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qhi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六百零一章做的太多了閲讀-1whh2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呼延筠瑶两人的想法不出所料的应验了。
闻人云舒轻轻地推开了闻人舍的大门,屋内寂静的落针可闻,除了山上不时穿过的风声,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闻人云舒期盼的眼神黯淡了下来,跌跌撞撞的走进房中,环视着房中熟悉的摆设,哽咽着呢喃了一声。
“爷爷,我回来了。”
房中虽然称不上一尘不染,倒也干净的看不到太多的灰尘。
想来是刘夫子这些年一直尽职尽责的定期来清扫房中的尘埃。
柳明志望着闻人云舒站在那里显得孤独无助的身影,轻轻地走了上去,双手搭在佳人的香肩之上微微用力将其揽入自己的怀里。
“舒儿,老爷子说不准正四海为家,在江湖上纵马高歌行侠仗义呢!会见到的,一定会见到他的。”
闻人云舒抬手望着柳明志,桃花眸中泪痕闪动:“夫君,爷爷他是不是已经………”
“傻丫头,别瞎说,老爷子他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
老爷子那么念旧的一个人,怎么会舍得客死他乡。
落叶归根对他来说应该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在书院没有见到他老爷人家的身影,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说不准他现在正在什么地方漂泊着呢。
只要他老人家尚在人世,对咱们来说不就是最好的事情吗?”
闻人云舒望着柳明志宽慰的目光,神色复杂无奈的点点头。
“但愿如夫君所言,爷爷他正在纵马高歌,行侠仗义的吧。”
闻人云舒早已经心神失守,如今也只能以柳明志这个唯一可以依靠之人的话语为主,尽量往好的地方去想。
抬手在眼角轻抹了两下,将淡淡的泪痕擦拭干净。
闻人云舒强忍着心底压抑,朝着一旁的柜子走了过去。
“夫君,呼延公子,舒儿好久没有见你们师兄弟两人坐在一起谈天说地了,今日难得天赐良机,舒儿为你们煮茶。
再看你们师兄弟杯水论天下。”
柳明志两人没有否决闻人云舒的话,他们知道闻人云舒是想借此回忆当年跟爷爷在一起相依为命的点点滴滴。
吸血鬼騎士+東邦+死神耀司·你就是這樣的帥!
老马识途的找到了当年的坐垫,柳大少将火炉搬到门外,兄弟二人跪坐下来等候闻人云舒一献茶艺。
一炷香功夫,闻人舍前一如当年升起了袅袅炊烟。
柳明志三人跪坐一起品茶畅谈。
一副美如画卷的场景令人如痴如醉。
如此毫无压力的坐在一起闲聊ꓹ 不知道是多久之前才有的事情了。
若不是仔细回想,几乎已经忘却。
一个多时辰的时候ꓹ 刘夫子着急忙慌的赶来了闻人舍,见到跪坐在回廊下品茶论道的三人这才松了口气。
闻人舍陡然升起烟雾,他还以为走水了呢。
白蛇新傳之我是許仙
见到原来是三个故人在此煮茶ꓹ 才彻底放心下来。
在三人的邀请之下,刘夫子品了几杯茶水ꓹ 陪着三人聊了一些往事之后便告辞回家了。
網遊之煉金騎士
生了一窩惡魔寶貝
闻人云舒询问了刘夫人是否见过爷爷的踪迹,最终一无所获ꓹ 期待的心情再次失落了下来。
夕阳西下几时回。
柳明志将闻人舍恢复了原样ꓹ 确定火炉中的碳火彻底熄灭,不会引发火灾的问题之后,关上了闻人舍的大门,弯腰背起了陷入睡熟的闻人云舒陪同呼延筠瑶朝着山下走去,
不时的回首看一下佳人眉头深凝,轻轻呓语的模样,柳明志无声的叹息了一声ꓹ 轻轻地将佳人往背上托了托,放缓了下山的步伐。
呼延筠瑶艳羡的瞥着师兄对闻人云舒呵护有加的模样ꓹ 嘴角扬起苦涩的笑意。
都市修真醫聖 半個肉夾饃
“师兄对你的娘子们还真是好呢ꓹ 看到你们夫妻情深的样子ꓹ 真是让人羡慕的紧呢。”
柳明志轻笑了两声ꓹ 空出一只手整理了一下闻人云舒滑落在自己脸庞的三千秀发。
“她们对为兄生死相随,为夫又怎么舍得让她们失望ꓹ 又如何让她们舍得受到委屈。
以她们的姿色ꓹ 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如意郎君都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ꓹ 偏偏她们选择了为兄这个处处留情的,花心大萝卜ꓹ 能娶她们任何一人都是为兄三生有幸修来的福分,如今她们大度开明,使得为兄我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为兄就更不舍得她们受到一点的委屈了。
唉…….为兄这辈子亏欠她们太多了。”
“那你没有亏欠过什么人?”
柳明志看向了一眼呼延筠瑶好奇的目光,脸色逐渐的变得低沉了起来。
“为兄这辈子无愧于国家大义,无愧于黎民百姓。唯有对此两样东西,为兄毫无亏欠。
为国家社稷为兄尽职尽责,为了黎民百姓为兄殚精竭虑”
鐵手神探 江湖老叟
“这明明是应该值得骄傲自豪的事情,为何小妹看师兄你反而有些怅然呢?师兄将来注定会在史书之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凭你这十多年来的所作所为,足以流芳百世,为后世子孙所敬仰。
可是师兄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反而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是啊,师兄应该骄傲自豪才对,为何会这么怅然,这么累呢?
或许是师兄为朝廷,为天下,为黎民百姓做的太多了。”
“这不更好吗?若非如此,师兄又怎么会流芳百世呢?”
柳明志默默的望了一眼呼延筠瑶娥眉微凝,带着疑惑不解的神情,苦笑了一声背着闻人云舒一言不发的朝着山下赶去。
可是为兄做的太多了,多到了已经超越了一个臣子应该做的事情。
多到了有些逾制,有些僭越了。
錯亂豪門:閃婚老公太溫柔
呼延筠瑶愣愣的望着师兄忽然沉默的模样,娥眉深凝的摇摇头,默默的跟了上去。
虽然不久前饮茶论天下让自己找到了昔日跟师兄还有恩师在一起豪情壮志的感觉、
可是师兄也变得越来越让自己看不懂了呢!
以师兄如今的地位,呼延筠瑶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能值得师兄叹息的事情。
嫡妃為後五小姐 打瓶醬油
难道是……..
身为帝王的呼延筠瑶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地呢喃了两句,目光中带着淡淡的惊异之色。
会吗?
三人下山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坐骑。
柳明志没有叫醒背后的佳人,在呼延筠瑶的帮助下将其揽在了怀里,同乘一马朝着金陵城赶去。
柳明志等人在齐府小住了三日之后,留下齐韵,齐雅,呼延筠瑶跟几个孩子之后踏上了新的方向蜀地启程。
腹黑邪王帶回家:萌妃麽麽噠 北落非
柳明志,青莲,闻人云舒三人快马加鞭朝着蜀地奔袭而去。
一是为了看望青莲的阿母,其次是为了登门拜谒一下闻人云舒的父母。
虽然知道闻人云舒的父母当年因为李云龙的事情,不得已离开了朝堂在蜀地安家落户了,可是柳明志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如今连人家的女儿都娶了,青涩的少女也渐变成了成熟的少妇人,再不登门拜见一下难免太过失礼。
本想把柳依依她们姐弟三人也带着一起去,让老人家见见她的外孙,外孙女。
引魂巷 西西弗斯
然而考虑到路程的问题,还是将她们三个留在了齐府之中。
三人三马马不停蹄的踏上了行程。
只是柳明志陡然发现闻人云舒似乎有些对回蜀地的事情有些抗拒,看起来有些心事重重得样子,只是碍于自己的心情才没有拒绝下来。
藏着心中的疑惑,柳明志打算在路上循环渐进的旁敲侧击一下事情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