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7ky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笔趣-第六七五章 戰神刑天的報酬閲讀-gha1o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
不庭山上,到处都残留着破败的痕迹。
少林武僧在異界
王也盘膝坐在当初天破洞的地方,不声不语。
远处,是人族一众武帝,再外面,是李世民等人。
再远处,广成子等武帝聚在一起,他们并未离开大荒,不过也并未对人族动手。
一众武帝徘徊不走,在王也发话以前,人族也只是枕戈待旦,并未离开。
“副帅,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干等着吗?”程咬金压低嗓音,有些着急地说道。
他天生嗓门道,饶是压低了声音,周围十几米之内,也是人人都听得到他的声音。
“还能有什么办法?”李世民无奈地说道,看着王也的背影,充满了担心。
李秀宁失踪,他这个当哥哥的也不好受,王也和李秀宁,这么多年聚少离多,眼看着就要苦尽甘来了。
现在自己妹妹失踪不见,生死不知,换了是他,也有些接受不了。
数月时间,转瞬即逝。
广成子那些武帝,似乎把大荒当成了闭关之所,一个个径自修炼,完全无视人族的存在。
暗刃無雙
也不是没有人试图去打扰王也,不过都被广成子给挡了下来。
一个广成子,或许不能让这些武帝多么忌惮,但是蚩尤分身一直没有走。
更何况,战神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大荒,就站在王也身后不远处。
谁也摸不准他的想法。
就这样,各方相互忌惮之下,大荒反倒是陷入了一种奇特的宁静之中。
这一日,一直枯坐不动的王也,忽然睁开了眼睛。
錯入豪門嫁對郎
他眼中一瞬间闪过无数情绪,表情变得十分复杂,片刻之后,他恢复正常,面无表情地长身而起。
王也一动ꓹ 远处那些武帝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保护王爷!”
李世民等人大喝道。
人族武帝,纷纷起身ꓹ 挡在了王也身前。
“诸位,我等并无恶意。”广成子上前一步,开口说道ꓹ “我等留在大荒,只是想与王道友聊一聊。”
“这些天ꓹ 我等对大荒,可是丝毫未犯ꓹ 这ꓹ 还不够表示我们的诚意吗?”
“哼,有人闯进你家,没有破坏你家,你就要对他感激不尽?”李世民冷冷地道,“是敌人是朋友,我大荒可不傻!”
“世民兄,让他们过来吧。”王也的声音传来。
李世民狠狠瞪了一眼广成子ꓹ 让开了道路。
广成子也没有和李世民计较,大袖飘飘ꓹ 和众武帝一起来到了王也的身前。
“广成子ꓹ 你想聊什么?”王也看着广成子ꓹ 表情不变ꓹ 冷冷地说道。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广成子沉声道,“那黑洞后面ꓹ 是什么地方?为何那女人ꓹ 能穿过那黑洞?”
王也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痛苦。
“你问了这么多问题ꓹ 其实只有一个。”王也冷声道,“我说了ꓹ 诸天万界背后,还有一个真实之界。”
唯一修道者 吳一文
“那黑洞后面,就是真实之界?”
“或许是,或许不是。”王也摇摇头,“我没有去过,所以并不知道。”
“至于为什么有人能过去,那是因为造化玉碟!”王也沉声道,“诸天万界和太虚星域加起来,也只有那么一块造化玉碟,现在造化玉碟已经没了,没有人再能去往真实之界了。”
“造化玉碟是你给弄没的!”一个武帝大喝道,“姓王的,你把我等叫来,是为了你那劳什子的英雄大会!你可是说了要把造化玉碟拿出来让大家伙参悟,现在没了造化玉碟,你如何向大家交待?”
“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王也冷冷地说道,“你若有什么意见,给我吞回去!大荒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姓王的,你这是把人族置于万劫不复的地步啊。”另外一个武帝冷声道,“你真以为,你们人族有了与这万界万族抗衡的实力?”
“我告诉你,你若是不能给我们一个交待,人族,也就不必存在了!”
一道道强横的气息冲天而起,人族武帝之下的所有人,全都瑟瑟发抖。
李世民等人面目变得狰狞无比,他们拼尽全力,不让自己倒下!
死就是死,想让我们认输,那休想!
众人嘴里发出怒吼之声,人族之脊梁,不弯!
“你们若要战,那便战!”王也冷声道,“人族,没有怕死的孬种!”
半響歡 愛寫的南希
“各位稍安勿躁。”广成子站了出来,拦在双方中间,大声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广成子,我们给你面子,这么多天一直等他醒来,但是你看他的态度,完全不把我们当回事!”一个武帝怒道,“便是轩辕黄帝和九黎蚩尤,当年也不敢如此慢待我们,他算什么东西!”
“是吗?我们记得,我当年也没给过你好脸呢?”蚩尤分身悄无声息地出现,看了那武帝一眼,不屑地说道。
重生名流巨星妻 藍丁丁
“就凭你们一群贪生怕死的酒囊饭袋,也配让我九黎新主给你们一个交待?”蚩尤分身身上的杀气爆发,冷喝道,“滚,要么死!”
“蚩尤!”那武帝大感被侮辱,怒喝道,“你还以为现在是当年吗?你现在,未必是本座的对手!”
“聒噪!”
一个声音冷冷地道,接着一道耀眼无比的光芒,朝着那武帝,当头劈落。
那武帝心中大骇,身上神光爆发,一把大刀出现在手上,朝着上方劈了过去。
“轰隆——”
雙絕天下
一声巨响,那武帝七窍流血,整个人倒飞出数百里,勉强稳住身形,张嘴又是喷出一口鲜血。
“刑天!”那武帝怒吼道,“我又没有招惹你,你为何对我出手!”
“你再敢废话,我现在就斩了你!”
战神刑天冷哼道。
他无头的身躯,来到王也和蚩尤分身之前。
“你现在只是一道分身,不是我的对手。”刑天仿佛看了蚩尤分身一眼,冷冷地说道。
“是吗?”蚩尤分身表情淡然,“我确实杀不了你,不过让你付出点承受不起的代价,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你一定要拦我?”战神刑天身上的战意冲天而起。
空间震荡,轰鸣之声乍起,那战意,直接将众武帝的气息全部冲散。
一众武帝全都是心中骇然,他们可是足有近二百人,战神刑天一个人的战意,竟然已经隐隐比众人加起来都强。
他,真的强到了这种地步吗?
“我在这里,不会让你伤他。”蚩尤分身摇摇头,说道。
“那你可以放心,我不会杀他。”战神刑天冷冷地说道,“我若要杀他,他活不到今天。我若要杀他,这诸天万界,也无人能救得了他。”
战神刑天傲然无比。
王也沉默不语,他与战神刑天交过手,以战神刑天当时表现出来的战力,王也自忖就算不是对手,保命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现在,他看得出来,战神刑天比之前更强了。
如果真的再次交手,自己能否保命,还真的是不一定。
不过王也也不至于就怕了战神刑天。
“战神,你意欲何为?”王也冷冷地开口道。
“我要知道真实之界的所有信息。”战神刑天冷冷地说道,他手一扬,一道流光飞向王也。
王也伸手接住,脸上露出愕然之色。
“这,是报酬!”
王也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复杂,如果战神刑天威逼他,他便是战死当场,也未必会说什么。
但是他现在给出报酬,倒是让王也进退两难了。
尤其是他给出的报酬,是王也无法拒绝的!
短短时日,战神刑天,竟然真的把创世青莲的部分给凑齐了!
“你不是想去太虚星域吗?”王也神色复杂地道。
“太虚星域,我已经去过了。”战神刑天冷冷地说道,“那里,不是我想找的地方。”
“你去过了?”王也眉头微微一皱,“好,这报酬我收了!”
“战神,你且在大荒逗留一段时日,我保证,会让你满意。”
战神刑天深深看了王也一眼,他没有头颅,不过他的动作,确确实实给人这种感觉。
“好。”战神刑天说道,身形一晃,径自落到不庭山边缘的一座巨石之上,旁若无人地坐了下来。
蚩尤分身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王也,并没有说话。
“广成子,你留在大荒,也是为了真实之界吧?”王也看向广成子,问道。
“王道友,我和众位道友,只是求道心切,对人族,其实并无恶意。”广成子开口道,“我说句难听的,我们如果真的动手,就算是战神刑天和九黎蚩尤的分身,也是护不住人族的,当年的轩辕部族和九黎所属,都烟消云散了,人族比之他们,又如何呢?”
“我倚老卖老,说句真心话,真实之界的事情,我们以前也是略有耳闻,只是无法置信罢了,不过今次亲眼看到,大家已经深信不疑。”
“既然知晓了真相,那你说,我们如何能够放弃?”
“太虚星域一个子虚乌有的谎言,就让我们这么多年来苦苦追寻,王道友你觉得,距离真相这么近的时候,我们岂能退缩?”
“话既然挑明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吧。”王也目光从众武帝身上扫过,“太虚星域是近道之地,这一点,其实并不是谎言。你们可知道,为什么太虚星域,和诸天万界是分开的吗?为什么它不是诸天万界的一部分?”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如果说诸天万界哪一界距离真实之界最近,那就是太虚星域!”王也沉声道,“当然,这个近,也是你们终其一生无法跨越的,就算是去到了太虚星域,超脱,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还是那句话,想要离开诸天万界,只有造化玉碟可以做到。”王也看着众人,说道,“造化玉碟已经没了,再想离开诸天万界,任你修为再高,也是休想了。”
“那你说的岂不都是废话?”一个武帝冷冷地说道,“姓王的,你可知道,当一个人彻底没有了希望的时候,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吗?”
所有武帝的脸上,都露出狰狞之色。
这些武帝,为了超脱的机会,这些年一直在隐忍,为了这么目的,他们甚至贪生怕死的闭关不出,就怕寿元流逝太快。
现在有人告诉他们,超脱的机会只有一个,并且被人拿走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是超脱不了的。
这让他们如何接受?
千万年来苦苦追寻的东西没了,他们的人生,也就彻底失去了希望,这种情况下,他们可是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别说人族只有蚩尤分身在,便是轩辕黄帝重生,九黎蚩尤再来,便是当年三大部族高手齐聚,也是无法阻止他们发泄心中那股绝望的。
两百个武帝,足以让人族毁灭无数次了!
听到那武帝的威胁,王也得表情并没有变化太多。
聚魂棺
“我只说凭修为无法离开诸天万界,我什么时候说不能超脱了?”王也冷冷地说道,“所谓超脱,不过是让人拥有离开诸天万界,去往真实之界的能力,这个能力,可以是修为,也可以是其他别的东西。”
“造化玉碟是天地同源之物,诸天万界,确实只有一个。”王也继续说道,“但是我没说,它不能仿造!”
“什么?”众武帝同时色变,“你能仿造造化玉碟?”
怪不得大家大惊小怪,造化玉碟是什么东西,岂是人可以仿造的?
“一模一样的,自然是不行的。”王也摇摇头,“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肉身离开诸天万界,我也做不到,但是送你们的意识去往真实之界,我现在就有把握。”
“我去!”一个满头白发,浑身充满腐朽气息的武帝大声道,他寿元马上就要耗尽,虽然不知道意识去往真实之界是个什么意思,但是他愿意用仅剩下的寿元赌一把。
“你想去我就送你去?”王也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
“好说,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王也开口说道,远处的程咬金,一脸愕然,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好久以前,自己是不是说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