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东方笑快速垂下眼睑,眼神像是躲避什么,不由得闪了闪。
蓦地,台阶之上传来凰久儿轻灵的嗓音,甜甜糯糯的,十分悦耳。
“东方笑,你这次来,不会就是想一直站在这里,什么都不说吧?”
“不,”东方笑抬眸扫过高高在上的她,入目的是一张自信的笑脸,竟那么的迷人,眼角那浅浅的狡黠又让他心底闪过一丝尴尬,心里那点犹豫荡然无存。
不,不是犹豫,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效忠她。
只是这一刻,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灵魂深处的改变,要追随她。
“在下愿誓死追寻公主。”他再次弯腰行礼,话落也没有擅自起来,等着某女的回应。
只是,再次听到她的声音,却是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到了他的面前。
“嗯,很好,那这次,不再是奉了你师父的命令了吧?”凰久儿打趣。
“不,是在下心甘情愿。”
“真不是你师父逼你的?”
“师父说了,由我自己做主。”
“哦,行了,你平身吧,这样弯着腰不累吗?”
呃……
东方笑彻底没声了,这么一会对于他们修炼之人真算不上累吧。
但他又不会觉得公主是真怕他累,打趣他倒是差不多。
下一刻,一抬头,就瞧见某女离他只有一步之遥,小脸笑盈盈的打量着他。
这一下,像是触电般,快速垂头,盯着自己脚尖。
“你干嘛不敢看我,我长的难道像是会吃人的样子?”凰久儿真是哭笑不得。
这人板着脸不苟言笑,还以为是个冷漠如冰的人。
但瞧了他刚刚那下意识的举动,分明就是个害羞的小男孩,瞧瞧,耳朵都红了。
“不,不……”东方笑是结巴了,“我,我……”
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準偷看讀書
“既然不是,那就抬起头来。”
听着像是命令的口吻。
东方笑紧了紧手心的汗,他的心,不知为何跳动的厉害,有点控制不住。
但公主的命令,他不得不从,缓缓抬起头,瞧见某女憋笑的小脸,忽地,感觉脸颊更烫了。
“公主,你……”
“好了,我有话对你说。”凰久儿打断他,勾了勾小手,示意他近前一些。
东方笑一听有事吩咐,也严肃了些。
只是跟公主这么近的距离,真的可以吗?
小心脏跳动的更厉害了怎么破?
凰久儿一瞧他墨迹的像个女孩子,伸出一只手,刚想按住他的肩头,脑子里闪出某个妖孽的脸,讪讪的收回手,“行了,你要不愿意,就这么说吧。”
危险,差点将某妖孽的叮嘱忘了。
接下来,凰久儿用密音传了一句话给东方笑。
而他听后是诧异的睁大双眼。
下一刻,凰久儿是快速入戏,用着趾高气昂的口吻:“东方笑,本公主让你当我的贴身侍卫,那是看的起你,怎么你还不愿意。别忘了,你师傅叫你过来,就是让你任凭我差遣,你敢不听从我的命令?”
“你……”东方笑似乎很愤怒,但又敢怒不敢言。
听嗓音是这样,但在他对面的凰久儿却是瞧的清他脸上的神情。
两个字别扭,三个字很别扭,四个字非常别扭。
但也无所谓,表情不重要,毕竟偷听的人,又瞧不见他们的表情,只要声音听着是那么回事就够了。
就像她自己,脸上是憋着笑,嗓音听着又极愤怒,“好大的胆子,敢用你来称呼本公主。”
听着真像怒了,但破天荒的没将人给赶出去。
殿内沉默了一瞬,凰久儿又接着质问,“本公主再问你一遍,当不当本公主的侍卫。”
东方笑像似极不愿,沉默了半晌才答应,“公主的命令,臣不敢不从。”
消息再传给阴虚神君的时候,他只吩咐人继续盯着。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準偷看展示
黎宇神君的弟子,只是个侍卫,大材小用。
但他好像又能有点理解,都是怕死之人,肯定会将厉害的人放在身边的对不对?
日子悄悄流逝,来拜见的人渐渐少了。神殿修葺的工程也接近尾声,一些空缺的职位在这段时间也渐渐补全。
招收了一批新的神卫,宫娥,整个神殿似乎也热闹了起来。
偌大的神殿几千近万人,主人却只有一个,能真正陪凰久儿说话的也就只有白司神君几人。
阴虚神君派来的那部分人,也被他找了个理由留在了神殿,凰久儿对此事是没有意见。
毕竟,暗中,他的探子怕是不少。这些人至少还是在明面上,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一切按部就班,只是渐渐的有不少不利于凰久儿的言论传出。
凰久儿听后,也只是一笑而之。
东方笑就有些不太明白,“公主,您不在乎那些传言?”
最近这段时间,他跟凰久儿相处下来,也多少了解了她的脾性,可不像外面传的那样胸无大志,刁蛮任性。
相反,他知道有很多都是他们谋划的。
因为他们谋划的时候没有避开他,这是不是也说明她是完全信任他的。
这一认知,让他心里莫名高兴。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听到那些流言,心里很愤怒,愤怒的想要杀人。
凰久儿伏在案桌上,埋头写着什么。听到他的话,头也没抬,懒散的嗓音自唇畔溢出,“在乎,在乎的要命,在乎的想将他们通通抓起来打屁屁。”
呵呵,好敷衍。
东方笑脸色一尬,不为什么,只为某女说的屁屁二字。
好想提醒她注意言辞啊喂。
“公主,你在写什么?”东方辰好奇。
某女无事的时候就会在书房写写画画,偏还遮掩,不让他瞧。
起初以为是什么重要机密,久了才发现,这些写写画画的东西都被她藏在某个小匣子里,有时还拿出来欣赏。
欣赏时,脸上的神情,东方笑形容不出来,就是觉得她很高兴,但又有一点淡淡的不高兴,很矛盾。
欣赏完,又开始写写画画。
这一会,凰久儿是终于抬头瞧了他一眼,伸出小手警告,“你不可以偷看,也不能用神识,知道吗?”
“知道,公主。”心底划过一丝黯然,连东方笑自己都没有察觉,只是觉得胸口有点闷。
“嗯。”凰久儿放心了,又开始她的写写画画。
不多一会,又状似无意的说了一句,“就是些小女人的秘密,你不必好奇。”
这些东西她确实有点小私心,是只能给某个人看的。
但是,她又怕东方笑误会,是有什么故意瞒着他,不信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