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6as精华都市小说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第四百七十三章 南下分享-u4jh3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白浪建立的依旧是封建王朝,生产关系与前朝并没有什么改变。此人的王朝乃是谋篡而来,先天之上本来应该是要么跟大宋一样由于有问题所以对士林舆论比较软弱,所谓“与士大夫共天下”,要么干脆丧心病狂学鞑子滥搞文字狱,高压压迫个几代。
然而白浪却两条路都不走,言论上民间几乎是肆无忌惮管制非常松,偏偏朝堂之上却一点点的乱动也没有,白浪说啥就是啥,虽然他不怎么提议但是他每一次说的话都是真正的天条一般。由上到下并没有什么敢于反对敢于阳奉阴违的。
重生之贖愛
史上最牛駙馬爺
这是开国的武皇帝才能拥有的权威,白浪一人压一国,单纯以恐怖的武力就达到了这个程度。他强悍到甚至懒得向前朝的两位先帝身上泼脏水,完全懒得掩饰自家谋篡得来这个天下的事实。朝堂之上虽不能说,但是白浪直接言明若是谁想“拨乱反正”,欢迎来打。
兇案謎局:被詛咒的十字架
你不当官在民间说没关系,你不服拉起杆子造反白浪也欢迎,只不过届时被白浪击破了杀全家也莫要求饶。“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造反杀全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白浪就这样高坐于朝堂之上,静待那些敢于反抗他的勇士。
可惜一个也没有。
不但没有,他的名声居然还他妈的好的出奇——虽然这货乃是谋篡而来,但是他的名声现在快要追上李二了……首先是干掉了大批地主官僚,等同是重新分配了北方的土地,再度造就了大批的自耕农。然后官绅一体当差纳粮,消灭了大部分的免税特权阶级,使得土地兼并的趋势也放慢了不少。
邪王盛寵腹黑小嬌妻
这两样加在一起,哪怕白浪仅仅只是免掉了人头税,田税粮税一如前朝,但是就被人认为是轻徭薄役……而他事情基本都丢给内阁去做,又让他被认为是圣天子垂拱而治……倒是军队被他分成了中央军、郡兵、边兵并且重新开启了全民农闲时候接受训练当兵并且重新开启义务兵役这个情况被认为是倒退。
只不过没人敢劝白浪罢了,这位武皇帝可是杀人如麻的。左右不过是丘八事宜,皇上喜欢搞就让他搞去吧。
反正原本的喝兵血的行为现在没了,那帮家伙已经脑袋都成骷髅了。精简之后的兵额现在是实额,相比之下花费的钱还少了不少呢。朝堂上的臣子们现在最关心的是白皇上你能不能多找几个美人呆在后宫?初一十五的大朝会出来见见大家就行了,每天召见下内阁小朝会也足够了,多余的时间待后宫生孩子最好啊。
这位皇上说什么也不待紫禁城,就是住在西苑——至于他时不时地将紫禁城里的先帝妃子什么的召唤去西苑,这种行为大家就当没看见好了。甚至白浪草草地将两位先帝埋一个皇陵里面——还是先先帝的,这种事情大家也当不存在。
朝堂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不在南朝伪朝上——那个朝廷现在条条块块大家争权夺利,怎么看也是东晋的样子,一副药丸的表现。而新朝的白皇上又是天下无双的猛将,渡江一击之后那伪朝怕就是灭了,这天下不过五年定然一统。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白皇上到现在都没有子女……
千金歸來
这个问题太严重了,两位王爷如今刚刚大婚不久ꓹ 他们的妻子皆是知书达理音容兼美的官家小姐——本来是想要皇帝选妃的时候送入宫中的,没想到这个皇上不但不用太监ꓹ 甚至连选妃都停了。这就很尴尬了,好在还有两位王爷可以联姻。
絕世劍修
哆啦A夢之重生出木杉英才
白浪这位皇上,现在人看他是十分矛盾的ꓹ 这人真的在搞女人方面跟阿瞒以及高家简直一票货色,但是他偏偏就没有广泛在朝堂跟民间选秀女ꓹ 甚至在年节赐宴时候外命妇入宫觐见皇后的时候,这位皇上也是从来不出现免得有风言风语的。这一点上反而立身极正ꓹ 跟他瞎搞先帝妃子摆在一起看ꓹ 还以为是两个人呢。
大婚不久,两位王爷的王妃都已经有了身孕,就皇上的后宫屁也没有一个。而两位公主的婚事眼下还没有谱——以两位公主的武力,怕是一般的将门子弟都还吃不住。白浪这两位“妹妹”,相貌嘛可以说是中等偏上,但是尚未成年之时身高已经在不少男子之上了。
这两个十六岁,身高在白浪看来不过一米六五ꓹ 但是此世的男子矮小的更多哪……日后成年怕是能长到一米七五左右,这样的话大部分男人还没她们高。而且双臂皆有千斤之力ꓹ 单论武艺的话甚至比之白豹白彪都不遑多让。
这两位公主皆是弓马娴熟ꓹ 整日里飞鹰走马完全一副野丫头的样子ꓹ 而且脾气硬朗——这是真正随大哥冲过战阵ꓹ 于战阵之上杀过不少人的女将军。新朝也没说过驸马都尉日后没有前途,这一点反倒是有点像汉唐之时ꓹ 所以两位公主虽然抢手ꓹ 但是到底嫁哪个还真不知道。
皇上看来是准备让她们自己选。
鳳在上一寵夫成癮
南朝现在传来的情况是四个字ꓹ “醉生梦死”,而白浪听了之后也只是说了一句话ꓹ “清歌于漏舟之中,痛饮于焚屋之下,而不知覆溺之将及也,可哀也哉!”听到的人倒是蛮惊奇的,这位皇上居然还有这等文字水平?
三年,天下大治。朝廷岁入远过前朝,仓库之中也已经粮草齐备,白浪麾下各军皆已经训练准备完毕,随着一封诏书,白浪亲率大军南下直抵长江。“吊民伐罪!混一天下!”随后白浪嘿嘿笑着,“一衣带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哈哈哈哈。”
我在床下等你
随后他挥舞马鞭一指,“渡河!”
长江是不可能投鞭断流的,而且白浪带来的军队也不算多,本部精骑五百余众三千,其他的就是隶属两位王爷跟两位公主的兵马了。这些年来江北一直在打造战船,只不过三年时光没能造出多少,何况还要面对南朝水军时不时的突袭。
南方水军在江面上横行,他们不敢上岸但是可以将江水之中的北朝战船击沉,于是造船之地只能将船停在湖中,而江口水闸放下布设重兵,唯恐江南水军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