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德川健仁跟随东岛武士来到海岸。
此时的他,已经不用乘船出海,就能够看到海上极远处的天空,一连片的乌云密布。
面容上,瞬间浮现出狰狞的嗤笑,“好,好啊,这次本将到要看看,大唐的军队还能剩下几人,明州是否有将卒能挡本将的兵锋!!”
“德川健仁大将必定能横扫大唐,将唐土尽纳入我东岛国。”旁边的东岛武士,见德川健仁大喜,连忙弯腰恭拜。
并且继续说道,“此风暴之强,在我东岛国也是见所未见。明州的大唐将卒,尽皆驻扎在下海镇,注定被风暴吞噬。”
“如此,德川健仁大将取明州,如同探囊取物。卑下提前恭贺德川健仁大将大胜,成为我东岛国的战神。”
“不错,不错。”德川健仁闻言,更加的眉开眼笑,侧头看着身边的东岛武士赞道,“你比那吉村机灵多了,本将很喜欢。”
“属下,多谢德川健仁大将抬爱。”东岛武士受宠若惊,表现的越发恭谦。
对于德川健仁口中提及的吉村一郎,他内心却是一紧。
他可不想成为吉村一郎。
“你叫什么?”德川健仁此时的心情很好,询问起了东岛武士的姓名。
“回德川健仁大将,属下叫松上三千。”东岛武士跪拜在地,表示自己的臣服。
“松上,你觉得何时攻入明州,更为合适。”德川健仁双眸透露出满意,盯着极远天边的乌云,内心思量。
“属下觉得在风暴过后,一日后,便可攻入明州。”松上三千小心翼翼的说道,“因为属下家就在海边,也经历过风暴。”
“当风暴过后,所有地方皆是洪流滚滚,极为不稳定。若是我东岛武士立马攻入,会陷入不稳定的洪流之中,势必会造成折损。”
“只待一日后,洪流消退稳定,便无忧矣。”
“你之言若正确,本将记你一功。”德川健仁眉头微动,再次瞟一眼松上。
他发现,自己随意的一问,居然找到了个人才。
很有前途。
可为他所用。
于是弯腰,拍拍跪伏在地的松上三千道,“你以后便是本将的亲卫,本将赐你荣华富贵。”
“能成为大将的亲卫,是属下的莫大福气。”松上三千面容惊喜,神情激动。
可实则是内心惊恐,且凉凉。
他是知道,德川健仁的亲卫,真没有一个善终的,不是被德川健仁发怒斩杀,就是被德川健仁兴起试刀。
人氣都市言情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四百二十九章 暴雨落,泥濘讀書
之所以恭维德川健仁,只是想讨得欢心,求得一些赏赐罢了。
这下子,他的力用大了。
松上三千内心后悔不已。
想活命,就得远离德川健仁。
不过,这之前先保命。
接着,松上三千不等德川健仁开口,恭敬的拜首,“大将,虽然此风暴是朝明州而去。不过到了后期,风向不定,属下猜测会影响翁州海岸。”
“而我东岛战船,单只却受不起残余风暴,唯有连成一片,方能抵御。”
“那还等什么!”德川健仁面容一变,厉喝道,“还不去传令,连船预防残余风暴!”
变脸如同翻书。
让原以为德川健仁还会夸赞他的松上三千,微微有些呆滞,连忙起声跑去传令。
内心更是一句,圈圈当不当讲!
而此时的赵云等人。
在瓢泼大雨中,快速前行。
第五怒,暴雨落来临。
“将军,不好了,雨大大了,将道路变得泥泞,粮草之车,根本难以前行,深陷泥潭。”一身白袍变黄袍的白袍军,浑身是泥水的来到马超马前大呼。
马超闻言,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喝道,“传令,白袍军,虎豹骑将粮食扛肩带走!”
“传令,粮草军将马车遗弃,只留马匹继续前行!”
说完,马超策马飞奔,来到前方百姓之中喝道,“各位父老,加快速度,暴雨以落,随后便是洪流,生死之际,切勿停息!”
然而此刻的百姓们,已是疲惫之极,他们已经连续急行赶路小半天。
年青的还能行,年老的则是举步维艰。
更别提在暴雨,在泥泞中前行。
而之前白袍军与虎豹骑的战马,根本就不够,只能带走一半老幼妇孺,无法满足百姓的需求。
“怒海军听令,上前背起不能前行的老幼,继续赶路!”马超见此情形,立马再次暴喝。
怒海军,便是十万将士的称谓。
赵云见海怒,有感而发给十万将士冠名!
希望他们能破海怒(海啸),印证李太白的那首诗,“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四百二十九章 暴雨落,泥濘
“得令!”怒海军前锋,毫不犹豫的踏步上前,背起一个个老幼妇孺,杵着长枪前行。
可是,还有些老人,则是罢手摇头,笑的很洒脱。
“将军,将士们也很疲惫,我等老矣,带着也是拖累,你们快走吧。”
“是啊,不用管我等,快走,快走。”
“今日要不是将军通传,我等百姓皆会被海怒吞噬。如今家人暂安,我等也相信他们有将士们的帮助,能活下来。”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愛嫩哈哥-第四百二十九章 暴雨落,泥濘讀書
“而我等气血已衰,半截入土之躯,亦是无用之人,就不给你们增添麻烦。”
“走吧,走吧,快走……”
瘫坐在地的老人,拒绝怒海军将士的帮忙,催促他们前行。
惹得所有人眼眸微红。
“老人家们别闹,”马超却是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大将军曾言,为将者,不管何时何地,有三不言弃。”
“一不弃百姓,二不弃疆土,三不弃良心!”
“我为将,怎可弃老人家而去。于理于心,都不会让我如此做。”
不说马超于心不忍,就是他如此做口的话,李易都不会当过他,斥责动用军法都是有可能的。
因为,在李易心中,皇权什么的不重要,百姓最重要。
“将军,可是……”
老人们想要再次开口劝解,却被马超果断的挥手打断道,“此事已定,老人家们无需多言。”
说完,马超看着怒海军将士们,喝道,“尔等愣着做甚,还不背起老人家们走!”
“得令。”怒海军将士们不敢迟疑,不管老人们如何拒绝,强行背起老人们。
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