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陈安本意没准备浪费多少时间,既然安静生活不再,他就打算另选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所以下手毫不留情,只想速速解决当前局面。
只是那远超当前时代,打破了末法末运禁制的一刀,却让他心中懔然,知道躲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找到了。
面对这一刀,他也不慌,仅仅只是轮回六级的层次而已,比这更强、更厉害的招数,他也不是没见过,刨去邹衍追来这个概念,真没有什么慌的必要。
陈安微微抬手,方才夺取楼舒婷的宝剑就被他横在身前,不等对面一刀斩到,他手中宝剑直接断为六节。
这六块碎片,并没有影响到陈安运转剑势本身的意境,反而更像是六柄出鞘的完整宝剑,在以地支六合的方位演化毁灭。
地支六合剑阵就如一道屏障,在挡下对面斩击的同时,迅速吸纳天地元气,层次不断攀升,很快就同样到达了轮回六级。
起初这剑势还有些不堪重负,可很快就稳稳地将对面一刀全部挡下。
作为清净道主,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环境是应有之意。陈安在大罗天时都能部分改变幽元天中的环境,更何况此时他乃是清净道主。
而既然他都能做到,对于邹衍来说自然更加不在话下。
眼下环境已然被改变,某些限制瞬时被放宽到轮回六级。
陈安只是犹豫片刻,便知道自己也能利用。
于是先以地支六合剑阵十二倍增强己方现有力量,然后拨动时光,加紧提升能量度,终是险之又险的挡下了这一击。
可刚挡下这一刀,周围又有六把刀举了起来。
是刚才参与围攻陈安的黑衣汉子,他们面容扭曲,眼中隐现红芒,显得木然又疯狂。
六把刀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显然非比凡俗,仔细感应竟全部达到了轮回六级的层次,有着形意合一的韵味,属于法相宗师的全力一击。
陈安目光一闪,身上泛起金芒,一圈如鸡子般圆润的金色护罩出现在他身周,金芒鼎盛,颇有几分坚不可摧的韵味。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破碎特性相伴
胎藏金刚印。
这是在东荒之时,被煞气侵蚀到根基不再的金明,将武道和秘术结合起来,所创出的一条修炼道路。
陈安自然是不会的,不止不会那功夫,也不会那秘术,但他见过。
只要是他见过的,就可以用无量相变,将其表象复制在自己的身上。
其实一开始他就能做到这般,却不像悟透无中生有后,可以婉转如意。
六道宗师级的刀光齐齐斩在胎藏金刚印的护体金罩上,金罩霎时破碎,但终究是将六道刀光齐齐挡下。
陈安身影犹如瞬移,直接脱出六人的包围,却被外面院子里的十几个黑衣汉子拦下。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破碎特性分享
他们人人双眼赤红,面上爬满了黑色的纹路,显然已经被控制了心智。
陈安环视这些人一圈,最终目光还是落到正房之中。
“我躲了这么久,没想到还是被你给找到了,邹衍,或者说另外一个我。”
“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不是吗。再说,为什么要逃,和我合为一体不好吗?”
接话的是个清脆凌厉的声音,对方缓缓从正房中走出,却不是那些黑衣汉子的身影,其身段窈窕,容颜绝美,正是一开始与陈安交谈的楼舒婷。
她面上没有什么纹路,仅是双眼赤红,缓缓地走到院子中。
陈安看到她的身影,微微一滞,随即有些复杂地道:“你直接来杀我便好,做这场戏有什么意思吗?”
不得不说,这场戏还挺逼真的,剧情、场景,乃至人物过往都一清二楚,没头没脑的涉入其中,陈安还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唯一的破绽或许就是太过巧合了,没理由所有的倒霉事都让他碰上。
但在幽元天中,因为世界意志的排挤,他也是一直走霉运,一时之间他都有些习惯了,甚至不觉得延续到常阳之阳来,有什么不妥。
直到邹衍斩出那一刀,主动揭破这一切。
火熱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破碎特性熱推
楼舒婷或者说是邹衍面无表情地道:“当然很有意思,起码让我找到了你其中一个弱点。”
陈安皱眉道:“是什么?”
“年轻!”
顶着楼舒婉的绝美容颜,邹衍的声音渐渐转粗:“有心踏上无量之途,的确不能放弃人性渐近太上忘情,需要有情绪,最好是冲劲。起初我就是不明白这一点,才无奈转世重修。但……”
“有着冲劲就好了,却千万不能为凡人的思维所累,就好像刚刚,如果我不是顶着这副面容,你会怎么做呢?”
他说着还扭动了一下身子,配上那绝色之姿,颇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只是若加上那略显粗糙的男性嗓音,看起来有难免有几分诡异了。
不过陈安对此倒没怎么在意,只是顺着对方的话语开始思考。
若对方不是这副娇娇弱弱的女子形象,他多半也会当做没看见,但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毁尸灭迹,彻底杜绝一切的麻烦。
当下的选择,虽说不全是为色所迷,但无相之人却执着于相,显然也是可笑之极。
想通透之后,陈安又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做这些就是为了找寻我的弱点?”
“很奇怪吗?你不也是在做类似的事情吗?”
陈安认真的回答道:“很奇怪。”
在他来说,如临大敌的研究邹衍理所当然,毕竟为求那一线生机,可对方竟也在研究他,就有些恐怖了。
“哈哈,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邹衍似乎颇有谈性。
“有关于你,其实我也很好奇,因为从头到尾我并未对你做过什么,只是假象了这么一个可能,所有的一切都是王诩代劳的。这老家伙一贯心忧天下,在这方面却是做的比谁都好。”
陈安眯了眯眼,并没有完全相信对方,如果非要对其做一个代入,他会代入自己,因为他和对方本就是一体,可若是将他自己代入,与敌对峙时,显然不会有一句实话。
而至于对付会不会也利用自己的这个性格反其道而行,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那能和我说说什么是无量之途吗,我想,如果我也比较了解的话,相信之后的事情会简单不少。”
见邹衍谈性很浓,陈安眼珠一转,问出了这么一句。
却见邹衍一笑,道:“我的确很想告诉你,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无量,无量,不可思量,如果能被人知道,就不叫无量了。”
陈安面颊微微抽动,道:“那你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总要做些什么吧,不然永恒实在是太可怕了。”
陈安默然,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就是在常阳世界这近万年的时间,他都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就更别说永生了。
除非,放弃情感,渐近于天。
但若这么做,真的甘心吗?或者若变成那样,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三清与两位帝尊谁成功了?也不知道何为无量之途?”
陈安苦笑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斗个你死我活?”
“呵呵,谁知道祂们谁成功了,我若知道,我就是无量了,反正你我之间比他们之间,肯定要更适合一些。所谓无量根本说不清的,其实,你我当前的状态,对于王诩,对于王岳,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是一种不可思量。总之,按照心中所想去做就好,最后的结果显然就是不可思量。”
邹衍最后给无量之途下了定义,随即话锋一转,道:“至于目前么,还是来让我们斗个你死我活吧。”
他话音一落,围绕陈安站着的十几个黑衣汉子同时举起了刀,十余道璀璨的刀光直冲天际,又对着陈安当头劈下。
陈安无悲无喜,掌印翻天,刀掌相接,恐怖的力量以涟漪的形式四处扩散,粉碎了虚空,摧毁了一切,整个润州府在这一击之下坍塌一片,几乎被彻底毁灭。
无数人哀嚎着从废墟中爬出,一边高喊着地牛翻身啦,一边亡命奔逃。
烟云散去,陈安虚立半空,身上多处伤口,而邹衍的刀手虽只剩下了七八个,可他本人却是毫发无损。
“厉害厉害,”陈安不吝赞美的伸了伸拇指,道:“今日被你算了一道,还真打不过你,算了算了,算你赢了,我们不打了,来日再战吧。”
说完,在邹衍异样的目光中,抬手一记翻天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
霎时间,不止脑袋,他整个身体都被拍的四分五裂。
死亡的体验不算太好,陈安意识倒卷,又轰然沉降。
最终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片废墟的润州府已然消失,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间颇为幽静的院落,周围并无邹衍的身影,
感受了一番身上轮回二三级的能量度,陈安心道:果然。
常阳山若是这么容易改造的,就不会是洪荒绝地之一了。
逆转其命运波动,只是有可能会触动其不断破碎的特性,而道主对常阳山的改造,则必然会造成这种改变。
也就是说,刚刚陈安所在其实已经不再是破碎洪荒的中心,而是被分裂出来的碎片世界,所以才能使用轮回六级的能量度。
这其实才是邹衍对陈安最大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