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错非不得已,冯君是真的不想求守护者出手,但是到了紧要关头,他也不会自缚手脚。
左右不过是多花一点上灵,又能怎么样?
因为有千重这大能在,他没有直接退出到地球界,而是先去了一趟虚空,在虚空里待了一个月,才又去了地球。
守护者倒是没有说什么,收下了他的上灵,又给演天镜补了一道气息。
冯君回的时候,依旧是先进入了虚空,然后才来到天琴。
他注意到了,再次来到坤水园的时候,千重用略带一点怪异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不过冯君也没有在意,直接将演天镜递给了瀚海,“再次有劳大尊了。”
千重感受到那一股新增加的气息之后,脸色越发地怪异了。
瀚海真尊这是第二次操纵演天镜了,学习能力暴强的他,已经掌握了一些诀窍,激发之后他仔细分辨一下,轻咦了一声,“居然是在碎星海的边缘?”
碎星海是一片直径过十来亿里的空间,里面有大大小小的板块碎片,能量狂暴不说,规则也混乱,据说曾经是大乘期修者战斗的场所,打塌了虚空。
这里是修者的禁地,合体期也不敢进入核心活动,但是渡劫期又不可能进入,在这种规则混乱的地方,万一引来天劫,那绝对是十死无生。
在比较靠近碎星海的地方,倒是有几个修者能生存的板块,但也仅仅是能生存,自身物产稀少,灵气混乱不利于修炼,连食物都要靠外界运输过来。
所以这几个板块也相对混乱,不少穷凶极恶之徒混迹其中,秩序也极差,好的一点是,这里有七门十八道以及比较大的家族的办事点,他们专门收购碎星海的一些特产。
正常修者没有谁会喜欢规则混乱,但是混乱规则下产生出的东西,其实也有相应的用途,修仙者们需求倒是不多,可是储备一点总没坏处。
各个办事点的人都不多——毕竟是连修炼都无法进行的板块,回复灵气只能用回灵阵,要那么多修者也没用。
瀚海真尊发现熊家出手居然在碎星海,也忍不住暗暗咋舌。
首先碎星海距离坤水园足够远,三十亿里都不止,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能将熊南惕投放过来,不得不承认,熊家对空间的掌握已经远超一般势力,不愧是上古家族。
其次就是,熊家是在那边出手的话,未必家族就在那里,很可能是想利用那里的混乱,逃避他们的推演——为啥那里凶徒多?就是因为规则混乱,天机都能被掩饰。
不过几人都是心性坚毅之辈,顿时就决定,要前往碎星海一行。
在同一时刻,在一个不大的秘境里,一个意念冒了出来,“好胆,玄水门等居然要坚持对付熊家……你们可有什么建议?”
冯君等人赶到碎星海,用了足足六天,这还是大部分路程走的是传送,在距离碎星海不到两亿里,才开始了肉身飞行——这里的规则已经开始不稳定,传送很容易出问题。
在最后这两亿里的旅途中,他们也经常能遇到成群的修者,少的十来八人,多则一两百人,只用肉眼就能看出,多半不是正经路数。
不过冯君一行人看上去也不好惹,虽然人数非常少,但是敢在这里结伴行走,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在这一片讨生活的修者不但心狠手辣,更是眼光过人。
通常来说,六个人的团队,比六十个人的团队还要难惹。
然而,终究还是有不长眼的——或者说自认实力强悍的,他们飞了一亿里出头,一块不大的陨石后,蓦地出现四条人影。
其中一道人影一晃,闪电一般瞬移到了他们前方,“道友请留步!”
拦路的这位是元婴六层,因为这里规则混乱,不易感知到他人修为,而他又担心惊动肥羊,也没有主动去感知,直到此刻现身出来,才将神念探出,同时主动展示一下修为。
他这元婴中阶巅峰,在碎星海也算罕见的高手了,更难得的是,他还有两个元婴中阶和一个元婴高阶的伴当,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四个人就敢到处打劫下黑手。
如果说对方一行六人,肯定是强者组成的队伍,那么己方四人就是超级高手组合了,哪怕对方六人全是元婴,他们也不担心。
不过他闪过身子来一感知,顿时吓了一大跳,对方起码有两个元婴高阶,一个初阶。
倒是有一个金丹中阶,但是那两名感受不出气息的……是什么人?
而且他看着那名元婴巅峰的坤修,似乎有点眼熟。
撞正大板了!这位二话不说就想跑,不成想,一名感受不出气息的老头放出一股威压来,赫然是超过元婴的存在!
他非常干脆地高叫一声,“大尊饶命!”
元婴和出窍的差距有多大?最大的差距就是元婴跑得太慢,真婴一旦念动,瞬息千万里。
下一刻,另一位也放出了一股真尊威压,“找死!”
瀚海真尊出手,并不是针对拦路者的——有卫三才对付他足够了。
两名真尊没有释放出气息赶路,是因为实在没有必要,他们也发现了一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可是也没兴趣去清理,但是有人撞上来,那也绝对不会手软。
瀚海真尊对的是远处的那三位,那三人倒也反应快,发现卫三才释放气息,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根本不考虑拦路这位的死活——拦了真尊的路,跑得慢了就死定了。
瀚海见状很生气,惹了真尊还想跑,你们这是得多么看不起真尊?
三道青芒闪过,三名元婴就了账了,其中元婴高阶身体里飞出一个小小元婴,不住地作揖,表示我再也不敢跑了,但是青芒又是一闪,瀚海直接将其灭杀。
“大尊饶命!”元婴中阶高举双手,大声地喊着,“我有宝物献上!”
“我会在意你那点宝物?”卫三才一抬手,直接将人摄了过来,随手下了禁制,“正好有人带路了……老实带路,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大尊,我愿意发血誓签奴契!”元婴中阶没命地喊着,“只要不杀我,做什么都行!”
“聒噪!”卫三才抬手打进他体内一道劲气,他的身体中顿时有若万蚁噬身,又痒又酸又痛又麻,那份滋味让他痛不欲生,顿时声嘶力竭地大嚎了起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然后而非常不幸的是,三才真尊还封了他的声道,他只能发出若有若无的轻哼。
卫三才轻描淡写地表示,“这就是不配合的后果,现在还是轻的,信不信我拘禁你的元婴真灵,阴火灼烧你千年,都能保证你死不了?”
在大尊的眼里,区区元婴中阶,真的是不值一提,不生事就直接无视,敢生事随手抹杀。
目前差个带路的,他就让对方多活一阵,但并不掩饰最后还要杀人。
远处有人感觉到这里气息异常,却不敢直接探看,过了好久,才张头张脑看过来,“这是……出现了什么级数的大能?”
又过一天,大家基本上就飞到了地方,不过碎星海这里实在太大,天象异常混乱,哪怕是外围都有点让人扛不住,想找到特定的地方很不容易。
这时候,那名元婴中阶终于认命了,“好吧,我负责带路,还请大尊给我一个痛快。”
当生死都不由自己的时候,求个痛快也是正常了,天琴修者基本都有豁出去的心态。
瀚海真尊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显示出了那地方的形貌,此人倒也了得,居然还真知道怎么走,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找到了地方。
卫三才随手一掌拍死了此人,看着前方的混乱天象,“这里的气息,还真的不友好。”
“不友好也无所谓,”瀚海真尊看着不远处一块灰蒙蒙的空间,冷哼一声,“还有胆子来见我们,还真是不把真尊放在心上。”
“后辈熊益均,见过瀚海真尊和各位道友,”灰蒙蒙的空间里走出一人来,元婴初阶修为,“在大尊面前,我躲也没有用,所以专程来交流一下,此前咱们没有很好地沟通。”
两名大尊根本就懒得回答——太失身份,而其他三名元婴也不做声,那么只能由冯君出声了,“你是说责任在我们喽?”
这话问得特别无礼,熊益均心里非常不爽,上古熊家何曾这么被人盘问过?
但他没有办法发泄,而且他还知道,眼前的金丹中阶,也是他不能怠慢的。
他只能沉声回答,“我熊家的本意是不欲出世,所以尽量争取托人关说,处置了族中败类即可,哪曾想诸位还不满意,那就只能当面沟通了。”
他觉得熊家挺委屈,先托轩辕家出面协调,然后又杀死了族中高阶真仙,将尸身送过去展示,结果对方竟然还是不依不饶。
“你这个态度……也算是沟通?”冯君冷笑一声,“虚空里有天琴上百修者,他们的命不是命?还是说熊南惕遁逃之后,你熊家主动处置过他,恐怕还是被悬赏逼的吧?”
“往事已矣,争执并不能解决问题,”熊益均正色回答,“我这次来,也没有想着活着离开,只是想把一些问题说开了,诸位以为如何?”
(三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