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掃黑除惡發現:八成黑惡之手伸向土地


天津掃黑除惡發現:八成黑惡之手伸向土地

出租店鋪、售賣四合院、索要天價拆遷費……佔了公家的地,再要公家的錢,這樣的無本買賣近年來成了一些黑惡勢力發財的拿手好戲。

掃黑除惡三年專項行動收官之際,辦案人員梳理髮現,高達八成的黑惡勢力團伙將黑手伸向了國有、集體土地。公共土地怎麼成了黑惡勢力的“唐僧肉”?記者進行了調查。


臺資企業“組團”投資湖北

80%:黑手伸向公家土地

在掃黑除惡三年專項行動中,天津市打掉涉黑組織27個、惡勢力犯罪集團73個、涉惡犯罪團伙503個。天津市政法委對掃黑除惡三年專項行動案件進行梳理髮現,80%以上黑惡勢力存在非法佔地牟利問題。

“隨着城鎮土地快速升值,未利用國家集體土地成爲不法分子覬覦的目標。”天津市政法委綜治督導處處長李長凱分析說,尤其是在人口流動性大、土地開發密集的郊區,更加明顯。

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副局長宋世強介紹說,近年來,當地黑惡勢力主要侵佔農村非農業用地、城市建設用地等,特別是一些規劃建設用地。“一聽到風聲就去強佔,等着拆遷時訛錢。”

辦案人員梳理髮現,黑惡勢力侵佔土地後主要有三種牟利手段:

日產軒逸全系特價 有顏有料 價格走心

——搭建違法建築出租。2013年,天津市對北辰區姚江路周邊進行開發規劃。2014年以陳某敏爲首的帶有黑惡性質的犯罪團伙強佔這塊區域的1.3萬平方米土地,在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的情況下私建姚江路綜合市場。“建成後主要是用於對外出租,一年便能非法牟利300餘萬元。”綜合市場合夥人之一的王延飛說。

——非法售賣房屋。2010年,北辰區劉某某、楊某某等人非法強佔當地的城市建設用地,並建造起117座四合院進行售賣,幾年來非法獲得1500多萬元。直到2019年初,相關部門將違建拆除。

——索要高價補償款。天津市地鐵一號線劉園站區域規劃預留了約300畝地鐵維修、停放用地,但近10年來,以麻某席、蘇某旺爲首的數個黑惡勢力團伙,強佔土地,搭建違法建築12.8萬平方米。多次向天津地鐵集團索要上億元的拆遷補償款。天津地鐵集團總經理助理閆偉說:“明知是我們的地,還獅子大張口,實在是太囂張。”

10年:爲何敢長期侵佔?

近年來,隨着城市不斷向外發展,棚戶區拆遷、重大工程建設不斷增多,農村土地流轉加快,城郊結合部存量和閒置土地增多,全國不少城市出現非法佔地、私搭亂建等違法違規現象,這爲黑惡勢力滋生提供了土壤。


我國科學家研究揭示 丹尼索瓦人曾長期生活在青藏高原

記者走訪發現,全國不少城市都出現過黑惡勢力侵佔國有、集體土地的情況,像劉園地鐵站規劃維修的土地甚至被侵佔長達10餘年時間。

“只管有證的、不管沒證的”“只管合法的、不管違法的”。記者走訪時,一些基層幹部一語道破黑惡勢力有恃無恐的玄機。“這種不願作爲、不敢作爲的風氣在一些地方長期存在,讓黑惡勢力越來越肆無忌憚。”一位街道幹部說。

有些跨地區、跨行業的土地建設領域問題監管責任不清、界限不明,造成“兩不管”“三不管”地帶,加速了土地建設領域黑惡問題的蔓延。甚至一些幹部淪爲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在法律層面上,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市掃黑辦副主任高震介紹說,我國《刑法》對土地領域犯罪僅規定“非法轉讓、倒賣土地使用權罪”“非法佔用耕地罪”“非法批准徵用、佔用土地罪”“非法低價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罪”4個罪名,難以滿足打擊土地領域黑惡違法犯罪的實際需要,特別是在城市建設用地方面的空白,給不法分子留下“灰色空間”和“打擦邊球”的機會。


羅馬尼亞新冠定點醫院重症病房着火10人死亡

5萬畝:斬斷黑手,回收土地

面對積案,掃黑除惡行動以來,公檢法會同相關職能部門一起行動,逐步打通各個堵點。

ATP年終總決賽拉開戰幕 納達爾德約誰能創紀錄奪冠?

天津市政法機關提出解決非法侵佔國有、集體土地的4種方式,只有對以非法佔有爲目的,採取暴力威脅手段強佔破壞土地,且實施詐騙、敲詐、尋釁滋事、羣衆反映強烈的團伙,採用“從嚴打擊”的第一種方式。對於大多數“僅僅是愛佔便宜的相關人員”,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

“在打掉幾個黑惡勢力後,許多盲目跟風違法佔地的普通羣衆主動拆除了違法建築,社會效果顯著。”天津市公安局北辰分局副局長宋世強說。

同時,嚴厲打擊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天津市紀委常委、監委委員孫佔軍介紹說,專項鬥爭以來,全市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件125起,查處216人,其中不乏身處公安局局長等關鍵崗位上的幹部。

更重要的是,在法律適用上尋求突破。天津市北辰區是黑惡勢力侵佔土地較嚴重的區縣。北辰區委政法委書記郭海介紹說,《刑法》中沒有對侵佔城市建設用地提出明確規定,這在一定程度上難以斬斷黑惡之手。爲此,當地依據刑法293條“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佔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起訴其尋釁滋事罪。

經過3年專項鬥爭,天津市收回被黑惡勢力侵佔的國家集體土地5萬餘畝,整治違法建築200餘萬平方米,挽回經濟損失320億餘元。

今年以來,天津市刑事案件和刑事警情同比下降30%,8類嚴重刑事犯罪案件下降41%。“掃黑除惡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能解決的難題,全市政治生態、社會治安、發展環境持續優化。”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市掃黑辦副主任田壽濤說。(記者王井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