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imz精品都市言情 表小姐-第一百四十九章 意外分享-zmj23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陈珞问陈裕:“长公主怎么说?”
陈裕道:“长公主说,这件事不归她管,她也管不了,庆云侯要说,就去找皇上说好了。只要皇上同意,她肯定同意。还开玩笑的说,就算是她不同意,皇上同意了,皇子们的笔墨费还不是一样会涨。”
陈珞没有吭声,一路沉默地回了鹿鸣轩。
刘众正在灯下写着什么,听到动静抬起头来,忙道:“王小姐找您有什么事?”
他平时住在白石桥,有事的时候会留宿鹿鸣轩,陈珞对外说他是自己请的账房。
为此陈裕的父亲陈忠还曾特意来问陈珞:“您这是要做什么生意吗?”
像陈珞这样的,身边有个幕僚很正常,可陈珞下意识的觉得镇国公也好,他母亲也好,肯定都不会赞同,才找了这么个借口。
陈忠问起来,他心中一动,反而朦朦胧胧地有了个主意,道:“是想做点生意,只是一时还没有想好,先请了刘众商量商量。”
君王側:和親罪妃
陈忠是盼着陈珞身边能多几个有用之人的,出了很多的主意不说,对刘众还格外的关照,亲自挑了几个机灵的小厮在刘众身边服侍。
陈珞干脆通过之前王晞介绍过来的米娘子把这个消息传到了镇国公府那边,镇国公府大约觉得刘众不值得重视,并没有人打听他。
“没什么事!”陈珞回答着刘众,突然间觉得这样的回答有些不对。
王晞那么急的找他,结果找到他只是为了说些家长里短的,他不以为然,却也不至于反感。可他若是这样回答刘众,好像显得王晞没事找事似的。
他之前可是和刘众约好了今天两人理一理这段时间京城里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江太妃的生辰可能会遇到些什么事的。
“就是永城侯府那边出一点事。”陈珞皱着眉,帮王晞扯了个不算谎言的谎言ꓹ “她有些拿不定主意,找我问了问。”
熾 油炸雞米花
刘众身份在那里ꓹ 只要不关系到陈珞的安危,他还不至于打破砂锅问到底,既然陈珞这么说ꓹ 他自然也就这么信了。
“这几天我发现了一件事。”他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说起了他认为的“正事”ꓹ “我们盯着宁嫔族兄严皓的人说,严皓最近在和江南一带的富商做盐引生意ꓹ 现如今的两淮盐运使是庆云侯的人ꓹ 他对严皓格外的关照。”
若是没有庆云侯点头,两淮盐运使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加上从长公主那里得到的消息,陈珞发了一会儿呆,这才冷笑道:“庆云侯府不会是想要告诉皇上,若是二皇子继了位,肯定会照顾他的这些兄弟的吧?”
特别是皇帝疼爱的七皇子。
陈珞把陈裕的话告诉了刘众。
刘众脑子转得快,立刻就明白了陈珞的意思。他迟疑道:“长公主那里ꓹ 我们要不要给她老人家提个醒?”
“不用!”陈珞懒懒地道,“我母亲之所以能有今天ꓹ 就是因为她不会轻易插手皇家的事。庆云侯府想让我母亲支持他们是不可能的。”
刘众仔细地想了想长公主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ꓹ 点了点头。
網遊之亡靈 盜版小法師
倒是陈珞对刘众道:“江太妃的寿宴ꓹ 肯定不太平。我那天会想办法当值的。”
这就是不参与的意思了。
刘众觉得这样很好ꓹ 两人又说了很多的细节,直到打了三更鼓ꓹ 这才各自散去。
陈珞躺在床上ꓹ 望着窗外皎洁的月色ꓹ 不知怎地,就想起了王晞趴在墙头ꓹ 神色俏丽地枕着水蓝色垫子的脸庞,白净的仿若这月色。
*
王晞第二天就托了大掌柜去打听温家大少爷温征的为人。
大掌柜很快就有了回信:“人长得十分出众,为人豪爽,出手大方,办事也进退有度颇有章法,进金吾卫没多久就小有名气了。”
王晞还挺满意的,就看温家那边怎么说了。
但她没有告诉常珂或者是三太太。怕温家那边有什么意外让常珂或者是三太太失望。
而温家的回信比王晞预料的要早。不过七、八天的工夫,那边就派了个管事过来,风尘仆仆地给江川伯太夫人回着话:“我们家老太爷说,这些年来多亏伯府照顾,就是大少爷的婚事,也让您操了不少心。这门亲事您能帮忙,肯定是桩好亲事。我们家老爷还在南昌府没回来,老太爷身体不如从前硬朗了,要过两、三天才能到京里,让我先来给您请个安。大少爷那边该准备些什么的,您先帮着准备着,老太爷到了京里,再亲自来谢您。”
说完,还拿了五千两银票出来:“不能让您又费心还费银子,您看该怎么花就怎么花。”
賴上皇室拽公主
太夫人没有推辞,笑道:“这是你们家大少爷的喜事,我出银子既不在理也不在情,我就不客气了。等你们家大少爷的婚事成了,再好好送我几双鞋袜才是。”
那管事精明能干,笑呵呵地连声应诺,给太夫人行着礼。
太夫人就亲自去了趟永城侯府。
原来江川伯太夫人就是稀客,等永城侯太夫人知道了她的来意,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道:“您说什么?您要给我们家四小姐做媒?”
黄家的事,陆玲已经添油加醋在江川伯太夫人面前告了一状,江川伯太夫人自然对永城侯府和黄家都没有什么好印象。闻言她笑了笑,道:“你们府里的四小姐,品貌出众,贤淑温良,谁不知道。我来给她做个媒,你至于这么惊讶吗?”
在永城侯府众人的心中,除了大小姐,就是三小姐常妍有才有貌有贤名了,没想到常珂在外面也有这么好的名声的。
太夫人还真的挺惊讶的。可江川伯太夫人是出了名的有眼光,她就算是再意外,为了孙女能有个好姻缘,到时候就算不能帮衬永城侯府一把,也不至于堕了永城侯府的名声,她忙把这惊讶压到了心底,笑着奉承着江川伯太夫人:“看您说的!谁不知道您眼光高,我是没想到我们家四小姐能入您的眼。这也是她的福气!”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江川伯太夫慢慢地把温家的情况说给了太夫人听。
这样的人家,太夫人自然是没有哪一处不满意的。
两家很快就商定好了相看的日子。
王晞毛遂自荐地要陪常珂去相看。
常珂羞红着脸,拧了王晞一把,嗔怒道:“还能少了你?你就不能沉稳点。”
王晞脸皮犹如城墙厚,道:“我这不是听说那温少爷比陈珞长得还好看,好奇吗?”
常珂的脸更红了。
谁不盼着自己的夫婿相貌堂堂,品德高洁呢?
三房这边欢欢喜喜地准备着相看温少爷,二房那边却气氛压抑。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酒元子
二太太冷笑:“这么快就找到了下家,不会是早就相看好了,觉得黄家碍事,这才想办法甩给我们的吧?”
“娘!”常妍脸上白一阵青一阵的。
襄阳侯四公子猝不及防地订了国子监祭酒家的女儿,她一直都想不通。直到她身边的嬷嬷打听出那国子监祭酒家虽是读书人家,祖上却是大商贾,出过两任盐运使,陪嫁全是田亩商铺、珠宝古玩,她一口气堵在胸口,到现在也没有下去。
和黄家公子认识,完全是偶然,能得了黄公子的青睐,那更是想也没有想到的事。只是她再也不想去喜欢一个人了,有一个人喜欢她,她懒得去计较那么多,就这样轻易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她母亲从前有多欢喜,如今听说了常珂的婚事就有多不甘。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把她的婚事说得这样的不堪啊!
她道:“事已至此,我们各过各的日子,有什么好比较的。”可她还是没能忍住道,“黄公子再不好,那也是读书人。以后科举入仕,有的是前程。温家再好,也不过是个武夫,是个武官。您以为那都指挥使是这么好做的。京城这么多的功勋子弟,又有几个做到了都指挥使的。”
“这倒是的!”二太太终于平衡了很多。
直到温家和常珂的婚事定了下来,温家来下小定,除了十八两重的实心如意金钗,还送了一斛个个都有莲子米大小的珍珠,永城侯府的妇仆们都跑到温征路过之地看新姑爷,二太太这才又大惊失色,问贴身的嬷嬷:“你说什么?四姑爷家里挑了一万零一两银子做聘金?”
聘金和聘礼还有所不同。聘金只是聘礼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温家除了会送上一万零一两的银子,还有其他的东西。
那婆子就算向着自家的小姐也难免讪讪然,道:“温家的全福人说了,温家的长辈觉得四小姐的人品相貌都是万里挑一的,所以破了温家的惯例,拿了一万零一两银子做聘礼,至于其他的什么衣物、首饰之类的,全都会照着京城功勋之家的小姐们照办。”
二太太急道:“就算功勋之家的小姐们也有所不同,他们家是照着哪家的小姐下的聘?”
那婆子缩了缩肩膀,小声道:“照着魏国公府大姑奶奶当年出阁时候的聘礼拟的礼单。”
二太太气得差点倒仰。
谁能和魏国公府的大姑奶奶相提并论?魏国公为了让魏国公府的产业落到自己的女儿手中,儿子死了都硬挺着不愿意过继,魏国公府一大半得财产都给了女儿做陪嫁。
谭家得了那么大一笔财产,下聘的时候能小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