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y8s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一世獨尊 起點-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月上柳梢頭展示-iqd79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夜幕降临,树梢之上有银月高挂。
等小冰凤回到紫雷峰时,就听的箫声渺渺,月亮下,屋顶上林云正吹奏着凤凰咏心曲。
见小冰凤回来,林云收起紫玉神竹箫,从屋顶上一跃而下。
然后将方才和紫雷峰主的谈话,简单与小冰凤说了说。
“天轮塔!”
小冰凤眼前一亮,道:“可以答应诶。”
林云道:“再说吧,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小冰凤得意的道:“本帝出马,自然手到擒来。”
林云道:“道阳宫可不好进,你没吹牛吧?”
“硬闯肯定不行,不过溜进去还是可以的,在复杂的灵阵也会有破绽。若论灵纹造诣,不是本帝吹牛,如今这昆仑就没人超过本帝。”
小冰凤一本正经的道。
林云不置可否。
理论知识也许没人比的上她,真动起来手就难说了。
“不过没法在道阳宫内动手,一旦被发现很麻烦,那里面起码至少有三名圣境强者,而且我们不能停留太久。”小冰凤道。
“所以得将他引出来。”
林云眼中闪过抹寒芒,他已经想好,如何对付章岳了。。、
“该出发了。”
林云说话间,在储物手镯中取出个银色面具。
小冰凤瞧见银月面具的瞬间,眼前大亮,激动的跳了起来:“银月面具,我要,我要!”
滅世神王
林云笑了笑,抬手将面具举高,小冰凤小小的个头,跳来跳去都够不着。
不一会就生气了,在林云身上捶打起来。
林云带上银月面具,唰,长发不断生长,很快就落到了腰间,且变成了一片银色。
天才小醫妃
每一根头发都闪烁着光泽,银色发丝柔顺无比,随风浮动间银芒流动仿佛月光在跳跃般。
庶女謀嫁:極品王妃
身上圣袍也化成了银色,像是披着一层月光,气质变得清冷孤傲。
小冰凤看的眼睛都直了,林云所有东西,她最喜欢就是这银月面具了。
呵,渣男!
“走吧。”
林云背上剑匣,将小冰凤和贼猫装进去后,便趁着月色悄悄出发。
龟神变本身就可以隐匿气息,加上银月面具的辅助,即便圣者不注意的情况下,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块石头,外人察觉不到任何血气存在。
“林云,这不是道阳宫,你去哪?”小冰凤在紫鸢剑匣中奇怪的道。
道阳宫坐落在道剑山山脚,那是天道宗两座神山之一极为醒目,不可能迷路走错方向。
很快,小冰凤就知道了。
林云在玄女院外停了下来,玄女院占地极光,守卫也是无比森严。
观察片刻后,林云悄无声息溜了进去。
半个时辰,林云通过一番摸索,找到了欣妍所在的阁楼。
神級高手撩妹記 煙花易暖
她是静尘大圣的亲传弟子,住的地方不难找到,阁楼内灯光明亮,有一道曼妙的人影盘膝而坐。
“应该就是这了。”
林云在阁楼外的树梢上,轻声自语。
“呵,你可真是渣男,之前还对人白疏影那般深情,现在就打上妙音玄女的主意了。”小冰凤在紫鸢秘境中嘲讽道。
林云没有理她,并未答话。
白疏影不过是逼不得已,夜倾天对对方执念太深,自己要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很容易就在直接露馅了。
都市之系統大抽獎 步步生塵
维持人设需要罢了,林云也能感觉到,那丫头其实挺讨厌夜倾天的。
所以他才没什么顾忌,但欣妍是他的大师姐。
那是他的白月光,某种意义上讲,是他在玄黄界最亲的人。
且不说他自己和欣妍的关系,欣绝大哥临死之前,他答应过对方要照顾好欣妍的。
他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欣妍,章岳白天早已犯了他的逆鳞!
林云取出一个水晶瓶,里面是他事先装好的半神酒,看了一眼之后他无声无息落到阁楼前。
再往前走就会碰到灵阵了,林云没有上前,将水晶瓶稳稳的放在灵阵上便悄然离去。
咻!
阁楼中的欣妍立刻睁眼,她从楼中出来,带着丝疑惑将水晶瓶取在了手中。
不过她很谨慎并未打开,目光四处眺望。
“你这家伙,半神酒可是很少见的,她未必认得。”小冰凤在紫鸢秘境道。
“她师尊是大圣,肯定认得。”
“多此一举,你直接告诉她不就得了。不对,你是不是认识她……”小冰凤忽然想到什么,八卦了起来。
“她是我在玄黄界凌霄剑阁的大师姐。”林云没有多做解释,看到欣妍回到阁楼之后便悄然离去。
做完这一切,林云按照小冰凤探好的路线,悄悄摸进了道阳宫。
道阳宫坐落在神山脚下,守卫比玄女院要森严许多,时不时就能察觉到一些极其恐怖的气息。
章岳所住的宫殿,按照圣徒标准建造。
不仅气势恢宏,且明显感受到灵气充沛之极,殿宇上方有紫气凝结成云,月光倒映之下显得十分梦幻。
林云来到宫殿内,不一会就发现了屋内修炼的章岳,眼中顿时闪过抹寒意。
天地至尊 滄海鯤鵬
“你要杀了他吗?他可是圣徒。”小冰凤感受到林云的杀意,出言提醒道。
“杀他太便宜了,他最在意什么,我就让他失去什么!”
林云屈指一弹,早已准备好的字条,在剑意加持下破窗而入。
咻!
盘膝而坐的章岳,猛的睁开双目,伸手就夹住了字条。
“谁?”
章岳眼中露出疑惑之色,立刻将感知释放了出去,同时人影也跃了出来。
可天地间空无一物,林云早就退去了。
章岳若有所思,而后将字条打开。
“今日道场之上章君风采过人,颇有古之侠风。仗义执言,更是令疏影感激不尽……实不相瞒,疏影其实早已芳心暗许。望欢四五年,实情将懊恼,愿得无人处,与君共春宵……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章岳念道着字条,呼吸越来越急促,不一会就双眼发亮。
“疏影约我?”
章岳心头狂喜,脸色兴奋的发红,只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很不真实。
他想想觉得不可能,可又看了看字条,瞧见愿得无人处,与君共春宵几字时。
顿时口干舌燥,浑身燥热,只觉得小腹下方有一团火在不停燃烧。
“今日道场之上章君风采过人,仗义执言令疏影感激不尽……”
黑色豪門宴
異世重生之無上巔峰
念道此处,章岳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今日册封盛典后,夜倾天锋芒毕露,几乎没人敢拭其锋芒。
白疏影心中肯定是极为不爽的,没有人敢动他,但我站出来了。
章岳想到此处,不由信了许多。
“望欢四五年……疏影早就注意到我了吗?”章岳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难掩得意之色。
看来疏影,确实很讨厌夜倾天这废物啊!
可惜白天被那贱人阻拦,若不然的话当场让他颜面扫地,疏影应该会更高兴。
不过时间长着,日后有的是机会。
章岳拿着字条,思绪凌乱,喃喃道:“应该不是恶搞,我是道阳宫圣徒,谁敢搞我?就算是陷阱,我也得看看谁敢这么大胆,可万一是真的……愿得无人处,与君共春宵。”
章岳脸上露出淫|荡之色,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起来,白疏影绝色容颜不断闪过。
想着想着,小腹处的那股火烧的无法控制起来。
“嘿嘿。”
章岳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牌進化
他看似理智,其实对自己相当自信,并未觉得是有人恶搞。
他肯定是觉得自己配得上白疏影,好几次出手教训夜倾天,白疏影应该也都看在眼里。
“这是疏影头发嘛,好香……”
章岳拿着这缕发丝,闭眼露出陶醉的神情,这一缕发丝让他变得彻底坚定起来。
等他睁开双目时,看了眼字条上的地点,眼中神色再无半分犹疑。
当即收拾一番,便准备火急火燎的出去。
临行前想到什么,章岳在屋内翻找半响,最终找到一个玉瓶。
这里面装的是大补之物,效果极其猛烈。
章岳倒出药丸,检查一番后,满意的笑道:“嘿嘿,师姐竟然这般大胆,那得好好满足才行。”
将玉瓶收拾好,章岳便离开道阳宫,按照约定的地点快速奔行而去。
章岳神情忐忑,激动而兴奋,脸上尽是狂喜之色。
在一片较为幽静的林园中,行走中的章岳,忽然听到宛若天籁的箫音。
“箫音!”
章岳眼前大亮,白疏影可是极为擅长音律的,甚至还掌握了圣音。
错不了啦,一定是师姐!
章岳再无任何疑虑,循着箫声狂奔而去,最终来到一颗撑天古树上。
箫音就是从树上传来的,章岳脚步顿了顿,脸上露出矜持的笑意,冲树上道:“白师姐,章岳如约而至。”
月色之下,箫音骤然而止。
萌妃嬌妻:王爺輕輕親 宮西
章岳心变得极度紧张起来,紧张之中又是无限期待,眼中神色无比火热。
“白师姐?这里没有什么白师姐。”
可就在此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古树后面一道银色身影落下。
那人穿着银色长衫,身披月华,银发垂腰,带着银色面具,气质清冷孤傲,眼神深邃幽冷。
“你是谁?白师姐呢!”
章岳脸色猛的沉了下来,目光四处搜寻,想要找到并不存在的白疏影。
面具之下,林云嗤笑一声道:“愿得无人处,与君共春宵。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章岳顿时失神道:“你怎么知道!”
话刚出口,章岳立刻醒悟过来,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你找死,敢耍到我头上!!”
轰!
他瞬间暴走,涅槃之气充斥全身,恐怖的威压蔓延出去。
“你触了我的逆鳞!”章岳脸色阴沉,咬牙切齿的道。
唰!
话音还未落,他就出现在林云身前,掌芒落在林云胸口处。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砰,可一声巨响传出,林云没动章岳却是被震飞了出去。
“星曜圣器!你到底是谁?”
章岳脸色煞白,落地之后退了好几步,眼中瞳孔猛的一缩。
林云身上所穿,正是修复好了的万鳞甲。
巅峰半圣诸葛青云可以打破万鳞甲,区区一个三元涅槃,可还差的远了。
何况林云现在的修为,也不是当初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