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qs14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吃軟飯笔趣-第808章 因爲那意味着特別展示-nlsy4

我真不想吃軟飯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吃軟飯
离春节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期间,韩朝和阿青吃过两顿晚饭,不过一直没有到阿青那里去过夜。
阿青也没主动邀请过韩朝去过夜。
阿青喜欢韩朝是不假,但是对于男女之事,还是有些看不透。
不过韩朝也不心急。
最近这段时日,柳青依和夏玥都是拼了命的索取。
弄得他韩朝也是有些疲倦。
在这些时日里,自己去过苏怡那里一次,想换换口味,就是兴致也不比从前。
可见身体被掏空,对一个男人而言,伤害还是挺大的。
所以韩朝准备要休息几天不翻牌。
自己一个人在家睡觉,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当然这期间,她也去过怡人茶馆几次。
不过这几次,她都是来去匆匆,并没有再调戏一下阿兰和阿竹。
这也是让还有些期待的阿兰、阿竹有些小失望。
离春节还有三天,斯丽波娃应该是这一天后一天的晚上到炎国。
不过就在这一天,江雪回了虞城。
这一次回到虞城,她倒是提前和韩朝说了,而且让韩朝去接她。
末世寵獸帝國 指南針指北
韩朝有些搞不懂。
她以为江雪到底应该会在京城过完春节回来的。
不管怎么说,那里才是她真正的家。
老爷子年前刚走,她在家过年,也是应该的。
不过江雪来了,让自己去接她,他肯定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锡城的机场,韩朝在机接口,等待着江雪。
年边上的江南,其实很冷。
韩朝倒是不算特别怕冷。
他穿着黑色的长大衣,高挑的身材,显得异常帅气。
江雪推着行李箱出来了。
一身米白色的长大衣,看上去也是一尘不染。
她姣好的身材,显示出三十岁女人的魅惑,那不是二十岁女人可以比拟的。
“你可把我的花照顾好了。”
没有打招呼,没有问候。
这是江雪开口对韩朝说的第一句话。
以前她断然是不会这么和韩朝说话的。
但是现在,她就想这样说。
“姐姐安排的事情,我不敢不做。”
韩朝也是笑了笑回答道。
随后韩朝就帮着江雪推着行李ꓹ 江雪欣然接受。
这一辈子,有多少男人想替代韩朝做这件事。
不过她都没有给过他们机会。
“你怎么不在京城过年?”
“我以为你要过完年才回来的。”
韩朝笑了笑对着坐在副驾驶的江雪问道。
老爷子过世ꓹ 韩朝觉得江雪肯定是不会继续留在京城的。
当初是因为老爷子才去的京城。
关于曾龙,哪怕是血肉相连,就算真的到了危急关头ꓹ 江雪肯定也会担心这个父亲。
但是没有老爷子,想要她和他一起生活在一个城市ꓹ 韩朝觉得江雪肯定不会。
“怎么?你不欢迎我回虞城?”
江雪这会也是笑了笑说道。
其实她这次在这个点回虞城,也是有些事情的。
她原本是打算年后回的ꓹ 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了。
盟主,大王跑了
所以一气之下ꓹ 她就任性的回来了。
她一生做事,很少会任性,但现在她想任性一些。
她江雪凭什么不能任性?
是她不够漂亮,还是她不够优秀了?
又或者是她不够女人了?
既然都不是,为什么她不能。
“我又怎么会不欢迎你。”
韩朝也是笑了笑说道。
其实他想问,你这一个人过年,会不会有些太孤单?
但是转念想了想ꓹ 依旧是没问出口。
没去京城之前,江雪难不成不是一个人过节了?
“我饿了ꓹ 带我在锡城吃点东西吧。”
江雪突然说道。
她说的是锡城ꓹ 而不是虞城。
锡城的机场其实和虞城也很近。
到锡城市区和虞城市区ꓹ 其实距离差不了多少。
韩朝笑了笑ꓹ 点了点头。
说起来,好像和江雪一起单独吃饭ꓹ 还真没有过。
他不会去过问江雪为什么要叫自己带她去锡城吃ꓹ 而不是去虞城吃。
和女人聊天ꓹ 有些事情不需要搞那么清楚。
她大概是有她的想法的。
她愿意说,自然会说。
她不愿意说ꓹ 自己问了反而尴尬。
做人有时候要识趣。
哪怕是再要好的关系,识趣一点,终究是没有错的。
“想吃什么?”
韩朝随后问了一句很简单的话。
“你看着办?”
这是江雪的回答。
一句“随便”,又或者是一句“你看着办”,这是一个女人让男人感觉最头痛的回答。
因为随便从来都不是随便,而你看着办,有时候还真不是你看着办。
当然这些问题肯定难不倒韩朝。
韩朝一来不差钱,二来对锡城也算还熟悉。
哪里好吃,哪里好玩,哪里很有特色,他多少都是知道一些的。
一本日記引發的奸情 沙梓
关于江雪,韩朝到底还是了解一些的。
“坐稳了。”
纏綿遊戲:邪性總裁求放過
韩朝突然对着江雪说道。
然后迅速加油门。
在高架上飚起车来了。
江雪从未受过如此刺激,也是不由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但是平复了之后,反而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不过韩朝也不是一个飙车党,只是开了三分钟左右的快车,就减下了速度。
到了锡城市区,韩朝七扭八拐,然后又开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
韩朝笑了笑说道。
江雪看着这地方,还真是挺偏僻。
她叫杜可欣
不过胜在很亲近。
“这里有什么吃的。”
棋魂爛
江雪好奇的问道。
“全鱼宴。”
韩朝笑了笑说道。
随后他便带着江雪往里面走去。
这是一个休闲度假区。
围绕着一个湖的休闲度假区。
有钱人才会来的地方。
不过这老板到底不是秋实,所以经营并不算特别好。
韩朝也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这一一个宝藏地方。
“一个画舫船,一个全鱼宴。”
“上好的太湖烧白,来一瓶,再来两瓶干红。”
韩朝随后就对着一个屋子里的服务员说道。
随后便有人带着韩朝和江雪,上了一个画舫船。
画舫船很大,足足可以容纳二十人。
上面都是四个人的座位。
画舫船是密闭的玻璃窗。
在船尾,有三个厨娘在忙活,船头有一个50来岁的男人在开船。
湖的周边都是霓虹灯,周边有亭子,亭子上挂着带灯的灯笼。
从画舫船上开过去,很漂亮。
船开的很慢很慢,一直从边上往湖中心开去。
随后,后面便有一个厨娘,拿了两杯太湖翠竹,和一些江南小点心,反倒了韩朝和江雪的前面。
江雪笑了笑,这地方吃饭确实很有趣。
“你带人来这里吃过?”
江雪突然问道。
“没有,第一次来,和上次去秋实那个农庄一样,都是第一次。”
“之前听朋友介绍过,一直没机会来。”
韩朝又是笑了笑说道。
听着韩朝的这个回答,江雪一下子心里就舒服了很多。
女人总是这样,期待不到男人别的第一次,但是总希望和男人有一个不一样的第一次的地方或者一些行为。
因为那意味着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