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张全一提及灌江口兵马,让管仲和田骈松了口气,灌江口草头神威震诸天万界,郭、直二将虽非真仙帝君修为,却已经接近得很了,就眼前琼苑中激斗的八仙里,何仙姑、普济仙人都不一定能胜得他们,下界那帮子峨眉青城的二代、三代地仙,没一个是他们的敌手。
但也仅仅是稍微松口气而已,如果郭、直二将不出手呢?如果峨眉青城还请了更多修士助阵呢?这都是说不好的事。
见他二人还不放心,张全一又补充道:“何况,巫山神君也是帮他的,神君的本事如何,咱们不清楚,但总不会差到哪儿去,至少比贫道高明。”
不说这话还好,说了这话,管仲却有点不安了:“张道友飞升得晚,有些事情不太知道,巫山神君道行不差,却不通斗法,甚至不会斗法,她从来就没有出手斗法的机会。”
张全一失笑:“是贫道孤陋寡闻了,见笑见笑。其实也无妨,就算郭、直二将和神君都不出手,也不用担心,八仙门人弟子已经下界去了,有他们相助,就不用担心小顾太师以寡击众了。”
话虽如此,管仲和田骈却还是决定下界助战,他二人简单商议之后,决定先去东胜神洲的潜山,将范蠡、文种、孔安国和王子芝一并叫上,合起来便有六位地仙,这股力量算得上相当厚实了。
两仙也没心思再看——再看也看不出新花样,八仙稳占上风,获胜是早晚的事情,峨眉青城诸仙不过是苦苦支撑而已。
向张全一和冷谦匆匆道别,管仲和田骈立刻离开琼苑,飞走时管仲眼尖,赶巧瞥见琼苑边上一座小丘,丘顶趺坐一个神将,管仲连忙落下去:“毕元帅也来了?”
寒暄两句,管仲直接邀请:“顾怀仙要被峨眉青城欺负了,毕元帅帮不帮忙?”
重生本人就是豪门
毕应元是万神雷司的元帅,同时还是幽枉真司的总司,和东华宫幽冥司交道极多,如今的幽冥司,司殿就是普济仙人,因此,毕应元此来除了围观,还有声援之意,找机会偷冷子帮一下。
管仲请他帮忙,毕应元自是同意,只不过他本人不好下界:“本帅总领万神雷司,职在窍要,轻易不好出去,不过倒可以安排人手随二位下界。”
说着,向身后招呼,将站在树顶的两个部将招过来,正是蛮雷将军和缚邪将军。
“顾怀仙是不是咱们的好朋友?”
“必然是!”
“元帅说是,那就是!”
“好,朋友有难,帮不帮?”
“必然要帮!”
“元帅说帮,那就帮!”
“如此,你二人除去甲胄,随管将军和田司命下山。该斗法时斗法,只不要声张。”
凑上蛮雷和缚邪两个实力强悍的帮手,四仙赶往南天门,准备先去东胜神洲。
来到南天门时,通路却被阻挡,也不知有多少仙神猬集于此,比琼苑中观战的还多,当真是车水马龙,将南天门堵得水泄不通。
这是什么情况,莫非这里也有人斗法?
田骈着急,当先往前挤,引起了不少仙神的不快:“挤什么?”
“碰着老夫了,留点神!”
“有什么好看的?”
“都成仙了,怎么还跟凡夫俗子一样爱瞧热闹?本尊飞升三十年,发现天上地下怎么都一样啊,国人这点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呢?”
“你以为有什么不同?老夫飞升八百年了!你才三十年……”
“行了,少说两句,这是监坛管将军,人家飞升两千年了!”
管仲人头比较熟,还是他出面不停赔礼道歉,这才挤出一条通途,来到南天门前。
只见南天门前堆着大量修士,比之刚才,秩序却井然得多,再向往前,却被值守南天门的天兵天将拦住。
“劳驾,为何不让走动?”管仲询问一名天将。
那天将识得管仲,解释道:“桃源洞聚集大批修士下界,这不是正在等待一个一个通过。”
田骈比较着急,勉力从后面挤出头来询问:“他们自下他们的界,为何要我们等?我们有急事要往东胜神洲,劳驾给过一下!”
那天将道:“你没见那么多人么?都要下界的,哪里还有门给你通行?都等着吧。”
田骈问:“他们去哪个界?”
那天将道:“三十三天、四大部洲,各处天门全都排得满满的,哪个门都走不了,你们不是想去东胜神洲?我看看名册……六百九十多人,等着吧。”
田骈急道:“让他们一起进去不就完了?凭什么让我们等?”
旁边一个插嘴道:“桃源洞说了,要挨个过审。”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管仲和田骈都没听明白什么意思,问那天将,那天将解释了不知多少回,此刻已经懒得再解释了,甩手离开,去别处维持秩序。
刚才插嘴的仙吏一边解释一边抱怨:“管将军不知,桃源洞的仙吏说了,他们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不知晓为何那么多修士集中在这两日下界,为防出事,每一个下界的修士都要挨个过审,询问究竟……当真岂有此理。”
管仲和田骈都呆了呆:“桃源洞出什么问题了?”
那仙吏冷笑:“谁知道?我在这里排队两个时辰了,只听说他们过审的结果是,这帮子修士说要下界体察诸天风物、体悟道心,简直莫名其妙!”
旁边也有很多仙官仙吏七嘴八舌起来,都说桃源洞行事太过霸道云云。
听了片刻,管仲和田骈若有所悟,别人搞不明白,他们两个却琢磨出滋味来了,回头征询万神雷司蛮雷和缚邪,两位将军的意见也比较一致:恐怕这是广成真人出手,助峨眉青城一臂之力,防止八仙调人下界。
蛮雷和缚邪的建议是,那么多仙神被阻在南天门不得进出,群情激愤,这是可以利用的力量。这个建议得到了管仲和田骈的赞同,于是蛮雷将军当即大喝:“进不能进,出不能出,如此霸道,我辈岂能受之?诸位同僚,咱们冲出去,愿去哪里便去哪里,旁人哪里管得着!”
缚邪将军高呼:“道友说得不错,咱们冲出去!”
田骈呼应道:“走啊!”
管仲振臂,刚要出声,却见南天门前一片寂静,无数双眼睛望向自己等人,目光似乎……满是同情和怜悯?
正惊诧时,就见一条绳索转瞬而至,将蛮雷将军绑住,提了出去,扔在南天门的柱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