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rdvk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港樂時代 愛下-第457章 小城大事看書-72ybj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深夜,一架电单车在路上飞驰。
沿途有许多司机只见到一道利剑,在车窗外呼啸而过,然后绝尘而去。
他们对于这种飞车党,既是十分厌恶,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口中暗暗骂两句。
幸好现在是午夜十二时,车流量已经很少了,道路很宽阔顺畅。
林清瑕双手紧紧搂抱他的腰部,把脸静静地贴在他宽阔坚实的后背上。
她身上还穿着那件白色的礼服,外面披着一件大衣,反而增添了一点神秘美丽。
她一缕长发,散飞在风中。
林清瑕的理智现在已经恢复冷静,但是一颗心还是忍不住砰砰跳动。
她只觉四肢百骸,有种说不出的兴奋舒畅,似乎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是活的。
她不知道现在将去何方,但她知道只要在他身边,什么都不用担心。
等到了目的地,两人四目交投,不约而同地会心微笑起来。
圣玛嘉烈教堂外墙四周燃亮橙黄的灯光,在深夜里,反而更是显得很神圣静谧。
虽然外围的花钟早已被除下,但是空气中花的清香犹存,有种异样美妙的感觉。
卢东杰伸手帮她拢了拢乱发,“不会觉得幸福来得太快太急吧。”
林清瑕含羞地笑了笑,主动揽着他的手臂,“你敢娶,我就敢嫁。”
她眼睛中的顾盼,充满了娇媚。
一阵风吹过来,林清瑕的大衣鼓动飘扬,风姿有无限动人的美感。
清新空气中洋溢着花草的芬芳,此景此情有着无限浪漫的气氛。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石阶梯,缓缓一步一步向上。
圣玛嘉烈教堂坐落在半山上,因此特意设计一段石阶梯,供人攀登上来。
每一对新人踏上这段石阶梯,如同踏上爱情的天梯,给人一种庄重的仪式感。
当人们踏上了天梯,回首俯瞰世间繁华,心中有收获一种幸福感。
林清瑕上午是来这里做观礼嘉宾,现在她是新娘子,实在是天意如此。
环境不变,身份却变了。
驅魔少年之治愈者
现在她就要和她最亲密的情人,一起携手步入教堂,去完成人生最重要的仪式。
虽然她略觉似乎太过仓猝,不过现在也只能迅速把握机会了,她不后悔。
没有牧师的祝福,没有亲友的见证,但她仍然很享受和投入这个神圣的仪式。
今晚,就由天父来做个见证。
两人最终在教堂前停下脚步,门廊由四根多利克柱支撑,大门两旁两尊圣像,
林清瑕忽然转过头,朝他努努嘴,“人家结婚都是要交换指环的。”
卢东杰想了一想,笑着点点她鼻尖,“你等下我,我马上回来。”
林清瑕刚想喊住他,但卢东杰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了。
不一会儿,只见卢东杰两手放在背后,微微笑地走回来。
林清瑕上前一步,“指环呢?”
卢东杰轻轻往前一摊开,只见手掌心是一枚汽水罐的拉环,闪现一银光。
林清瑕忍不住骇笑起来,“你不会用这个代替吧,太儿戏了吧。”
賤妾貴妻
卢东杰却一本正经地说:“对我们来讲,它就是爱情的信物,是无价之宝。”
林清瑕可爱的皱皱鼻子,“你总是油嘴滑舌,我就傻傻地上当受骗了。”
“林清瑕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虽然是很老土的对白,但在恋人之间,却是世间最动听的情话了。
林清瑕拿着那一枚汽水盖的指环,缓缓地在他的无名指戴上。
她做完后微笑着凝视他,目光是那样的认真坚定。
卢东杰拉起她纤细白嫩,把指环在她的无名指戴了进去,然后吻了吻她的手。
虽然林清瑕知道这场婚礼并不具有法律效应,但在她心中已经非常满足了。
两人在教堂前,在天父的见证下,完成了婚礼的仪式,那一纸婚书,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林清瑕抬头神情地凝视他,然后把眼睛紧闭着,睫毛如一把扇子般散开。
卢东杰没有犹豫,伸手搂紧了她的细腰,俯下身把将她紧紧地拥吻起来。
情到浓时的一对情侣,有些事情不需多言,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深情的一吻,直至天荒地老,最后双方都开始感觉有些呼吸不畅。
“咔嚓卡噤。”
这时旁边的角落,忽然传来一连串声响,两人即时被拍了多张照片。
林清瑕被惊醒了过来,下意识地将整个人躲在他身边,留意着情况。
新妻蜜嫁:腹黑老公,愛太深 蘇子曉曉
她对这种声音实在太过熟悉,而且她不喜欢被陌生人拍照,能躲就躲开。
因此她本能就反应过来了。
卢东杰把她护在身后,警惕地朝那边打量过去,随时准备对付这位不速之客。
黑暗处走出一个女孩,她穿着吊带牛仔裙,扎着一条马尾辫,手中还端着一架相机。
卢东杰认真地打量一下,没好气地说:“李小萱,怎么又是你?”
这个女记者李小萱顽皮地笑起来,“嘻,这么巧呀,我们又见面了。”
冤家路窄,世界真细小。
林清瑕见他们认识,松了一口气。
卢东杰眯起眼睛看看她,指指天上月亮,“大半夜你不回家,在这里捣什么乱。”
李小萱不以为然地说:“我刚下班经过这里,见到有新人在这里,好奇过来看看咯。”
網遊之天書
她说完走上前,故作惊讶地说:“咦,你们这是要结婚吗?”
林清瑕心里一惊,才想起来两人是偷偷来,现在被人发现,如何解释呢。
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没有没有证婚人,纯粹是两人的私定终身。
林清瑕犹如被人当头淋了冷水似的,一时作不了声。
卢东杰无奈摊摊手,“她拍一部爱情电影,趁现在这个时候教堂没人,我陪她来排练一下。”
林清瑕在他背后偷偷地皱皱鼻子,对他的解释,是既好气又好笑。
女记者似笑非笑地来回打量两人,“真的呀?那你们真是敬业了。”
她对着这个说法,半信半疑。
卢东杰和林清瑕两人传出的绯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他俩经常被人看见一起出入在各种场合,但从来不回应两人的关系。
作为一名活跃的娱记,她当然知道今天是卢东杰伴郎,在这里替老表操办婚礼。
但如果让她断定两人真的是来结婚,实在太过荒谬,她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这个大红大紫的纯情女星,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没理由自毁前程。
排除了其他的因素,那只剩下卢东杰的解释,听起来比较合理一些了。
卢东杰耸耸肩,一副信不信由你。
他总不能直接告诉她,两人是在假戏真做,来一场秘密的闪电婚礼。
林清瑕眼睛悄悄朝那个相机看了看,刚才两人亲吻的事,一定是被她给拍下了。
她心有既喜又忧,矛盾的心态。
虽然今晚这一场是属于两个人的秘密婚礼,但她心里还是想留下一点见证。
李小萱暧昧地看着两人,“那也入戏太深了吧,我都看你们吻了十分钟都不止了。”
卢东杰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是吗,你记错了吧,明明只是浅尝而止。”
林清瑕的脸一下了红霞遍布,小手偷偷在背后掐他几下。
李小萱灵机一动,当场提议道:“不如让我替你们拍多几张,当做剧照参考。”
卢东杰爽快干脆地答应下来,“好呀,不过我可没有酬劳付给你的。”
他看她大双眼咕碌地转来转去,不晓得她在动什么歪脑筋。
不过现在看情况,还是先稳住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再说。
林清瑕用小手在扯了扯他的衣角,显然是不太赞同他的行动。
卢东杰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放心下来,不会问题。
神仙譜(全)
李小萱见卢东杰如此大方答应下来,反而少了放心许多。
九陰男人 逍遙居
两人很配合这位女记者的镜头,就连摆出亲密的动作都不避忌
林清瑕在镜头前还是有些紧张,因为担心随时两人的关系被暴露出去。
卢东杰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放松一点,就当是免费摄影师给我们拍结婚相了。”
林清瑕一想也是,落落大方起来。
两人开始自然默契地配合起来,李小萱拿起了专业记者的功架,拍了一张接着一张。
卢东杰对女记者招招手,“我给你们也合拍一张,当做留个纪念吧。”
李小萱受宠若惊,兴奋把相机递给他,“好呀,记得把我拍得好看一些。”
她迫不及待小跑过来,挽着新娘子手臂,笑嘻嘻看向镜头这边
火淩幹坤
風流軍神
她能够和这最红的纯情女星合照,而且还是礼服装扮,心里实在太激动了。
卢东杰镜头前的两个女孩,眼中微不可察地泛出一点玩味的笑意。
他按下快门,打了个手势,“好啦,完美收工。”
这个小姑娘无端端来当电灯胆,两人不得不换个继续换个地方了。
李小萱笑嘻嘻地朝两人挥挥手,“再见,祝你们今晚共度欢乐。”
卢东杰发动了引擎,侧过头朝她笑了笑,“也祝你今晚有一个好梦。”
林清瑕一下子就霞飞双颊,只好双手环抱他的腰,把身体紧紧贴在他的背后上。
李小萱觉得他临走前的那个笑容意味深长,心头隐隐觉得不对劲。
苗疆巫蠱
她赶紧拿起相机检查了一下,大叫一声糟糕,真是大意了。
她急忙紧追上去,大声喊道:“喂,你是不是把我的菲林拿走了。”
卢东杰朝她挥手笑笑,“菲林我先保管,冲印出来,下次见面再还回来给你呀。”
他把头盔镜放下,然后驾电单车带着林美人,缓缓地往山下驶去。
女记者停下来半弯腰喘息,气得骂骂咧咧,“哼,死臭男人,斯文败类,一肚子坏水。”
后悔晚矣,两人已消失在黑夜中。