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大舅哥,你………,”暑龙这回就算再傻,也看到了不寻常。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愛下-第1284章殺公孫木魚熱推
“怎么了?”徐子墨问道。
“前辈,是我有眼无珠,”暑龙也不敢再叫大舅哥这个称呼了。
“你这么说,倒是显得生分了,”徐子墨说道。
“虽然你很弱,但我看你顺眼,要不然也不会保你。”
“大舅哥说的是,”暑龙连忙说道。
徐子墨再回头,看了武招娣一眼,对方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
随即又平静的问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
徐子墨依旧笑而不语。
“看你的实力,也窥视这传承?”
“你不懂,”徐子墨摇摇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暑龙也跟着问道。
“跟着传承走,太墨迹了,还不如亲自找到祖龙,”徐子墨说道。
“怎么找啊?”暑龙又问道。
反正他什么都不懂,只是跟着徐子墨后面。
徐子墨将无踪拿了出来,随即又手持妖鉴。
妖鉴中,缓缓翻动了起来。
这一翻,就如同掌管着妖族的气运,被凝聚在这本书中。
无踪在旋转着,这次它旋转的时间不算长,很快便停了下来。
一缕缕的龙气不知从何处飘散了过来。
“跟着龙气走,”徐子墨说道。
他双脚踏在海浪上,因为海浪全部被禁锢的缘故,众人也不会掉下去。
随着龙气一直来到海岸的边缘。
那龙气依旧朝北方而去,走出白色大海后,正前方是一处祖龙的栖息地。
地面杂草丛生,无数具白骨散落在四周。
朝前看,是一具十分庞大的祖龙骨骼,那骨龙有千米高,万米长。
看上去十分的震撼。
徐子墨几人正准备跨入其中,身后传来动静,只见公孙木鱼的身影赶了过来。
“她是跟踪我们过来的?”暑龙说道。
“应该不是,”徐子墨摇头。
虽然几人走的不是同一条路,但最终的终点应该都是这。
看来祖龙便是在这里了。
公孙木鱼抬头,也看到了徐子墨几人,她微微有点诧异。
要知道她是第一个进来的人,却没想到反而落后几人了。
徐子墨几人之前去醉红颜牡丹园时,她就有所注意,不过没在意。
再次遇见,公孙木鱼警惕了许多。
“暑家二公子。”
“见过园主,”暑龙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不如我们一同过去?”公孙木鱼笑道。
“说不定祖龙还有什么手段留下。”
“不用了,你太弱了,没必要,”徐子墨直接拒绝道。
“那就各取所需,”公孙木鱼笑了笑。
下一刻,她突然暴起,直接朝徐子墨杀了过来。
右手化而为剑,剑意冲天,直接斩破天际,落在了徐子墨几人的头顶。
“有形剑与无形剑,”徐子墨笑了笑,说道。
“有意思。”
听到这话,公孙木鱼双目一凝,连忙朝后退去。
不过显然已经为时已晚,徐子墨双手一握,公孙木鱼化而为剑的右胳膊被徐子墨抓住。
他直接用力一拉,将公孙木鱼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原本徐子墨的身后空无一物,但就是他这么顺势一挡。
只听“噗”的一声,一道无形的剑意斩在了公孙木鱼的身上。
鲜血迸出,而公孙木鱼的身影也被徐子墨扔了出去。
这公孙木鱼的攻击招式,看上去诡异,其实说出来也就一文不值。
她以手中剑为目标,其实真正的暗杀之道乃是无形剑意。
之前在暑府的时候,那侍女连拔剑都没看到,就已经伤了林栋。
徐子墨便一眼看穿,不是看不到剑意,而是她的剑意本就是无形的。
“公子好手段,”公孙木鱼站起身,目光收敛,说道。
“别挡我的道,”徐子墨说道。
公孙木鱼却没有在意,她蓝色长裙在随风摇摆着,整个人随着微风开始轻盈的转了起来。
随之裙摆旋转,她整个人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最终竟然变成了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我当你为何如此喜欢牡丹,原来你本就是牡丹花妖,”徐子墨笑道。
“何为妖,我是牡丹仙子,”公孙木鱼说道。
“一个称呼罢了,”徐子墨摇头。
“花开麝香,”公孙木鱼轻喝一声,那徐徐盛开的牡丹花中,又粉红色的气息弥漫出来。
“牡丹花向来有国色天香的寓意,但这牡丹,却妖娆异常,”武招娣说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她右手一挥,四周灵气磅礴涌动,竟然化为一只天鸾的形象。
那天鸾飞升入天,在虚空中不断的尖叫着。
“正统的天鸾,”公孙木鱼所化的牡丹惊讶的说道。
“你是天鸾仙宫的正统弟子。”
“废什么话,”武招娣懒得说什么,天鸾朝下,坚硬的利爪直接抓了过来。
天鸾的利爪划过牡丹花,谁知原本盛开的牡丹花突然合拢起来。
将整个天鸾朝花蕊里面吞噬而去。
天鸾在拼命挣扎着,不过还是缓缓被吞噬了进去。
“小妹妹,你这功法虽厉害,但你发挥不出来啊,”公孙木鱼说道。
徐子墨看了牡丹花一眼,也没有拔出身后的霸影,只是无形的刀气纵横着。
他右手一挥,万千刀气朝同一个方向斩了过去。
那牡丹也不甘示弱,直接盛开花瓣,不断的吞噬了刀气。
“看你能吞噬多少,”徐子墨屈指一弹,天地间的灵气如同鲸吞般,不断的凝聚着。
无穷无尽的刀气在爆发着。
那牡丹花吞噬的速度已经赶不上刀意的产生,渐渐的,表面的花瓣开始破碎。
“你不能杀我,”或许是感到死亡的来临,公孙木鱼开始大喊起来。
“我不争夺传承了,放我走。”
“别怕,死亡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这世上最简单的事,便是死了,”徐子墨笑道。
“既然决定出手了,就已经决定你的归宿了。”
他的话音落下,紧跟着也是无穷刀意落下。
一切都彻底的湮灭其中。
而那牡丹花,被粉身碎骨,彻底的不见了踪影。
“走吧,”徐子墨看着旁边惊诧的武招娣二人,回头平静的说道。
“你到底什么境界?”武招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