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pey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討論-第629章 安祿山造反的準備工作推薦-ov30l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安禄山和严庄两人,既然已经决定用“造反”来应对当前进退维谷的局势,那就自然要把相应的准备工作做起来了……
具体什么准备工作?
很多……
比如,通过弥勒教,联系塞外胡人,配合安禄山和整个幽州方镇演戏。
当时是天宝十载,安禄山乃是会长安受赏,既然已经带着严庄等人前往长安城了,怎么也得在李老三和朝廷众臣面前露一面才行……
不过,既然是谋反,在长安可办不了这事儿,必须回老巢幽州范阳……
武動乾坤
怎么回去?
这就是问题了,总不能在长安城刚刚受了赏,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奢华程度堪比皇宫的大宅子也住上了,金银珠贝也装在兜里面了,然后转头跟李老三说,不行,我得回幽州……
这不行吧?
人家天子李老三该犯嘀咕了,什么情况这是?难道我这套拉拢的组合拳没有威力?还是安禄山本身“别有怀抱”?
所以,安禄山想回幽州的话,还有什么理由,能够比“塞外幽州不稳”更为合适的?
那这个准备工作就很顺当了,弥勒教派人出塞,替安禄山去联系塞外胡人,在约定的时间,让胡人闹腾一下,好给安禄山一个回归幽州的借口和机会……
再比如,既然要造反,得“清洁”一下自身队伍啊。
别看安禄山乃是幽州、河东的双料节度使,两镇十多万大唐边军都在他麾下听令,那是安禄山站在大唐立场上,是朝廷派出来的节度使,跟着安禄山出征塞外,那叫保家卫国,所以这些边军才听令行事。
但是,如果安禄山要造反,那就是要站在大唐对立的立场之上了,家不是家ꓹ 国不是国!这是要让这些兵将调转刀枪,对着自己的家国动手!
这个“立场”的转换ꓹ 又有多少大唐边军愿意跟随?
这一点,必须弄清楚!
弄清楚之后,跟着安禄山造反、谋求一个“从龙之功”的那帮人ꓹ 那才是安禄山的基本盘,那才是安禄山手上真正的力量。
如何确定?
把所有兵将的这个名单拉出来ꓹ 安禄山跟严庄两人,一个一个地讨论ꓹ 一个一个地审视ꓹ 确定一个初步的名单,然后通过这个名单,动用安禄山在两镇的亲信,以及弥勒教隐藏在这些兵将身边的教众,私下里进行接触,各种威胁、各种妥协、各种承诺,等等阴私事不一而足ꓹ 直到最后全部确定。
在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了。
确定了能够跟着安禄山造反的兵将名单ꓹ 同时也能确定到底有谁不愿跟着他造反ꓹ 对于这些人ꓹ 怎么办?
刷錢人生 沈自華
安禄山一咬牙!
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 紫芯玉
“反正咱们已经联系了塞外胡人ꓹ 不如假戏真做!
明年,天宝十一载ꓹ 我带着这些兵将出塞作战……
他们不是想保家卫国吗?好!我成全了他们!
为国征战ꓹ 战死沙场ꓹ 对他们来说,也这是求仁得仁求志得志!”
严庄点头。
“好ꓹ 我来安排!
联络胡人,确定时间、地点,一战而已!
就算是没有其他的,就算那些兵将身死之后的兵甲武备,也足以让胡人心动了……”
这些准备,都是安禄山造反之前“增强自身”的准备,除此之外,自然还要想办法“削弱大唐”,关于这一点,也有相应的准备。
比如,削弱大唐的军事实力!
所谓军事实力,无非也就是组织,人员,装备等等因素而已。
组织这块儿,没办法,人家就是大唐这个军人,说出大天去,也不能改变人家这个身份,就连安禄山麾下的幽州、河东方镇都有人不愿意跟着安禄山造反,这些大唐军人,在安禄山造反之后,更不会“改变立场”跟着安禄山胡闹,肯定会抄起刀子跟安禄山这个“乱臣贼子”拼命……
人员这块,也没办法,天子十二卫、边军各方面的军事集团,有的鞭长莫及,有的对天子李老三忠心耿耿,安禄山就算能分化拉拢其中一个两个,或者在某一个军事集团内藏进几个“钉子”,也都是影响有限……
邪帝的毒獸狂妃 天魔血
这么一看,从操作难度来讲,最简单的削弱大唐军事实力的方式,就是消耗大唐军事装备的储备……
最萌老公來回滾
简单点儿说,两个字,武备!
后面儿的事儿都知道了……
炸毁长安武库,就是弥勒教替安禄山做的事!
主导人物,就是严庄!
派人去岭南,找到任海川任老道,拿到了道门火药的配方,在隐蔽地方制作火药,随后通过弥勒教的隐蔽渠道送入长安。
发动弥勒教长安分舵邢縡,借重他的情报能力。
发动弥勒教总坛直属的潜伏人员何二,借重他的行动能力。
严庄以弥勒教“军事”的身份居中坐镇,正式开始谋划如何炸毁长安武库。
具体而言……
将道门火药填装进竹节之中制成火器,借助王鉷盗卖武备的途径,送进长安武库,通过内线对长安武库进行详细了解,画出来长安武库的详细地图,依次为基础进行火药布点,最终,成功引爆。
在这个过程之中,将火药送进长安武库,谎称继续盗卖装备,将一部分武备运出长安武库,藏在王銲的府邸之中。
壕妻 淩嬌兒
这是严庄的一步闲棋。
将武备藏在王銲的府邸之中,以备“造反”所用!
按照严庄最美好的愿景来看,等安禄山回到幽州,提大军一路杀到长安城外,再让邢縡忽悠王銲造反,里应外合正好攻破长安城防!要不然的话,以长安城这种一百零八坊组成的大型军事要塞,安禄山得带多少兵马才能成功攻破?
千億總裁,我們不復婚 雲菲
当然,这些都是安禄山起兵造反之前的准备工作的一部分,其他的相关准备还有很多,繁琐,稀碎,不必一一言明。
相对于这些准备工作,安禄山本人,更为关心谋反之后的战略。
“直扑洛阳!”
严庄给安禄山出主意。
“幽州铁骑,独步天下!
河北地又是在你的统领之下……
河北地方上承平日久,除了范阳府周围地域,因为要防止胡人的骚扰一直保持着战备,其余地方早就武备松弛……
只要你提兵南下,就可以让河北官吏望风而逃!
遊戲仙道
最多两月,就可以兵临洛阳!
一旦攻下洛阳,就可以进可攻退可守!
进,进攻长安!
虽然东都洛阳到西京长安,要途径天险潼关,咱们幽州军能不能一战而下并不知道……
但是大唐如今已经不是刚刚建国时候的大唐了。
建国之初,大唐讲究强干弱枝,坐镇长安的天子十二卫,乃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强军。
如今的十二卫,不过人浮于事,其中府兵流散殆尽,长期挂名在十二卫之中的军士,多为长安城中商贾、工匠而已,甚至坊间少年也名列其中,这样的十二卫,如果还能当得起拱卫大唐西京的重任?
这样的天子十二卫,即便大唐派兵驻守潼关,也并非完全不可战胜。
退,在洛阳称帝!
起兵造反,最终目的就是改朝换代!
洛阳称帝,堪称名正言顺,到了那个时候,你坐拥河东地、河北地,以及洛阳为首府的河南地,就算不能短时间覆灭大唐,也足以成就王霸之资,千秋万代,未尝没有可能!”
安禄山听了连连点头,什么千秋万代的,他到是想得不多,最起码,占领洛阳称帝之后,自己能够摆脱如今这种进退维谷的境地,总不至于天天把“死无葬身之地”这几个字挂在脑门子上。
就这样,安禄山和严庄两人,在天宝十载前往长安的途中,不但确定了要用“造反”来应对眼前的局势,连造反之后的应对都考虑好了,剩下的,就是按照计划,安禄山到长安城去受赏,而严庄,开始借用弥勒教进行安禄山造反之前的准备工作。
天宝十载年底,安禄山抵达长安,天子李老三果然对安禄山推食解衣、极力拉拢,对他好得不能再好,不但赐宅,还令满朝文武前去恭贺,好一派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景象。
天宝十一载正月,弥勒教秘密制作的道门火药,也按照计划,通过隐蔽途径进入长安城。
对于安禄山和严庄来说,还有一个意外之喜,那就是一部分火药,在长安城外灞水码头意外爆炸,烧毁了漕粮五万万担,等于从后勤、从经济上,再一次消弱了大唐的军资储备!
天宝十一载,二月,经弥勒教与塞外胡人联系之后,胡人不稳的消息传到了长安城,天子李老三,按照安禄山和严庄两人的猜测,果然,直接派遣安禄山返回幽州,提兵出塞应对胡人!
同时,弥勒教主导的,针对长安武库的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虽然事情因为高明的存在而略有反复,但最终依旧成功的炸毁了长安武库,将大唐积累了多年的武备全都付之一炬!
唯一让严庄没有想到的是,天子李老三仿佛也感受到了阴影之中的危险,亲自下令,调汜水侯谢三郎回京,而且还明令他率领三千淮南铁骑一同返京,以此来肃清长安地面。
这个意外,让严庄的那一步闲棋,也给废了。
因为任海川任老道,与淮南一方搅和到了一起,高明一路追索,谢三郎明察秋毫……最终,提前引爆了严庄布下的这一步闲棋,让王銲在不可能成功的时候提前“谋反”,最后被人家谢三郎率领淮南铁骑不费吹灰之力地平灭。
当然,也不能说在提前引爆“王銲谋反”,一点作用都没有,起码严庄就是借着这一步“闲棋”,想给淮南谢三郎来一个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好让自己借着这个机会成功离开长安,无奈,谢三郎“大唐办案第一能手”名不虚传,在带兵平乱的同时,竟然也没忘了在长安城加强封锁,最终将严庄一举抓获。
不过,所谓积重难返,事情已经推行到这种程度了,即便谢三郎回到长安城,也要继续下去。
安禄山在塞外故技重施,刻意轻敌冒进,三天强行军跑了五百里,直接冲到契丹王账左进,适逢草原进入雨季,一场大雨,彻底浇垮了出塞兵将的士气,而塞外胡人,早就在安禄山的暗中通知下做好了准备,守株待兔,严阵以待,等幽州兵抵达之后,悍然出击,一鼓作气,击垮了幽州和河东军,并且大肆屠戮!
与此同时,作为提兵出塞的实际指挥官和领导人,安禄山已经悄然返回幽州范阳府,并谎称塞外大胜,要向朝廷进献宝马三千匹,以此瞒天过海,送十余名射生手前往河东,一举抓捕了河东节度使府中,跟安禄山不贴心的河东节度留守杨光,并且实际上控制了河东首府太原府。
至此,安禄山,已经彻底做好了造反之前的准备!
可惜,跟他一起谋划造反一事的幽州节度使府掌书记,弥勒教军师,严庄严夫子,因为谢直师徒,最终失落在长安城——高明在长乐驿,以“人质”为由,留人,谢三郎识破了严庄的调虎离山声东击西,直接抓人!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五月初五,沙场秋点兵,扯旗造反,提兵南下,直扑洛阳!
作为审问的实际主导人,高明,听了安禄山谋反一事的前前后后,半晌无语,彻底被安禄山和严庄的胆大妄为震撼了。
蝕骨寵愛:狼性總裁莫貪歡 澄澈冉杏
亡靈兇咒
不过,审问还得继续。
其中必须有一个问题,必须搞清楚。
“安禄山身为幽州、河东两镇节度使,就算是要造反的话,对河东方镇应该早有安排,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能带着河东方镇中不听话得兵马出征塞外……
既然这样的话,何必对杨光采用这么暴力的手段,直接枭首祭旗?”
严庄既然已经开口说话了,已经把安禄山造反的前前后后全撂了,自然也不会对这样的问题进行回避,直接开口:
“因为河东节度使府,相对幽州节度使府,自有其权力构成……
如果说幽州节度使府,完全控制在安禄山的手上,那么,河东节度使府之中,就是三方势力混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