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dgf精彩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第兩百八十章 沐光煥生機-p62rq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大玄历三百八十八年的元月十五,东庭府洲。
玄府之内诸多弟子忽然看到,位于玄府最上层的那株巨树绽放出一片金色光芒,树体不断壮大,那茂密的枝叶也是一同向外扩展延伸出去,在短短片刻之内,似乎就达到了天际尽头。
玄府中少数如项淳、陈嵩还有崔岳这样的修道人,则能发现这树冠这几是将整个东庭府洲洲域、包括府洲所占据的这一段安山,还有西边海域及诸多海岛都是囊括进来了。
科技之最強傳承
尽管这冠叶十分庞大,可在覆盖了整个洲域之后,很快就变得若有若无,融入云气之中,不曾影响到半点天光景物。
羈絆
与此同时,一股浸润人心的勃勃生机也是传递到府洲之中每一个人的身上。
很多人惊奇发现,自己身上的旧疤、伤痕还有胎记等东西都是陆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细腻光润的皮肤,还有一些老者头发由白转黑,由稀疏转为浓密,身上骨骼筋脉也是重新坚实健壮起来,有些人甚至发现有新生的牙齿正在长出来。
而一些方才进入洲域的土著,面对这些神迹一般的景象则都是当场跪了下来,对着上空膜拜不已。
玄府内所有弟子此刻都是福至心灵般坐了下来,进入到了定坐之中。
这些清润之气没法提升他们的道行修为,但是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补养身躯、洗练神魂,巩固根基。
张御化身在星台上看着下方,在神树笼罩下的洲域,环境会向着有利于人的方向转变,寻常人长期沐浴在这等环境之中,自会得到一定的好处。
而且不止如此,这株神树自身具备神异力量,哪怕是普通人,只要是天夏子民,那么无论此人在洲域何处,随时都能从神树之上借得一根枝节过来,他们可通过此枝节将自己的话语传递给同在此树遮蔽之下的任何一人,这也意味着,哪怕洲域之内一些人迹罕至的角落,也可以为人所踏足了。
有了诸般好处,便可从本土一十三洲中吸引更多的人口到此,为洲域下一步扩张夯实根基。
看了一会儿后,他唤出训天道章,寻到项淳,对其言道:“项师兄,两府提议我已是看过了,我已是安州之外做好了布置ꓹ 玄府可以开始安排了。”
絕世邪少 幻影點綴星空
项淳立时回应道:“属下遵令。”
而玄府之中,诸弟子在一番长定之后ꓹ 陆续回过神来,他们都是感觉身心舒泰,意识清晰活跃ꓹ 虽然功行未有增长,可是感觉自身从内而外被洗练了一遍。
托鬼院
玄府某处宣道堂内ꓹ 严鱼明自外走了进来,他怀里抱着一只黑白相间的狸花猫ꓹ 脸上表情显得得意洋洋。
与他相熟的人都是翻了个白眼ꓹ 这些天来严鱼明一直炫耀这头猫,不过平心而论,众人都感觉这头猫黑白分明,还真是挺好看的,且能感受到还有这猫身之上还一股微弱的神异力量,明白这是一个神异生灵。
严鱼明看了几眼,寻到了正在翻阅道书的岳萝ꓹ 唤道:“岳师妹。”
極品逍遙高手
我是軍火
岳萝发现是他,放下书册ꓹ 万福一礼ꓹ 道:“严师兄ꓹ ”他又对那只猫也打了个招呼ꓹ “勺子道友,有礼了。”
那狸花猫眯了眯眼ꓹ 两只耳朵转动了两下ꓹ 看去是对她的回应ꓹ 不过她知道,这只猫看着普通ꓹ 但是其实具备灵性,能听懂人言,她道:“真羡慕师兄。”
严鱼明哈哈大笑,一边揉搓着猫头,一边道:“运气,运气。师妹再努力一下,得了老师功赐,也能跟师兄一样的。”
岳萝重重嗯了一下。
严鱼明道:“今天来寻师妹,是项主事已经定了,两府近来会在安州之外再开拓一到两个驻地出来,以此作为安州的屏护和前进驻点,或许未来还会在此设立新的州城。所以需挑选一些弟子前去坐镇,岳师妹,可愿和我一同去么?”
岳萝欣喜道:“事情定下了么?师兄,我愿意去的。”
这可是立功的好机会呀,她怎么能错过呢?她瞧了瞧严鱼明手中的狸花猫,越看越是喜欢,她也在想象,自己要是得了功赐,该是造一个怎么样的生灵才好?
只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严师兄,听说安山之外近来有些出现了不少异神?”
宮女娘娘
严鱼明笑道:“岳师妹这是怕了么?这可不像岳师妹你啊。”
岳萝摇头道:“小妹只是听说,近来训天道章之中有些两府之人说上宸天大战近在眼前,还开拓洲域不对。”
现在训天道章上可不止是玄修有言语,各个上洲府洲的官吏都是可以通过玄修将自己的言论传递出来的,而持这些言论的,大多数都是从本土调过来的官吏。
这些人这么说,也是基于自身过去经验,认为这个时候而是要配合大的战略。而不该再去额外招惹强敌。
但是东庭本土派的官吏却是不同,这百年以来,他一直生活在这一片不断遭受侵袭的土地之上,明白单纯守御,只会导致自己活动范围越来越狭小,只有打出去才能有更多的生存空间,纵然现在有禁阵,他们也没有改变这些想法。
豪門情殤:腹黑總裁,甩了你!
这两面也是一直在争论着。
严鱼明撇了撇嘴,道:“我们不去对付那些异神,那些异神就不会来袭扰我们么?东庭这里,是不能和异神讲妥协的。”
岳萝嗯嗯点头,道:“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霸道神仙在都市
严鱼明道:“就这几天了,老师已经在那里立下了神树分枝,我们过去就能立住脚。”
张御正身此时飘荡在虚空之中,自到外层之后,他已然接连清剿掉了两个天煞神将,到了现在,他也是明白了为何自己能清晰感应到此辈存在了。
当初神树断裂之后,所有的残枝断干为了保存自身,都是主动封闭了自身,收敛了生机,也就断开了与神性的牵连。
而从那些被他打灭的神将来看,当初那些本是生存或者躲避到外层的伊帕尔神族依托着着神树残枝进行着长眠,不知为何被上宸天寻到并拿去祭炼了,以至于成为了上宸天手中的兵器。
而每一个“神将”醒来,必然会激发出神树残枝之内隐藏的生机,这也就引发了与神树神性力量的共鸣,进而使得内层之中那些树根出于本能意愿,发出了重归于一体的回应。
他预测在接下来几年之内,这些感应都不会消失,不过他以为,自己用不了这么久,便是动作再慢,在一年内也能所有散布在虚空之中的残枝找回来了。
而此时此刻,面前转动的星轨停了下来,他往外看去,赫然又是见到了一断残干,而那里的神将似好未曾完全醒来。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忽觉异样,目光转去,见虚空之忽有一道煞风卷来,一直来到了飞舟之前,煞气一散,自里出现了一个四臂神将,一手托日月盘,一手持五色轮,浑身焰光飘摇,神气傲然,他看向张御,喝道:“你就是那杀我徒众的道人?”
张御目光凝注,便见头顶之上一道烟气,背后有神性灵光,知这是一个神明,他道:“尊驾何人?”
成朝把头一抬,道:“吾乃成朝,乃是上宸天护道神将,那道人,汝杀我徒众,该当受诛!”
张御目光平静,手中一弹指,一道日月重光送了出去,同时身后心光之中有光华一闪,一道剑光已然斩了过去。
成朝将手中日月盘一祭,此盘升至天中,只是一转,就直接将日月重光所放威能全数收了进去,同时将五色轮往外一掷,过来剑光虽未被偏引,但却是慢了一瞬。
张御点了下头,这个护道神将倒是有点神将的样子,比那些强行改造的伊帕尔神族族人好上许多。
不过也只如此而已。
他再去用神通试探,身上心光一放,似如虚空之中忽然亮起一轮光阳,持续膨胀着,并朝着其人笼罩而去。
成朝却不躲不闪,身上神性光芒腾空,亦是不甘示弱的上来欲要与他来一个正面对撼,但是下一刻,其人先是身上神性光芒被轻而易举的摧破,而后自身也是被那一片心光彻底淹没。
张御待把心光收回后,虚空之中已然什么都不剩下了,但他并没有离开这里,也没去对那个落在不远处的神树残干动身,而是等在了那里。
只是一会儿过去,虚空之中又有煞气浮动,散去之后,成朝又一次现身在了那里,只一出现,就主动对着他冲来。
逃婚俏伴娘 涅槃灰
张御坐在飞舟之内不动,依旧将心光压了上去。
成朝这次似是知道不能硬扛,忽然身化煞气,躲避了出去,看去是准备待心光由盛转弱之后再图进攻。
只在这时,忽然有一道飞剑杀了上来,他手中五色轮自行应发,像是要如上回一般将这飞剑制住。
然而此刻一道擒光神通落入了他身上,连人带法器都是顿了顿,就这么一个空隙,他被过来的飞剑绕身一旋,头颅掉落下来,可其四臂仍在那里挥舞,此时剑光回转,从后背杀入进来,力量爆发之下,身躯顿被爆散成无数碎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