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域帝天
小說推薦九域帝天九域帝天
木屋内,少年手持长枪冲了出去。
本想着与那神秘人拼命一搏,但因为二者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他要想走,根本拿其一点办法都没有。
少年仰起头望向远处的天空,在心中想道:“都怪我,没有保护身边人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家伙把鬼老带走。”
“小鬼,你心里也不要有压力,你现在没有这个能力,不代表你日后没有。”
“更何况,那家伙也不敢对你怎么样,你可别忘了,你已经将夜魅神兵收复了,他拿你也没有什么办法。”
“那老头也不会有事的,在九域大陆上,唯一能修复神兵的也只有他了,这神秘人大概此次来的最终目的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他。”
“这些外来气息的人,最为需要一名练器大师,来为自己修复灵器与锻造更强有力的武器,那老头去了,只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孟章神君听闻,淡漠道。
林辰此刻握紧双拳,因过于用力,指尖刺破皮肉,鲜血一滴一滴的从掌心处滑落。
随即自己缓缓抬起头,黑瞳乍然睁开,那深邃明亮的眸子,白茫照旧的闪过,望向远处的天空冷声说道:“待有一天,我变的足够强大的时候,便会亲手解决这场灾难!”
“鬼老前辈,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小鬼,救出那老头是日后的事,而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精力放在修炼上。”
“待有朝一日,你成长到了足够强大能力后,再去保护你身边的人。”孟章神君语气凝重道。
话音刚落,在二人漫长的交谈中,天色已渐渐明亮,屋内的温度开始升高。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中的缝隙透射而进,细细碎碎的光斑,点缀着整洁的房间。
房间之中,少年从打坐凝思中渐渐苏醒,当感受到屋内那炎热的温度,自己即刻从床榻上起身,缓缓推开房门,朝着流云镇坊市的街巷中走去。
这一路上自己未有半刻停留,脚下步伐逐渐加快,朝着林家行去。
此刻自己则是在心里想道:“今日是返回林竺峰的日子,这次出去未有告诉过任何一人,这么长时间未回来,我想爹与族长他们一定会很担心吧。”
当想到这里,自己现已抵达到了林家大院,望向林家族长与众位长老现已等候自己多时。
自己也未有任何犹豫,急忙上前恭敬抱拳道:“辰儿此次出去,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处理,所以未提前告知族长及众位长老。”
“嗯,辰儿,今日就是你与晴雪返回林竺峰的日子,下次回来,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林震天缓缓走上前,微笑道。
“族长,辰儿会常回来看望您和爹的。”林辰听闻林震天所说的此番话,凝重道。
话音刚落,林辰便与晴雪和林家众人告别,朝着流云镇外行去。
很快就抵达到了巨头鹰的背部,当行至到楼阁内时,晴雪突然上前拦住了自己,那白皙水嫩的小脸上,扬上了一抹浅浅的笑意道:“林辰哥哥,你这十几天不见,修为可是大有长进啊。”
当自己听闻面前这小妮子所说的话后,则是忍不住笑了笑道:“这都被你发现啦,看来你提升修为的速度也不懒啊。”
“我可是离林辰哥哥差远了呢,你在我心里是最棒的。”晴雪听闻林辰所说的此番话,面露微笑道。
“对了,我还想问你呢,火凤,瑞羽前辈现已复苏,你当时在林家珍宝阁,挑选的珍宝也应该是瑞羽前辈指引你的吧?”林辰抿了抿嘴,缓缓走上前淡漠道。
当林辰把话说完,晴雪面容微变,香唇微掩,内心些许疑惑的问道:“林辰哥哥,你都知道了?”
“但是…晴雪答应过瑞羽前辈,不能将此事告诉任何人。”
“晴雪,这下你该放心了吧?”林辰听闻后,微微一笑,急忙解开衣衫,露出胸膛处的青龙刻印,郑重道。
“你…林辰哥哥,你该不会是?”晴雪见面前少年胸膛处的青龙刻印时,惊愕道。
“没错,我就是远古四大神兽,青龙传承之人!”林辰整理好衣衫后,缓缓抬起头,深邃明亮的一双眸子,露出凝重的目光说道。
“所以…林辰哥哥从刚开始,就一直瞒着我喽?”晴雪听闻后,细眉微皱,语气冷淡道。
“晴雪,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更何况,我曾答应过前辈,此事要对外保密。”当见晴雪面色不对时,自己急忙解释道。
此刻,晴雪额头处的红色刻印突然燃起了一缕火苗,其周身处所涌现出的灵力,更是压迫的自己喘不上气来。
炎热的温度,另的整个楼阁内化成了一个火炉。
当自己感应到这里,晴雪媚眼微微睁开,原先的黑瞳,现已燃起了火焰。
看到这一幕,林辰急忙抱拳恭敬道:“瑞羽前辈,小子没有其他的意思,还望您息怒。”
突然!一位女子的嗓音在楼阁内凭空响起,强横狂暴的灵力威压,瞬间充盈在楼阁内,仅仅光凭声音,就另的自己有些吃不消,可见其实力,强大无比,此人绝对是瑞羽前辈无疑。
“小子,要不是你有那条色龙的传承印记,本座才不会管你是谁,照杀不误!”
“对了,怎么不见那条老色龙现身呢?”瑞羽嗓音逐渐阴沉,冷声道。
当林辰听闻瑞羽前辈所说的此番话后,急忙在心里喊道:“孟前辈,你别睡了!”
“瑞羽前辈点名要找你,听她的语气,好像对你的印象不是很好,你该不会与她有什么矛盾吧?”
“小鬼,你怎么把她给招出来了?”
“这女人可不好对付,本尊还是不现身的好,你自己看着去应付吧。”孟章神君听闻,淡漠道。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九域帝天 起點-第一百八十五章現身讀書
“喂,孟前辈,你等等,喂!”
“我怎么找了个,就只会坑徒弟的师傅啊。”
“听瑞羽前辈,一口一句色龙的叫着,肯定是未陨落之前,孟前辈他没干什么好事。”
“算了,现在看来,只能靠我自己去应付了,希望这招能管用吧?”林辰听闻孟章神君说的话,则是在心里无奈摇了摇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