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jqv精品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167.態度、警告與暗潮中分享-t08w3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在街上看到一个手上戴着银手镯的家伙此刻应该怎么办?
第一,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刚刚那个银手镯只是惊鸿一瞥,还没有确认过真假。
第二,他擅自跑出来警察一定不会放过他,然而如果被通缉的话他不可能一脸镇定的在这里喂鸽子。
第三,如果我此刻真的报警把他抓起来,那万一他把我是playmaker这种事情供出来怎么办?
游作此刻会抽烟的话已经点上并开始胡乱分析了,游昊之手腕上的银手镯打断了他的全部思路,让他连原本找上门来的原因都忘记了,于是整个人都沉默的站在那里。
“怎么办?Playmaker?”艾小声问道,“要不要报警?”
游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游昊之在那边开口说话了。
“啊,如果我再被热情的警察先生请去吃猪排饭的话,大概要忍不住供出一些什么东西了。”
“……”这是威胁吗?这绝对是威胁吧?
果然这是个危险分子,要不要当一回自爆卡车,为了人民的幸福和安全,报告警察然后将这家伙逮起来?
哪怕是身份有暴露的风险?
exo之十二個美男子 靈心欣
“我不相信,”在短暂的思考之后,游作摇了摇头,“能这么谨慎小心的并且细心的发现了我真实身份的你会被警察抓住。”
“聪明。”
重生之遊戲大亨 成剛
游昊之点点头,然后毫不顾忌的抬起手,露出那个银手镯,然后当着游作的面拿起了一根铁丝弯好之后开始解锁。
这一次游作看清楚了,那个银手镯的块头略微有些大,而且从重量来看,明显不是街边上买来的假冒伪劣产品。
没过多久,银手镯被解开了,然后被随手扔到了草丛里。
“好了!”游昊之朝游作伸出了手,“现在我们是同伙了!”
谁和你是同伙啊!!!
游作倒吸一口冷气,饶是以他的冷静也无法在游昊之面前保持住风度,这畜生就是以让人头疼作为天职的!
“回答我!帕斯究竟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的外表会这么相似!?尤其是那张脸……”
“不是相似哦,是因为他在渐渐变得和我相同。”
“?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去问问他本人呢?”听到这个问题,游昊之笑了笑,然后朝游作身后努了努下巴。
游作愕然之余转过头去,却看到了正惊愕的盯着这里的,与游昊之有着相同外貌的人……
似乎是被什么惊讶到了而愣住,在意识到了游作正盯着他看的时候,那个人收起了惊讶的表情,转变为冷漠。
帕斯ꓹ 汉诺骑士前领袖,前汉诺骑士成员ꓹ 再度出现在他们面前。
“从警察局逃出来的混蛋……有两个!?”艾左右看了看,一脸傻样,“难道说是双胞胎?”
游作在短暂的惊讶之后ꓹ 也肯定了这个猜测。
“看吧,”游昊之摊了摊手ꓹ “长得一样的,不一定是本人ꓹ 有可能只是太过于凑巧了而已。”
游作扫了游昊之一眼ꓹ 没有说话,转头看向帕斯,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啊。”
帕斯看着游昊之,眼中闪过一丝警觉,向后退了一步。
“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帕斯问道,“恶魔的儿子,与playmaker……”
“协议?那是什么?”艾一脸茫然。
恶魔的儿子?
听到这个词汇ꓹ 游作警觉地看了身后一脸无所谓笑容的游昊之一眼。
这个词又是什么意思?恶魔?这个世界上有恶魔吗?反正我没见过,那么如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恶魔ꓹ 难道说指的是像恶魔一样的人?
“这种话最好还是不要到处乱说ꓹ ”游昊之笑了笑ꓹ “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我和他并不熟ꓹ 只有为什么我在这里,也完全是一些孽缘罢了。”游作解释道。
“装傻吗?要说你们凑在一起只是凑巧ꓹ 这种没有价值的谎言还是省省吧ꓹ 我不相信playmaker和这家伙凑在一起会有什么好事。”
“是真的ꓹ 喂!”艾指着游昊之,“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报警来抓他!这家伙刚刚可是把我们强制拖下水了!”
“这些话题有些没有意义。”
就在这时ꓹ 一个橘色的脑袋从帕斯的决斗盘中冒了出来,打断了毫无营养的对话。
“诶?”艾愣了一下,顿时傻眼了,“诶!?!?!厄斯!?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果然是毫无营养的对话。
厄斯没有理会艾,而是抬起头看向帕斯说道:“帕斯,你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情找那个家伙。”
“喂!回答我的话啊!”艾大怒。
“是来求情的吗?”游昊之单手扣起了指甲,“如果是的话,你可以省省了。”
游作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看了眼手腕上同样完全派不上用场的艾,向后退了一步。
“但是他已经是人类了!意识,身体,记忆……还有什么地方与人类不同吗?”
“难道只是因为他像人类我就会放过他吗?”游昊之笑了笑。
“那个人已经融入人类社会了!他就是人类的一份子!”
“我的回答依然没变,”游昊之叹了口气,“难道,我杀他的原因是因为他无法融入人类或是无法彻底成为人类吗?”
从来都不是。
“真是天真。”
稻草人的猎杀行动,从一开始就是针对这个非人类的族群!
游作、艾与厄斯看看这边这个,又看看样貌相同的那边那位,还是一脸茫然。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艾奇怪的问道,“什么留情?什么人类?”
“不知道……”游作摇了摇头,这两个人似乎有着自己所不知道的恩怨。
见到游作同样一脸茫然,艾的目光干脆转向了在帕斯决斗盘里的厄斯,“厄斯,你知道吗?”
厄斯低下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必要知道。”
人人都有各自的秘密,厄斯没有,但他懂这个道理,现在的帕斯并没有信任他,他也不需要信任帕斯,只需要保持纯粹的合作关系就可以了。
“算了,我也没打算用原因和真相说服你!”
游昊之的头抬了抬,“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吗?给我一些警告?”
“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我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帕斯说道,“如果你还觉得能像以前一样轻易击败我的话,那么很遗憾,那是不可能的!”
听着帕斯这么说,游昊之一句“我愚蠢的欧豆豆呦”差点脱口而出。
好歹忍住了。
“原来是来给我警告的吗?”游昊之觉得有些好笑。
决斗者的方面,获得的强大的力量,除了与卡组的默契与日俱增之外,还有得到了新卡……除此之外,莫非是技能有什么不同吗?
倒是没看到帕斯使用过什么奇怪的技能。
超級高手在都市
“言已尽此,”帕斯转身,“等你再进入link vrains的时候,我会去对付你!”
“等一下!帕斯!”游作刚想上前,却被帕斯冷漠的目光止住了脚步。
“我已经后悔让你得到那个复活程序了,”帕斯说完,看着游昊之,“如果你已经和他达成某种共识的话,恐怕你也迟早能从他那里得到那个程序。”
“等一下啊!厄斯!你真的要和那家伙合作吗?”艾伸出手,满头大汗的问道。
“嗯,和他合作是我的本意,没有任何强迫与胁迫的交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真的信任他吗?”艾说道,“那家伙可是汉诺骑士啊!”
厄斯抬起头看了眼帕斯,转头回到:“我并不信任他,他也不信任我,但是我们可以暂时达成合作。”
“你不是只信任阿库娅的吗?”
“没错,这个回答到现在也没有改变,我依然只信任阿库娅。”
“那你为什么还……”
“我会和他合作,直到找到阿库娅为止。”厄斯的回答让艾欲言又止。
無關愛情
阿库娅,水之伊格尼斯,地之伊格尼斯厄斯唯一信任的人。
电子界的破坏有些古怪,恐怕与光之伊格尼斯与风之伊格尼斯有关,受到牵连,直到现在厄斯也依然没有相信任何人,包括同为伊格尼斯的艾。
此刻的艾很想说我可以替你去找阿库娅,但是他不知道阿库娅在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不知道阿库娅此刻的立场。
如果千辛万苦找到了阿库娅,结果阿库娅却是十足的敌人,那么艾不是在自找麻烦嘛。
而且很有可能厄斯会毫不犹豫的站在阿库娅那一边,无论阿库娅向哪边宣战,他都是不希望见到的。
一面是他深爱的同伴,一面是他朝夕相处的人类。
忽然间艾恍然大悟,怪不得不灵梦不急着去寻找阿库娅的行踪。
“喂!帕斯!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打算去找阿库娅吧!?”
帕斯像是在看弱智的表情一样盯着艾看,直到艾缩起脖子。
忽然间惊起了一群飞鸽,遮挡了游作与艾的视线,“等一下!帕斯!我话还没问完!”
游作上前几步,但是鸽群似乎非常执着的挡在了他的视线前,阻挡在游作与帕斯之间。
直到鸽子们飞向天空,再向前看去的时候,果然,四下里已经没有了帕斯的影子。
“那家伙跑了呢……”
“又是这样。”游作摇了摇头,但至少身后还有一个线索来源。
想到这里,游作转过头,看向他能找到的唯一线索,“你们长得太像了!到底有什么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游昊之只好摊摊手。
“我说实话的话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但是我又不喜欢说谎话,只能说,那家伙与我的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在面对面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但只要看一眼就能看穿彼此的来历。”
又是哑谜吗?
游作瞪着的眼睛眯了起来,自lost事件、下定决心查找lost事件真相之后,他一向自诩沉着冷静,但是眼前这混蛋过于有恃无恐了吧!?
就在他打算用决斗……或者决斗之外的方法给这家伙一个教训的时候,游作忽然间注意到游昊之身后的情况,神情一变。
“怎么了?你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嗯?”
就在这时,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彪形大汉突然间来到了游昊之身侧,一左一右直接抓着他的手臂将他抬了起来。
警……警察!?
“你可真能跑!”
警官走到了草丛里,捡起了那个被铁丝打开的手铐,额头青筋暴起,讯问期间逃跑不说,还敢擅自打开手铐?
打开了手铐还不算,竟然不跑得远远的,还敢在大街上溜达!?而且就在警局附近?
你见过比这货胆子更大的吗?这是在干什么!?公然挑衅警察?
“警察先生,我只是想换个地方吃猪排饭而已,”游昊之解释道,“你们买的一点都不好吃。”
“闭嘴!”警官只想扶额,“我们那里是警察局!不是餐厅!更不是星级酒店!干嘛要给你吃香的喝辣的?”
“那我不是还得跑出来吗?实在不行的话你们能在牢里放个灶台让我自己做自己的饭不行吗?”
警官不想和这个明显是插科打诨的家伙讨论什么,而是看向身后刚刚和他搭话的游作。
“喂!你!”
游作本能的膝盖一抖,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紧张的看着向他走过来的警察,艾早就缩回了决斗盘,不远处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游昊之,也是无语。
被坑了!没想到你真是跑出来的!
“我问你!你和这家伙有关系吗?”警官指着游昊之对游作问道。
“没有没有!”游作连连摇头,但是看到游昊之在身后连连点头,气都不打一处来。
这混蛋想坑我!
元宇滅 星落羽
“我只是看这家伙形迹可疑,所以过来问问,毕竟我有朋友在这附近工作。”游作指着热狗摊。
良民大大滴!
“原来如此,”从热狗摊上收回视线,警官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指着被架起来的游昊之,“那个家伙是个危险分子,如果再在附近见到他的话请立刻通知警察。”
“是……不过您确信他还会跑出来吗?”
“我确信!”警官也同样一脸无语的看着游昊之,“我已经找了他一上午了!”
转过头去倒杯水的功夫人就不见了,椅子被扭得变形了,五楼的窗户开着,往外面一看人正在跑……天知道他怎么下去的。
雨季不再來
“行了,最近不太安全,”警官说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早点回家,不要拖到天黑。”
“好的,谢谢……”
游作明确的看到,在警官说道“最近不太安全”的时候,眼中分明流露出了焦虑的情绪。
最近真的不太安生吗?有什么奇怪的案件?
冒牌大神官 天草語
在道别之后,游作也心事重重的朝热狗摊走,身后传来游昊之的声音。
“我不想吃你们警察局的猪排饭!”
“闭嘴啊!”警官恼火的吼道,“这么忙碌的时候不要给人添麻烦!”
“艾……”游作回到了热狗摊的桌子前,“调查一下警察局档案,还有最近DEN城发生的大案。”
“嗯?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交给草薙酱的吗?”
“草薙哥正在因为仁的事情而焦虑,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来吧。”游作说着已经在电脑上操作起来开始入侵警局的资料库了。
“为什么又开始对DEN城感兴趣了?”艾也跟着忙活起来,一边忙还一边问道,“playmaker大人也开始朝着正义的伙伴方向进化了吗?”
“和这个没关系,”游作说道,“最近DEN城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在想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如果找到的话也许就能缕清线索找到仁在哪。”
“原来如此。”
“闲话不要多说了,你来主攻。”稻草人命令道。
“是!”
在试了一件又一件衣服,包括林檎和导购员、售货员在内的所有人都将自己当成衣服架子之后,依川漆原终于痛定思痛,毅然回绝了继续试下去的建议。
“这一件就挺好的……”漆原拿起了其中最便宜的一件西装。
“这怎么行?”林檎抱起了一旁重新整理好的一大堆,“试都试了,我觉得这些都不买挺可惜得!”
“总不能都买下来吧?”漆原看了眼价格标盘上的数字,感觉有些晕。
一件衣服,又不是金缕玉衣,怎么这么贵啊?
“都买下来……emmm……”
见到林檎竟然真的在考虑,漆原连忙拿起了那件林檎最中意的,“就这身了!我去付钱!”
“诶!我请你……”
“让女孩子付钱可不够绅士!”漆原逃也似的跑了。
果然,逛街时男人的压力明明是赵子龙面对千军万马的那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