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已经死去的第一云端,竟然又再度复生?
方正第一念头便是错愕荒诞……可随即反应过来,灵气复苏位面与末法时代乃是同一个位面,却是完全不同的时间段。
如今算来,应该是未来第一云端会与云天顶一起死在自己的手环之内。
而在过去的这个时间段里。
第一云端才不过被自己给丢失了几年的时间而已。
连荒神圣骨都能同时在同一个世界出现两个,出现第二个第一云端,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如今看来,这第一云端果然是来到了荒界,至于为何自己一直找不到他的踪迹,恐怕就是这荒帝的手段了吧。
强大如荒界,几千上万年后的荒帝可是能一人力敌十几名炼真大修士,虽然一直都是在被当沙包打,但如果单打独斗的话,有荒神圣骨加持,恐怕寻常的炼真修士还真不可能打败他。
这个荒帝纵然实力不及,也绝对相去不会太远……
第一云端实力再如何强大,毕竟没有脑子,且对于血气有着近乎执着一般的本能存在,这就是致命的弱点。
被荒帝抓到弱点从而被困起来,这倒也不奇怪。
方正心头甚至还有空闲发散思维。
话说当日里,我无意中发现第一云端被掩埋在山体之中,会不会就是我现在活捉了这个第一云端,然后将他放在了那个位置,再静静的等待多年之后的我来利用他救命。
由此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
正自想着……
一声充斥无尽暴戾之气的咆哮声响起。
这嘶吼之声像野兽多过于人。
如今的第一云端,身着荒神圣骨,整个人更添不详气息……身周再不见半点血气,血气刚显,便尽都被荒神圣骨吞噬。
反而见数之不尽的黑色氤氲随之奔腾,那是荒神圣骨的威能。
如今的第一云端到底是战傀还是荒神圣骨的傀儡,已经很难分辨了。
而随着所有的铁链同时坠~落地面。
第一云端陡然间失了束缚,看着方正的眼神里满是贪婪的渴望……他的灵气最重,实力最强,血气最浓……
无论哪一方面,方正都是他最为垂涎的猎物。
果然,作为战傀,他远远不及云浅雪来的完美,云浅雪尚且有着恢复成为常人的可能,但他真正就是一具单纯的战傀了。
被方正使用了那么长时间,如今这只凶兽再面对他,竟然已经全无半点印象。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整个人都包裹在那阴沉的黑色氤氲之中,浩荡澎湃的黑色汪洋,宛若最深沉的九幽炼狱,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毫不犹豫的向着方正吞噬而去。
这般惊天动地的场景,让众多旧人脸上同时忍不住露出了惊恐神色。
只一人,却吓的众旧人本能倒退,竟不敢靠近他的身影。
荒帝得意狂笑道:“哈哈哈哈……纵然你实力再强又如何,这人类有荒神圣骨加持,进可攻,退可守,你连伤他都做不到,又要如何杀死他?”
方正定定的看着直袭自己而来的第一云端。
当年丢失他的时候,他方正不过是个区区洞虚境界的修士,实力虽不弱,但比起第一云端,却何止天差地别。
可如今不过短短数年时间,如今的第一云端在他眼中看来仍是极强……却……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方正屈指。
白垩飞剑闪现,白洁如玉的剑体陡然间泛起耀眼灵光,无边细碎剑气凝结,化作远古巨兽霸王龙姿态,俯首摆尾间,利爪直直撕咬而下。
极品学生 无性浪子
所过之处。
黑色氤氲如阳春白雪,尽都消融……巨兽宛若真实存在一般,苍凉古老的绝世凶兽,携带恐怖恢弘气势,直朝着第一云端撕咬而去。
方正心头犹还有闲暇暗暗惋惜。
可惜之前第一云端被利用的太过彻底,跟那云天顶一起同归于尽,连蕴含了他精血的手环都被毁去。
不然的话,绝对分分钟教你做人,让你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
可惜了……
想着,巨兽摆尾间,剑气凌厉无匹,与周遭灵气共鸣,于刹那之间升华无边凛冽。
直直斩在了第一云端腰间。
一声巨响……
荒神圣骨发出耀眼黑光,第一云端已是被狠狠的斩飞了出去。
只是去势虽快,却明显是为卸尽方正之势……
这全力一剑,第一云端虽被击退,但荒神圣骨却是丝毫无损。
“这小子好厉害!”
荒主瞳孔忍不住一缩,震惊道:“他竟能将这怪物击退,多亏陛下您想出利用荒神圣骨来穿在这人类身上的主意,不然的话,陛下您有伤在身,只臣下一人,恐怕远远不是这方正的对手。”
“这名疯子与荒神圣骨正好相得益彰。”
荒帝冷冷道:“这人类身周血气充盈到近乎可怕的地步,而荒神圣骨却会汲取穿着者的血气……若是孤穿上这荒神圣骨,至多坚持数日便要身亡,但若是这人穿上的话,几乎数月都不会有事,而几个月的时间,足够孤利用他来杀光这些旧人了。”
说着,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自从那天被这该死的方正的炸弹近距离爆炸之后。
事实上,这数年来他的伤势全然未曾好过。
实力是越来越强,但伤势却也始终如跗骨之蛆……得知旧神降临的消息,他第一时间便赶回了永夜城,将荒神圣骨穿到了人类的身上。
这已是违背祖训,但为了荒人度过这次危机。
他已是不惜一切。
眼见前方白色灵光剑气挥洒,如旭日初升,白灼光辉无边无际,所过之处,那不详的黑色氤氲全然没有半点抵挡之力……
双方实力差距未必见得多大。
甚至绝对实力第一云端还要强上不少,可惜第一云端力量再强,奈何没有脑子,面对方正那近乎灵巧到精妙的攻击方式,他的应对笨拙到连七岁小孩也远远有所不如。
眨眼间……
便已经被方正接连斩了几十剑。
落霞剑气混杂着白垩飞剑坠~落而下,而在这无尽剑光之中……一点寒芒,隐藏其中。
那是羡鱼飞剑的锋芒。
羡鱼飞剑乃是玄机初入化神之时以大量精盐提纯后炼制的武器,毕竟材质在那里摆着,对人类的杀伤力委实一般……
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对荒人专用神兵。
这第一云端对血气的执着极其疯狂,没想到荒帝竟然发觉出了他的特点,比如说他会疯狂的追杀着他看到的活人。
就如现在,他第一眼看到了方正,对方正竟全无半点印象,对周遭那些旧人荒人也完全视若无睹,纵然是要杀死自己见过的所有的生灵,但也得先杀掉方正之后才行。
方正对他也全无半点留情之念。
万年之后救过我的命?
开玩笑呢……如今我已经成功的斩杀了云天顶。
邪王盛宠:神医庶女 锦绣葵灿
姑且不提纵然没有你第一云端,我顶天杀不掉那云天顶,炼真境的修为自保还是无虞的。
而且就算没有你,难道说那云天顶还能再从我给他埋的坟墓里醒过来,再追我一次不成?
就如他身上的荒神圣骨。
难道说我若是毁掉了你身上的荒神圣骨,已经被我成功融炼进入九炼荒砂之内的荒神圣骨还会就此消失不成?
虽然是同一个世界……
但早已经有所不同。
完全不必有任何姑息在意。
如今这第一云端既然已经再不可能成为自己的战傀,那便杀了了事!
羡鱼飞剑,混杂方正如今那强大到已可称当世无敌的雄浑灵力,宛若一道锐利的光,炽热、浩荡、无穷无尽。
携带雷霆万钧之势,直朝第一云端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