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l7v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線上看-第615章 雷總請你大殺四方(盟主‘抵掉浪漫’+2更)展示-rjv5u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中等20分钟~~~~~~~
一辆黑色奔驰轿车行驶在京城北四环中路上。
穿梭在京城的车流中并不起眼。
后排坐着两人。
穿着黑色POLO衫搭配牛仔裤的雷軍,以及同样穿着休闲的林氷。
起初车内很安静。
约莫是刚过渡到北四环东路,从安慧桥底下穿过时,林氷缓缓开口:“上个月我们改了那么多的计划,雷总您真的心里有底吗?”
吴伏城很快来了复旦。
没所事事的复旦·前沿社团理事方年,被主持大局的温叶喊了过去。
温叶款款落座,双腿那么一交叠,细高跟的尖细鞋尖那么一翘。
还没被社会毒打过的吴伏城,一下就被拿捏住了气势。
忍不住当先开口:“温会长,上财前沿社团已经成立,还得麻烦你这边给个章程。”
温叶看向吴伏城,和声细气的道:“吴会长,前沿社团的建设是从零开始的;
复旦这边也在摸着石头过河,章程这种事情,前期需要你自己制定。”
吴伏城略有困惑:“按理说,不是应该从规则上统一吗?”
温叶笑了笑:“每个学校的校风、学科偏重性都有差异,公司那边更希望求同存异,因地制宜。”
崛起吧,小白領
吴伏城明白了过来。
温叶又说:“吴会长是想趁着年前还有几天时间,稍作准备对吧?”
“是这样,公司正在做相应预算,时间上有可能来不及,也有可能来得及。”
吴伏城连连点头:“我明白了。”
这时,一旁吃瓜的方年笑着插了句嘴:“吴哥,我说不来你们这种文绉绉的话,就比较直接一点;
你的个人想法其实可以先跟温学姐说一下,毕竟我们都算是内部,本来也是规则之内的事情。”
说着,方年看向温叶:“对吧,温学姐?”
吴伏城:“……”
要这么直来直去的?
没等他开口,温叶便笑着点头:“确实是这样,你跟我说,我帮你跟公司反馈。”
顿了顿,温叶补充说:“毕竟前沿公司讲说,不会无偿让大家劳心又劳力。”
吴伏城有点挠头,最后硬着头皮道:“我这边是个人希望能在年前得到前沿公司的创业资金扶持。
年后马上就是世博会,会有比较多的机会。”
温叶眼皮跳了下ꓹ 肯定的回答:“这个没问题,你按照相应的规则将方案给我ꓹ 我马上就给你递上去,这部分一定会在年前批下来,不过可能会晚于22号。”
本来就是既定的事项。
更何况前沿公司的老总又主动提了ꓹ 温叶非常拎得清自己的秘书身份。
赶紧顺着话头把事情直接敲定。
吴伏城:“……”
他不确定的问了句:“就,这么简单?”
温叶笑了起来:“那ꓹ 要不然给你算复杂一点?”
“不用!”吴伏城斩钉截铁道。
豪寵嬌妻,鐵血總統深深愛 三月綠
方年故意咂咂嘴:“啧,搞这么多弯弯绕做什么ꓹ 吴哥ꓹ 简单点。”
“不好意思,让方老弟见笑了。”吴伏城笑了几声。
貌似很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方年多嘴说了句:“我觉得是这样,前沿公司之所以说要因地制宜,可能也有看看不同学校社团会长能力的想法;
吴哥可以下点功夫琢磨琢磨,这样未来路子就多了。”
吴伏城深以为然:“我也是这么想的,创业这件事情我没多大把握,会多花些精力去经营社团。”
“对对对ꓹ 社团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个小公司的。”方年笑着道。
吴伏城笑着点头,寒暄了几句ꓹ 然后离开复旦。
“……”
其实方年觉得吴伏城可能稍有点钻牛角尖。
大明小昏君
一定要去实践自己的想法。
但在方年看来ꓹ 光是刚才被温叶拿捏住气势的那一遭ꓹ 吴伏城在这个时候开始初次创业之旅ꓹ 可能就不会那么顺利。
他之所以特地跑去当个推销员,忽悠一下吴伏城。
原因也在这里。
大学社团本来就有一定的公司缩影。
前沿公司主导的前沿社团ꓹ 将这个缩影更加具象化。
让吴伏城去主导上财的前沿社团ꓹ 让他可以更早激发出自己的潜能。
这样未来才会比较有意思。
方年始终是有自己的一套行事方式的ꓹ 在一部分情况下,是对人不对事。
吴伏城如果自己不努力ꓹ 即便因为自己干涉的原因导致的不那么出色,方年会后悔,会懊恼。
但更多的是,无动于衷。
有句话怎么说的:
奋斗路上最好的贵人,就是努力的自己。
曾经方年如果不努力,就算遇到了吴伏城又怎样,根本没钱参与。
现在的情况,也是一个道理。
…………
…………
随着登记审核通过直接加入社团的成员多起来。
相应平均到每个人的事情便大幅减少。
眼瞅着忙活的社团成员人数就到了二十来个,温会长也被解放了出来。
方年更是直接离开了学校。
稍晚些时候,温叶跟刘惜也离开了学校。
不多时汇合在了一块,徒步走往福庆大厦。
路上,温叶忍不住小声哔哔了几句。
“刘惜妹妹,你记不记得有个人是作家?”
“啊?”
“他从来都不自己露面,弯弯绕非常多,但又说别人说话办事文绉绉,弯弯绕。”
“啊~”
“……”
方年斜乜了眼温叶,清了清嗓子。
温叶便止住了话头。
明搓搓的说两句,已经很了不得了。
是温叶最胆大妄为的极限。
毕竟,当老总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意思。
很快到了前沿公司的办公室。
温叶立马进入了自己的秘书角色,很主动的问道:“方总,您吩咐。”
“两件事,一,预算要尽快做出来。”
方年坐下后,伸出两根指头。
“二,年前也别浪费时间,吴伏城一天半申请成立了社团,我寻思温秘你努努力,或许可以在年前这三天再敲定几个学校的意向。”
温叶连连点头:“您不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不是吴伏城提起,都忘了世博会这个大事;
从五月份开始为期六个月共计184天,申城所有高校会有无数学生去当志愿者,怕是会对社团的扩张产生很大影响。”
方年点点头:“很波及前沿社团影响力的下沉。”
说着,方年看向刘惜,问道:“刘惜,今天能做出来预算吗?”
刘惜想了想,认真的点头:“应该是没问题的。”
然后低下头,小声说道:“需要知道具体的安排。”
方年想了想,道:“我的规划是,为了尽快将社团扩散到申城的10所211高校,直接提钱去合作。”
“怎么将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合理分配在预算中,是比较考验你水平的。”
刘惜稍加思索,道:“其实我上次做了一个简略的预算。”
“现在有个小问题,资金分配上其实是不够合理的,尤其是按照公司规模以及公司账户资金。”
母後兒臣累了
“……”
“根据公式可以计算出预算。”
“10万元的奖金是大大超标的,这对于后续的正常态发展也是很不利的……”
“……”
涉及到知识领域,刘惜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了点,不那么小声清弱。
语气也更加从容。
而且几乎是不带任何停顿的,似乎脑子里面早就想好了一切。
按照方年的规划,分配给前沿社团的运营资金应该只占据全部可用资金的20%;
但在一开始,方年直接就跟温叶说要拿200万分配到上财、复旦、同济三所学校用作创业扶持计划的运营资金。
这在刘惜看来,就是非常不合理的预算。
即便将复旦作为中心点,倾斜幅度也过大。
所以需要调整的东西也比较多。
如果将另外的80%投资到前沿项目上,也就是类似于哲学前沿研究上,就完全没办法在后续投入资金进行产出。
方年构思的子公司生态圈,就不现实。
经过刘惜条理清晰的分析后,按照现在的资本,进行预算分配,方案要改变不少。
另外很显然,公司现有资本对方年这个庞大的计划来讲,完全是杯水车薪……
最后,刘惜总结道:“如,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按照这个思路做出一份初步预算,再看。”
方年咂咂嘴:“温秘呐,你还站着干嘛,赶紧让‘贪好玩’整理好过期的财务数据资料,全部交给刘惜。”
“我马上请‘贪好玩’财务部门配合。”温叶立马应了下来。
前沿公司办公室几乎没有办公用品。
也就是说,没有电脑。
倒是纸笔这种东西不缺。
刘惜坐在窗边角落位置,拿出纸笔伏案疾书。
方年看了几眼,空白的A4纸上先是画出线条形成表格,接着是一行行娟秀的文字出现。
这时,温叶道:“方总,‘贪好玩’财务部门会在明天中午之前整理好过期财务数据,我明天去取过来给刘惜。”
方年点点头,没多说。
温叶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掏出自己常用的笔记本开始写写画画。
狭小的办公室安静了下去。
不多时,刘惜忙完。
小声道:“那,那个,我不小心把基础办公成本和人力成本预算也加了进去。”
接着又飞快的解释道:“温,温秘书跟我说过,她的兼职是按照单次计费的,我也加了进去。”
方年摆摆手:“改了,温秘以后跟你一样算兼职。”
接着看向温叶:“温秘,你说个数。”
闻言,温叶眨了下眼睛,小意说道:“三,三千五?”
“不错啊,温秘这觉悟,行,那就这样。”方年大手一挥确定了下来。
刘惜飞快的改了一行数据,然后递给方年:“你,你看看。”
第一眼,方年就觉得很舒服。
虽然是手写出来的表格,远比不上打印的那么工整,但娟秀文字一目了然的列出来了针对于前沿公司的预算项。
方年啧啧称奇:“预算怎么样先不说,这手文书,就很赏心悦目。”
手写体其实很容易不协调,不便阅读,尤其是以表格形式展现出文字、阿拉伯数字等内容,更容易令人缭乱。
刘惜写的东西没有这个毛病。
“分段式投资前沿项目?”
看到这个词,方年一脸欣赏的看了眼刘惜,“可以啊,我还没说这个事情,你就提前想到了。”
刘惜低着头没吱声。
目前只有一千多万的资本,肯定不能像之前投资程潜团队项目一样,一股脑将全部款项给出去。
研究型事务向来进展缓慢,这个时间窗口可以被利用起来。
按照阶段性投资款项,可以极大的缓解资金压力。
而在这个时间窗口里面,方年最终会确定一种方式解决这个生态圈的资金来源。
看完整份预算方案后,方年直接拍板:“温秘,你按照这个方案,提钱去谈合作吧。”
“这上面包括前沿社团的资源分配,都有,比方说模拟经营计划的投入,原本的10万元很不合理,现在经过公式计算,只能限定在5000~1万元的区域……”
啞女高嫁 連翹
温叶看了几眼,连忙道:“我去复印两份。”
方年看向刘惜,神情里有十分的满意:“在前沿公司兼职,是不是对你有点大材小用了?”
刘惜慌忙摆手:“没有没有。”
“比温秘强太多了。”方年笑呵呵的道。
一旁复印完文件的温叶附和的点头:“方总说得对,现在您总算是相信刘惜的能力了。”
方年想了想,道:“刘惜,你有时间根据市场已有能力评估体系,按需学习,同时阶段性量化评估自己的能力。
由此产生的相关费用跟温秘申请,财务会计上的事情你自己做好。”
顿了顿,方年补充道:“这样方便安排工作,还有更清晰的定级酬劳。”
刘惜:“哦。”
现在方年只有一个想法,不遗余力的培养刘惜。
“要不你们也别去了。”
苏栀还想再说话,一旁的高洁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你先回家吧。”
重生之閃耀紅星
“栀栀,你还不明白了,咱们这位方年同学,又想偷懒了。”罗乔不忍看苏栀萌萌哒的样子。
“……”
方年确实想偷懒。
社团新成员的登记审核工作,比想象中得还要枯燥乏味,且没有意义。
打发打发时间还行,正儿八经的话,还是算了,不大适合方年这条懒狗……
稍晚些时候,方年在汇创中心楼下接到了陆薇语。
喳喳道:“小语呐,我放假了,想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