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92爱不释手的小說 劍宗旁門-第四百六十章 可憐的長輩們熱推-ekcj4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被肉肠驮着在风雪中穿行,它尽量让自己跑得平稳一些,这样它的主人就不会觉得太过颠簸了。
而在奔行之中,苏礼还扛着那根‘封魔柱’,他现在是不敢让这封魔柱离开自己三米范围,否则恐怕就是生灵涂炭。
不过还别说,这两米长的封魔柱扛在身上,倒是还显得颇为威武呢。
肉肠驮着苏礼在极冰浮岛小心地前进,浑身还散发着光明祥和的气息,辅助着苏礼体内伤势的恢复……
他此时看着肉肠,就觉得它已经几乎就是一头明月犬了……掌握了血脉分化的能力之后,它的能力好像也在突飞猛进。
龍血武魂 憂傷劍靈
就像此时这极冰浮岛的暴乱地磁……虽然一开始都在苏礼身上睡觉,可是不知不觉间它就已经适应了过来,如今看起来毫无影响了。
兇猛小獸醫:邪王,請躺好
这种情况让苏礼心中暗暗高兴……虽然从不会给自家狗子压力,但总是会希望它变得越来越好。
肉肠在极冰浮岛奔行了一天多的时间,总算是再次来到了边缘浮冰区。
马上又要来到北海了,要要面对那些恐怖的深海荒兽……
苏礼原本是打算直接斩出一大块浮冰,然后搭乘浮冰一路漂洋过海的。
但是看了看身上扛着的‘封魔柱’……苏礼想了一下,干脆直接将之踏在脚下然后在海中冲浪而行!
这可以说是一种极其嚣张的过境方式了,深海的底下立刻就有庞然大物被惊醒……
苏礼感受到了脚下水流的变化,却并不是十分在意。只是将‘君之花’从背后解下,似乎对于任何深海荒兽的出现都毫无畏惧。
的确是这样的……
他脚下出现的那是一头巨大的鱼类,背脊露出水面就如同浮岛……
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
苏礼在脚下水面发生变化的时候就已经驾驭‘封魔柱’从水面弹起,就好像……嗯?御柱飞行?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当那大鱼露出海面之后苏礼直接身随柱落砸在了大鱼的脑门上……
很是干脆利落的一下,以东天门柱为基础,以深渊之子意志与业火为辅材的‘封魔柱’一下就锤晕了这条大鱼。
然后苏礼慢条斯理地在这条鱼的脑袋上种下了神力级的多肉花……
花开花落,他很快就收获了一枚多肉花囊,然后放在自己嘴里就嚼了……他此时身体虚弱,正是需要补充一下身体亏损的时候。
而这深海荒兽的身体血气之充沛超乎想象,他这神力级多肉花开如果只是一花开榭,竟然对于它那庞大的身躯来说仿佛毫无影响一般。
多肉花囊入腹,他立刻就觉得自己体内精气得到了极大的弥补,原本他刚刚恢复的身体脏腑也在这个时候快速弥补增强,他再一次体验到了体内又痛又痒的生长过程。
这时又是一枚多肉花囊成熟,苏礼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摘下了一枚递给了肉肠……妖类的强弱很大程度上由他们本体的强弱来确定。
原本肉肠的身体因为血脉相冲的缘故其实几乎毫无特色,也是不像真正血脉传承的大妖一样天生本体就很强。
但是它跟着苏礼有吃有喝啊!
天材地宝,还有这能多肉花囊都吃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它的身体强度因此已经达到了超越真妖境界的程度。
苏礼猜测它能够一下子掌握血脉分化的能力很可能和这也有关系。因为对于妖类来说,只有足够强大的身体才能够承载得起强大的血脉。
或许它的身体更强大一些的时候,就能够完全承载得起那两种血脉了吧。
这条鱼被苏礼和肉肠各自吃了三枚多肉花囊之后就放走了。
总计六枚神力多肉花囊,这甚至已经令苏礼的身体强度更上一层楼了。
肉肠更是彻底将身体强度提升至了大妖级……当真是跟着苏礼吃吃喝喝就能一路突飞猛进。
这时候它那倒霉的爹要是再出现在它的面前,目测可以直接一爪子拍飞不带一丝拖泥带水的。
而那头大鱼则是被‘放生’了……
它肚子朝天晕了好一会儿才又翻了回来,只觉得身体被掏空了……
豪門遊戲:只歡不愛 林飛泉
但是想想刚才一下子就被敲晕过去的经历,实在是心有余悸不敢多想。
然后鱼尾一摆就又钻回了深海去ꓹ 大约是去继续沉睡了。
至于苏礼为什么要放过这条大鱼?
因为他知道这些荒兽都是天地间独一份的存在,死掉了一个就算是绝种了!
而如今天地间的荒兽又只有这北海还有ꓹ 当然是得省着点吃啊……
在乾荒大教注定了要被赶出极北之地的情况下,苏礼眼中的北海已然成为了他心目中自家的鱼塘……
于是一路上他是遇到了不少深海荒兽的袭击,但是孤身一人的情况下他能够肆无忌惮地施展自己的神通ꓹ 再加上那‘封魔柱’意外地攻击力极强……在一个人的情况下他反而打出了碾压状态。
远处的目标就以‘君之花’射出多肉花开的神术箭矢,命中目标之后直接过去采摘花囊即可。
都市極品狂神 寶司機
而近处的目标则是以‘封魔柱’一下敲晕ꓹ 然后再种花收集花囊……
他一路过海,却是收集了数十种不同荒兽的多肉花囊。
他吃了一些ꓹ 把身体增强到了某个顶点之后却发现无法再继续强化下去了。
似乎问题并非出在深海荒兽的生命等级不够上ꓹ 而是他当前的神力等级就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不过他也不强求,继续踏着‘封魔柱’在水中穿行。
在这个过程中苏礼也十分在意地留心‘封魔柱’中的深渊之子意识体。却发现这个意识体已经在不知何时溃散了开来,成为了许多零散的思维微粒。
这些思维微粒充斥于‘封魔柱’之间,并燃烧着似乎永远不会熄灭的业火。
苏礼慢慢地明白了过来……那‘深渊之子’的意识本来就是其无数机体细胞的细胞意识汇聚而成的。
它庞大无比,却并不坚强。
因为哪怕是它原本的身体细胞,都会在补给缺失的情况下通过互相吞噬的方式来维持生命,更何况是受到业火灼烧的情况下?
它们可能早就溃散了ꓹ 反倒是因为它们的业力是何等沉重,以至于业火依然焚烧不灭。
所以也因此ꓹ 苏礼现在能够感受到功德的降临ꓹ 却并非像之前那样一口气天降霞光ꓹ 而是无声无息地随着业火燃烧而缓慢添加。
理论上此时苏礼只要控制着这些业火就行了ꓹ 没必要继续维持这‘封魔柱’。
可他依然能够感受到那些如同细胞一样的精神微粒的存在,所以他是真的不敢托大。
独自漂洋过海苏礼却并不会迷失ꓹ 因为他的金丹上正有着他的清晰定位呢!
如今随着他的足迹扩散ꓹ 这金丹上竟然也已经描绘出了北海的大部分区域ꓹ 存储的法力也因此扩大了许多。
不过这些金丹‘海洋’中的法力却更像是个备用电池,他主要调动的还是陆地上山川江湖之间的法力云气。
或许当金丹的‘全球绘图’完成了之后ꓹ 这‘海洋’中的法力云气才能够完全自如地调动吧。
他是直接往永夜城去的,临近岸边的时候,他看着这黑暗中微光闪烁的永夜城,心中不由得猜疑……剑崖众人是否已经与永夜城中的乾荒教众开战?
然后就是一道犀利的剑光从天而降,夏铭一脸无语地看着眼前这脚踏‘封魔柱’,身穿银甲而身背大弓的死孩子……这才离开剑崖多久?画风就已经歪成这个样子了啊!
“嗖!”
又是一道剑光落下,是玄虞子……
他看到了苏礼的造型,立刻就是忍不住吐糟:“苏礼,你的剑呢?”
苏礼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从手环中取出了重钧剑。
元锋和玄素也来了,他们也是蛋疼地看着苏礼……随后元锋冷不丁说了一句:“说吧,为什么背着张弓?”
这话音中透露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是一种想要挽回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挽回的感觉。
苏礼很是尴尬地挠了挠鼻子,然后说出了他自己都不信的话……
“那个……因为我忽然有灵感,发明了一种‘射剑术’。就是这样,将我们剑崖得法剑架在弓弦上,然后射出去……”
他边说边师范,随后以一柄最基础的基础剑法的法剑架在弓弦上,然后拉弓射出。
下一刻,这柄法剑以与海面平行的姿态激射而出,一路破浪穿行,带着一条水线就飞向了远处。
一众大佬们看着这一幕表示蛋疼,这是在鄙视他们的智商吗?
“原来如此,是‘射剑术’啊,如此我剑崖又可以多一门剑道传承了。”夏铭面无表情地说着。
这才是真正蛋疼的地方,他们得守护这剑崖教吉祥宝宝的笑容,不能让他伤心了啊……
女皇請你狠一點 月亮蛋撻
“那么这根柱子呢?也是‘柱剑术’吗?”玄素黑着脸问。
她还没有从自己的‘千芒剑’变成了‘播种剑’这件事里面走出来。
当然,苏礼是绝对不敢在她面前掩饰什么‘玄寒千芒箭’的,所以他连忙说道:“这柱子乃是一门防御神通的一部分,我现在正拿它来镇压某个邪魔。”
众人一听就觉得有些严重,因为什么样的邪魔竟然还需要苏礼镇压而不是直接吃了?
这个邪魔肯定很厉害。
于是他们不再废话,赶紧带着苏礼回到永夜城中……看起来,这永夜城果然已经被打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