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d2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降魔專家-111 愚者(完)相伴-la1ha

降魔專家
小說推薦降魔專家
我此刻直接行走在了湖面上,好像湖面不是湖面,而是结实的地面。看似非常神奇,但究其技术原理,是相当简单朴素的。
这在本质上,与一般人踩水没有任何差别。
一般人如果落入湖水中,只要稍微通水性,再双脚蹬水,配合双手划水的动作,就能够将肩膀以上的身体部位带出水面,不至于溺死;而如果是武术大师,即使将双手背到身后,只凭双脚发力,也足以将胸膛及以上的身体部位带出水面,好像水中有礁石给他站着一样。
更有甚者,还专门研究了这门功夫,在水中用脚掌脚趾连续发劲,然后将上半身全部带出水面。到达这种地步,就有人开始将其誉为“辟水神通”。理论上还能再进一步,最终能够到达水不过膝的程度,然而这也是这门功夫的极致了。据我观察,这就是很久以前与我战斗过的武夫所处的领域。虽然我一次也没见过武夫施展这门功夫,也没在武术界听过这种传闻,但我觉得他应该是会的。
而我若是配合“化零为整”施展这门功夫,则能够将脚裸以上的身体部位带出水面。虽然还能够继续,但再继续就无非是炫技了,没有多少实战意义。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这已经与灵能没有差别了。的确,武术在到达一定地步以后,就会令观者产生幻觉,以为这是灵能。但其实这个与灵能相差甚远。因为,比起我这种费尽周折,才能够暂时性地站在水面上的小把戏,无论怎么思考,都是仅凭“想”就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剑客比较厉害。
但是他似乎不这么认为,看到我这么做ꓹ 他脸色恍惚起来,“辟水神通……”紧接着ꓹ 他的表情骤然扭曲,“怎么可能——”
“没什么了不起的吧。武术家全身皆可发劲,到达高深处可以水火辟易ꓹ 换句话说就是把沾到身上的火苗和水滴震开而已,你也做得到的。而现在无非是更进一步ꓹ 只是用很快的速度踩水,形成了能够站在湖面上的假象罢了。”我说ꓹ “以你的天赋素质ꓹ 即使不计算灵能,只要专注这一技巧苦练数年,也至少能够做到水不过膝的程度吧。”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这哪里还是武术,这分明是妖法!像你这种不知道从哪个宇宙飞来的莫名其妙的怪物,不要随随便便地把‘武术’这个词语挂在嘴边啊!”他大吼道,同时向我突袭过来。
他的灵能更加凶猛了,这意味着他灌注在力量里面的思想也更加具有爆发性了。对于灵能者而言这是好事ꓹ 但他是武术家。如此感情用事,只会让自己的剑路变得更加好懂。
我侧过身ꓹ 避开他的突刺。之后他继续突刺和劈砍ꓹ 却依然被我看破。他成为灵能者以后脱胎换骨的超凡剑术ꓹ 如今正在逐渐地为我的掌心所纳入。
忽然ꓹ 他似乎终于等待到了某种时机,陡然抽身而退ꓹ 在十几米外站定ꓹ 然后用刀尖对准了我。
与此同时ꓹ 我们脚下的湖泊开始发出了月白色的光辉,就好像湖水被转化成了某种会发光的化学液体一样。
“到此为止了ꓹ 触觉。”随着湖光炽烈到极致,他也对我发出了声音,“虽然无法亲手将你斩杀,令我十分遗憾,但这样就全部结束了。回到你本来的宇宙去吧!”
看来,这就是他和谷神为我准备的真正的陷阱了。也就是针对“外来神的触觉”的遣返仪式,凋零信徒对触觉的王牌。
他之前果然不是在逃跑,而是要把我引到这里。是因为他们的仪式要借助湖泊吗?只有我站到湖泊上,仪式才能够发动?不,应该是哪怕站在湖畔上也会被纳入效果范围吧。他只是想要吸引我接近湖泊而已,并没有想到我能够在湖泊上行走才对。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看着湖光占据了我的全部视野。
然后,湖光退潮了,仅仅两三秒钟就退潮得丝毫不剩。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对面的剑客已经把妖刀虎彻放了下去,而我则依然站在原地。别说是什么遣返,这湖光甚至没能把我挪动哪怕一毫米。针对触觉的遣返仪式,本来就不会对身为人类的我起效。
他呆然地看着我。
紈絝嫡女:金牌毒妃 玉梳臨風
但是我没有奉陪他发呆的打算,趁着他还没回过神,我立刻向他冲刺过去。直到我的拳头都快打中他了,他这才从呆滞中抽回心神,连忙挥刀逼迫我回防,但好像还是非常不能接受现实。
老婆是武林盟主 黑夜de白羊
“不可能,这是能够将触觉返还至本体所处宇宙的仪式……”他隐隐癫狂地自语道,“怎么可能会失败……既然如此,你又是……”
“你看不出来吗?”我说,“我是人类。”
“我……我是不会承认的!”他的声音越来越疯魔,“怎么可能承认!像你这种家伙,你这种妖怪,怎么可以是人类——”
他一边咆哮,一边挥刀。同时,他的身体与刀刃上所携带的灵能,居然又有了堪称地覆天翻的变化。
这甚至已经不局限于所谓的特级灵能者的领域了。面对如此庞大的灵能,我怀疑自己哪怕仅仅是被划破一道擦伤,擦伤就会转瞬间爆裂开来,变成致命伤。
即使如此,他的刀刃也依然无法触及我。他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为什么——”
“还不明白吗?你根据灵能而重新改编的武道,我已经全部看透了。”我说,“原来如此,你还在重新改编的时候顾虑到了我的洞察力,这是为了防止被我洞悉而设计出来的崭新武道。但这已经不管用了。你之后还有什么奇思妙想,都拿出来让我看看吧。”
闻言,他大声地怒吼起来,表现得既像是暴怒,又像是畏惧。
Hello,靳先生 一心為慕
他强大的秘诀,在于超人的武术,和特级领域的灵能。但问题是,他的武道一旦被人完全看破,出招路数就反而比普通灵能者还要好懂。不得不说,他用灵能直接操纵肌肉,以避免出招征兆被我看取,这个点子很好,但如果连自己的战斗心理都被人完全掌握了,那么有没有出招征兆这种问题,就根本是无关紧要的环节了。
而随着战斗继续,更加压倒天秤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他的灵能愈发强大,甚至超越了特级领域,但是我的动作也越来越有力和敏捷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我的身体也在战斗中变得更加强壮了吗?当然不是了。
是因为他正在拿出自己的灵能,来强化我的身体。
他当然不可能故意来强化我这个敌人。而我对于这种令人费解的事情,也已经有所答案了。其实这种现象,虽然非常罕见,但我以前也见过几次。如无意外,这大约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害怕我了。
因为害怕我,在潜意识中树立了我不可力敌的形象,所以他的灵能使我暂时地变强了。
这种离奇的转变,是从他意识到我并非触觉,或者说,是从他意识到我并非怪物而开始的。
对此,我只能这么揣测:他并不害怕我是怪物,因为如果我是怪物,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但如果我是人类,那么反而显得不可名状。
这倒也不是无法理解,因为我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有点离谱,如果我不是我,而是其他人,肯定也不会相信一个能够在水面上走路的家伙,居然只是一个武术家而已。这个揣测实在令我五味杂陈,我扮演了这么多年的怪物,只为了使人害怕,却有人害怕我不是怪物。
是的,对他而言,最恐怖的,最能击垮他的,很可能,并非我是怪物,而是,我其实是人。
但,或许……这种事情,我早已不是第一次见了。
人,一旦看到自己怎么也翻越不过的高墙,就容易擅自将其神性化,或者妖魔化。
寵妻無度:毒王的神醫狂妃 傾世風華
以为我拥有特别的魔眼,以为我是外来神的触觉,或者以为其他人是古代的超级灵能者的后裔,以为其他人是某某大剑豪的转世身……我想,这在根本上,说不定是同一回事。
剑客的灵能在强大的同时,似乎也在走向混沌。如果放任不理,他很可能就会沦为魔物了。但是在那以前,我会先一步将他处决。
他失控的灵能也正在逐渐脱离刀刃,化为了一道道湛蓝色的光辉剑气,横扫湖泊。但是这些剑气在到达我的身体表面时,却都化为乌有了。这不是因为我防御力过人,而是因为,他一定是打从心底里,认为自己的剑气无法杀伤我。
见状,我对他说:“心怀畏惧是无法打倒我的。”
这句话不是为了提醒,而是为了使敌人更加动摇。这是我根深蒂固的坏习惯。直到话都出口了,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接着想到,或许这是一招坏棋。
“住口啊啊啊!”剑客崩溃地喊叫起来,他的灵能前所未有地膨胀。
我急退到了湖畔上,与此同时,他身上迸发出了一道道灵能虚影,数量之多,我一时间都数不过来。而这次,这些灵能虚影并未像他上次施展燕返一样凝实,而是全部在一瞬间,融入了他的身体内部。
下一瞬间,他手里的妖刀虎彻迸发出了绚烂夺目的光辉,然后连带着他自己一起,化为了仅有一道的月白色的剑光,突破音障——甚至还在继续加速,以远远凌驾于声音的速度,向站在湖畔上的我劈了过来。
这既不是初代的燕返,也不是后世的燕返,而是将两者合二为一,加入了他自己的灵能所释放出来的,究极之一闪。真正意义上到达了降魔专家的领域,甚至连降魔专家遇到了,也要暂避锋芒的恐怖必杀。
獸人大陸之悶騷受 水墨琉璃
然而,无论是多么强力的一击,心怀畏惧而向我挥刀,是永远无法触及我的。
我在同一时间上前一步,并且以手代刀,与以超级速度向我攻来的他交错而过。
只听一声钢铁断裂的崩响,他手里的刀从中断成两截,前半截高速旋转着飞向空中,旋即落下,深深地刺入了地面。
嫡妃不吃素 溫潤潤
我收起手刀,回头看去。
他沉默地站在我后面数米外的地方,身上的灵能光辉悉数熄灭。两秒后,他浑身爆出了大量鲜血,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拄着断刀跪倒在地。但很快,他连握刀的力气都失去了,完全地倒在了地上。
我走到了他的身边,却听到他还在自言自语似地说话,声音相当模糊,“我明明已经,得到了,特级的灵能……我是……”到这里,他的声音模糊到了无法听清的地步,然后,他咳出了一大口血,又多少清晰了起来,“我怎么会一输再输……”
“你很久以前也输给过灵能者,不是吗?”我反问,“为什么只纠结于我,而不去挑战那个灵能者呢?”
他将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过了一会儿,他说:“武术家输给灵能者……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夫君,饒命啊 愛調皮的陸雪琪
“武术终究是不如灵能的……偶尔会有些传闻,说武术家打败灵能者,甚至是打败特级灵能者,但是……只要去核查,就知道都是假的。”他说,“也有人说在河狸市那里,有一个叫无面人的武术家,连强大的灵能者也能够打败……所以我在几个月以前,在加入地心教会以前……也尝试去找。但是,他们说无面人隐退了。都是假的……隐退也肯定只是说辞而已,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种人……只有成为灵能者……”
玄天帝尊 白馬匆匆過
看来,就像发小回忆中的谷神说过的一样,地心教会并不是特别接纳他,因此他对很多情报都不了解。比如说,无面人,也就是我,是存在的,并且因为有可能是先知,所以曾经有凋零信徒尝试过围剿我。
听他说到这些,我就直接对他说了,“我就是无面人。”
他怔住了,然后发出了自嘲的笑,一边笑一边咳血。
“我不知道你当年在输掉以后,都在道场里想些什么,也不想知道你为何非把我当成怪物不可。”我说,“但是,既然你这么难过,难道就真的没有想过吗?”
“想过什么?”他反问。
我斟酌着话语,“或许,自己也能够做到。虽然其他人都说不可能,看不见尽头,会很辛苦、有很多挫折,但是……”
没等我说完,他便缓缓地接过了话。
“哪怕,真的有人能够做到……”说着,他的脸上流露出了迷惘之色,“但那怎么会是我呢?”
闻言,也不知怎么地,我忽然兴味索然,想要结束这场对话。
女官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忽然发现,和上次不同,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已经断气了。
不过一小会儿,远处传来了骚动声。是村民们循着动静,举着一个个火把,来这里查看究竟了。我注意到格子衬衫的发小也在其中,大约是战斗时的动静过于响亮,提前把昏迷的他唤醒了吧。村民们看到倒在地上的剑客,似乎根据他的脸和打扮,认出了他是与谷神一起行动的人,一阵吵杂。
丹仙
发小看到了在湖畔上站着的我,和倒下的剑客,顿时脸色剧变。他停住片刻,突然就冲到了剑客的尸体旁边,先是抄起那把断刀,用力地对着尸体捅刺几下,再双手将断刀捧起,对我露出讨好的笑容,向我递送过来。而村民们则纷纷愕然地看着他。
我没有接过断刀,而是看向了远处的树林。濒死的谷神还在那里,我必须去给他最后一击,这样才算是真正的落幕。
耳畔传来了发小被断裂的妖刀虎彻吸干全身精血的惨叫声。
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三天后,一条震惊联盟的消息传遍全联盟的大街小巷,一个化名“武夫”的武术家,在公开场合下,正面、徒手、一对一地打败了特级灵能者。这是联盟历史上首次出现的纪录。
四天后,武夫前往河狸市,与我会面,将剑客盯上了我的情报传达过来。
“你来晚了。”我对他说。
他一怔,“什么?”
我将最近的事情与他一说,他听完后,叹息道:“看来我是白跑一趟。”
如果我与剑客的决斗再推迟至少三天,那么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吧。虽说到了现在,这种假设也缺乏了现实意义。我不由得这么想,之后又与武夫交换起了武术心得。
结束以后,他起身,向我点头道别,转身向出口走去。
“等等。”我叫住了他。
他头也不回地问:“什么事?”
“你之前不是说,有一句话,你一定要亲口对无面人说吗?”我说,“现在我就在这里,你准备对我说什么?”
这个已经七十岁的老人,转头向我看了一眼,然后回答道:“虽然我一次也没有胜过你,但是你也别太得意,我早晚会追上来得。”
说完,他不顾旁人的目光,大笑一声,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