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我老婆是女学霸
没办法,
小胡马上就要回去了,他不会在国内待上太久的时间,所以留给铁三角的时间不多了。
“小胡!”
“来来来!”林帆笑呵呵地冲胡伟招了招手。
听到林帆的话语声,胡伟正要往院子的角落走去,结果被自己媳妇给死死挽住,此时…柳娜瞪着自己的堂姐夫,怒气冲天地质问:“姐夫…你又想干什么?”
“…”
“你这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我、你堂姐、你大伯、你大妈、你童姨还有你姨丈,可是送给你们夫妻五十多万。”林帆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拿到钱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
一时间,
柳娜哑口无言,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送钱人,还真找不到什么理由,不让自己的未婚夫去那里,沉思了一下…凑到胡伟耳边,轻声地说道:“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要信,姐夫、大伯还有姨丈,这仨不是什么好人。”
“嗯…”
“我知道了。”胡伟点了点脑袋,虽然昨天晚上柳娜给他上了一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课,但胡伟始终觉得…姐夫、大伯和姨丈是好人。
紧接着,
胡伟就加入到了铁三角的圈子里,一起磕着瓜子聊着天。
“那个…”
“大伯、姨丈、姐夫…那四十多万,我…我待会儿全部还给你们。”胡伟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这个钱不能拿。”
柳钟涛摆了摆手,淡然地说道:“输出去的钱怎么能要回来?这些钱就当给你和娜娜的孩子满月红包了。”
胡伟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急忙说道:“大伯、姨丈、姐夫…昨天晚上没有来得及请教,现在能不能教我几招手段?我也想拥有你们一样的家庭地位。”
然而,
三个人并没有说话,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他,笑而不语。
胡伟有些迷茫,他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一脸好奇地说道:“姐夫?大伯?姨丈?你…你们…”
“没什么。”
林帆笑着说道:“听说…你给你老丈人买了不少的烟酒呀?”
“嗯…”
“不过我没有想到,娜娜的父亲烟酒不沾,全部白买了。”胡伟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花了二十多万…”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林帆皱了皱眉头,严肃地说道:“既然如此…岂不是全部浪费了,要不这样…我和你大伯还有姨丈,全部把那些烟酒买了,你给我们打个八折怎么样?”
“呃?”
胡伟瞬间听懂了林帆的意思,急忙说道:“买?这怎么行呢,明天我全部送给你们!”
明天?
铁三角占便宜等不到明天!
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架着胡伟坐上了一辆丰田商务车,前往了娜娜的家里。
半个小时后,
东西全部搬空了…去的时候这辆车空空如也,回来却有超载的嫌疑,至于如何分赃…三个人决定找个机会均分一下,现在的任务就是给胡伟上课,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家庭地位。
二十分钟的授课,
胡伟听得非常认真,甚至比他读书的时候,还要认真一万倍。
很快,
课算是上完了,胡伟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时…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三个人是真的有本事,那些理论与知识穷极一生,自己都可能想不到,原来结婚之后还能这样精彩!
原本胡伟觉得,结婚是爱情的坟墓,是一个人走向坟墓的终点,结果…并不是这样的,在大伯、姨丈、姐夫的教导下,结婚后还是有很多精彩的瞬间。
“唉…”
“大伯、姨丈、姐夫…可惜我没有早点遇到你们,如果我早点遇到你们,我…我早就解脱了。”胡伟感慨道。
林帆轻轻地拍了拍妹夫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小胡…其实我们还有很多没讲完,不过…核心理念算是说透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但有一点…我要告诉你。”
“柳娜这个女人…是柳家出了名的四只母老虎中最小的一只,你一定要小心谨慎。”林帆严肃地说道:“没有绝对的把握千万别去招惹她,否则…会被吃掉的。”
“那另外三只?”胡伟刚刚问出口,恍然大悟道:“噢…”
之后,
四个人聊了一些别的话题,紧接着便开饭了。
和昨天差不多,四人依旧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吹牛,不过都是胡伟听铁三角吹牛,他充当一个听客,或许是有听众…三个人吹出来的东西越来越过分了,就差去修航空母舰。
这时,
在另外一桌,
柳云儿冲堂妹问道:“娜娜…你和小胡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早上。”柳娜说道。
“后天?”
“娜姐…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回去?”童玲玲急忙说道。
“可以呀。”
“最近我没有演出计划,你跟我一起住吧。”柳娜笑着说道。
童玲玲点点头,她在这里实在受够了,主要是云儿姐和姐夫两个人,天天腻歪在一起,按理说过了这么久,都已经是老夫老妻,感情应该也会淡下来吧?结果…反而酸臭味越来越浓了。
对于女儿提前要离开,童姨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她已经从女儿那里听到不少抱怨,抱怨的都是小云和小林的问题,狗粮味实在浓郁了,简直辣眼睛。
不过,
童姨也借此机会狠狠教育了一下玲玲,现在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她身上,连家族里最不想结婚的两个人都怀孕了,如果玲玲将来找不到对象,那简直丢人呀。

到了下午,
胡伟把烟酒的事情告诉给了自己的媳妇,柳娜本来正愁那些东西怎么处理,既然送给了姐夫、大伯和姨丈,倒是可以接受,就当做一个顺水人情,毕竟…拿了三户人家五十多万,送一点烟酒也是应该的。
而在院子角落,
铁三角正在商谈如何分赃,但是很快就谈崩了…每个人都想多拿一点。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
三人打算把这些东西运到申市,然后倒手给卖掉,拿到的钱均分一下,当然…首先要把烟酒从车里搬出来,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
紧接着,
铁三角趁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悄悄地把那些烟酒搬到了柳家的谷仓,然后重新配了三把大锁,各自拿着一把钥匙,想要打开谷仓的大门,就要三个人一起开锁才行。
至此,
一场烟酒的纷争才平息下来。

夜,
静悄悄的来,
此时正是凌晨十二点,月黑风高夜。
一个男人从某一间卧室里,鬼鬼祟祟地走出来了,小心翼翼地往楼下走去,很快…他就到了自家院子的一棵大树边上,从边上拿起事先放好的铁锹,开始奋力地挖土…
片刻间,
一个工具箱被挖了出来,这个男人挖到工具箱后,轻轻地给打开了,从里面拿出撬棍、锯子、榔头、手电筒等工具。
“呵呵!”
“爸!姨丈!不好意思了…我要独吞了!”这个男人拿上了工具,在月光之下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没错,
此人就是林帆…他现在要去撬锁,然后独吞那些高级烟酒。
带着诸多工具,林帆就出发了,这一路上他的心情很舒畅。
很快,
林帆就快到谷仓了,突然…他发现前面有手电筒的灯光,顿时心里紧张了起来,急忙躲在墙角,偷偷观察着前方的事态。
谁?
是爸?还是姨丈?
林帆探出半个脑袋,仔细看着那个身影,这个背影似曾相识,好像…是爸!
一时间,
林帆差点被气死,幸好自己来得够早的,否则…全部被老丈人给独吞了。
想到这里,
提着工具窜了出去,站在那个正在锯锁的男人身后大概五米开外的距离,冷言道:“爸…你想独吞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
吓得柳钟涛差点把锯子掉在地上,转过头看到女婿站在身后,一脸严肃的样子。
本来柳钟涛想要狡辩一下,不过他发现女婿手上的那些工具,不由说道:“你不也是这个目的?”
“…”
“既然这样…咱们俩平分了吧?”林帆认真地说道:“爸你觉得呢?”
柳钟涛没有丝毫的犹豫,立马说道:“行!那你赶紧过来帮忙!”
“好嘞!”
林帆拿着工具就跑了上去。
很快,
翁婿俩开始了精密的合作。
不过五分钟,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呵斥。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人肯定会过来!”
刹那间,
林帆和柳钟涛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转过脑袋…看向了身后那个声音的主人。
此时,
张海国拎着工具箱,站在翁婿俩的身后,脸上写满了愤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