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qum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飛越泡沫時代 線上看-682. 再一再二-rtikk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港区,BEING。
长户大幸站在办公桌前,拿着电话听筒,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正和电话那头说着什么。
“原来是这样吗?是这边冒昧、给您添麻烦了。”他对着电话那头道歉。
这通电话的对面,是《樱桃小丸子》的作者樱桃子。
樱桃子今年刚二十四岁——但二十岁时就已经画出了《樱桃小丸子》。
要不是画出了一部成为话题的畅销漫画,这个年纪,多半在什么公司里当粉领族职员,或者正准备把自己嫁出去。
但是,一朝成了畅销漫画家,人生就此截然不同。
前阵子,长户大幸得知《樱桃小丸子》即将动画化,开始打动画主题曲的主意,想要绕过漫画编辑部和动画制作委员会,直接去跟樱桃子本人自荐。
普通的家庭日常向动画,制作主题曲这种资源不是什么抢手的东西。
长户大幸是看《海螺小姐》长大的一代人,同样是家庭日常向动画,当他看过《樱桃小丸子》以后,觉得这部漫画比起《海螺小姐》更加时尚有趣。
《海螺小姐》宛如一种日式家庭的传承,是餐桌上只有曰本人才能品味出滋味的传统食物。但《樱桃小丸子》不同,它虽然也日式,但要更容易入口、味道也更为可口。
现在,这部漫画要动画化,还是和《海螺小姐》在同一天挨着播放,虽然是不起眼的家庭日常向动画——或者说正因为是家庭向的动画,才让长户大幸从中看到一丝机会。
家庭向、也就意味着全家人坐在一起看的机会大增。
而这部漫画本身人气话题度又足、改编成动画以后走红的概率也不低,如果曲子选的合适,动画又有热度的话,说不定能够做一张大卖的儿歌出来。
鎖愛成婚:娘子不好欺
就算动画不温不火,这种动画一次性要播出个两三年,也还是能带动主题曲的销量。
最重要的是,制作动画主题曲的成本少之又少。不管怎么想,拿到动画主题曲的制作权,都是件稳赚不赔、甚至有机会大赚一笔的事。
长户大幸对曰本流行音乐的发展了如指掌,正因为了解,所以就不会轻看了儿歌。《黑猫探戈》、《游吧!鲷鱼烧》都是儿歌,并且都是百万单曲。
愛情,隨遇而安 魚小語
……也都是教科书级的一发屋。
靠儿歌走红的人,很难再有机会转型,往往像是用过即丢的一次性物品。
也因为这个用过即丢的特性,长户大幸甚至开始考虑,如果拿下《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制作权,就为了这支主题曲做一个限定企划,最好是制作个热热闹闹的组合。
把组合里的人打扮得夸张一点、梦幻一点,尽量削弱和现实的联系。
这样一来ꓹ 等到企划结束,组合里的人换下演出服、洗掉脸上的妆ꓹ 还能继续转型做其他的事。
织田哲郎接到他布置的作业之后,写了支不错的曲子。长户大幸听过以后,立刻在音协那边注册了版权ꓹ 准备联系樱桃子,把那首歌送去给她听。
網遊之刺盡天下 肖胖子
樱桃子高中毕业后ꓹ 当了没几天上班族就改行当漫画家,出道没多久就画出了生涯的代表作ꓹ 这样的她称得上是被老天爷所眷顾。
也正因为出道早ꓹ 她涉世不深,对人情世故之类的一概不懂,长户大幸本来就年长她将近二十岁,又是深谙人性的人精,看待这个新晋的畅销漫画家,跟看待小孩子没什么两样。
一个中年人,语气诚恳地说着自己是漫画的粉丝ꓹ 还带来了他的制作公司制作的曲子,等终于见了面ꓹ 从未见过这种阵仗的樱桃子ꓹ 没几句话就被他给说服ꓹ 用长户大幸随身携带的播放机ꓹ 试听了他带来的曲子。
縱橫商途:逆天女相師
“……好厉害!”
樱桃子笔下的小丸子是个紧跟潮流的追星族,既然是以作者本人为蓝本画出来的角色ꓹ 樱桃子本人在追星这件事上也资历丰富。
“这真的是专程为漫画写的歌曲?”她问。
长户大幸自然给出肯定的答案ꓹ “是在看过漫画以后ꓹ 想着漫画写出来的。”
得到这么个回答,樱桃子的脸上浮现出惊喜的神色。她涉世不深ꓹ 虽然是当红的漫画家,但在她眼里,艺能界还是有点遥远的地方。
现在,有个音乐制作人(听他的自我介绍,还给许多知名的歌手制作过歌曲)为了她的漫画专门作曲、想办法找到她。
有一点虚荣,有一点心满意足。
但最重要的,樱桃子很喜欢这支曲子。
长户大幸对曰本歌谣了如指掌的能力又在此时发挥作用,从山本琳达到山口百惠,但凡是樱桃子喜欢过和正喜欢的明星,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两个人在约定见面的咖啡馆里相谈甚欢——那支曲子也留在了樱桃子的手里。
魔門敗類 驚濤駭浪
长户大幸倒也不是不知道漫画作者对动画没什么发言权,但毕竟是家庭日常向动画,这种动画的主题曲一向不被重视,往往只是随便承包出去。如此一来,原作者提建议,在无人争抢的情况下,制作委员会卖个人情也只是顺手的事。
说动了樱桃子,让她担任中间人,还有已经制作好的曲子……制作委员会大概率会顺水推舟。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临近分别的时候,长户大幸甚至还鼓励樱桃子尝试自己给那支曲子作词。
“作词?我可从来没作过,念书时国文课的成绩也不怎么好。”樱桃子说。
长户大幸语气温和,“作词可跟国文课的成绩没关系,而是有着另外的技巧……”他说他的,樱桃子听得一愣一愣的。
到道别时,两人已经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说定如果樱桃子想学作词,尽管找他帮忙。
一切进展顺利,都在长户大幸的计划之中。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紫菱衣
梁少的寶貝萌妻
送了曲子以后,他开始在心里盘算,要如何制作这个企划。
既然是家庭日常向的动画,干脆就制作一支成员按传统日式家庭配置的组合?有爸爸和妈妈,还有机灵调皮如小丸子那样的女儿。
有朋友、有宠物。他甚至还想到要安排扮演女儿节玩偶的伴舞。
但是,心里正琢磨着的时候,樱桃子忽然又打电话来,告诉他不能把曲子拿给制作委员会听、也没办法给他引荐编辑部的人了。
“我听编辑部的人说,接下动画制作委托的曰本动画公司,有固定合作的唱片公司,已经决定把配乐和主题曲的工作一并转给那边。”
“固定合作的唱片公司?”
长户大幸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曰本动画公司的大股东,竟然拓展业务到了唱片业界。
富豪
这样一来,不管他怎么运作,也都没有用了。胳膊肘不会往外拐,曰本动画公司不可能绕过兄弟唱片公司去接触其他的公司。
这种动画的主题曲一向不被重视,往往只是随便承包出去。这原本是长户大幸直接去找樱桃子时的底气,但现在,对动画制作委员会那边来说也一样,既然是随便承包出去的工作,与其节外生枝,还不如卖个人情给曰本动画公司和他背后的大股东。
再不好的资源,对方不给、自己也没有办法争取得来。
电话那头,樱桃子不知道长户大幸在想些什么,她的涉世未深让她轻信长户大幸,现在,也大大方方,把自己从佐藤那里听来的事告诉他。
“好像是家叫做GENZO的唱片公司,负责人是位姓岩桥的制作人。”
她想起佐藤告诉自己的,那位岩桥桑给森高千里和WINK那样的人气偶像当过制作人的事,但又觉得说给长户大幸听不太合适。
不过,电话那头的长户大幸,表情却僵了一下。
还好隔着电话线,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他依稀记得听过这个名字……顿了顿,重复一遍,“姓岩桥吗……”
樱桃子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长户桑也认识这位岩桥桑吗?”
“听说过。”长户大幸温和客气地回道。
樱桃子发出“原来如此”的声音,但还是觉得可惜,“我很喜欢长户桑的这支曲子,而且最近托您的福,也努力学习了作词,……要是能用这支曲子就好了。”
但长户大幸的劲头儿,却淡了下来。他和樱桃子在电话里又客气了几句,终于放下电话以后,脸上刚才维持着的笑容慢慢垮了下来。
GENZO。
岩桥桑、岩桥慎一。
这两年,这个年轻制作人大出风头,不管是制作偶像还是制作乐队,都信手拈来,在唱片业界里的人,或多或少,都会留意到这个名字。
但是,对长户大幸来说,最早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GENZO也好、这个岩桥慎一也好,都还是不起眼到跟路边的杂草没什么两样的无名公司。
也就是这么家无名公司,却让他相中了、想要签下来的新人,放弃BEING,转投了GENZO。
快到手的兔子飞到了别人的锅里,长户大幸对自己吃过的那次瘪记忆深刻。本来以为只是让自己错失了栗林诚一郎,今后也不再有什么交集。
可是,现在!
那个让他吃了瘪的年轻制作人,不仅当起了唱片公司的经营者,公司竟然还跟曰本动画公司有同一个大股东。
不仅如此,他心心念念的《樱桃小丸子》主题曲,也到了那家伙手里。
甚至都不是那个叫岩桥的主动争取,只是因为他跟曰本动画公司是兄弟公司,什么都不用做,这份资源就非他莫属。
自己辛辛苦苦争取了半天,却被那个让自己吃过瘪的家伙截胡了。
长户大幸想着这个叫岩桥的人,内心纠结无比。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他想一想岩桥慎一,再想一想《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生气归生气,可是,又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如何处理那支曲子。
当动画主题曲的计划即使不成,曲子不能成为废曲。要随机应变。再说,本来就不是决定了以后才做的计划,现在不过是赌输了……
长户大幸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继续开动脑筋,只有在不经意时想起“岩桥”这个名字,厌恶地皱起眉。
但愿不要再跟这个名字扯上关系!
……
星期一,岩桥慎一若无其事,带着耳朵上淡淡的齿痕去上班。
淡淡的齿痕,不凑近了看也看不出来。去上班,也不会有人趴到他耳边端详个究竟。他心里有底,就大大方方出门,劲头儿十足的开会。
饭岛三智被他指派去加入BOLAN的出道团队,今天一早也坐在会议室里。她低眉敛目,早就已经忘记了前一天被老板叫去神户出差的事。
轮到她的时候,她条理清晰,汇报着有关BOLAN的出道进度。
出道发布会定在高轮王子饭店,出道前,带着乐队以及出道单曲去拜访有线放送以及广播放送局和电视台放送局的人。
“商铺和有线放送签订合约,在店里播放歌曲作为BGM,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
饭岛三智甚至还主动提建议,“我们这边带着曲子去拜访有线放送那边的干部,想办法说服他们向契约店铺推荐乐队的出道曲作为店里的BGM。”
仙劫
在场之人,对饭岛三智的提议倒是没什么异议,一致通过。
森友岚士虽然外型俊美,现场演出的实力也足够,但个性内向敏感,不适合参加欢乐的、需要高反应力的节目,这就面临跟ZARD出道时差不多的问题。
而岩桥慎一的态度也明确,没有合适的节目,就不会把不擅长应对镜头得歌手放到和他格格不入的环境里去,免得出丑。
岩桥慎一倒是也不急在一时,等着看企划开始以后、BOLAN和藤彩子的合作单曲的效果。乐队三个人都能创作,每周交作业,把写的歌送过来,由岩桥慎一从里面选曲。
岩桥慎一这边先选一轮,选好曲子以后再拿去给酒井政利,听听看他的意见。BOLAN的唱片约和经纪约都在自己人手里,省去了许多沟通的麻烦。
……
开完了会,回办公室,出门之前,岩桥慎一扫了一眼日程安排,上面还有一笔,今天下午,大黑摩纪要过来。
到了下午三点钟,她按先前说好了的,来一趟公司,和岩桥慎一谈签约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