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墨宸宇醒来的那一瞬间,脑子一片混乱,他缓缓的坐起身来,愣愣的发着呆,此刻他脑子里想着所有的人和事,他不明白为何会变成如此局面。
北沫雪看着墨宸宇此刻的状态,她一阵欣喜,她以为她施蛊成功了,“你们都出去吧,”她打发了在场的所有侍卫,想与墨宸宇独处。
墨宸宇下了床榻,站起身来,他冷冷的看了北沫雪一眼,满脸的嫌恶,然后准备走出门去。
北沫雪透过烛光看着墨宸宇冷漠的表情,刚才的欣喜荡然无存,她怀疑施蛊因为中途被打断而失败了,“天启,你去哪里?”她尝试着问墨宸宇,谁知墨宸宇一句话让她跌入谷底。
“本王去哪里不需要告诉你,”墨宸宇一句话回怼给了北沫雪,语气霸气而又冷漠无情。
北沫雪不罢休,她想用她最后的一丝柔情来挽留墨宸宇,她不相信墨宸宇对她当真这般冷酷无情,没有一丝怜悯?她冲上去从背后死死的抱住了墨宸宇,嘴里并哀求道,“天启,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墨宸宇鄙视的看了一眼从背后环住他的双手,然后毫不留情的用手掰开了北沫雪手的手臂,“不要碰本王,本王是墨宸宇,不是天启,你现在不要再试图欺骗我了。”
北沫雪仍不肯罢休,她想用最后一个筹码,“可是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她脱口而出,语气中的哀求连她自己都觉得卑微。
墨宸宇听到孩子两个字,终于是有了一丝动容,他内心更加痛苦了,因为这个孩子,他跟苏樱雪之间将会隔着千山万水,但他又无法叫北沫雪放弃这个孩子,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但如果叫他为了这个孩子而放弃苏樱雪,他是如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想到孩子这个问题,他还得仔细斟酌,他停住了几秒钟,但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当真这般冷酷无情吗?对我不曾有一丝喜欢吗?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残忍,”北沫雪瞬间瘫软在地,她这么苦心经营布局,用心良苦,到最后却换来了这个结果,她一时承受不住,只感觉天旋地转,一阵眩晕冲到了她的天灵盖,她昏倒在地。
墨宸宇此时心中只想着如何向苏樱雪解释,如何挽回苏樱雪,他回想着在北奕王宫对苏樱雪的冷漠无情,以及苏樱雪受到的伤害,他就心疼的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苏樱雪住哪家客栈,他在黑夜中疯狂的挨个的敲着每家客栈的门。
“请问你这里住着两位男子跟一位女子吗?”
店小二打开门的一瞬间,墨宸宇就急忙问了起来。
“我这店里每天来来往往的这么多客人,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墨宸宇稳定了一下情绪,“有没有住了很多天的两男一女?”
店小二回想了一下说:“有倒是有,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墨宸宇喜出望外,“他们在哪间房?”
“楼上天字号和雅字号。”
店小二话音未落,墨宸宇就已经上了楼。
苏樱雪因为高烧不退,人还未苏醒,李文翰与秦风着急的眼睛都未合过一下的盯着苏樱雪。
墨宸宇来到雅字号,他猜测苏樱雪住在此间房,他看着门缝透出来的烛光,他抬手准备敲门,头一次感觉自己的手会如此沉重,沉重的不知如何去敲响苏樱雪的房门。
房中的李文翰通过烛光看见门外面站着一个身影,他给秦风使了一个眼神。
秦风立刻提高了警惕,他双手死死握着剑柄靠近门口问,“是谁?”
“是我。”
爱如尘埃 耶喵喵
秦风听的出来是墨宸宇的声音,他立刻打开了门。
李文翰好奇墨宸宇为何会来到这里,“天启兄,这深更半夜的,你来干嘛?”
墨宸宇顾不上回答李文翰的问题,他快步的走到苏樱雪的跟前,一把拉起苏樱雪抱在怀里,此时此刻,他终于忍不住哽咽了起来,“雪儿,都是我的错,我怎么会忘了你,还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是我该死,我哪怕忘了全世界,都不应该忘了你的,你原谅我,”他死死抱着昏迷的苏樱雪不肯松手,他害怕只要他一松手,苏樱雪就会消失不见。
李文翰本来被墨宸宇一连串的动作搞的莫名其妙,但在墨宸宇说出那段话的时候,他呆住了,眼神都开始黯淡了,他知道仅存的最后一丝希望终于是破灭了,突然,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下来,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坚强,难过的时候从来都是他一个人熬过来的,他每次都在崩溃的边缘撑着笑脸,此时的他又难过又难说。
秦风看墨宸宇终于恢复了记忆,如若他不是个大男人的话,一定会欢呼雀跃,但他看李文翰居然流起了眼泪,便好奇的问,“李兄,你怎么了?”
李文翰知道梦该醒了,只要苏樱雪能幸福,他有什么好难过的呢?“没怎么,我是看大哥终于记起了我们,高兴,”他努力挤出笑容,虽然他现在的心情确实是又难过又高兴。
过了许久,墨宸宇仍死死抱着苏樱雪,他不想放手,这是他早就想做的事,失忆之前,他是碍于没有那个身份,现在他恢复了记忆,他终于有了资格。
苏樱雪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紧紧抱着她,快勒的她喘不过气来了,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氤氲着一团雾气,模糊不清,她能恍惚的看到李文翰和秦风就站在那里,但他看不到抱着她的人,她凭直觉感觉到,抱着她的人是她想爱不能爱,想见又不能见的墨宸宇,想到这里,她紧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用力推开了抱着她的墨宸宇。
墨宸宇感觉苏樱雪在推他,他知道苏樱雪醒来了,他这才松开他的手臂,然后扶住苏樱雪的肩膀看着。
苏樱雪对视着墨宸宇的眼神,她模糊不清的看到了墨宸宇眼中的她自己,那是爱意,是关心,那一刻,她再次沦陷了,但理智告诉她,这短暂的美好终究会消失,她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神中只有冰冷。
“你走,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跟我说过,你答应她,跟她留在这里,我与你此生都不应该再相见了不是吗?我也会尽快离开这里,我不会再执着于,为了一个不可能的缘,等一个不可能的人,所以,你快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墨宸宇听着苏樱雪几乎是哽咽的说完了这段话,他知道他有多伤心,苏樱雪就有多伤心,他记得他对苏樱雪说过的所有话,誓言有多美好,他就伤她有多深。
秦风看气氛不对,“王妃,这是我们王爷,他恢复记忆了。”
苏樱雪听到秦风的话,她吃惊的看着墨宸宇,那一丝欣喜在她想到北沫雪腹中孩子的时候又荡然无存了,恢复记忆了又怎么样?他做了别人的丈夫,和别人有了孩子,这是不争的事实。
“雪儿,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但我现在恢复记忆了,我们….。”
苏樱雪知道墨宸宇要说什么,她打断了墨宸宇的话,“没有我们,只有你们,难道你想做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她毕竟有了你的孩子,我们的缘份到此结束吧。”
墨宸宇没想到苏樱雪会如此果断决绝,他竟一时不知道如何表达了,任他再满腹的才学,在此刻都显得苍白无力。
“李文翰,我想休息了,请他出去,”苏樱雪躺下去背对着墨宸宇,但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夺眶而出。
“雪儿,”墨宸宇试图挽回苏樱雪。
“走啊,”苏樱雪撕心裂肺的喊的很大声,吓得当场的人打了一个哆嗦。
李文翰见状只能请墨宸宇先出去,“大哥,要不你先出去吧。”
墨宸宇无奈之下,只能先离开,他知道苏樱雪接受不了他与北沫雪做了夫妻,还有了孩子,别说苏樱雪接受不了这一切,连他自己都接受不了,他只能尝试慢慢的解开苏樱雪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