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00a熱門言情小說 猛卒 ptt-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星夜兼程閲讀-5uikm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李纳和朱泚谈判并没有出现太多的对抗和波折,朱泚撤军心切,主动放弃了人口密集的济州和郓州,李纳实力也羸弱之极,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最后考虑到李纳之父李正已安葬在泰山脚下,朱泚再稍作让步,兖州北部山区让给李纳,双方以汶水为界,达成了停战协议。
朱泚占领了密、沂两州以及兖州南部,获得海边盐场,并打通了密—沂—兖—徐运盐通道。
朱泚随即在密州、沂州以及兖州各驻军一万人,近二十万精锐大军西撤洛阳。
消息迅速传到了长安,郭宋随即发鹰信给河北,令棣州情报站转告李冰,令他们伺机夺取历城县。
朱泚大军东撤的准确情报也传到了历城县,但李纳并没有因此重新振作,他依旧沉溺了参军戏中,倒是他长子李师古无法容忍父亲的颓废,持剑冲进伶人进行排戏的梨园,连杀五人,这才把李纳逼回了军营。
军营内,李纳脸色阴沉地听着国相王崇信的汇报,“目前我们一共还有军队三万人,粮食还有不少,有五十万石,钱三十万贯,粮食还算充足,但王爷答应过的,战争结束后发三个月的双倍军俸,还有阵亡将士抚恤,我估计钱不够,需要再筹措一点。”
李纳有些不耐烦道:“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从商人那里暂时借一点,我平时对他们不薄,他们也该有回报了。”
王崇信心中苦笑,这些商人怎么可能借钱,要么就是强行借了。
他暂时不提借钱的事情,又继续道:“王爷,现在我们当务之急是恢复对济州和郓州的有效控制,要在两州进行驻军,还要安抚两州百姓的情绪,希望王爷能够亲自前往两州,安抚百姓将士。”
李纳摆摆手道:“当务之急是安抚军队,我很奇怪ꓹ 我们的军队不至于才三万人吧!守城战爆发的时候,我们有六万人ꓹ 什么时候损失了一半?”
大将刘浩有些不安,他是负责全权指挥守城作战的主将,王爷显然是在质疑他。
刘浩连忙解释道:“王爷有所不知ꓹ 守城战的实际阵亡人数是八千人,然后逃亡士兵超过一万人ꓹ 还有受伤士兵也有一万余人,所以目前军队总人数只有三万人。”
李纳眉头一皱ꓹ 不满道:“为什么会逃亡?”
刘浩有点为难道:“当时守城的六万人中ꓹ 有两万民团士兵,都是本城青壮男子,他们普遍训练不足,都没有经历过战争,而且攻城战中就是他们阵亡最惨重,有六千余人阵亡,他们都被吓坏了ꓹ 朱泚停止攻城后,他们都找各种借口回家ꓹ 便再也没有回来。”
“那一万多受伤士兵呢?都失去战斗力了吗?”李纳又问道。
“王爷ꓹ 无论是箭伤还是刀伤ꓹ 最快的恢复也要一个月左右时间ꓹ 等伤口完全愈合才能算恢复,如果王爷说现在ꓹ 我们确实只有三万士兵ꓹ 但一两个月后可能恢复到四万人。”
李纳负手走了几步ꓹ 对大将潘瑜道:“我不管是什么原因逃跑,立刻贴出通告ꓹ 所有逃兵三天之内必须回来报道,超过三天不归者,皆斩!”
潘瑜躬身道:“遵令!”
李纳又对大将刘浩和吴孝谦道:“济州和郓州是齐州的外围,十分重要,必须要牢牢控制在我们手中,刘将军和吴将军可各率一万军队前往济州和郓州,要让百姓理解,之前我们的撤军是迫不得已,并非抛弃他们。”
说到这,李纳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长子李师古,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拔剑杀人,要不是自己儿子,他早就严惩了。
李纳没有动怒,只是淡淡道:“我要坐守都城,就由你代为父去安抚济州和郓州的百姓。”
众人一起躬身答应,各自退下了,大帐内只剩下国相王崇信,王崇信对李纳道:“还有东面的四个州也不能忽视,卑职建议把四州刺史和长史都召到历城县述职,然后再派人去盘查各州的家底,到底有多少人口,能得到多少税赋,咱们能不能复苏,就要看它们了。”
李纳点点头,“你说得对,这段时间我们有点忽略东面四州,我希望它们都平安无事。”
…….
历城开始紧急调兵,刘浩和吴孝谦各率一万大军先后离开了历城县,向济州和郓州开去。
历城县内开始清理逃兵,布告贴满全城,军队也开始挨家挨户劝说民团士兵返回军营。
历城县宝丰酒楼,是历城县三大酒楼之一,这里曾经是藏剑楼在历城的据点,藏剑楼解散后,这座酒楼被卖给一名历城县酒商,但前年晋卫府又把它买回来,目前是晋卫府在齐国的情报站。
在李正已时代,齐国就十分重视商业,李纳也不例外,以缴税多少论地位,发给象征不同地位的牌匾,以至于商人在齐国的地位很高。
宝丰酒楼每年缴税高达两千贯之多,所以宝丰酒楼的牌匾便是黑底金字,这是最高等级,可以免受盘查、搜查等等待遇,大掌柜出门还可以使用两马拉拽的马车。
宝丰酒楼的大掌柜叫王景,四十岁出头,长得又高又胖,一脸和气,在历城县人脉很深,齐国的官员也好,将领也好,基本上没有他不认识,不熟悉的。
中午时分,大酒楼内人声鼎沸,宾客满座,一名伙计匆匆走进酒楼,一直来到掌柜柜台旁,对大掌柜王景低声道:“确认过了,属实!”
七殺神皇
王景精神一振,连忙道:“去掌柜房细说!”
王景今天上午得到一名官员透露的消息,昨天晚上,两万军队连夜离开了历城县,向济州和郓州方向去了,但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位面開拓者 溫柔
如若春暖花不開 kz子
所以王景派手下去打听确认。
来到掌柜房,王景问道:“你怎么确认的?”
豪門厚愛:強占小嬌妻
帝少的重生毒妻
伙计道:“卑职请军营朋友帮忙,找到了昨晚的当值士兵,请他喝了两杯酒,他便什么都说了,昨晚两更时分,两支各一万人的军队先后出了大营,离开城池向东去了,现在军营内就只剩下一万军队。”
暗黑無敵
王景当然知道军营内还有多少军队,就算加上重新召回的一万民团军,也不过两万人,这是难得的机会啊!
想到这,他当即起身来到一间独院前,敲了敲门,门开了,门口是一个年轻男子,王景闪身进去。
“大掌柜有要紧事?”年轻男子关上院门问道。
契約男友:租個惡魔上門 紅薯寶寶
小院里住着两名李冰派来的联络士兵,王景点点头,“历城县有情况,机会来了。”
他把一封短信交给另一名从房里走出来校尉道:“两万军队昨晚去了济州和郓州,城内只剩下不到两万人,其中一万还是民团士兵,烦请两位立刻赶去登州,把这份信交给李将军。”
这名校尉稍稍犹豫一下道:“我们带有信鹰,我觉得用信鹰送信更快一点。”
王景点点头,“鹰信也送,你们也送,我就担心李将军已经出发在半路了。”
………
在一个黑咕隆咚的夜晚,一支五万人的军队正浩浩荡荡在青州官道上疾速行军,与此同时,一支由五十艘战船组成的船队驶入了济水,也同时进入了青州,船队上运送一万军队和大量物资。
神奇寶貝之我的師傅是阪木
队伍要穿过青州和淄州,历城县还在三百里之外,至少还要行军三天。
李冰骑马走在队伍最前面,因为是夜间,官道上空空荡荡,看不见行人,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现在是三月初,黄河冰彻底融化,空气中的寒意完全消失,带着一丝湿润的暖意,凉风习习,非常舒适,很适合行军。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队二十余人的斥候从前面疾速驰来,正是他派出的一队骑马斥候。
只见他们中间还挟着一人,堵住嘴,双手被反绑,由两名士兵一左一右带着他。
變身文娛女神
“参见将军!”斥候旅帅躬身行一礼。
“那是什么人?”李冰望着被他们挟持的人问道。
“启禀将军,他是李纳派出的信使,各州送信,正好被我们撞到。”
“送什么信?”李冰问道。
旅帅将几封文牒交给李纳,又一把扯掉了信使嘴里的破布,李纳先不急看信,问信使道:“你送的什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