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xsy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線上看-第0656章 死而復生怕不怕看書-a3inf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来了!”
美女的貼身強兵
士壹指了指领头的那个单手扶着剑柄的,走过来的人。
士徽打眼一瞧,关平不跟步骘一样,身上根本就没着甲。
当真是胆子不小,就不怕被毒虫给咬了?
听闻他腰间的佩剑,乃是曹操手里的倚天剑,在华容道上,被当做战利品留下来的。
等到关平走近了一瞧,士徽这才看清楚了关平的相貌,剑眉星目,一双眼睛不怒自威,倒是个好相貌。
在大汉朝,样貌首先就得过关,都是颜控!
关平打眼一瞧士壹旁边的人,心想这么大岁数了,应该是士燮的儿子。
看着倒是白净,与周边百姓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瞧就知道不用晒太阳劳作。
只不过一双三角眼,半眯着,总给人一种有小心思的感觉。
士壹指了指自己的侄子:“师兄,这是我大兄的嫡子士徽。”
“见过关校尉。”士徽微微抱拳。
“文彦公他可安好?”
“我父亲他死了。”士徽看着关平平静的说道。
“什么,不可能!”
关平脸色大变,不应该啊,他记得士燮活的岁数老特么的长了。
至少益州南部叛乱的时候,士燮这老小子还在后面煽风点火,那至少得活到了刘备东征以后了。
而且还是在士燮死后,他儿子士徽举起造反。
结果被孙权派人给灭这支子,后续士壹等人被贬为庶人,犯罪被杀。
士家的印记才算是在交州彻底抹去!
神箓
士徽听到关平说不可能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他就是父亲的贵人?
“速速带我师兄去看看。”士壹急忙说道:“我师兄乃是神仙子弟,说不可能,那大哥他就不可能死!”
士徽现在都傻眼了,急忙一路小跑领着关平往县衙当中走。
今日他算是彻底开了眼了!
以前还对关平这个神仙子弟的身份有所怀疑,现在士徽觉得制定是真的。
父亲故去的消息还没有传播开来,关平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等进了府中,一阵脚步声响起,荆楚讲武堂的学生迅速占据了县衙ꓹ 并且控制起来。
关平走进厅中,身后跟着手拿大斧的邢道荣以及亲卫王喜ꓹ 帮关平拿着刀。
这三个人进来,直接让跪坐在席子上的士家子弟全都站起身来。
这是要干什么?
就连步骘也忍不住单手按剑。
杀气太重!
赵达瞥了一眼关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正主终于来了。
媚者無疆
仙符變
即便是士䵋在这强大的镇压下ꓹ 也不得不避其锋芒,不敢张嘴呵斥一番。
就算他想讲道理?
掠天記
讲道理能讲得过他人手中的刀剑?
士徽急忙引着关平往前走去。
至于邢道荣与王喜ꓹ 两人把长兵器往地上一戳,就站在了门口。
关平扶着剑柄ꓹ 往前床榻前走去ꓹ 心中则是怀疑,难不成现在蝴蝶的翅膀就已经开始乱入了!
士燮躺在木榻之上,周遭皆是一片冰块,目的是为了保持尸体的新鲜。
否则就交州这炎热的天气,用不着多少时间,尸体就该腐烂了。
士祗瞧着关平这面相,心中颇为害怕ꓹ 可觉得他是救活父亲的稻草,只能僵在原地ꓹ 不敢动弹。
屋内的人全都看着关平。
步骘觉得赵达的那番话就是在忽悠士徽。
人死了就死了ꓹ 岂会因为遇到什么人ꓹ 就能死而复生!
简直是一派胡言ꓹ 术士皆是该杀,步骘觉得秦始皇在这方面ꓹ 绝对是没有做错。
况且大汉天下ꓹ 就是被一帮黄巾术士给闹的大乱ꓹ 从此诸侯各自征战。
古井觀傳奇
步骘还在一旁腹诽,关平止住脚步ꓹ 看着士燮的神色,倒是像个死人的样子。
关平伸手探向士燮的鼻息,发现真的他妈的没气了。
又伸手往上移,掰开他的眼睛看去,看看角膜的浑浊度。
这触感,不排除是因为外部冰镇条件,出现了尸冷的现象。
“士郡守是什么时候死的?”
“已经三个时辰了。”士祗急忙说了一句。
寵妻至上:總裁先婚後愛 雲風火
“三个时辰了?”
关平眉头一皱,放下扶剑的手,颇为费力的给士燮翻了个身。
士祗大惊,没想到关平竟然会动他父亲的遗体,可是一想到关平有可能是让父亲死而复生的贵人。
关平这才缓慢拔剑,众人皆是不解。
“关校尉,你这是要做什么?”
士徽急忙拦在关平面前,方才翻动他父亲的尸体都已经是极大的忍让了。
现在又要拔剑做什么?
士壹在一旁劝道:“是师兄可是得了神仙子弟的真传,做什么事用得着跟你解释?”
他相信关平的人品,绝不会做出侮辱大兄尸体的事情。
紧接着士壹也不言语了。
因为他发现关平拿剑划开了大兄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后背、腰部、屁股和四肢。
没错,自家大兄他那白花花松弛的屁股也露出来了。
士祗目瞪口呆的大吼道:“关平,你在做什么?”
大汉以孝为先,现在见关平如此侮辱他爹的尸体,就算性格懦弱,也忍不住冲着凶煞的关平大吼一声。
“看看你父亲是真死假死。”
一说这话,厅内众人全都不言语了,只是盯着关平的动作。
吾桀倒是暗暗摇头,看着样子,关平也不是士燮的贵人。
如此这般羞辱长者的尸体,士家对于关平的态度,绝对会转弯。
没有尸斑!
关平看法医秦明的时候,作者老哥亲自在小破站上号。
科普过尸斑的形成,大致是人死后两到四个小时会出现。
稍微晚点,六个小时左右也会出现了。
只要是心脏不在跳动,体内血液缺乏动力循环,透过皮肤会呈现暗红色以及暗紫色斑痕。
如果是仰面平卧的尸体,尸斑出现的位置在枕部、顶部、背部、腰部、臀部两侧以及四肢的后侧。
现在关平划开士燮的衣服后,发现没有尸斑。
这就说明士燮是假死!
否则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
现在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过去了,讲道理士燮真死了,指定会出现尸斑。
关平又上手用力按了一下士燮的背部,感受一些尸僵的形成。
也就是俗话说:人都死硬了,你还救个屁啊!
结果士燮身上也没有体现出来。
像这种手法,在南宋洗冤录当中都有论证,也是后世法医验尸的重要手段。
关平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法医说的话了。
可人家不止是理论派,还是实践派的,说出来的应该是真实的。
如果没记错,那关平就觉得只有一个答案。
士燮没死,或者是陷入了假死的状态!
士徽瞧着关平在沉思,一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爹没死!”
关平示意一旁的士祗把他爹的身体给正过来,免得菊花冲着大家。
“啊?”士祗瞪着眼睛,不知所措:“没死?”
“哎,神了,真神了!”
士徽彻底信服了,关平可是没有跟赵达提前联系,而且叔父也未曾与关平说赵达所言之事。
现在关平作出了这种判断,当真是应和了赵达之前的话语。
士䵋瞧着自己这侄子的话,怎么就那么想要锤他一顿呢!
士壹一听这话高兴的差点跳起脚来:
“听听,你们都听听,我师兄他说没死,那我大哥就是没死,当真是神仙子弟啊!”
赵达看向关平,同样露出不解之意。
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步骘坐不住了,站起身来:“你说士郡守没死?”
“对!”
“那为何没有呼吸?”
“兴许是心跳累了,它想要睡一会。”
小姐駕到 絲絲寶貝
关平耸耸肩,他记得有人心脏停了,过几个小时又活过来了,谁能想到。
反正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众人再次被关平的话给镇住了,谁都清楚,若是心停止跳动了,还能活,有这种人吗?
没心根本就活不了!
“胡说八道。”步骘气的乱甩袖:“就算你会些许医术,也勿要如此诓骗我等。”
他知道关平是会医术的,否则周泰那十斤马粪岂不是白吃了!
“我求着你信了?”
“我步骘平生最看不惯你这等用神诓骗百姓之人。”
关平瞥了一眼士燮,敲了敲他的心脏道:“打工人,该起来上班007了。
要不然你就要被迫与世长辞,以后得没得新鲜氧气可以洗澡了!”
莫不是咒语?
士壹看着关平,打工人等于无量天尊吗?
好奇怪的说辞。
“咳咳咳!”
关平说完之后,士燮就跟诈尸了一样,坐起来疯狂的咳嗽。
这一个动作就把他的几个儿子兄弟吓得,往后齐齐跳了几步远。
说实在的,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吓人!
錯嫁太子妃
说死就死,说活就活!
这是人该干的事情吗?
“活了。”士壹率先反应过来指着自己大哥大吼道。
“父亲真活过来了,贵人就是关平!”士祗流出了幸福的眼泪。
士䵋瞠目结舌,此时此刻三观震碎了一地。
步骘与吾桀皆是从对方眼里看出了震惊,这他妈的是真事?
赵达摸着胡须微微一笑,对于自己的测算根本就没怕失误的。
只不过这个贵人是关平,正是他所希望能够见到的。
如此一来,主公掌控交州,想必也会更加容易一些。
如果士燮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的话,他就知道该怎么做。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如此容易,对于关平所掌握的算学,赵达只知道同宗赵爽说关平在他之上。
现在看来,应该是他也推断出来,士燮没死,所以才会当众说出来!
此子,果然是深藏不露。
关平瞧着士燮这番动作,也是被吓得一动不动,方才他所掌握的理论是理论,可真没实践过。
现在猛地见一个人诈尸,自己身体上的汗毛也是当即就起来了。
太他妈的吓人了,刚才自己只不过随便想要装个逼,转身就走的,哪成想士燮的心脏如此听话?
只不过关平要维持自己英勇果敢的形象,才没有跟着士燮的儿子,齐齐后退一步,躲避诈尸的情况。
而且关平觉得自己幸亏把倚天剑插进剑鞘了,否则应激反应之下,说不准一剑把士燮砍死。
让他假死变成真死!
“神了,嗨,真神了哎。”士徽忍不住上前看着关平大吼道。
他甚至想着能不能当关平的徒弟。
要是再有这种能够起死回生的机会,他也愿意!
士家在交州就是土皇帝,什么富贵生活没有享受过?
府中为何养了这么多道士和尚,还不是精神空虚,所以想要往玄学上发展,探知。
现在眼瞅着关平这个神仙子弟的光环在不断的加持。
一下子就让士徽看到了新的希望!
再看看关平这番泰然自若的姿态,明显就是心中有底,一切都尽在掌握当中。
士徽佩服不已。
“师兄,你方才念的是咒语吗?”士壹的声音当中透露出一丝颤音。
实在是太过震撼。
震撼他妈了!
死而复生?
竟然发生在自己大哥身上。
士壹仔细回忆,关平先是在大哥背后按了一下,又敲了敲心脏的位置,然后念了句咒语。
大哥他就猛然醒过来了,听听大哥的咳嗽声,是多么的铿锵有力!
服了!
士壹内心狂喜,他也是本门弟子,将来有机会能够学到神仙的仙法。
夢幻科技公司
一想到这个,他感觉自己血液沸腾,激动不已。
士燮猛烈的咳嗽之下,抬起头,看向大嚷大叫的儿子们。
此间到底发生了何事?
还有他们围绕的这个剑眉星目的人,是何人?
士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只听到赵达说他今日必死,结果他好像是死了。
嗯?
士燮愣在原地:“我已经死了?”
否则自己的儿子们怎么会围着一个陌生人大喊大叫,完全不理会他这个当爹的呢?
一定是这样!
士燮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真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竟然如此不孝。
连自己的尸体都不知道收敛,反倒询问那个陌生人,收徒不收徒得事情。
就连最为孝顺的老二,也是如此德行,枉我看错了他。
还有三弟士䵋在一旁也是紧紧盯着自己眼前这个陌生人。
士燮灰心了,没成想自己死后,士家子弟竟然是这般的不堪。
不仅让他想到了齐桓公要死时的处境。
果然人心思变,更何况自己已经死了呢!
“父亲。”士祗见自家老爹止住了咳嗽,急忙上前扶住士燮笑道:“父亲。你觉得身体怎如何?”
士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