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轰”二人的兵器在空中相撞,发出震天价的一声巨响,只见那石擎在这一撞之后,其身浑如山岳般岿然不动,而那黑齿盘跨下战骑,却是受不了这一撞之力,唏溜溜一阵嘶鸣,踉跄着向后退去,而那黑齿盘身形也是猛地向后一闪,这才卸去了那道反震之力。
昔年
“还不错,你能够拦住俺这一招,力量上倒是有些门道。”那石擎哈哈一笑,一句话说完,那手腕转动,整个棍子舞成了个棍轮,摧骑直前,呜地一声,便向那黑齿盘头顶直砸下来。
棍未到,那带动着四周空气已然向着四方飙射开来,直吹的道路两旁树折石飞。
看着对方这一棍打出如此大的威势,这黑齿盘那里还敢硬接,连忙双腿一用力,将腰一扭,整个人便脱离了马鞍,向着一侧掠去,这一避身形倒是不慢。
他躲得了,可他的那匹战马却是如何也躲避不开,轰然一下,便被那落下的巨棍碾成肉泥。
“呵呵,怎么躲了。”那石擎收起棍来,转向那闪到一旁的黑齿盘笑着道。
“哼,高手相争,岂会一味斗力。”那黑齿盘轻哼一声,反唇相讥。
不过心中却是郁闷至极,想想自己以前的战斗作风,也是习惯了以力压人,想不到今天却是反了过来,被对方的力量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哦,看来你对自己的身法武技颇为自信了?”那石擎呵呵一笑道:“也罢,若是这般以力压你,怕是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服气,那俺就在招式上领教一番。”说着话,这石擎轰然一声,跳下坐骑。在那骑兽脖子上拍了拍道:“自己去玩吧。”
那骑兽,自也能够听得懂主人的吩咐,轻吼一声音,便向那人丛从中蹿去,只见其所过之处,刹时间血肉横飞,更有两名天龙士兵被其活生生咬到嘴里,喀嚓两声吞咽下去。
看到那场景,这黑齿盘腹中一阵翻腾,差一点便吐了出来,还真是够凶残的。
“好了,就让俺看一看你的战技如何。”这石擎梚了一个棍花,将那长棍一拖,使出一个旗门,另一只手,向着对方招了一招。
‘娘的,这么大的气力,不走一力降十会的路了,学着人家舞招式,这不作死么。’那黑齿盘看着对方拉开架式,心中不由暗骂一声,手中却不稍停,长叉舞动,便是一个黑蛟出海,那叉头一化作三,隐附着三头黑蛟暗影,向着那石擎头,胸,腹处疾袭而至。
“哈哈,好。”看着对方招式,这石擎眼睛猛地一亮,大叫一声好。那手中长棍也自一转,一招拨海降龙便使将出来,一条长棍,便化作一道山岭虚影,向着那三蛟头上横压而下。这一次,这家伙亦是动了元力,不然也不会化出山岭虚影来。
“苍龙蹈海”见那石擎一招势大,那黑齿盘自然不敢与其碰实,急急变招,那叉一缩一颤,三只蛟头合一而化变成一头苍龙,转过那棍影横岭,向着石擎右肩头撞去。
“还不错。”那石擎嘿嘿一笑,见招变招,一柱定海,竟是放过叉头不管,而是向那叉身上直撞而下。这一下拿捏的极好,使得那黑齿盘心下不由一怵。
那黑齿盘这一招本是运叉直搠,叉头处,正是其力量凝聚之所在,而那石擎所击其叉身中央,却是其力量最为薄弱之处,这一招,那石擎运用之妙,便在于避亢捣虚,这也正是招式流,以招御势,以招破力的精髓之所在。
那石擎这一招使出,这黑齿盘再也不敢认为对方只是那种只懂得蛮力的憨头了。
一咬牙,那黑齿盘招式再变,这一次只见他那双足交替如风,整个人影变得飘乎起来,丈八钢叉随身而舞,却似成一条盘身游龙一般,那叉随其双手舞动,吞吐不定,似是随时要探头觅珠一般。
“这身法不错,武技也行,两者配合起来,倒是有些滋味。”那石擎看着对方招式变化,缓缓点了点头,那样子,倒是师傅在指点弟子武技一般。一句话,气的那黑齿盘几乎吐血。
“死。”一番急转,终于寻到对方死角,那黑齿盘再不犹豫,大吼一声,那叉头如蓄势已久的恶龙一般,骤然击出,直插入对方后腰。
“来得好。”那石擎也是大吼一声,两脚错落,踏斗踩星,就在那黑齿盘认为绝不可能的情况之下转过身来,那右手捉着长棍的棍头,点落在那恶龙叉头的七寸处。当然,以他那长棍之巨,这一招根本算不得点,不过就其招式来说,那绝对还是避亢捣虚,击其至弱的精要所在。
傻了,那黑齿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事,对方如此大的块头,怎么就能如此轻易的变换身形。’一时间,这黑齿盘心灰若丧,再无丝毫斗志。
那力气不如对方倒也罢了,武技被对方稳压一头,最后便是连这身法,也比不过对方高妙。还怎么与人战斗。
不说那黑齿盘难受,这石擎却是高兴至极。他所使的武技身法,那可是独孤篪为那莽荒将领量身打造。
大家都知道,这体形越是巨大,那腾挪展转,招式运用上就越是不易,有那一句话,尾大不掉,用到这莽荒一族身上还真是恰如其分。
所以纵然是那强如真龙,显化真身之时,往往走的都是以力破敌的路子,专以强横的躯体力量,冲撞对手,若想发挥那巧妙的战斗技巧,也须化为人形才好施展。
而这莽荒族人与那真龙不同,其体形虽经化形丹之药效,变的比之从前小了太多太多,可却也绝对称不上纤巧,所以注定了,在招式与身法的运用上,必然是其短板。不过反过来说,若然这莽荒族人,在这招式与身法上,若是能够有所成就,那战力也会得到巨大的增长。
所以,独孤篪便运用心演之术,潜心为这莽荒族人量身打造了这一套武技与身法,战技名为斫寸,有着两重含意,其一是觅其对手招中至弱处而击,如击蛇之七寸,二是招式运转取其捷径,尽量减小回旋范围,以增其速。
当然,这种武技也会因回旋范围变小,使得这莽荒族人的力量有所限制,不过比起他们那强大的力量基数来说,却也不算什么。
至于那身法,名为方寸步,其立意一如这战技,最大程度地减小回旋范围,于方寸间转方向,比如,你刚刚绕过一大圈到了人家身后,人家只要一个转身,便还是能够面对于你。
“呵呵,认输了吧,既然认输便请束手就擒。”大笑声中,那石擎手中大棍轰然落下,堪堪于那黑齿盘肩头压定。
呛啷一声响,那黑齿盘手中钢叉跌落地下,他已经没有了再战下去的斗志。旁边几个莽荒士兵围笼过来,抹臂盘肩,不几下便将这位天盟将军捆个结实。
至此时,这林中战斗已然接近尾声,除了少数一些天盟士兵因见势的快而逃去,其余人等,有三成被杀,另有七成成了俘虏。
安排好人押解战俘,这石擎整束军队,缓缓向着逃军方向逼压而去。天盟骑军被灭,来路上的那些个步军,若不退走,遇到这莽荒军,也只能是被灭的命运。此时这石擎故意让大军放慢速度,就是要给对方足够的逃跑时间。
日上三杆,大路之上,回逃的天盟步军将士,一个个狼狈到极。那步军统领坐在马上,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极远出扬起的尘烟,嘴里一阵阵发苦。
盛世 嬌寵
天刚亮时,正在前进的步军前锋,便碰到了溃逃下来的骑军士兵,知道了那骑军覆没的消息。这位步军统领到也果断,急令大军后撤。刚开始时,这退军到还秩序井然,可不到午时,当大家感觉到脚下传来地震一般的震动时,那军士便再也约束不住,退军变成了亡命飞奔。
已然知道那身后有莽荒重骑袭来的消息,这些士兵,都恨不得爹娘给自己多生出几条腿来。
修士的体质,虽然比之普通人强的太多,可这数百里的路,飞奔下来也是不好受的。看着这眼着自己军队的样子,这位领军将领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士气低靡不说,此时的军队士气力,也是消耗到了极点,若是此时被那敌军赶上,这天盟步军怕只有引颈受戮的份了,连半丝抵抗的余地也没有。
此时,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那敌军追及之前,能够逃到城下,只要入了城,一切都好说。
也许是这位将军的希望太过强烈,终于感动了上苍,还真就让其在那敌军追及之前逃到季园城下。不,应该说是在那敌军刚刚追及其队尾之时,逃到季园城下。
“开门,快开门,娘的,看不见那后面敌军追过来了吗。”当这天盟步军满怀着求生的渴望,终于逃到季园城下时,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那季园城的大门,却早在他们逃来之前便紧紧地关闭了。
后有追兵,前无去路,一时间这些个士兵,个个怒火中烧,指着那城头的守军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