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于是就只有目不转睛的看着,看着一个年轻道人化成流光穿越而出,整个人仿佛裹挟在一条剑气长龙中!
剑河悬天地,矫健如游龙;龙头额心处,有人立如松!
剑气游龙一出,并不安份!先是冲天而起,再叩南北西东!
比剑光更动人心魄的,是道人的一双冰冷的眼睛,看似毫无表情,无喜无悲,但让在场所有的太古兽在其性灵深处,都感觉到了某种先兆!
瞬息之间就陷入了世界末日的感觉,就感觉纪元改变在即,每头兽都要接受这道人的生死审判!
那不是杀意,却胜似杀意!在杀意中它们太古兽群还能有所抵抗,但在这道人的目光中,却仿佛任何的反抗都没有意义,结果注定!未来注定!命中注定!
太古兽,最相信直觉!它们对本能的东西的信任还要远远超过理智分析!
前有痛苦的记忆!后有这君临审判的一眼!自此,动手的冲动不在,有的只是心中浓浓的不安!
数千头太古兽,竟然陷入短暂的任人摆布的境地!
……娄小乙这次是真的拼了老命的!
不拼命,他知道自己注定无法在阳神手底下活下来!所以在空间通道中就在逐渐蓄势,争取能在生命的最后绽放出独属于剑修的光华!
他不贪心,哪怕杀不了阳神,也要斩他一次现世,让他知道哪怕是阴神剑修,也不是随便一个阳神就能小觑的!
这样的蓄势,在到达空间通道尽头时又再一次的得到了升华!因为那个阳神在破坏他的空间通道!想让他永远迷失在异次空间中!
身临其境的危险让娄小乙汗毛倒竖,危机意识下骤然突破了他一直在修习的死亡凝视的瓶颈桎梏,整个人都重新回归了平静,把所有的外势都收敛不见,只剩下那一眼……
飞剑群当头冲出,不过是开路先锋!更重要的是,他要在出去后第一时间看到对手,然后才是他杀戮道境大成后的第一斩!
所以拔空而起,糟糕,啥也没看到!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所以四方相叩,麻痹,还是什么都没有!
就只有一大群傻楞楞,木呆呆的太古兽,在那里呆如木鸡!
因为太过关注杀戮,他的眼中仿佛就除了那个可能的敌人外,再也见不到其它!及至发现不对,这才意识到环境不对,这里不是虚空!
死亡凝视慢慢消散,神识扩散开来……麻痹,怎么又回来了天择?
而且,这里好像正是天择传说中的北境!太古凶兽聚集的地方!
从满腔的求生欲望中缓过来,对周围环境有了个大致的了解,机敏如他,虽然还搞不清楚当下的情况,却也立刻察觉到自己从一个险境来到了另一个险境!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劍卒過河 ptt-第1260章 大家好【求保底月票】熱推
只不过之前的危险来自人类阳神,现在的危险则是来自大批和自己一样境界修为太古兽大妖!
因为他很清楚,在钻出空间通道前,他好像杀了个什么东西?
虽然他自觉很是冤枉,你没事站空间通道口干-几毛?还明显有破坏空间通道的行为!为了自保,他又怎么可能留手?事先寻问清楚?说声借过?
现在这情况,复杂未明,但有一点,作为斗战老鸟就很清楚:绝不能道歉!绝不能示弱!绝不能拉稀摆带!
就是装,也要装出一个盖世高人出来!这才是活出生天的唯一机会!
所以,仍然眼神犀利,仍然气势十足,静静悬立祭坛上空,就如雄鹰在看着地上无数的蚂蚁!
哪怕心里头,他其实是真的想一跑了之的。
三分铉划出的空间通道,在慢慢的湮灭,但内中仍有光茫闪动!作为背景,悬挂在道人的身后!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只不过万年前是一头凤凰划出的斑驳光影,这一次却变成了来自莫名的空间通道。
装大神,也是要有技巧的!下面明显是个祭坛!所以该说什么,怎么蒙,也大致有了方向!
一个淡漠的声音在安息沼泽上响起,“下界何名?尔等小兽为何在此汇聚?还不与我从实招来!”
众太古兽不由得更是畏惧!只这短短三句话,信息量太大!
下界?天择已经是宇宙正常修真界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反空间独此一份,就是放去主世界,那也没第二个可比,包括那名不副实的周仙!
那么,这样的地方都是下界,这道人的出处在哪里?肯定是上界了!仙庭有些过,但这宇宙间除了仙庭可还有几处不是凡修能去的地方,就包括传说中的内外景天!
小兽?太古凶兽已经是宇宙间最顶尖的存在了吧?包括这里的相柳九婴,也包括主世界的凤凰鲲鹏!当然,在上界就未必……
从实招来?这就是在审判犯兽呢!数千太古兽的环伺之下,还能这么说话,那就是身居上界颐指气使的习惯!
居移气养移体,这种气质是急切间能装出来的?
相柳氏等上位太古兽还有些摸不清楚这道人的门道,性格脾气,好恶倾向,来历目的,就只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从来就没听说过在祭祖过程中能祭出个大活人来!
既然暂时还摸不清脉,就不好上前搭言,因为它们这些上位太古兽和剑脉的关系可不太好,是屡被修理的对象,心理阴影面积不小。
于是以目示意下,肥牛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谁让这道人是它招惹来的呢?如此由它出头,这一次的上位太古兽也确实不算是欺负它!
“上师息怒!小妖肥牛,是这次献祭的主祭,也是为了沟通上面的祖宗,不是私自聚会图谋不轨……这里,这里是天择大陆,下界小妖,惊了上师大驾,还请恕罪则个!”
娄小乙眼有多毒,只一搭眼,就看出这双身之妖的特别,竟与当初在虚空中遇到的某个家伙是一个品种!顿时就明白了许多!
也就明白了当初那个肥翟的来历恐怕不是元婴虚空兽那么简单!
心思电转,取出一片墨麟,瞎话张口就来,
“我道怎么来了这里,原来是这屌-毛的麟片作祟,耽误了老子的行程!”
肥牛一看那墨麟,便嚎啕大哭,“上师,那是我家祖宗的额上之麟,比性命还珍贵的东西,您这是,这是拿它老人家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