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w4op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開戰-edqqz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嘭!嘭!嘭!
鼓声响起,经过一天休整的虎字旗大军,在战鼓的响声中集结列队。
河对岸的蒙古甲骑自然也听到了鼓声,注意到了虎字旗大营的动静,很多蒙古甲骑开始纷纷回去禀报这个消息。
虽然虎字旗大军还没有正式进攻,可河岸边的蒙古人一方,却也感受到了大战即将来临的气息。
“报!”一名身穿胸甲的骑兵来到大营的临时搭建的高台前,“启禀大人,胸甲骑兵营集合完毕。”
“报!第一战兵师集合完毕。”
清穿日常
宦妃權傾天下 素綰
“报!第二战兵师所有参战大营集合完毕。”
第二战兵师主要任务是驻守草原各处墩堡,所以除了少量驻守在墩堡的人员外,剩下的兵马全都集合在了大营外。
“报!第三战兵师集合完毕。”
第三战兵师暂时只有一个战兵大营,也就是曾经的第三战兵大营,充做刘恒临时的亲兵师。
三个战兵师,一个胸甲骑兵营,总兵力加起来快有三万五千人。
“赐旗。”站在木头高台上的李树衡大喊一声。
一杆黑底金字的大纛被高台下面的战兵举了起来,送到那名胸甲骑兵的手中。
旗面上用金字写了一个大大的虎字,后面又用稍小一些的字体写了铁甲骑兵营五个字。
它在你身後
接过大纛的胸甲骑兵手举大旗回到铁甲骑兵营的队列前。
千嬌百媚
“万胜,万胜,万胜!”
武道仙農 東城令
随着铁甲骑兵营的大纛回到队列前,铁甲骑兵阵列中爆发出齐声的喊声。
第二杆写有第一战兵师的大纛送入到第一战兵师的旗手手中。
“万胜,万胜,万胜。”
当旗手回到第一战兵师的队列中,同样爆发出了齐齐的嘶吼声。
接下来第三杆大纛被送入到第二战兵师的队列……第四杆大旗被送到了第三战兵师的队列中。
“万胜,万胜,万胜。”
随着最后一杆写有第三战兵师的大纛入队列,整个大营都爆发出齐齐的吼声。
除了高台送往几个战兵师和铁甲骑兵营的大纛外,每个战兵师各自的大营都有自己的旗帜。
上面同样是虎字当先,只不过后面多了一行第几战兵师的字样。
“报告大人,授旗完毕。”
最后一面大纛送出去后,一名战兵来到高台下来,大声喊道。
前妻不好追 不知流火
“出发。”高台上的刘恒扬起手掌握成一只拳头。
嘭!嘭!嘭!
鼓声再一次在大营中响起。
塔!塔!踏!
伴随着鼓声,一连串整齐的脚步声传入口中,一队队战兵开始从大营鱼贯而出。
刘恒和李树衡来到一旁的战马前,各自牵来一匹战马,翻身上了马背。
赵武作为护卫,带着护卫队护卫在刘恒和李树衡身边。
刘恒虽然亲临战场,当不需要他去亲自冲锋,只需要坐镇在第三战兵师中,看着第一战兵师和第二战兵师即将开始的进攻。
人数过万,无边无沿。
几万大军出现在河岸边,哪怕是步卒,密密麻麻看不到头尾。
蒙古人一方也都收到了虎字旗大军即将进攻的消息。
素囊和坎坎塔达还有特木伦等人来到了河岸稍远处的土包上,他们虽然没有出现在河岸边ꓹ 可依然能够在高处看到河对面虎字旗大军的动静。
一些身背骑弓的蒙古骑兵守在了河岸边上,等着虎字旗大军靠近河岸ꓹ 随时可以拉弓射箭。
蒙古人一方六千左右的骑兵,除了两千骑兵守在河岸边,更远一些地方还有几千骑兵ꓹ 用来对过河的虎字旗兵马在河岸边进行冲锋截杀。
反派的後娘 浣若君
“师长,前面就是河水最浅的地方ꓹ 最多齐腰深,可以淌水过河。”一名探哨来到陈寻平的近前禀报。
遊戲世界的真實系統 聽風尋沙
陈寻平点了点头。
对于眼前这条大河ꓹ 他们早就摸透了ꓹ 知道哪里水流最平缓,哪里水流最浅,适合大军过河。
“传令下去,把炮队推上去,把那些守在河岸边的蒙古骑兵都给老子赶走。”陈寻平下令。
有传令兵去传达命令。
一队队跑组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出现在河岸边几百步外的地方,拉开阵势ꓹ 摆开成一条长线。
炮队的炮手不是明国那种只会打响大炮就行,虎字旗的炮手都经过一定的训练ꓹ 不仅可以熟练的打响大炮ꓹ 还会计算角度和距离ꓹ 保证最大可能打中目标。
作風決定成敗:做“三嚴三實”好幹部 高敬
無限隨機
而虎字旗的炮手属于技术兵种ꓹ 每个月的饷银都要比普通的战兵更多。
“第一轮试炮,上实弹。”随着炮队队长的下令。
每一个跑组都开始给自己的大炮调准角度ꓹ 炮口瞄向河对岸ꓹ 一个个木楔子用来固定住设计的角度。
很快ꓹ 一个个炮组准备完毕。
守在大炮边上的每一个炮手都用棉花塞住了自己的耳朵。
“放!”炮队的队长挥动手中的令旗。
砰!砰!砰!
几十门四磅炮在靠近河岸的地方被打响。
一颗颗炮子像天上落下来的雨滴,砸向河岸对岸。
一次几十颗炮子ꓹ 其中一半以上都准确的落在了河对岸,只有少数掉落到了河水中,溅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
一些实心弹的炮子落在了守在河岸边的蒙古甲骑的身上,带走了一条条性命,不仅有蒙古人的性命,还有战马的性命。
不过,终究只有一部分炮子落在了蒙古人的队伍中,加上守在河岸边的蒙古人有些分散,土地也松软一些,所以这一轮下来,对蒙古人的杀伤只有几十人。
在两千蒙古甲骑之中,游戏微不足道。
“第二轮准备,换开花弹。”炮队队长再次挥舞起手中的令旗,指挥炮手继续装填。
经过之前得炮击,炮队队长看出来河岸边的泥土太过松软,无法发挥实心弹的最大威力,便让炮手换上了开花弹。
开花弹的威力同样不小,而且是在原地范围内炸响。
炮手的动作十分熟练,没用多长时间,便重新调整好角度,换上了开花弹,准备进行第二轮射击。
随着炮队的队长再次挥舞起来令旗,炮手们再次打响了手边的大炮。
一颗颗炮弹飞过河岸,落到了两千左右的蒙古甲骑身上,直接在他们的头顶山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