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mj8熱門玄幻小說 三國之化龍 ptt-第764章 萬箭齊發-bu983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军情紧急,蒋奇也不是庸才,从得到消息,到点兵出征,一共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接近了码头,只是,还不等他靠近与魏延交战,就先看到了败退回来的王副将,以及折损了将近一半的骑兵。
“这是怎么回事!”
蒋奇眼中怒火熊熊,之前说半个时辰杀不进去,就要王副将的人头,主要是表态,给他们制造压力,可现在他是真的想要杀人了。
“非是末将不拼命,实在是魏延狡诈,提前用引火之物堵塞道路,骑兵冲不起来,只能在火场中一点点向前突进,可是……”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王副将惨笑了一声,指着身后道:“对面连弩实在太多,兄弟们好不容易穿过火场,迎面就是数不清的,停不下来的箭矢,将军,末将实在不能让骑兵全都折在那里啊!”
蒋奇抬头一看,果然,码头方向烟尘滚滚,本来他还以为是厮杀时候不慎走火,不料竟然是魏延故意引火,阻挡道路,甚至干脆就是专门为他麾下的骑兵准备的。
蒋奇咬着牙,再度看向王副将,他此时真想一剑下去,可王副将的模样实在是凄惨,头发胡子都烧焦了,脸上满是灰黑ꓹ 肩膀背后都插着箭矢,不是身先士卒ꓹ 断然不会这般糟糕。
寻常士卒杀就杀了,这样的将军,蒋奇岂是真的说杀就杀?
職場規則 秋明
深吸口气ꓹ 蒋奇一马鞭抽在了王副将的身上,骂道:“让开ꓹ 我自去夺回码头!”
说罢,蒋奇便带着大队人马继续往前ꓹ 准备安排步卒灭火强攻。
王副将看着蒋奇的背影ꓹ 双目失神,片刻后,缓缓拔剑,猛在脖子上一抹,竟然选择了自行了断。
如果可以,王副将也不想死,可带着骑兵冲过一阵的他已经知道了ꓹ 蒋奇杀不过去的,这一战ꓹ 他们败了……
蒋奇带人来到码头外围的时候ꓹ 看到了便是左一堆ꓹ 右一堆的火焰ꓹ 绵延二十多丈,虽然没有完全将道路堵死ꓹ 但只能小队穿越通行。
他有些理解王副将为何惨败了ꓹ 这火海根本就不是骑兵能冲的ꓹ 而王副将因为他的死命令,还真的硬着头皮扎了进去ꓹ 撞了一个头破血流。
正懊恼间,一个亲卫上前,在蒋奇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蒋奇惊愕回头,嘴唇颤抖,心中越发懊悔。
压下杂念,蒋奇并没有公开王副将的事情,只是冷着脸,下令道:“所有人,挖土石灭火,要快!”
“喏!”
蒋奇麾下兵将也知道形势严峻,丝毫不敢怠慢,立刻按照蒋奇的命令行事,只是,他们来的匆忙,根本没有挖土的器具,兵刃刀剑又多是用于劈砍直刺,若用来挖土,很容易就会废掉,所以,挖土的效率极低。
蒋奇看着这一幕,心中焦急万分,却也没有办法,他只能暗暗期盼,期盼魏延的援军来的慢一些,多给他一些时间。
然而,人倒霉喝水都塞牙,蒋奇正担心对面情况,就有斥候跑了过来,慌张的说道:“将军,我等绕路探查渡口情况,发现渡口兵马在两千人之上,而且后面有二十多艘船正在靠岸,也不知道其中还有多少人马。”
蒋奇伸手按住了心口,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攥住了一般,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
跟在蒋奇身边的几个军官同样脸色难看,之前还有人抱着侥幸心理,期望只有魏延来了,身后大军还远,毕竟直到现在,沿路的烽火台都没有示警,这算是黄河上没有李易大军的证明。
但是,现在人家船队已经冲到了家门口,这说明什么,说明路上那些烽火台的人怕是早就被人家给拔掉了。
死循環女配 板栗子
蒋奇心里已经开始害怕了,紧紧的抓着手中缰绳,一遍遍的在心里提醒自己镇定,继续问道:“旗号,可看清楚旗号了,都有谁,李易的大旗在不在?”
斥候努力回想了一下,说道:“码头上的大旗有魏、典、徐,正在靠岸的船队旗舰上将旗是‘太史’,并未见李易的大将军旗号。”
悍警
忽的,一个军官脱口道:“典?莫不是典韦,李易的亲卫统领?”
蒋奇咬着牙,他知道对方的意思,很可能李易也在码头,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亮出旗号罢了。
蒋奇有些不敢继续想下去了,这一战他本就没信心,如果李易在对面,他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其他人似乎也想到了这里,一个个面色灰败的看着蒋奇,想让蒋奇拿主意,但蒋奇只是怔怔的看着道路上的火焰,久久无言。
过了好一会,蒋奇吐出口浊气,很是费力的摆了摆手,道:“让将士们撤下来吧,不用灭火了。”
众人不解,有人问道:“将军这是为何,不灭火我们如何攻进去么?”
冷傲王爺,逆天寵! 小梳
蒋奇摇着头,苦笑道:“我们辛苦灭火之后,不是我们攻进去,而是码头上的人要杀出来啊。”
財迷妻:老公太霸道
众将顿时沉默。
蒋奇强打精神,按着腰间长剑说道:“主公待我等恩重如山,今日便是我等以死相报之日,传令,大军列阵,弓弩箭矢准备,重整骑兵,只待贼人离开码头,立时对其迎头痛击!”
“喏!”
虽然眼前的情况很糟糕,可袁绍在河北日久,威望绝非一般,这些兵将暂时还没有人想过逃跑或者投降,在蒋奇鼓舞之后,立即振奋精神,开始布置防守。
在此期间,蒋奇却是再次招来心腹亲卫,咬破手指,写下了第二道攻击文书。
像他这样,在兵力占优的情况下,主力还未正式与对方交战,就连发两道告急,绝对罕见,甚至可能会被当做畏战,怯战!
為你,畫地為牢 娘娘不桐
但蒋奇已经顾不得那些可能的麻烦了,因为今日过后,他是否还有命在,都是一个问号……
“这蒋奇倒是脚踝,居然忍住了没有强攻!”
码头,魏延站在高台上,一脸的不爽。
为了应对蒋奇的反扑,他一直都在码头做防守的布置,甚至还准备狙杀蒋奇本人,岂料蒋奇竟然耐得住性子,没有主动抢攻,让魏延的许多准备做了无用功。
刚刚到来的太史慈倒是平静,赞叹道:“蒋奇应当也是一员良将,只可惜,跟错了人。”
徐琨问道:“将军,马上天黑,既然蒋奇没有动静,我们是继续防守,等待后续兵马,明早天亮推进,还是今日就抢攻,击破蒋奇?”
魏延皱了皱眉,隔着火光看了一眼对面渐渐成型的军阵,没有直接下令,看向了一直没出声的典韦。
典韦笑了一声,摇头道:“主公说了,魏将军乃是先锋主将,一切决断都以魏将军为主,请魏将军尽管下令,典韦必然尊从!”
魏延眼中闪过一抹感激,不过感激的不是典韦,而是李易。
李易让典韦参与这一战,虽然有故意照顾,让典韦捡功劳的意思,但主要还是让典韦给魏延撑台面。
之前的事情让魏延的名声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纵然有恰当的理由解释,但难免有少数人心中存在芥蒂,甚至发生阳奉阴违的事情,进而影响到大局。
所以,李易就把典韦给送了过来。
典韦作为李易的绝对心腹,权利虽然不大,却最能代表李易的态度,有典韦给魏延站台,这才真的让魏延的腰杆硬了起来,只要想着打仗就好,完全不用担心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见典韦支持自己,魏延便不再犹豫,一指对面,说道:“蒋奇有兵马四千余,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我方一千五百前军,再加上太史将军带来的两千人,兵力察觉不大,而且我军军械锋利,正面破敌不再话下,所以,等火势停歇,立刻攻击,在天黑之前击败蒋奇!”
太史慈有些犹豫道:“不等张将军的大军么,明天早上我军便能有数万人,胜算岂不更大?”
魏延摇头道:“我军一面防备蒋奇,一面接应支援,今夜是无法休息了,蒋奇虽然也不差多,但要比我们好上一些,而且,袁谭的援军也不知道几时能够达到,偏偏这里地形狭窄,摆不出大阵,十万人与一万人相差不大,万一袁谭来的快了,将我们堵在这里,那时再想分出胜负,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所以,还不如趁着现在士气高涨,一举破敌,彻底占领平原津!”
“至于袁谭,只要蒋奇战败的消息传回去,他是否有胆量出城都是一回事,而我方却又张将军支援,这才是真正的不败之局!”
太史慈等人都觉得魏延说的在理,当即抱拳道:“一切都依将军号令行事!”
……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火势渐渐消退,在火场两侧,呈现了对峙的局面。
北面蒋奇的兵马略多,且有骑兵策应,但士兵脸上多有不安之色,甚至许多军官将领眼中也藏着惶恐。
而在他们对面,是魏延兵马,相对来说数量稍少,但士兵们无不神色亢奋,全军士气高涨,在他们的心里,只要这一仗打赢了,河北之战也就赢了,然后就是论功行赏,会有大把的钱财等着他们去享受。
如此鲜明的士气差别,虽然还未开打,却仿佛已经预告了结果。
蒋奇没有上前与魏延废话的意思,又因为典韦的存在,他也不打算与对方斗将。
魏延同样如此,最初他还有这劝降的想法,可看到蒋奇的布阵,俨然是一副以死相搏的架势,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打的狠一些,杀的多一些,为后面的冀州军立下一个榜样!
“咚咚咚——”
“杀杀杀——”
也不知是哪边最先敲响了战鼓,最先做出动作,在落日即将掩去最后一丝余辉的时候,两边的军阵几乎同时动了起来,数千将士踩着鼓点,举起大盾长枪,迎着还未完全散去的硝烟,向着对方的军阵压了过去。
“杀,今日得胜,我等皆为首功!”
“封侯拜将便在今日!”
“李易假借天子号令,兴不义之师,冀州儿郎,守境保土,宁死不退!”
清宮女相
“主公恩重,壮士当以死相报!”
三百步,两百五十步,两百步……
在不断的战鼓与呼喝声中,双方的军阵不断拉近,蒋奇终于看清楚了对面军阵中的连弩手,粗略估量竟然有千人之多,心中大骇,立即下令道:“骑兵后撤压阵,等待命令!”
之前蒋奇还以为魏延是借助火势才打败了他的骑兵,可现在看来,就算没有阻拦道路的大火,他的骑兵也讨不得好,因为对面的连弩实在太多了。
“冲锋,冲锋!”
魏延见蒋奇把骑兵回撤,立即下令,让军阵加快速度,打算趁着对面军阵变动的机会,拉进距离,让对方兵马进入连弩的射程。
“放箭!”
蒋奇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魏延靠近,判断距离之后,立即让早就做好准备的弓箭手放箭,试图压住对面军阵的速度,争取在接战之前,射上三到五轮箭矢,扩大兵力上的优势。
蒋奇的判断没有错,可是,他的弓手数量却是有限,一共也就不到一千人,一次也就是千支箭矢,一轮过去,魏延的军阵前排凭着大盾遮挡,基本无伤。
阵中那些随着魏延第一批到来的精锐旱卒,倒是有一些被射翻在地,都是运气不好直接被命中要害的,如果是身体躯干中箭,凭着一层厚厚的皮甲,以及内外一共四层丝绸的阻碍,虽然也会受伤,却绝非不可忍受,许多将士甚至看都不看,就那么带着箭矢继续向前冲锋。
寶寶計劃:這個媽咪,我要了! 囧囧有妖
“放箭,继续放箭!”
这一幕让蒋奇瞪大了眼睛,本来看到对方没有重甲,还以为弓箭手可以建功,可事实却是与他想象的相差巨大。
但是事已至此,蒋奇除继续放箭,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很快,两轮箭雨过后,魏延以不到两百人的代价,将双方的距离拉进到了八十步,魏延本人也因为冲的太靠前,箭头被划了一箭,但他却是浑不在意,长剑一指,喝到:“前排止步,连弩,放!”
然后,让蒋奇绝望的一幕就发生了,随着魏延的口令,先是弓弦弹动的嗡鸣连城一片,然后就是呼的一声,上万支密密麻麻的箭矢就如飞蝗一般,向着蒋奇的军阵劈头盖脸的落了下来。
本就昏暗的天色,也似乎在此时彻底彻底的陷入了昏暗。
这是真正的万箭齐发,要凑足一万弓箭手才能打出的效果,今天他们见识到了,可他们面对的,只是三千多人罢了。
天師傳奇 佛動凡心
一瞬间,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被惊恐所取代
“将军小心!”
亲卫奋不顾身的把蒋奇从马上拉下,用盾牌和自己的身躯为蒋奇遮挡箭矢。
但是,亲卫却无法为蒋奇挡住四周接连不断的箭矢撕裂皮肉的声音,还有将士们中箭刺痛的惨叫。
蒋奇幸运的没有中箭,可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万箭穿心了一般,心痛的厉害。
好不容易等到箭矢的声音停歇,蒋奇推开了失去声息的亲卫,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他来不及去看这个忠心耿耿的部下,环视战场,蒋奇惊骇的发现,只是一轮箭雨,竟然伤亡接近五分之一,到处都是倒地的伤兵,后方甚至已经有人开始逃跑。
蒋奇有些无法相信,他从来都没想过,只是一轮箭雨,自己得兵马就被打垮了。
然而,更让蒋奇绝望的是,这时对面再一次传来了魏延的声音:“换弩,放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