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t5u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庶族無名 起點-第四百七十章 江東論戰看書-9ew6b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柴桑,周瑜自孙权大营中出来时,面色有些阴翳。
“公瑾!慢走!”鲁肃从身后追上来,叫住周瑜道:“公瑾,主公如今犹豫,也是因那陈默势大,荆州大战方胜,此时若不能遏制陈默气焰,等他吞并蜀中之后,我军焉能独存?”
“此理我亦知晓,但东海水师绝对存在!”周瑜看向鲁肃皱眉道:“此战我军水陆大军齐至,能否攻取荆襄且不提,但若那东海水师自后方杀到,吴会之地必失,到那时,恐怕我军亦要步上刘备后尘了!”
青春,你疼痛地碾過我
“公瑾,你如何确定明军真有什么东海水师?我军已多次派人去往东海乃至渤海一带探查,却未见水师踪影。”鲁肃皱眉道,当初周瑜关注这件事的时候,孙权也有过担心,明里暗里派了不少人去查,但所谓东海水师却从未见到过。
二把手2
母後兒臣累了 韓冰顏
“粮草调运!”周瑜皱眉道:“虽然无法确定明军水师在何处,但当初青州一带却有大量粮草往来,后来似乎是察觉到我军查探,该是换了地方,但从当初粮草规模来看,东海水师至少也在五万,这些年有无增加尚且不知,但这支水师九成是存在的。”
鲁肃闻言眉头微皱,若换个人来说,鲁肃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但现在说这话的人是周瑜,他相信周瑜不会无的放矢。
“但我军在丹阳、曲阿一带亦有驻军,明军就算有水师,成军不过数载,如何能与我江东水师相抗?”鲁肃宽慰道,陆战江东或许不及明军,但若说水上征战,江东自称第二,这天下也没人敢称第一,你要说明军练了几年水军就能跟江东在江面之上争雄,不但鲁肃不信,孙权估计也是这样想的。
“陈默从不会打没把握之仗ꓹ 此番我军主动寻衅,陈默必会以守为主ꓹ 他的水师或许不及我军主力精锐,但留在各郡的都是郡县之兵,真遇上明军水师南下ꓹ 恐怕……”说到最后,周瑜叹了口气。
“如今满朝文武都不愿意打这一仗ꓹ 主公如今力排众议集结重兵,公瑾便是有这些顾虑ꓹ 也该私下与主公说才是ꓹ 何必当众与主公说这些?”鲁肃想了想,觉得周瑜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只是平日里周瑜是很注意这些问题的,怎这一次却一反常态?
“我如何不知?但主公性格虽然宽宏,但一旦拿定了主意便少有回头,此番我也是不得已,才想联合群臣ꓹ 劝主公放弃全力一搏之念,我江东这一仗胜了ꓹ 不出数月ꓹ 陈默便能再度召集二十万大军ꓹ 但若是败了ꓹ 我江东便会元气大伤,不说被那陈默趁机扫平ꓹ 但未来数年之内ꓹ 我们就只能看着那陈默一步步吞并蜀地ꓹ 虎视江东了,如今能挡住ꓹ 但若再过数年可就未必能够挡住明军渡江了。”周瑜叹道。
没错,现在的周瑜有些焦虑,自江陵失陷的消息传来之后,周瑜就一直陷入这种焦虑当中,眼下江东还能挡陈默渡江,但周瑜不保证五年后、十年后都能挡住,如今的陈默势力太过庞大,而且对各地的治理来看,中原在陈默的各种分化打击之下,也已经彻底被陈默所收复,相比于江东而言,现在的陈默已是难以撼动的庞然大物,此番出征,除了跟陈默决战之外,也是希望帮刘备一把,让刘备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谋划蜀地,只要刘备占据了蜀地,江东与巴蜀联手,还能与明军抗衡一二,若只剩下江东或是刘备,那这天下大势就是定局了!
陈默从关中开始就注重民生修养,初期虽然困难,但越往后越顺,正是有关中基业,陈默无论在打袁绍还是跟曹操夺中原的过程中,都展现出极强的后劲儿,现在的陈默,周瑜估计这种二十万规模的战争,哪怕打上三五年,都不会伤到陈默根基,但江东可耗不起,所以此番跟陈默出手,周瑜才建议留下部分兵马防备陈默两面夹击。
唉~
周瑜叹了口气,径直离开了。
鲁肃看着周瑜的背影,回味着周瑜此前说的话,这长江便是阻挡陈默最后的屏障,周瑜的做法未必就是对的,面对陈默,以江东如今的家底,若不倾尽全力,恐怕连跟陈默斗一斗的资格都没有,但在结果出来之前,谁又能说错?
说到底,还是他们已经错失了跟陈默叫板的最佳时机,刘备和孙权这几年也都各自相互算计,互相拖拽,才使双方都没能得蜀地,这么看来,当年还不如让刘琮继任楚王之位。
龙困浅滩呐!江东和荆州这么小的地方,却困住了两条真龙。
回到大堂中,激烈的讨论还在继续,江东一众谋臣各抒己见,对于此番主动寻衅明军,张昭也好,虞翻也罢,对于此举都觉得孙权不太理智,人家都没来惹你,你却主动跑去招惹人家,这不是嫌命长吗?
相門腹黑女
但这些人难道真的不知道,就算陈默现在不来打,等人家休养一段时间之后,再度打来攻势将会更加猛烈。
或许不是不知道,而是这里不少人已经开始为自己谋求后路了吧?
想着这些,鲁肃叹了口气,局势如此,或许这些人担心的根本不是江东朝廷的灭亡,而是自己能借此机会为自己谋得怎样的好处吧。
“嘘嘘~”正想着这些,鲁肃耳畔传来一声轻微的哨响,扭头看去,正看到孙权背后的后堂门口,探出一颗脑袋,朝着他勾了勾手指。
鲁肃看了眼争得面红耳赤的江东群臣,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来去了后堂。
“郡主,有何事?”鲁肃来到对方面前,苦笑道。
“我听说又要打仗了?”来者便是孙权的妹妹,江东小郡主孙尚香。
“跟你有何关系?”鲁肃有些无语,这位江东小郡主,样貌那是没的说,但却不好女红好刀剑,性格……不能算差,但跟大多数人认知中的贤淑女性相差较大,如今都年过二十了,却依旧没人愿意娶,真是……鲁肃、周瑜这些人都替她着急。
作为孙权心腹,鲁肃对于这位小郡主倒不会有多畏惧,只是一看她这般打听,就有些头疼。
驕偶 吳千語
“陈默?”孙尚香目光一亮道。
“嗯……嗯?你想做什么?”鲁肃点了点头,随即一脸警惕的看着她道:“莫要乱来,你那些伎俩,在这等人物面前没用,不对,不准随便乱跑,要打仗了,如今各处渡口已经封锁,切莫乱跑。”
重擊之王 東王一
幻魔獵手
“放心~”孙尚香一脸乖巧的点点头:“不会乱来的。”
“那你还是乱来吧。”鲁肃伸手扶额:“我已跟主公商议,将你许配给陆家,陆家是好不容易才答应的,你可切莫再把人给吓跑了。”
孙尚香闻言脸色有些黑,本姑娘嫁人,还要求着他娶了!?
“正在议事呢,莫要让其他人看到,名声!”鲁肃挥了挥手,示意孙尚香哪凉快待哪去,转身重新回到正堂,继续看这帮人扯皮。
心中却在思索着一会儿如何跟孙权说事儿,周瑜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他相信周瑜的判断,既然周瑜说明军那边有水师,那便一定有。
一群大臣争论了半天也没争论出个结果来,最终不欢而散。
直到众人都离开,孙权才一脸头疼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鲁肃道:“子敬,公瑾如何说?”
“主公都知道了?”鲁肃跪坐在孙权下手的位置,笑问道。
“公瑾很少如此说话,此时这般说,多半是真急了。”孙权点点头道。
“主公英明。”鲁肃笑呵呵的道:“公瑾确定明军有水师存在,至少也是七万水军,不管战力如何,一旦我军将全部精锐调集江夏与明军相争,这支水军无论从何处出来,都能给我军后方造成极大困扰,公瑾也是担心我军没有准备之下,后方被明军所迫,因此方才言辞才激烈了些。”
路過漫威的騎士
“我如何不知?”孙权点点头道:“然眼下情形子敬也看到了,若不能打一场胜仗,这江东人心,恐怕就要先渡江了!”
虽然现在大家只是说战与不战的问题,但有多少人其实已经动了投降的心思?鲁肃都不敢想,说到底,这些江东百官都是为了自身利益考量,又有几人在乎未来孙权会如何?
“那后方之事……”鲁肃看着孙权询问道。
“吾已命贺齐、全琮负责驻守曲阿、丹阳,兵马也是用来镇压山越之兵,也算得上精锐,还有一部分归降的山越兵马,足有五万之众,有这些兵马在,就算真有明军水师,也足以应付吧?”孙权有些不确定的道。
“只是守住江东的话,应该够了。”鲁肃点点头,五万精兵,借助地势,挡住明军水师应该是够了。
“至于荆州之战,还需劳烦公瑾。”孙权叹道,其实这一仗他是想亲自指挥的,但也知道面对陈默这样的对手,他这个从未上过战场的人,恐怕未必能敌,所以还是将指挥权交给周瑜来。
凈魂少女之死亡信件
混沌至尊訣 斷晨風
“主公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