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9ct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餮仙傳人在都市-第1722章推薦-917xz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这一次古争朝着下面跌落仅仅只有几息的时间,周围原本狭窄的红色通道瞬间消失。
古争身形朝着旁边一歪,就悬浮在空中,此时他发现自己如同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这是一个红色的世界,花草树木是红色,在旁边的墙壁也是红的,甚至连地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红色,也包括下面不远处一座巨大的湖泊。
“就在前面湖泊当中,来吧!”
跟过来的马老对着古争说道,同时一马当先地走过去。
这个空间并不是很大,至少古争能够感知到边缘之处,就像在大殿下面掏出一个洞穴一样。
跟着马老一路前进,他发现一个在湖边唯一的房屋外面,一个身穿红色宫纱的美丽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眼中朝着这边望来,似乎在等着古争。
让古争心里吃惊的是,对方身上的气息和修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对方可能是真正的风族,而且修为绝对不会低于大罗初期,但是看起来却如同十六七岁清纯的女子,可是眼中却充满了看破世俗的沧桑。
想想那个时候的大罗,简直难度和现在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每一个都是天赋秉然之辈。
很快两个人就落在那个女子面前。
“古争是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好久了,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女子对着古争微微笑道,恰到好处的微笑,在加上那温柔如风的清脆声音,仿佛一个妙龄少女在向你倾诉心意一般,让人心神都有些恍惚起来。
当然这是对方平常很自然的语气,并不是对方所要修行的功法,这点古争当然知道,守住心神也是同样回道。
“这位前辈,看来你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不知道为何专门要等我而来,而这位马老不会就是你的分身吧。”
“你真是聪明,我都没有说,这一点你也你看得出来。”那女子在此笑道,一扬手旁边的马老竟然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他的身体当中。
離婚別說愛
“如果单独出现我还真猜不出来ꓹ 可是你们在一起太明显不过了,不知道前辈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古争耐着性子说道。
自己又不是眼瞎ꓹ 他们两个身上的气息实在太明显不过了。
“不要叫我前辈了,叫我鸟风好了,既然你来到了这里相遇ꓹ 那就是缘分,我也废话不多说ꓹ 直接跟你说明我的来意,相比你也要急着离开这里对吧!”鸟风身形一转ꓹ 竟然慢慢朝着湖泊方向走去ꓹ 一边说道。
“鸟风前辈,你说得很对,我因为意外才来到这里,而且外面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我想尽快出去,现在呆在这里面,也不知道外面过了多久。”古争听到对方这样说ꓹ 也是坦白地说道。
自己从这边时间来算,已经过了几十万年ꓹ 外面的时间也如果过了那么久ꓹ 那真是非常糟糕了。
冷總裁的贖罪妻
“看得出来ꓹ 任何人都想离开这个牢囚ꓹ 当然也包括我,也包括囚犯ꓹ 还有那些贪财惨死的人。”鸟风缓缓地说道。
“牢囚?你是这里本身是一个关押地点?”古争听到对方如此说ꓹ 有些惊奇道。
“当然ꓹ 这里本身就是一座牢囚,我是负责看守的守卫者ꓹ 你想离开这里,必须需要风液打开唯一的出路,而那唯一的出路已经被对方给占据,隐藏破碎的空间当中。”
这边鸟风一边说着,同时一道红光从掌心发出,落入眼前的湖泊当中。
原本平静的湖泊顿时沸腾起来,一缕缕红雾从其中蒸腾出来。
“风液就在湖泊下面,虽然所剩不多,但是对于你来,还是足够用了,不过要等一下才能上来,不如你听听我的故事?”
鸟风转过身,对着古争说道。
古争默默的点头,听着对方诉说着这里的事情。
对方一开口,就口若悬河的开始讲了起来,从对方的语气中,古争听得出来她千万年的寂寞,只能一个人默默地呆在这里。
这里原本就是关押一个他们风族的敌人,修为和他相仿,不过他身上有着重要秘密,风族一直想要撬开他们的嘴,哪里能想到,外面关于族中生死大战不知觉就展开。
尽管如此,她也要留在这里看守对方,甚至必要时杀掉对方。
可是事态的发展让她万万想不到,这里不知道被外界怎么知晓,强行闯入进来,结果让封印出点问题,让他趁机脱身,甚至把那个地方强行挣脱离开这个空间,彻底脱离了她的感知。
也错过了击杀对方最佳的时机,甚至失去了对方的方位,只是知道对方肯定还没有离开这里。
后来这群人死亡之后,她看到只能利用大法力把这里完完全全给封闭中,哪怕对方隐藏起来,也无法打破这个空间里去。
而对方非常聪明,立马弄了一些妖兽,开始大肆破坏这里,同时一点点找出这里空间的节点,试图打破这里的漏洞,好让他找出第二条离开的道路,外面那些妖兽就是对方所制造。
而鸟风也利用血脉之力,把这些闯入过来的人纷纷都复活在外面,让对方以为没有收获,同时派出马老间接地引导他们守卫此时地方的关键之处,也就是一座座城镇所在的地方。
超玄幻三國 夜涼若水
于是双方开始了珍珠的拉锯战,总体来说还是马老这边吃亏,不过在利用风族留下的珍珠后招,竟然把这里的时间流速改变了,这才让他们最后艰难地挡了下来,最后形成拉锯战。
她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不知不觉弄出一个这么大的家伙,直接把最后一个节点给破坏,导致整个世界开始崩溃起来。
不用看对方消耗肯定很大,幸好被古争给斩杀了,也重创对方,没有让对方彻底出来,要不然这个地方早就被对方找到了。
而对方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寻找她的方位,因为没有阵法的掩护,风殿就暴露在这片土地上,而不像以前同样也隐藏在虚空当中,让人无法寻找到。
而现在风殿则是通过巨大的消耗,维持着不让那些生物看到,但是其他人还是能看到,比如对方残存的红色人影,还有遗留城镇的人,不过幸好两边消耗都差不多了,等到古争过来之时,还没有被发现。
“可是你怎么没有想到要出去。”
听到对方说完,古争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猛然问道。
因为凭借对方的修为,外面那些邪祟显然不是她的对手。
“因为我出不去这个大殿,我的生命力早就流逝完毕,只是靠着这里才苟延残喘,延续着生命,更何况对方实力高超,我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当然你也不是。”那鸟风目光灼灼地说道,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弱势,甚至断定古争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你不要小瞧我,只要对方不是准圣,我怎么也能对峙一二。”古争看着对方肯定的语气,也是坚定地说道。
“只要你能离开这个地方,那么对方就绝对出不去,和这里一同葬灭。”
鸟风又转过头,看着眼前的湖泊更加沸腾起来,在中间的位置比其他要凸起一些,显然有东西从里面要出来。
“为何这样说?”
古争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站在一旁沉声问道,至于旁边的异象他倒没有多大关心。
“那个出口被设计只允许传送一次,随后这个地方就被会彻底给引爆,就是为了防止对方逃离这里,当然我们以前还是有其他办法离开,可是现在,那个出口是唯一离开这里的办法,一旦激活传送离开之后,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毁灭,准圣之下,毫无生还希望。”
此时,湖泊表面沸腾逐渐减少起来,其中一个高台赫然浮现在湖泊表面,一个足足以大小的金色小池子,在里面荡漾着一些红色入血的液体,里面泛着一些金色的光点,可是其中却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息,让人不知不觉想要喝下。
那就风液,早后世早就已经完全见不到的东西。
“所以你要出去,正好合则两利,分则两失,我给你风液,你要答应我一定冲出去,不能让那个囚犯离开,你看如何。”
鸟风身边浮现出一个红色的葫芦,如同长鲸吸水一般,一大片风液被一缕缕吸入葫芦当中,不过当那小池子中还剩下一般的时候,她就把葫芦嘴给堵住了。
“这些足够开启一次了,怎么样?到现在你还没有给个准信!”鸟风直接把手中的红色葫芦给扔了出去,对着古争说道。
“你都相助到这一步了,岂有不答应之理。”古争借助葫芦,直接开口说道,如果只能出去一次,那么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后退。
“那就好,不过对方的位置需要你去寻找,我这边也无法坚持太长时间,如果在此之前我被对方找上门,很有可能会被对方给炼化,我这个样子,连自杀都做不到,要不然他早就死了,把你手中的东西还有怀中的风果拿出来吧,我帮你修复一样。”
鸟风没有丝毫惊讶,都到了这一点,对方除非想要死在这里,不可能拒绝她的提议,显然古争还不想死。
“你是说这个?”古争看到剩余的风液,心中一动立马说道,同时把离环从手腕褪下,还有之前那个风玉送的果子。
“当然,这个法宝应该是一位前辈赠送给你,看来外面还是有我们的人,既然损坏了,这风液也可以修补,甚至极大提升你法器的威力,至少能够相匹配你的实力,至于这枚果子,已经被人动了手脚,幸好你没给其他人吃,要不然绝对会中招。”
这边鸟风直接一挥手,离环直接划过一条弧线落入中间的风液当中,而那枚果子则是被他拿着,来到旁边一颗小小的枝苗旁,竟然朝着上面狠狠一插,被一根树枝直接穿了过去,挂在上面,点点粉色的果汁沿着树枝流淌下来。
古争注意到,那树枝是自己手中曾经的一样,而这个不足一掌之握的树苗上,也仅仅剩下两个树枝。
“反正这里都要毁灭了,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了,这些唯一的东西浪费点也无所谓了。”
鸟风一边说着,手中也划破自己的手腕,流出来大片的火焰,眨眼间就把树苗给包围起来。
“那个东西是曾经城镇的一个龙凤遗族给我,我也没有机会用?”古争实话实说的说道。
“他们两个?是那个家伙引出来的傀儡而已,我早就知道了,小心一点就行。”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鸟风一边说着,手中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
眼前整棵树苗开始融化进去,融入面前一团火焰当中,不知道里面到底在干什么。
古争又把目光转移到湖泊上的风液当中,只见自己的离环悬浮在风液上面,一缕缕红雾从下面不断蒸腾,被离环一点点给吸收进去。
让古争心里高兴的是,那离环身上的裂缝,在红雾的补充下,竟然已经修复了一半,而且在离环本身深处,更是看到一抹红色的光芒亮起,让它看起来更加圆润光滑,显然等到完全修复好,威力更加上进一层。
“好了,这么风果才真正的成型,至于里面下的手脚已经被我清除了。”
而就在时,古争身后传来鸟风的声音,立马转身看去,和之前看似差不多的果子浮现在空中,不过在果子表面多了一些红色的纹络,仿佛蜘蛛网一样布满全身、
“收起来,等你的发起完全修复好,到时候去寻找对方吧,任何可疑的地方都要查看一番。”
凤鸣有些疲惫的一挥手,那枚风果再次落入古争的手中,此时闪烁着金光,那风果给古争感觉仿佛孕育着彭渤生命一般,随时都能破出来。
这才是真正的风果,而之前充其量只是有着风果的外形,或许里面也包换风果的力量,可是和手里这枚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也就欺负古争根本不知道这种失传的风果。
“谢了,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对方离开这里。”古争手下之后,郑重的说道。
如果真的只能穿上一次的话,无论如何,自己绝对不能把这唯一的机会给其他人。
十日后,古争的身形再次出现大殿的外面。
看着下面的大殿,隐约有着那鸟风的气息在其中,两者已经完全融合一体,一起生,一起死。
古争随便选取一方向,极速离开了这里。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古争感觉周围的那种红色生物更加多了起来,甚至行动之间都没有那些缓慢的感觉,就像鸟风所说,对方的实力恢复得越来越多,恐怕很快就能真正脱离围困他的牢笼。
那个时候,那所风殿再怎么隐藏,也无法逃过对方的眼睛,再加上本身的特殊,似乎结局已经注定。
幻殺
自己要做的是,在对方还没能出来的时候,想办法离去。
不过古争到底很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被风族关押在这里,甚至只能靠着这里的毁灭才能彻底灭杀他。
这个地方可是在无尽虚空的深处,寻常的大罗进来基本上就迷失在这里,很难在逃脱出去。
等到稍微安静一些的地方,古争拿出自己那枚六棱晶石,对方这个东西直觉告诉自己,一定是真的,毕竟对方恐怕也希望自己去那边,利用自己。
超級異手遮天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先行进入了风殿,而且那马老也赫然是对方的分身,杜绝了自己上去和对方就打生打死。
重生之抽獎空間 逍遙隨鑫
如果没有前面的停顿,在知道风液在对方手中,自己肯定不用说,一定会抢夺回来,毕竟那才是离开这里的唯一办法。
拿起那枚感应器,古争微微闭上眼睛,心里闪过一丝丝的触动,就像静止的琴弦被拨动一下,那层声音沿着某种方向极速蔓延过去,指引着古争前进的方向。
古争的眼睛看往北面的方向,那种感觉自己已经熟记于心,手中的感应石此时也耗尽了能量,化为一团粉末从古争手中消散飞去。
不过他并没有立马动手,而是把小心把头顶的离乐给拿了下来,从手中拿出一个小小瓶子,在完全修复好离环之后,那风液还残留一些,都被鸟风收集起来给了古争。
按照对方的只是,拨开玉瓶,在离乐的花瓣上滴了三滴风液上去,那三道风液极速化为一道道红线,沿着离乐的身体蔓延开来。
很快本来绽放的花朵,竟然开始枯萎起来,甚至连同身体也开始退化起来,等到最后只有一跟和发丝差不多大小的花苗,留在古争的掌心当中,这才被他重新放在头发之上,小心地保护起来。
对方哪怕从无尽轮回中逃过一命,可是生命力早就耗尽,一旦出去必死无疑,但是凤凰的风液却可以让她陷入涅槃生死状态,完全可以躲过这一劫,真算得上是逆天改命了。
做完这一切,古争依然没有停手,这最后被鸟风提炼的风液,仅仅只有九滴,功效无比强大,但是剩余三滴必须要留给离乐,要不然出去之后,无法激活也是始终这个样子,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妖孽也成雙
“小猫”
古争轻轻唤了一声,小猫那有些萎靡的身体再次浮现在肩膀之上,只不过那有气无力的样子,明显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他拿起玉瓶,三滴风液滴入下来,朝着小猫的嘴边送去。
小猫超前一探,轻轻的嗅了嗅,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古争,看到对方让自己吞服的样子,也是一口气把三滴风液给吸入。
我的眼睛能透視 平地一聲雷
随后一股强盛得气息从小猫身上传来,不仅快速治愈对方耗费的精气神,甚至还在其中发生某种奇特的变化,继续让小猫增强起来。
逍遙道聖
这专门提炼的风液,其价值要比普通高出百倍不止,毕竟需要真正风族的精血才行,而古争手中那枚风果,更是比提炼的风液高出万倍。
这点古争心知肚明,看到小猫陷入休养之后,古争朝着远边极速飞去,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