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人國
小說推薦我的小人國我的小人国
水蓝星的人类们,是越来越看不明白现如今的世界了。
科技在突飞猛进。
神话……似乎也在不断的更新换代?
原本模糊的神灵超凡画像,现如今越来越清晰通明。
甚至于要是你运气好,天赋好,还有机会也成为神话传说里的一员。
倒是让许许多多早就麻木的打工人们,心头又一次火热了起来,多了一丝期盼。
这样的期盼,在彩票刚刚出现的时候,也是有掀起的。
只不过一方面彩票概率太低。
另外一方面,这东西始终是人在操作,而只要操作者还是人,就肯定是有或多或少的黑幕的。
而人们,总是倾向于以偏概全。
使得这种期盼效应没多久社会影响力就减少了许多。
可超凡就不一样了,大部分人看来,超凡还有那漫天神佛,更看错的总该是自己这个人而不是这个人身边的关系了吧?
毕竟绝大部分人在他们眼里,还不都是一群凡人甚至于羔羊?
哪怕许许多多神话传说都告诉大家,神佛也有私,有勾心斗角,阴谋诡计。
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于相信,在面对自己这样的芸芸众生之时,那漫天神佛肯定是英明无私的。
清晨,安培康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从圆形大床上爬起身。
这段时间,安培康夫可是好一阵忙碌,差点没有累趴下。
好在,这段难熬时间总算是过去了。
并且各地喜报连连。
水蓝星人类联合的荣光,已经蔓延到了二十多个恒星系。
靠着星门跨越恒星之间漫长的距离。
现在许许多多物资,都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昂贵了。
物价指数,肉眼可见的下降着。
加上人类联合的建立,令赚差价的中介商们忽然间不得不有了良心。
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是定然会渐渐好起来的。
他安培康夫在这其中,可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这样的盛况,令他心中颇为自豪。
有了一种我其实是救世主的中二念头。
“呼,明天开始,又可以回去山中神宫里,教导那些可怜的巫女了,也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她们的修行有没有偷懒?”
安培康夫沐浴着阳光,简单洗漱了会儿后,来到了樱花之国官方为其准备的早餐旁坐下,边吃边寻思着。
同时,安培康夫旁边,一头小蛇模样式神还被呼唤了出来,跟着一起享受人间的早餐。
樱花之国人食量很小,碟子什么的总是只装一点点食物。
偏偏超凡之后都是大胃王。
没多久。
安培康夫用餐的桌面,就叠起来好几叠来不及收走的餐盘。
让第一次接待安培康夫的当地官方后勤,眼皮直跳。
并暗道好在他们负责当地食堂,有存备相应食材。
不然,哪怕安培康夫殿下不投诉,他们这些人也要惭愧得……不得不鞠躬道歉了!
甚至一次鞠躬道歉不行的话,土下座再来一次鞠躬道歉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的。
一位来自樱都的大臣,结束了和人类联合樱花代表的电视会议后。
忧心忡忡的亲自带团等候安培康夫用餐完毕。
安培康夫毕竟是超凡,哪怕大部分都靠外力,他的五感还是相当敏锐的。
注意到有人等着自己,还是以前可望不可即的内阁大臣。
安培康夫微微一笑,结束了用餐,在一位女仆捧着的金盆里洗了洗手之后。
安培康夫挺起了微起的肚子,双眸微微闭起,等待了起来。
那内阁大臣也是做好了礼数,等着收拾完毕,还喷完了清新剂。
这位内阁大臣才一脸笑意的小碎步来到了安培康夫面前,盘膝坐下之后,小声询问道:
“安培康夫殿下,你可知道北极地出现了天使与魔王?”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听说还是剑仙门的副门主出手让那两大超凡不得不妥协,转移了战场。”
说道这,安培康夫有些得意的猜测道:
“现在,说不定那两位正在哪处星体附近交锋呢,或许是木星,也或许土星,更可能远在别的什么恒星系。”
“如果那样远的话,考虑到光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或许要几百年上千年,我们才能看到二者交手的光影图像了吧?”
安培康夫说道这,感慨一声:
“那些大能之力,实在是太斯巴拉西了。”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内阁大臣连连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发现似乎这安培康夫还真不知道?
看来,安培康夫这阴阳师之狗,在阴阳师圣地阴阳道的地位,有待考究啊。
内阁大臣这样想着,想到自己家族在樱都的海量产业。
他也不敢卖什么关子,小声问道:
“安培康夫殿下,你可知道阴阳道最强式神,大蛇的传说?”
“阴阳道……最强式神?”
安培康夫微微一怔,看了看对方苍白的头顶一眼。
这老家伙,问道他的知识盲区了。
他在黑山阴阳寮里就一普通学员,一直跟着师兄弟们学习基础咒文知识。
式神什么的,除了本命契约的,也就是被附送了几个大路货。
最强式神什么的,他还真没听上课的老师们说过。
至于晴明阴阳师大人……
安培康夫想到这位大佬,就是满嘴苦涩。
他很清楚,自己一直只是那位大佬心情好的时候随手扔出的一枚棋子。
说不定现在,那位大佬就忘记了自己,也未尝不可……
安培康夫正这样想着。
就听到内阁大臣继续开口道:
“我们刚刚从人类联合最高议会那得到了消息。”
“大天使长与魔王本体在水蓝星的出现,并不是什么意外,而是封印松动,大劫将临的必然。”
“黑暗议会的那些暗夜诸神们的现身,也是预料之中,人们要做的,就是在这样的神魔异动产生的余波之下,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莫非有超凡事件要发生在我们樱花之国?”
“并且,和那最强式神有关?”
安培康夫不是蠢人,听到这话,立即明白了许多东西。
内阁大臣点了点头道:
“是的,我们收到了新的警告。”
“是剑仙门那边传来的消息。”
“说我们这片地区阴阳道当初封印起来的最强式神……大蛇的封印已经松动了。”
“大蛇复苏已经在所难免。”
“他们提醒我们注意疏散人们,避免无谓损失!”
“最强式神,大蛇,封印?”
安培康夫瞪大眼睛,旋即意识到了关键点:
“剑仙门的消息?”
“不是晴明阴阳师大人的?”
“不是!”
内阁大臣说道这,表情冷峻。
双方眼神交流,都没说话,却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消息来自剑仙门,而非阴阳师所在阴阳道。
这本就蕴含了许多可以推敲的东西。
考虑到大部分超凡看凡人如蝼蚁的态度。
嗯……
他们都意识到,或许此事只是单纯的阴阳道不屑于提前通知他们。
或许,他们希望能够靠自己之力,重新封印或者收回那最强式神大蛇,从而让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至于剑仙门那边为何会提醒。
倒也更好理解。
毕竟当今世界。
对待普通人社会最友善,也最重视他们话语权的,好像也就是剑仙门了。
并且这剑仙门……还是超凡世界里的天下第一!
想到这,每一个不是东方古国的势力高层,那都是一嘴的柠檬味啊。
“大蛇,大蛇!”
身为樱花之国人,安培康夫对这名字自然不会陌生。
这可是最有名气与实力威望的大妖怪了吧?
能和其在名气上稍微媲美的,也就是那支妖狐了。
想到妖狐,安培康夫脑海里就想起了在阴阳寮学习时候,见到的一位老师。
那老师的式神好似就是一位狐耳美妇人?
“我确实不知道。”
安培康夫想了想,实话实说。
然后,他当着内阁大臣的面,拿出了一张白纸折成的令牌。
握紧令牌轻轻拍了拍自己额头三下。
轰!
白纸令牌突然间燃烧了起来。
火焰产生的光晕,脱离物理法则的束缚,凝聚在了令牌上空。
旋即,一道投影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位和晴明阴阳师大人有七分相似,看起来更年轻一点,也更像一头狐狸的青年阴阳师。
“何事?”
这青年阴阳师,乃萧羽鼻毛所化的辉月化身。
靠着一枚来自禁地级至尊送出的辉月奇物。
有着晨星级的战力。
于是被萧羽命名为了安培忠行。
自称忠行法师。
令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那位晴明阴阳师的隔代子孙?
安培康夫拜了拜这位青年阴阳师。
尽量语气平缓道:
“法师在上,小子遇到了官方之人的询问。”
“他们……从剑仙门那得到了消息,说是樱花之国内的大蛇封印,可能……松动了。”
安培康夫老老实实回答,并主动把剑仙门给抬了出来。
和超凡势力打了多次交道的安培康夫,自认为自己学会的最重要的经验,就是别对超凡说谎。
几乎所有超凡,都能第一时间判断出你是否说谎。
所以,和超凡交涉,一定要真诚第一!
内阁大臣们都低下头,生怕青年阴阳师怪罪。
“剑仙门?”
“呵,也就他们会那么担心。”
“不过,樱花之国可是我们阴阳寮圣地所在大地。”
“又怎么会出什么大问题?”
“便是当初大天魔降临,引起百鬼夜行,也有晴明殿下携带神器镇压。”
青年阴阳师说道这。
安培康夫和内阁大臣们却是更加担心了。
嘛卖批。
这叫没啥大问题吗?
当初那百鬼夜行,可是差点把樱都给毁掉了好不好!
楠木殿下旁边几条街区的房价,可是付出了大代价才重新稳住的有木有啊!
他们也知道现如今的水蓝星今非昔比。
早就不是随便冒出一个魔王,大家就担心世界毁灭的时代了。
现在的魔王,更像是扰乱地区的自然灾害。
即便如此,却也是没有哪一个地区势力肯欢迎的存在!
超凡自有超凡的生活,他们这些活在凡间的普通人,也一样要为钱财名气困扰啊。
“你们不用太过担心。”
“大蛇的封印之地,就在那富士山下。”
“当年我等先祖,是利用了整个樱花之国的国土为大阵,以一国之力将之镇压的。”
“封印出问题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都只是付出了一点点代价就重新封印了起来。”
“现在时代变了,封印松动,我等却比先祖更加强大并富有智慧。”
“超凡时代,今人从不差古人。”
“此次换成我们来封印大蛇,只会比以前更好更快,也更加安全。”
青年阴阳师蜜汁自信。
内阁大臣和安培康夫却是更加不安。
以前也出过问题?
呵呵呵,莫非是富士山的那几次火山爆发加超级大地震?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想到超级大地震。
每一个樱花之国人,都可是都会本能的心头一跳啊!
地震,绝对是樱花之国发展历程的一大劫难!
不提那导致核泄漏,现在都只能土下座鞠躬的地震事件了。
事实上影响更深远的大地震,是九十年代樱花之国遭遇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二年。
那一年,樱花之国好不容易施展断臂求生大法,缓了一口气的樱花之国官方,正打算美滋滋的借助早就有的海外回血后手满血复活。
好笑那花旗国的计划失算无谋。
结果,一场超级大地震大爆发,直接摧毁了樱花之国当时最重要的工业带。
让无数新兴工厂化为废墟。
令海外资本齐齐停下回血的计划。
等到樱花之国后面重新振奋起来。
机遇……已经溜走了。
随着东方古国的重新崛起。
失落的二十年也就真的失落下去了……
以至于回顾历史,不乏有人走入玄学派的怀抱,大呼天意如此。
哪怕现在是人类联合时代了。
大家,还是不希望又来一场超级大地震改变地区格局。
青年阴阳师说完话,似乎知道安培康夫想要什么。
他淡淡道:
“你们想要出力参与此事吧?”
“原则上,我们也不会排斥。”
“安培康夫,晚上回一趟黑山。”
“谨遵吩咐!”
安培康夫闻言赶紧土下座鞠躬。
并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殿下们应该不是有意瞒自己此事,所以也对此并不生气。
纯粹就是忘记了告知自己一声……
想到这,刚刚庆幸的安培康夫,旋即又满嘴苦涩起来。
自己在阴阳道的地位……任重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