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wkh熱門都市小说 宿主笔趣-第五百三六節 教皇家族相伴-sgzdv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从此,“卡西莫多”这个名字在教廷内部成为了圣职者代号,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与诸位天使平起平坐。
今天是本月十一号,所以这位获准觐见者被临时命名为“卡西莫多十一号”。
他详细描述了北方战争从开始到最后,自己经历过的一切。
“六号的战斗力非常强大,我们没有任何损失就攻占了锁龙关。在那里,我们得到了大批战利品。黄金、白银、粮食、被服,应有尽有。”
“北方巨人很狡猾,他们避开了我们的兵锋,主力收缩至北方不动,让出大片的土地和空城任由我们占领。他们真正做到了毁灭一切,没给我们留下一颗粮食,甚至就连水源也加以污染。金雀花王国和维京王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遭到失败,彻底崩溃。”
“据我所知,莱茵王国的卡利斯公爵曾经就战争后期的进军方向有过不同意见。卡利斯公爵倾向于从北方撤退,留下足够的人手守住锁龙关。但索姆森主教否决了他的意见。他们为此闹得很不痛快。后来公爵率领莱茵王国主力先行南下,后来我们遭到攻击,全军南撤,与公爵会合。”
“上主之国背叛了联盟,他们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从背后狠狠捅了一刀。陛下……您永远无法想象那是何等可怕的场面,那些该死的异教徒竟然与巨人联合。很多人被杀死,锁龙关下真正是血流成河。那些尸体至死都没能闭上眼睛,他们是真正的圣主信徒,是异教徒杀了他们。”
“索姆森主教带着我们逃到神威要塞,这才发现那里早已被巨人占领。大峡谷挡住了我们回家的路,卡利斯公爵带领莱茵主力不顾一切发起进攻……可惜太晚了,巨人已经追了上来。每一秒钟都有人战死,他们的炮火是如此猛烈,包围圈越来越小,我们的粮食即将耗尽。很幸运,我趁着黑夜逃了出来,沿着峡谷底部往西走,避开了巨人骑兵的搜索。就这样躲躲藏藏走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找到一处豁口爬上南面悬崖,这才活到现在。”
说到后面,中年人开始哭泣。他跪在地上,双手按着地面,哭得是如此伤心。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惨烈的人永远无法想象,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在教皇陛下绝对不能撒谎。
豪門四嫁:男神,求放過
良久,坐在华贵高背椅上的马克西米利安发出长长叹息:“起来吧,我的孩子。你做了该做的事,你已经尽力了ꓹ 全知的圣主一直在注视着你。”
一名侍从带着中年男人离开了觐见大厅。
教皇座椅摆放的位置虽是正中,周围的环境却偏于阴暗。窗户设置在这幢建筑很高的位置ꓹ 用的是珐琅彩色玻璃,光线经过折射让大厅内部保有一定亮度,却并不刺眼ꓹ 即便是白天仍有着如同置身于夜晚,被很多蜡烛环绕的感觉。
“那些黄皮肤的巨人……他们终于还是来了。”教皇面无表情ꓹ 喃喃自语。
约瑟夫苍白的皮肤在黑色教袍衬托下显得异常显眼。他的声音很低,其中夹杂着毫不掩饰的讥讽:“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恶果。如果不是因为你和你的前任们压制科学ꓹ 事情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马克西米利安抬起头ꓹ 用冷漠的眼睛注视着他:“你在教我做事?还是你觉得有指责我的理由?”
约瑟夫冷笑着摇摇头:“指责?如果指责有用的话,我倒是很愿意那样做。可问题是,战争已经失败了,现在来说这些,难道你不觉得有些多余?”
年迈的教皇没有说话,他浑浊的眼睛里释放出锐利森冷的光,仿佛要把这个胆大包天的教士整个身体看穿。
教廷存在了漫长的岁月ꓹ 无论相关的人或事,都有着太多的秘密。
马克西米利安曾经是个活泼可爱的少年ꓹ 十七岁的时候他爱上了一位少女ꓹ 他们海誓山盟ꓹ 偷偷约定了终身大事。可是就在马克西米利安决定对父亲说明这一切ꓹ 梦想着能在二十岁结婚的时候,心爱的女孩却突患重病ꓹ 早早离开了人世。
虐盡渣男重生
她得了一种很奇怪ꓹ 也很可怕的病。整个人在短短几天内迅速脱水ꓹ 年轻丰满的身体变得形容枯噶,光滑丰润的皮肤急剧干瘪ꓹ 甚至比干枯的树皮还要皴皱。眼窝深陷,整个脸颊上的肌肉变得萎缩,看上去简直就像具活骷髅。
这是任何医生都没有见过的怪病,因此在当地民众之间引起恐慌。他们找到少女的家人,要求尽快把当时尚未死去,仍然奄奄一息的少女“处理掉”。村长和地方官员甚至表示,如果少女家人实在下不了手,他们可以帮忙代劳。
马克西米利安在爱人病榻前忙碌的结果,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她死去,无药可医。
他从此变得颓废,终日混迹于酒馆。后来被父亲和兄长带回家,苦心劝说,马克西米利安终于决定报考神学院。
当时的他已经失去了对正常生活的兴趣和信心。这不奇怪,所有遭受爱情打击的年轻人都会觉得世界观崩溃,生活中再没有支持自己活下去的东西。他们对一切都变得冷漠,因为心中最美好的东西已经消散,无法找回。
父亲有四个孩子,马克西米利安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上天对他给予了厚爱,马克西米利安是这一代当中最聪明,也是领悟和学习能力最强的人。之所以做出报考神学院的决定,是因为父亲对他的循循善诱,以及家人的劝导。
“你还年轻,不要轻易放弃一切,要对生活抱有希望。”
大明釘子戶
“仁慈的圣主在天上注视着你,他能给予你想要的一切。”
“亲爱的弟弟,我们会帮你,尽全力帮助你。但你必须保证不做傻事。我知道你深爱着妮娜,可她已经死了,你得面对现实。”
重新选择人生道路的马克西米利安其实很喜欢自然科学。但他是个讲究实际的人。教廷的存在成为了强大压制力,他曾经见过贵族和官员在普通一名教士面前恭恭敬敬行礼,只为了得到所谓“圣主的宽恕”。年轻人都有一股子冲劲,那时候的马克西米利安并不畏惧神灵,甚至对“圣主”也产生过怀疑。
文明时代的毁灭,使《红与黑》这本书没能流传到现在。然而马克西米利安与于连做出了完全相同的选择。他们都不喜欢神学,却在名利驱使下不约而同进入了这个领域。
他学习很刻苦,长篇累牍的福音书在短短一个月内被马克西米利安熟记于心。他在第一次考试中就震惊了所有考官,随后以神学院一年级新生的身份,得到了初级教士的荣誉头衔。
要做就做到最好,为了目标必须全力以赴。马克西米利安当时正是这样做的。
按照正常程序,神学院学制为四年,毕业后还有两年在各地教区的实习,然后才能以初级教士身份行走人间。
对马克西米利安来说,在学院里的四年时间其实很枯燥,如果不是父亲和兄长多次前来看望,他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在单调枯燥的环境里丧失正常逻辑思维,变成一个专注于神学的执拗狂。
父亲经营的农场收益情况正在变好,据说是一位贵族无意中来到农场,他对这里牛奶和乳酪的品质大为赞赏,于是对相关的乳制品开出了很高的价格,父亲以此扩大经营规模,收益在一年后翻了四倍,无论农场面积还是牲畜的数量都有明显增长。
懷胎十月
大哥为人老实,以他这个年龄不可能再回到学校念书。他帮助父亲认真做好一切,农场能有后来的规模与他密不可分。好名声就这样在周围传开,一个奶酪经销商对常来送货的大哥很满意,把女儿嫁给了他,从此两家产销结盟,生意规模迅速扩大。
後宮:佳麗三千
三弟很聪明,他在学校里的成绩很不错,尤其是数学。马克西米利安在神学院上三年级的时候,他顺利通过了郡级税官考试,成为了一名被农夫们平时开玩笑所说“国王的仆人”,也就是文明时代的公务员。
最小的妹妹长相普通,但她性格温顺,也因此嫁了一个好男人————对方是个身份显赫的贵族,一位真正的男爵。
大家的发展都很不错,马克西米利安以当年神学院名次第一的优异成绩毕业,成为了一名年轻的二级教士。一年后,他得到所在教区主教的推荐,成为了一名教堂主持神父。
在接下来的几年,马克西米利安的人生仿佛开了挂,身份如火箭般迅速上窜,越过了地区主教、执事、大区主教、裁判庭执事、副审判长、二级红衣主教等一个个令人羡慕的阶位,以尊贵的身份前往莱茵王国担任宫廷神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与卡利斯家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父亲的农场规模扩大了至少二十倍。因为向国王进献品质优异的农产品,他与大哥甚至得到了“骑士”的头衔。那一年,父亲在给马克西米利安的信中写到:家里今年的收入不会低于十二万镑,甚至有可能达到十三万。
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即便是一些老牌贵族,子爵甚至伯爵,他们通常的年收入大约为五万镑左右。
校園王道
三弟成为了一名郡级主政官。他虽然没有获得爵位,却掌握着很大的权力,甚至可以影响到更高级的省级行政长官做出某项决策。
小妹是幸福的,有一个深爱她的丈夫。他现在已不是男爵,而是一名子爵。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马克西米利安见到了跟随教廷使团前往莱茵的约瑟夫。
他主动约了马克西米利安私下密谈。
对方的第一句话,马克西米利安感到不可思议:“其实你是我的家人,呵呵,真正的直系后代。”
網遊之異世王者 之玄共生
马克西米利安第一感觉“这家伙脑子不太正常,是个疯子。”
约瑟夫显然看穿了他的想法,面带微笑告诉了马克西米利安更多的秘密。
按照血统排序,约瑟夫应该是马克西米利安的曾祖,也就是他的第六代祖先。
那是很多年前,约瑟夫当时很年轻,他是一名负责研究的三级教士。
教廷从未放弃过对加百列城地下的探索工作。那片区域太大了,尽管很多地方因为大灾变坍塌,被岩石和各种杂物封堵,教廷高层却认为在这些阻塞物的背后还有更多秘密。他们从庞大的信徒群体当中挑选出信仰最虔诚的人组成工程队,由教士们带领,进入地下,挖掘并寻找着淹没在时间长河的文明遗留物。
已经探明的地下区域由圣教军负责守护,未知区域的探索进度非常缓慢。除了复杂且难以挖掘的古老地形,更重要的必须在探索过程中面对各种潜在危险因素。
狼爸來襲:腹黑萌寶求點贊
比如照明就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有些地方在开挖过程中莫名其妙发生爆炸,后来才知道这是因为挖开的封闭空间内部有瓦斯溢出,被照明用的油灯引燃……总之每次地下搜索都有人死去,连尸骨都找不到。
约瑟夫的运气很糟糕,他在挖掘过程中从裂开的缝隙掉下去。那是一个巨大得空间断层,漆黑的环境无光,站在断层顶部的人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搜救,只能把约瑟夫列入失踪人员名单。
他很幸运,正好掉在古老基地中下部分层的管道开口,刚好被柔软的部位抵消了下坠力量,顺势滑入一具仍在运作的培养舱。
那是一台以地热为能源供应的古老仪器。小行星撞击地球导致基地大部分区域被毁,但这台培养舱刚好处于医疗区,周围的外壁非常坚硬,外来撞击没有引发空间坍塌,只是引发了主控电脑程序紊乱,自动打开了舱门……就这样,仪器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直处于开机状态,因为能量供应稳定,附带的清理程序仍在持续着,不知疲倦维持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