧是双料传奇,不出意外,这个孩子应该是这个世纪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了,有了他,西部人类世界至少能够获得两个百年的喘息时间。”名为汉卿的老者这么说道。
禦女寶鑒
鬼面王爺斂財
然后他们看着从传送通道里走出来的机械体倒吸了一口冷气,名为兴文的老者直接将手扣到了他腰间的剑柄上。
總裁矜持點 漢有遊女
“等一下,老朋友,它们不是失控机魂!”看着第二具机械体走出传送通道,这两具机械体站在马林的面前抚胸行礼,名为汉卿的老人感叹了起来:“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有幸找到了两具没有失控的机魂。”
“老朋友,你说命运从来不曾善待过任何人,我觉得这话不对,因为我看到了的确可以被称之为命运宠儿的孩子,看看他吧。”松开了握剑的手,老人长叹一声:“上一个找到过两具机魂的是谁?”
“是我们的陛下,你这个老糊涂。”他的老朋友毫无保留地吐槽道。
………………
“昆汀,那两个泰南老头在嘀咕什么?”矮人塔主一边打量着不远处的两个泰南老人,一边问自己身边的昆汀塔主。
近戰召喚師
后者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只会两句泰南语,不好吃,好吃。”
“你是野生的莎罗兽吗?!”矮人塔主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同时又注意到了马林在看向自己。
老矮人出于自保,转身准备逃跑。
“喂,你这矮人要去哪儿。”昆汀跟了上来。
“我们去找科里斯,看看他准备怎么分配那笔钱……”说到这里,老矮人沉默了一下:“我不准备要这笔钱了。”
“你都不要了,我也不要。”两个塔主来到科里斯面前,三个人一合计,决定和另两位塔主讨论一下,看看能不能让大家都不拿钱,这笔钱用来给战死的年轻法师。
科里斯将五个塔主凑到一起,发现英雄所见略同,五个人都同意放弃自己的那一份,然后将钱平分给战死的年轻法师。
“马林阁下那边,我过一会儿去求个情,看看他能不能收那些年轻法师的孩子做为学徒,如果他一个人管不过来,我们也可以帮一把手。”科里斯的提议大受好评。
“我们最好还是和大塔主与评议会提一下这件事,如果塔主们都能够认同,那是最好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强求。”昆汀补充了他的意见。
对于他的补充,五位塔主都没有意见,于是矮人塔主转身准备做为代表去和马林谈这件事情,然后就看到马林正在打开传送通道。
“灵能代替奥术能量?漂亮的手法,我开始觉得我们的马林小先生的确担得起传奇与阁下这样的称呼了。”叫做乔恩·瓦斯奇的老塔主笑着感叹道。
“是啊,我们不服老不行了,这个世界有这样的年轻人真好,下一任法师塔的大塔主,我会推荐马林。”站在他身边的科里斯塔主双手抱胸。
“我也准备推荐马林阁下,无论是他对平民的仁慈,还是做为法师的实力,又或者是他在年轻法师面前所展现的有实力者的姿态,都值得我将票投给他,二十年后的老塔主就到年限了,他到时候会退休,而马林到时候才刚刚四十岁,一个双料传奇的四十岁,根本就是一个小年轻啊。”昆汀有些羡慕地说道:“我相信法师塔会在他的领导下越来越好的。”
“你说的不错,如此机智的马林阁下,不选择他还有谁能选呢,我们矮人都会推荐马林阁下的,他真是太优秀了……哇喔,机魂,还是两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马林阁下有两个能听人话的机魂,你们呢。”矮人看着从传送通道里走出来的两位,扭头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们感叹道。
“从来没有,我甚至没见过听人话的机魂。”另一位塔主眨了眨眼:“话说回来,马林阁下这是要去哪儿?”
“谁知道呢,反正我觉得没问题,毕竟无论如何,马林阁下永远都会是一位传奇法师。”
塔主们有了共识,他们看着马林钻进了传送通道,然后转身开始继续他们的工作。
在这一刻,他们有了一个更为严重的分歧。
“谁来写阵亡通知书。”矮人塔主问道。
“我不会。”四位塔主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你们难道要让一个矮人来写这东西?!你们果然是野生的莎罗兽啊!该死的奥术之主在上啊!”矮人塔主陷入狂怒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