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721优美小说 左道傾天- 第三十三章 轮空,刺探军情【第三更】 -p1AneK

左道傾天

小說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第三十三章 轮空,刺探军情【第三更】-p1

我们就这么恶心么?
婚久必合 笙歌未晚 你特么只是一张马脸,就只是长!
心下一阵惊喜之余,很主动迎了上去:“余莫言?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更骂得所有参赛学子人人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将签一亮。
左小多拿着第一根签,连看都没看,径自回到本方队伍座位坐下了。
抽签结果。
“是啊。”
别人说这句话,李长明可以一笑置之。
十位队长站在台上,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尴尬万状,手足无措。
这特么的开始周云清道歉还能听出来点诚意,但后面的九个家伙那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来拜谢我们是怎么回事?
“有啥不好的,快走吧。比赛快要开始了……”罗艳玲拉着余莫言就走了。
这是在变着法的恶心我们吗?!
说着,黑瘦的脸上显出几许为难。
凤凰城二中,轮空。
【大家来几张推荐票啊,有些少啊,一会还有第四更。】
左小多紧急分布任务:“都去看热闹,通过这场比赛,希望可以进一步窥破几支队伍的虚实。我去看潜龙与驻军店之战;龙雨生万里秀你们小两口去看丰海对凤尾之战;李成龙你去看阳洛对苍山;余莫言,你负责水城对南蓟,李长明,剩下的那场归你,我可告诉你李长明,你要是睡着了,我特么活活的吞了你!”
抽签结果。
“不错不错。这是风气问题,的确不容小觑。看来以后高武,要重点抓一下这方面的教学了。”另一位高武教师深深点头。
阳洛一中,对苍山一中。
“而且各位老师还是常年累月这样为了学生如此付出,学生这样一想,真心觉得老师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这个工作看起来不难,但详细分析,谁能知道其中付出的心力,实在是远远超过激烈战斗的无数倍,未必就比在日月关战斗省心……”
这是在变着法的恶心我们吗?!
这样,就可以更加从容的应对了。
你们俩这么懂事你们咋不上天呢?
左小多咬牙切齿的威胁了李长明一句,登时将李长明吓得两眼圆睁,睡意全无!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这次没有礼貌,乃是我周云清终生污点! 劍鶴 花不插的牛糞 等回到水城,一定去老校长勿回塔面壁,自领责罚!”
“长此以往,只余尚武成风,却忘了尊师重道,失了敬畏之心,将会是整个人类的灾难!”另一位老师看得更为长远。
你是夫君又怎樣 【大家来几张推荐票啊,有些少啊,一会还有第四更。】
这样,就可以更加从容的应对了。
周云清神色清朗,四面鞠了一躬,昂首下台。
水城一中,对南蓟一中。
随即,无数人都在心中咒骂不已,更有许多人心里酸溜溜的羡慕。
“多谢老师们,我,知错了!”
潜龙一中,对驻军店一中。
左小多一如既往的嘴甜如蜜,屁颠屁颠的上前去套近乎:“以各位老师的高深修为,来看我们这些小孩子玩闹一般的打斗,其实是无聊至极的吧,偏偏还要认真观看,认真分析潜力所在,优劣之势,越发的难为了。”
而不是大!
你们俩这么懂事你们咋不上天呢?
抽签已毕,五个比赛场地,等候对战双方入场,各自比赛场地的裁判,也纷纷到位,严阵以待。
谁敢说容易,直接把他牙打掉!
“左小多?”马长思对于左小多印象非常好,甫一照面就笑了出来,一张长长的马脸几乎笑出来一朵花。
“有啥不好的,快走吧。比赛快要开始了……”罗艳玲拉着余莫言就走了。
周云清神色清朗,四面鞠了一躬,昂首下台。
而罗艳玲惊喜的看到,自己很看好的余莫言,正在向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貌似……要去看其他场比赛?
“哇!”
特么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那上面亮光闪闪的‘11’字符夺人眼目。
余莫言松了口气,不用自己先开口就好。
“好!”
这特么的开始周云清道歉还能听出来点诚意,但后面的九个家伙那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来拜谢我们是怎么回事?
“而且各位老师还是常年累月这样为了学生如此付出,学生这样一想,真心觉得老师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这个工作看起来不难,但详细分析,谁能知道其中付出的心力,实在是远远超过激烈战斗的无数倍,未必就比在日月关战斗省心……”
左小多郑重的鞠躬,道谢。
特么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左小多一如既往的嘴甜如蜜,屁颠屁颠的上前去套近乎:“以各位老师的高深修为,来看我们这些小孩子玩闹一般的打斗,其实是无聊至极的吧,偏偏还要认真观看,认真分析潜力所在,优劣之势,越发的难为了。”
左道傾天 “好!”
而罗艳玲惊喜的看到,自己很看好的余莫言,正在向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貌似……要去看其他场比赛?
“你过来找我?”
谁敢说容易,直接把他牙打掉!
而罗艳玲惊喜的看到,自己很看好的余莫言,正在向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貌似……要去看其他场比赛?
旁边的六位裁判齐齐的满脸无语。
李成龙翻个白眼:“左老大出手,只有他自己在那挑,抽不到轮空才叫见了鬼……没见他回来就坐下了?连看都没看?”
但是左小多知道,绝不是。
这特么的开始周云清道歉还能听出来点诚意,但后面的九个家伙那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来拜谢我们是怎么回事?
十位队长站在台上,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尴尬万状,手足无措。
抽签已毕,五个比赛场地,等候对战双方入场,各自比赛场地的裁判,也纷纷到位,严阵以待。
特么的运气怎么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