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qlg精华都市异能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二百一十五章 朕不是紂王熱推-rl7wc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随着四散而飞的信鸽,新的江湖榜被散发到了神州的各个角落。
许多人认为这次榜单大概又是一次例行的更新微调。
但是只有当真正打开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更新。
大到足以宣布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无论有多少人收到了新的江湖榜而惊掉了大牙,而在燕京宫城之中,穿着明黄衣衫的圣人,看着眼前这张桑纸有些沉默不语。
“已经发了?”他沉声说道。
撿到古代美男 花落重來
声音苍老中带着威严。
“是的。”吕渊跪在圣人面前,恭敬说道。
“你这趟去南边办事,这事情办的是不怎么样啊。”圣人沉声说道。
“微臣甘愿受陛下责罚。”吕渊没有申辩原因。
因为他知道在这个人面前,申辩没有任何的意义。
所有的前因后果利弊得失,尽在对方心中,你所开口的一切,只是徒增厌恶。
“秦确实比原本预估地要强。”圣人沉吟说道。
網遊審判
他掂了掂手中的桑纸,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吕渊:“你感觉,他有天下第一嘛?”
“第十九的高手?”
“陛下说笑了,在下那点微末的武功,陛下又不是不知道?”吕渊跪在地上额头冒汗地说道。
“所以说我开的那些条件,秦他全部拒绝了?”圣人继续说道:“既然他天下第一,你天下十九。”
“为什么你还能活着回来?”
“承蒙何萍搭救,才侥幸逃生。”吕渊跪在地上低声说道。
“有趣,我听说是何萍带走了我的孙女,那么,我孙女的下落,应该也是知道了?”圣人看着眼前人淡淡说道。
“臣问过何萍,但是何萍没有告诉微臣。”吕渊回答道。
“所以说女大不中留啊,现在做蜂后的是薛平的那个女儿对吧?”圣人继续问道。
吕渊点头。
圣人看着吕渊:“你见到她了吗?”
“未曾见到。”圣人说道。
“奇了怪了。”圣人看着吕渊。
“她不是一直在锦衣卫中里面吗?”
“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到了蜂巢那边?”
風雲五行 晚秋楓客
吕渊不确定圣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年初因为蜂巢对我朝廷要员进行刺杀,陛下下令锦衣卫彻查,但是数番搜查寻觅没有下落,于是微臣们斗胆想了个主意,那就是利用之前查获的蜂巢资料,造了一些假身份作为暗哨插入蜂巢内部,以兴里应外合之道。”
“而锦衣卫中,薛铃是最好的人选,因为她是个女子,所以定然所受怀疑大减。”
吕渊的这番说辞,如果放在当初,那自然是逻辑严密,丝丝入扣,并且还有一些在明面上不能说的道理,那就是因为薛平身死,失却圣眷ꓹ 人走茶凉,而薛铃身为薛平的独女ꓹ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有些引火烧身,即使圣人不说话,也会有人自觉帮圣人处理掉。
而前往蜂巢这样的凶险之地卧底ꓹ 那更是几乎必死之路。
鳳尊寶貝
但是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后,吕渊的这层举动就值得思量了。
因为既然薛平是蜂巢的蜂王ꓹ 那么整个蜂巢定然被他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圣人对于蜂巢的控制自然是远不如锦衣卫东厂这样如臂指使ꓹ 将薛铃送入蜂巢之内ꓹ 那一定是如同困龙入大海,定然会受到最好的照顾。
入殮師筆記
而事情最终也是这样发展的。
甚至说如今薛铃还被当做最好的棋子,成了蜂巢的蜂后,替代了曾经蜂后的位置。
“真的是好计策呢。”圣人微笑夸奖道。
他一步步走下自己的蒲团,来到了跪在前面的吕渊身前。
看着吕渊的官袍和官靴,拿脚轻轻踢了踢吕渊的身子。
我勸你善良
“你问心有愧吗?”
“臣问心无愧。”吕渊低声说道。
话音未落,圣人静静飞起一脚ꓹ 将吕渊整个人踢了起来。
就算说圣人出手,吕渊根本就不敢防御ꓹ 但是圣人一脚ꓹ 直接让吕渊整个人腾空而起ꓹ 然后重重撞在了大殿的柱子上。
武逆蒼穹
慢慢滑落。
吕渊嘴角沁血ꓹ 重新跪在地上。
“臣问心无愧。”
吕渊继续说道。
重生之賢妻難為 霧矢翊
“好一个问心无愧。”圣人一脚就将吕渊几乎踢了个重伤,然后远远看着这位臣子:“我知道ꓹ 你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许多花花肠子。”
“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ꓹ 哪里能够知道你们的心是红是黑?”
“我也想一个个把你们的心给挖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ꓹ 是不是人人都是比干,心中生有七窍。”
“但怎奈朕不是纣王ꓹ 也不会起死回生,把心挖出来还能够让你们活着。”
“所以你们就算犯点错,生一点小心思,朕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
“朕老了。”
“也快要死了。”
“你们都想着看看能不能抱新主子的大腿。”
“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是荣华富贵是要享一辈子的不是吗?”
吕渊跪在地上,微微颤抖,肺腑剧痛,刚才圣人那一脚,是真的踢断了他几根肋骨。
但是即使这样,他依然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臣问心无愧。”
“你是对自己问心无愧,还是对朕问心无愧。”圣人叹息道:“还是说,对薛平问心无愧呢?”
提到薛平这个名字,整个大殿之中的空气都几乎寂静了下来。
“薛平是个好臣子。”圣人继续自顾自地又说了起来:“朕从小到大,朋友不多,他算是朕为数不多的朋友,也跟着朕走过了不少风风雨雨。”
“但是他唯独有一点不好。”
圣人看着眼前的吕渊:“你知道是什么吗?”
吕渊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但是圣人问话,又不能不答:“恕臣愚钝。”
“你愚钝??”圣人看着吕渊:“你聪明得很呢,不过做人太聪明也不好,薛平就是太聪明了。”
似魔非仙
“秦那家伙,知道朕不想失去对江湖的控制,所以故意拿这些东西来恶心朕。”
“他是草民,是流寇。”
“朕和他不一般见识。”
“但是你是朕的臣子,吃着朕的俸禄,一身所学,荣华富贵,都是朕给的。”
圣人一步一步来到吕渊面前,用脚抬起他的头。
“我且问你。”
武鬥幹坤 藍色蝌蚪
“谁给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胆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